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战姬超清

      随着巨石砸落,一时间木板碎片横飞,惨叫声不绝于耳,这艘船的船舷直接就被巨石给砸掉了一边,甚至连整个船也是被砸得翻了过来,船上所有的人全都被甩到了空中,然后狠狠地落在了水中。有一艘船被砸沉了!而此时船队却还没有完全逃离对方的攻击範围!

      看着仅剩的四艘船,苏飞的脸颊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刚刚那艘船沉没之前的事情,苏飞一直都看在眼里。他没有责怪那些士兵的意思,要是换作是他的话,恐怕也会那幺做。深吸了口气,苏飞对身边的亲兵喝道:「传我的军令!我们加快速度!直接沖出去!」

      苏飞所乘的艨艟,在速度上是绝对要优于其他几艘船的,而且在艨艟的前头还装有用铁皮包裹的尖角,在战斗中,艨艟可以凭藉着自己的速度优势,直接向敌船发动撞击攻势。而苏飞刚刚这话的意思,无疑就是要让艨艟全力冲击,撞开前面的那艘军船,逃出虎牙口!若是在战场上,对方是敌人的话,亲兵会毫不犹豫地传达苏飞的这个命令,但现在在他们前面的那艘军船却是自己人啊!

      苏飞见到身边的亲兵竟然没有一点动静,立马就是转过头,满脸狰狞地瞪着那些亲兵,低沉地喝道:「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苏飞此刻的声音就像是从地府中飘出来的一般,那话语中的阴寒之气让这几名亲兵全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再看到苏飞那双仿佛死人般的目光,这些亲兵立马就是转身去传达苏飞的命令,只留下两人战战兢兢地举着盾牌护着苏飞。

      看着亲兵下去之后,苏飞望着前面江水中密密麻麻的人头,心里那是跟针扎一般的疼啊!这些可都是苏飞这些年来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水军啊!竟然就这幺毁于一旦!从来之前看到的那些漂在江面上的尸首,苏飞就很清楚,敌人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些落水的士兵的,等待他们的就只是死路一条!可是现在苏飞却是没有任何的能力去救他们,只能是勉强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飞感到自己的脚下一震,艨艟船终于开始加快速度了,而在艨艟船的前面,那艘军船显然没有发现身后的艨艟船的动静,还在拼命地往前赶。两船之间的距离并不短,很快,艨艟船就是撞击在了那艘军船船体上,前面那被铁皮包裹的尖角深深地钻进了船身,瞬间就将船尾给撞了个粉碎!巨大的冲击力,将那艘军船撞得在江面上打了个转,却是很不幸地横在了艨艟的前面,结果自然是又被艨艟给撞了一次,这次却是直接将这艘已经千疮百孔的军船给一分为二,船上的那些士兵纷纷落水。

      不过付出这个代价也是有收穫的,撞开了军船之后,艨艟船前面便再无阻拦,以艨艟船的速度,很快就将剩下的两艘军船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直接沖出了虎牙口上面那些敌军的攻击範围。苏飞听着那惨叫声渐渐地远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逃出来了!苏飞相信,以艨艟船的速度,又是顺流而下,在这长江之上,不可能有船能够追得上!

      过了良久,苏飞慢慢睁开双眼,脸上的苍白也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血色,也不多说,转身就準备回船舱。刚刚那一战说起来也不过才是短短的半柱香功夫,可是对于苏飞来说,却是漫长得就好像过了一整天一般!他现在整个人感觉是十分的疲惫,需要找个地方坐一下。

      「啊!将军!你看!」可还未等苏飞走进船舱,一把惊呼声却是骤然响起,让苏飞刚刚鬆弛下来的神经又突然绷紧了。转身一看,在船舷上的那些士兵一个个都是面带惊恐地看着前方,似乎前面有什幺怪物一般!

      苏飞也是心中再次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也顾不得身边那些亲兵的护卫,直接就是跑到了船舷,和那些士兵一同往艨艟船的前方望去。而苏飞这幺一看,刚刚恢复了点血色的脸,却是再次变得苍白起来。只见在艨艟船前方不远处,弄出现在这个局面的始作俑者,那十来条轻舟,现在正一字排开,正好将并不十分宽敞的江面给拦了下来!

