四月是你的谎言超清

      虽然蒯良的话是这幺说了,曹寅当然不会真的放开了,反倒是越发恭敬地朝着蒯家兄弟行礼,说道:「下官能有今日,全靠了大公子和二公子的栽培!」

      「嗯!」显然对曹寅现在的态度,蒯良很是满意,不过也没有再在这方面继续下去的意思了,只是意思了一下,便是转头对着庞季等人说道:「其实我们兄弟俩这次本来几天前就应该到的,只是在此之前,我们兄弟俩去办了一件事,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没想到还是无功而返。呃,算了,不提这件事了,这次我们兄弟俩既然已经到了武陵,那这军营内的大军也无需再遮遮掩掩了。庞大人!黄将军!曹大人!今夜你们就将军营内的兵马全都派出去,全城搜查,把蔡家还有孙坚所派来的探子全都给我搜出来!」

      虽然对蒯良口中所提的那件事感到有些好奇,但众人还是很聪明地没有多事。至于蒯良所布置的任务,庞季三人却是没有什幺难色。曹寅在武陵的这些年来,早就把城内的情况掌握清楚了,城内有多少探子,这些探子都藏在哪里,曹寅完全都是心里有数,只是之前考虑到不能和这些探子背后的势力翻脸,所以才没有动手罢了。如今接到了蒯良的命令,当即三人便是齐声喝道:「喏!」

      随即,蒯良又是转头对黄祖说道:「黄将军,至于城外沅水上的那五千水军,将军可是做了什幺安排?」

      黄祖连忙回答道:「大公子请放心!这次末将从南郡带来了一名手下,叫邓龙,此人身手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对蒯家忠心!所以末将让他带着水军在沅水西岸安营扎寨,等候命令!」

      蒯良对于这个叫邓龙的却是没有什幺兴趣,黄祖的本事蒯良心里很清楚,要论带兵打仗,根本就没什幺能耐。而当初蒯良会安排他到南郡去卧底,就是看中了黄祖有一张溜鬚拍马的嘴,而不是真的认为黄祖有什幺能耐。而这个邓龙,听黄祖的语气,似乎还不如他,那又怎幺可能是什幺厉害的人物。所以蒯良也没有在这个邓龙身上多说什幺,而是吩咐道:「明日开始,黄将军便可出城去水军亲自指挥,现在沅水上建起水寨!」

      「喏!」对于这个命令,黄祖也是应了一声,没有任何异议。虽然黄祖没啥本事,但在南郡带兵这幺多年,也知道,水军若是没有水寨为依仗,那可是很危险的!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武陵长时间待下去,那这水寨就是肯定要建的!

      除了这些之外,蒯良也是分别向众人交代了一些事宜,就连自己的弟弟蒯越也不例外。这些天来,蒯家在荆州各地的势力也是纷纷朝着武陵郡收缩,已经有不少蒯家子弟赶到了武陵,所以蒯良也不用担心人手不够。虽说蒯良先前的打算料定蔡家今后要和其他势力争夺襄阳和南郡,但为了以防万一,这武陵郡还是要布置好防御措施的。

      「报——!」

      就在众人商议之时,忽然从大帐外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喝声,还未等大帐内的众人回过神来,大帐的帐门就是腾地一下被人掀开了,一道人影直接就是钻了进来。

      「哼!」就在那道人影刚刚钻进来的那一瞬间,之前一直站在蒯家兄弟身后,一直都没有动过分毫的那名车夫却是突然冷哼了一声。只见他身子一闪,整个人却是骤然从原地消失了,而下一刻,那车夫就已经是出现在了那道人影的身后,紧接着,一道寒光闪过,车夫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寒气逼人的宝剑,直接就朝着那道人影刺了过去。

      「住手!」蒯越此刻已经看出那道人影是一名穿着轻甲的军士,而且一进来就朝着众人跪拜了下来,显然不是什幺刺客,而眼看着这名军士就要死在了自己护卫的剑下,慌忙出声喝止。

      蒯越作为蒯家的二号实权人物,蒯家家主蒯良的弟弟,他说的话自然是份量不轻。蒯越的话音刚落,那名车夫手中的宝剑便是立马停了下来,剑尖那是险险地贴着那名军士后脖上的皮肤,那名军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事,就被那宝剑上的寒气给弄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他这一动,却是正好让宝剑的剑尖刺破了皮肤,渗出了一个小血珠。

      蒯良此刻也是发话了,看了一眼那名军士,又看了一眼曹寅,得到对方的肯定之后,便是淡淡地说道:「退下去吧!」

      蒯良这话一出,众人又是眼前一花,同时赶到一阵清风拂面,那车夫却是再次回到了蒯家兄弟的身后,还是先前那个姿势站着,就像刚刚他从来没有动过一般。曹寅见了,顿时心里就是打颤,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车夫,竟然是如此厉害的高手。幸好刚刚自己没有对他怎幺无礼,要不然,真惹怒了对方,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幺死的!

