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超清

      被蒯越这幺一顿呵斥,黄祖不由得缩了缩脑袋,显然蒯越口中的「莽夫」也包括他在内。对蒯越,黄祖连生气的勇气都没有,闷声说道:「那二公子,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

      「等!为什幺不等!」蒯越也是喝了一口酒,脸上浮现出一丝阴狠,喝道:「我就不相信了!在这荆襄之地,还有比我们蒯家粮草更充足的势力!不就是对耗吗?我们蒯家耗得起!」不得不说,蒯越现在也是犯了和蒯良同样一个错误,那就是太固执。这种固执不是蒯越天生的性格,而是在世家那种优越的环境下成长所养成的,有时候固执是一种好习惯,但有时候,固执却是会蒙蔽人的双眼,让他看不清真相。

      蒯越都这幺说了,黄祖哪里还能多嘴,只能是按照蒯越的命令去做了。不过好在河对岸的勇卒军也没有让他们等多久,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勇卒军终于开始行动了,至于原因嘛,也很简单,黄忠赶回来了!

      从武陵城到这个渡口,如果要绕过蒯家军埋伏的地点,至少也要两天的时间,可是黄忠硬是在一天之内就赶到了。及时赶到的黄忠,见到大军竟然没有和敌人打起来,就这幺隔着条河乾瞪眼,在放心之余,也是满心疑惑。郭嘉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擅临场指挥了,给出的解释就是自己懒得去费脑筋。对于郭嘉的这种不是解释的解释,黄忠也只能是落个哭笑不得。

      不过既然黄忠已经回来了,那冲锋陷阵就有人选了,自然就可以开战了。当然,郭嘉和黄忠不可能就这幺硬沖过河,那样打就算是打赢了,也会损失很大。所以,郭嘉眼珠子一转,又是给黄忠出了个阴招。

      「二公子!将军!你们看!敌军撤了!」负责监视敌军动向的军士朝着山坡下的蒯越和黄祖喊了起来。

      一听到军士的呼喊声,蒯越和黄祖都是一惊,慌忙爬上山坡,往河对岸一看,果然,在河对岸呆了一天一夜的那支神秘军队,此刻正在拆除营帐,而那些已经收拾妥当的兵马,却并没有準备渡河,而是往东面走去。蒯越见了,在吃惊之余,眼中还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果然是耗不过我们蒯家!

      黄祖见到敌军就这幺撤了,有些急了,慌忙对蒯越喊道:「二公子!二公子!敌人要跑了!我们追吧?总不能就这幺让他们给跑了啊!」

      「愚蠢!」蒯越直接横了黄祖一眼,喝骂道:「现在追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动动你的脑子!」蒯越可是一点也不给黄祖面子,直接就这幺呵斥过去。

      「等等!二公子!敌军又好像回来了!」正在黄祖一脸尴尬的时候,身边的军士又是指着对岸大叫了起来。只见在河对岸的兵马刚刚离开了一会儿,又跑回来了,重新开始驻守在原来的营地位置上,开始列阵。

      「该死!他们到底在耍什幺花样!」蒯越这次还真的是被敌人这来来回回的动作给弄糊涂了,甚至有一种被对方给耍了一道的感觉,当即便是有些恼怒地挥了挥手。

      黄祖这次则是很识趣地闭口不说话,老老实实地呆在一旁,就等着蒯越自己做出决定。蒯越抬起头,紧咬着牙哼道:「好!要玩是不是!本公子今天就和你们玩到底!传我的军令!全军出击!就这幺守在河岸!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过河!」

      「啊?」黄祖被蒯越的这个命令给吓呆了,忙是上前劝道:「二公子息怒啊!大公子所布置的计画不是要伏击对方吗?况且现在敌军的兵马要比我们多,硬拼我们可不是对手啊!」

      「伏击?」蒯越冷冷一笑,指着河对岸的敌军军阵喝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吗?敌军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伏击了!又怎幺会轻易上当?他们所打的目的,就是要耗尽我们的粮草!好得很!要比粮草储备,我们蒯家又怎幺会怕?传我的军令!出击!既然要耗!那我就跟他们正大光明的来耗!」

      蒯越作为这蒯家兵马的统帅,所有人自然是要听他的命令,黄祖见劝不动蒯越,况且蒯越所说的也有道理,只能是按照蒯越的命令去执行了。军令一下,这八千将士唰唰地就从山坡上沖了下去,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在佔据了河岸,排列好了阵势。而蒯越在山坡上看着河对岸敌军的反应,心里冷笑不已,哼道:「果然没错!见到我军突然出现,敌军竟然一点惊讶都没有!显然是早就知道了我军的存在!」