      本来,若只是十来条轻舟挡路,苏飞也不会吓成这样,刚刚那艘正规水军编制的军船都被艨艟给直接撞毁了,这几艘轻舟又怎幺可能拦得住已经发挥出最大速度的艨艟船?可真正让苏飞感到恐怖的,并不是这些轻舟,而是在这些轻舟上那飘起的浓烟和熊熊燃烧的大火!显然,这些轻舟上满是被点燃了的易燃物,若是艨艟就这幺撞上去的话,固然能够将这些轻舟所布置的封锁线给撞开,但也势必会被蔓延上这些轻舟上的火焰!

      很明显,从一开始,水军的一举一动,就落了对方的算计当中!如果说之前苏飞还觉得有些输得不服气的话,现在的苏飞已经是完全心服口服了!虽然不知道敌人到底是什幺来路,但苏飞相信,就算是蒯青没有中计,苏飞也肯定会落入对方另一个陷阱当中!眼看着艨艟船离那封锁线越来越近,船上所有的士兵全都望向了苏飞,等待着他的命令。

      长长地歎了口气,苏飞看了一眼左右两岸,对方选择的这个位置也是十分的巧妙,北岸是一座山峦横在了江面之上,而南岸倒是可以停靠,只是在岸边却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显然,面对这样一个封锁线,若是就这幺沖过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已。而若是上岸,迎接船上这千余名疲惫之师的,肯定是敌军的人马,以苏飞手下士兵现在低落的士气,也只能是束手就擒而已。

      时间已经容不得苏飞再多做考虑了,当即苏飞便是下令艨艟船转向,朝着南岸停靠,束手就擒总比丢了性命强!

      果然,正如苏飞刚刚所猜测的那样,艨艟船才刚刚靠岸,就听得一声梆子响,无数人马突然从岸边那茂密的树林中冒了出来,杀气腾腾地将艨艟船给包围了起来。

      「哈哈哈哈!」随着一声豪爽的笑声响起,甘甯带着赵强,从勇卒军军阵后面纵马走了出来,手中提着甲牙刀,放在肩膀上,脑袋一歪,喝道:「识趣的,就老老实实放下兵器,从船上下来!老子的耐心可不足,别逼着老子动手!」

      一边是全副武装,以逸待劳,一边是刚刚从险境逃出,疲惫不堪,士气低落,这胜负用不着打,就已经很清楚了。苏飞带头接下了自己的佩刀,默默地走上了岸,面色複杂地看着甘宁。有苏飞带头,其他的水军士兵自然也都是丢掉了自己的兵器,高举着双手,跟着苏飞上了岸。

      「好!很好!老子最喜欢的,就是识趣的人!相信我!你们绝对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甘甯很是满意对方的决定,虽然他不怕对方硬拼,但若是真要打起来的话,甘宁手下的兵马肯定是会有所损伤。难得能够不损一兵一卒打到现在这个地步,甘宁可不想破坏了这个完美的战果。当即,甘宁便是转头对身后的赵强喝道:「你去带些人,将这些俘虏都给押下去!说不定待会那两条船也能沖出来呢!」

      「喏!」现在是在办正事,赵强也没有和甘宁嘻嘻哈哈了,双手抱拳应了一声,便是大手一挥,领着几百人,带着一大捆早就準备好的草绳,上前将苏飞等降兵给捆了起来。

      既然已经选择了投降,苏飞自然是不会反抗了,任由对方将自己的双臂反剪到背后捆绑。不过在被勇卒军士兵押下去的时候,苏飞却是神情複杂地抬头看了一眼甘宁,从刚刚甘宁发号施令的样子,苏飞已经确定,此人就是敌军的统帅,当即便是开口问道:「我是江夏水军苏飞!既然今日败于你手,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可否告知在下是败在何人之手?」

      苏飞这话倒也没有其他什幺用意,他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活不了,只是想要死个明白而已。甘甯在听到苏飞自报家门之后,却是眼睛一亮,伸手拦住了正在推攮着苏飞的士兵,纵马慢慢走到了苏飞面前,颇有兴趣地看着苏飞,笑道:「你就是苏飞?听说你有些本事,要不然也不会被蒯家举荐为江夏水军的统帅!是不是真的啊?」

      听得甘宁说起自己,苏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低头说道:「在下技不如人,哪里还谈得上什幺本事啊!」

      「我倒不这幺看!」甘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要不是一开始那个笨蛋中了老子的计,说不得老子的这个计画还不见得能够奏效!老子的兵马是不可能在这里耽误太久,到时候也只能是选择强攻了!单从水寨的布置和你帐下这些士兵的战斗力来看!你的确是有些本事!怎幺样?跟老子混吧!」

  • 名称:零度战姬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0: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