      蒯越却是没有理会曹寅心中的后怕,而是直接转头对着那名军士喝问道:「你是什幺人?为何敢擅闯大帐?」

      那名军士刚刚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危机,也只是感到自己的后颈处传来了一点刺痛感,并没有当回事。闻言抬起头望向了蒯越和蒯良,却是根本不认得他们,这军士是庞季从桂阳带来的,一向也只听庞季的话,当即便是转过头望向了庞季,想知道自己的上司是如何安排的。

      那庞季连忙说道:「这位是二公子,那位是大公子!你有什幺话就快说吧!」

      「喏!」庞季这种简单的解释自然是不可能让这名军士明白。不过,虽然不知道这大公子、二公子到底是什幺人,但从庞季的态度上,军士就知道肯定不是自己这种小兵能够管的事,当即便是抱拳喝道:「回大公子、二公子,刚刚接到飞鸽传书!汉寿城发现敌军!」

      「汉寿城?」这军士的话一说出,顿时大帐内的众人全都是惊呼了起来,蒯良当即便是紧皱着眉头望向了弟弟蒯越,蒯越也是同时脸色阴沉地看了过来。兄弟俩心意相通,很快就看出了对方的担忧。

      蒯良和蒯越都是土生土长的荆州人,对于荆州的各个城郡自然都是熟悉得很。汉寿城位于武陵郡东北方向,洞庭湖以南,是毗邻武陵郡的一个城池。自从蒯良下令蒯家全部势力都龟缩于武陵郡,这汉寿城就成为了蒯家在武陵郡的哨站。如今听得汉寿城被敌军攻打,蒯家兄弟心中当然会震惊和担忧了!

      而庞季三人也是明白汉寿城的重要性,知道汉寿城要是被攻打,就意味着有敌人开始对武陵郡意图不轨了!这三人当中,就属黄祖的性情最急,当即便是喝问道:「敌军?是哪里来的敌军?」

      那军士一顿,却是摇了摇头回答道:「小的不知,密信上没有说明对方的来历?」

      不知道来历?这下连曹寅也是急了,慌忙追问道:「那敌军的数量有几何?武器装备如何?」

      「呃。」那军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这个,密信上也没有说明,密信上只是说汉寿城外突然出现了敌军,而且已经开始朝着汉寿城发动了攻击!」

      「竟然什幺都没写清楚?那汉寿城的太守到底在做什幺!」这下可是蒯越忍不住发脾气了,庞季等人自然也是对那汉寿城的太守很是不满,不过他们知道汉寿城的太守是蒯家子弟,所以也不好说什幺,只能是默不作声地看着蒯良。

      「好了!二弟!冷静!」蒯良也不愧是蒯家的家主,就算是碰上了这种情况,却还是能够保持着冷静。提醒了蒯越之后,便是挥了挥手,示意那名军士退下去,随即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这汉寿城的太守我记得应该是蒯家分家一户子弟,为人还算是稳重,应该不会出这种岔子!而这密信竟然连什幺都没有写清楚就发了过来,可见汉寿城的情势是非常危急了!」

      蒯良做出这样的判断,却不是无的放矢,或者是故意偏袒蒯家子弟。汉寿城和武陵联络用的飞鸽可不简单,这个年代,飞鸽传信这种手法可不常见,训练出一只能够传信的飞鸽可是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和财力的。而且放出飞鸽,还要冒着途中各种各样可能发生的危险,若不是万不得已,汉寿城的太守是绝对不敢轻易启用这飞鸽的!

      而事实上,蒯良所猜测的并没有错,汉寿城的太守的确是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匆匆写下密信,再放出飞鸽,通知武陵的。而就在蒯良等人收到密信的时候,在武陵东北方向,洞庭湖畔的汉寿城,此刻却是已经是城门大开,被敌军给彻底攻破了!而在汉寿城头,虽然还飘蕩着那些大汉字样的旌旗,而在这些旌旗当中,却是多出了不少黑底白字的「勇」字旗!

     

  • 名称:四月是你的谎言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