      而此刻,在河对岸勇卒军的军阵后方,郭嘉有些惊讶地看着迅速集结地蒯家兵马,随即嘿嘿一笑,摇头说道:「我还真是高估了这蒯家兵马的统帅,竟然一点耐心都没有!不过他这一来,倒是有些麻烦,算了!传令下去,所有兵马往后退一里!」郭嘉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身边的副将说的。

      那副将听了,满脸疑惑地问道:「郭参军,真的要退?我军这要是退后了,万一敌军趁机渡河怎幺办啊?」

      郭嘉却是照旧掏出酒壶,抿了一口美酒,摇头说道:「放心好了!我们照退不误,敌军是决计不敢渡河的!难道他们不怕我们在他渡河的时候发动突袭吗?他们恐怕还会以为我们后退是引诱他们上当的计策呢!况且现在两军就隔着这幺一条河,实在是太近了,可不要被对方看破了我们的真面目!退吧!」

      「喏!」现在副将对于郭嘉已经是十分崇拜了,所以对于郭嘉的话也是无条件的相信,直接应了一声之后,便是按照郭嘉的命令执行了。很快,勇卒军便在对方兵马还没有沖到河岸之前,就退后了一里,重新布下了阵势。

      而一切都真如郭嘉所预料的那样,蒯家兵马在沖到河岸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就算是看到勇卒军退后了一里,也没有渡河追击的意思。至于郭嘉,却是连惊讶的表情也欠奉,抬头看了看天色,竟然是就这幺趴在坐骑上睡着了。副将看到这一幕,也只能是苦笑以对,郭嘉能够舒舒服服地睡觉,他可不敢掉以轻心,当即,两军便是继续如此隔着沅水对持。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转眼间又是两个多时辰过去了,在沅水西岸的蒯越冷冷地看着对岸的敌军,虽然还是不能看得太清楚,但已经可以看到勇卒军的旌旗了。只是这「勇」字旗蒯越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无从得知对方到底是哪一路的兵马。

      而黄祖则是老老实实地站在蒯越的身边,感受着从蒯越身上所发出的越来越浓的寒气,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刚刚敌军退后一里的时候,黄祖倒是学乖了,见到蒯越没有下令追击,也没有多问,只是黄祖能够感觉到,蒯越的心情可是没有半点好转。黄祖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将士,心中却是不由得暗怒,这次蒯越如此不给自己脸面,要不是看在他是蒯家的二公子的份上,黄祖早就动手宰了他了!

      蒯越紧紧盯着河对岸的敌军,可不是光在那里发呆,虽然刚刚的确是被对方的手段给气着了,但蒯越也是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怒火,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对方没有什幺动静,蒯越的心里却是在不住地思索着,对方既然是沖着他们蒯家来的,不可能不知道蒯家粮草囤积丰厚!可是为什幺对方还是要在这里和他们蒯家玩起对耗的把戏?这样对于对方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啊?

      况且,按照兄长的推测,王睿估摸着现在已经被杀了,荆州也是要大乱。不管对方到底是什幺来路,有这样的实力,不趁着这个时候去图那些容易得手的城郡,却是跑来这里和蒯家来玩对耗,根本就没有任何益处啊!

      恢复冷静后的蒯越本来就是荆襄数一数二的智者,立刻就想明白了这其中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而且越想越觉得其中有问题,似乎自己正陷入了对方精心布下的一个陷阱,而且是越陷越深!蒯越的内心是越来越不安,甚至动了念头,是不是要立马调兵退回武陵城去!

      武陵?这个念头刚刚从蒯越的脑子里面闪过,却是像一道惊雷直接劈中了蒯越一般,让蒯越整个人都僵住了。武陵!武陵!该死!敌人的目标是武陵!现在兵力空虚的武陵城!蒯越一想通其中的关键,顿时就是脸色吓得惨白,双腿一软,直接就是朝着后面倒了下去,也亏得身后的亲卫见机得快,伸手扶住了蒯越,要不然蒯越非要摔在地上不可!

      见到蒯越突然如此失态,黄祖连忙上前要询问。可还未等到黄祖开口,忽然一阵喊杀声突然从蒯家兵马的南边传来过来,黄祖闻声转过头一看,只见在蒯家兵马的南方,沅水西岸,一支兵马突然杀出,在这支兵马的最前面,一支旌旗迎风飘起,上面书写着一个大字:「勇」!

           

  • 名称:啦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