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超清

      听得孙坚的问话,罗阳一脸愤慨地说道:「孙太守是有所不知!其实几个月前,我与汉升兄同为王大人帐下!当时我刚刚从洛阳城回来,就曾经向王大人进言,尽起荆州兵马前往洛阳剿除董贼!可王大人却以无诏为由,不肯起兵!只不过当时王大人说的也确有道理,我也只有暂且隐忍。可未曾想,之后曹孟德发来矫诏,王大人却是依旧不肯出兵!我这才算是看出来了,这王大人根本就没打算要出兵勤王!所以我和汉升兄乾脆就是带着本部兵马,直接退到这樊城,準备另起兵马勤王!」

      「什幺?这王睿当真如此大胆!」虽然说孙坚是有些野心,但骨子里对汉室还是十分忠诚的,罗阳虽然口口声声还称呼王睿为王大人,可话中语句却是分明就是指责王睿意图拥兵自立。孙坚听了,当即就是怒髮冲冠,喝道:「这王睿竟然敢做出如此无父无君之举?我必杀之!」

      罗阳心中暗喜,这孙坚果然是中计了,前期孙坚手下除了那四将之外,就没有什幺可用之人,连个给他出谋划策的谋臣都没有,要不然,罗阳可不敢用这幺简单的挑拨之计。不过这样子还要继续做的,罗阳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对孙坚说道:「孙太守!千万不可鲁莽啊!王大人手握荆州兵马,在这荆州境内,如何有人敢对他动手?还是静等时机吧!」

      罗阳的话表面上听好像是在劝阻孙坚,可是要是仔细听了,就会发现,这不是在提醒孙坚,这王睿手握荆州兵马,是个极大的威胁吗?当即,孙坚也就顾不得再和罗阳啰嗦了,转身接过手下将士牵来坐骑的缰绳,一个翻身便是上了战马,对着罗阳以及黄忠抱拳喝道:「罗太守!黄将军!后会有期!」说罢,头也不回,就掉转马头,带着江东军走了。

      「哎!哎!孙太守!孙太守!万万不可鲁莽行事啊!」目送着孙坚离开,罗阳还不忘再喊上两嗓子,眼看着孙坚带着江东军就这幺离开了樊城,罗阳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孙家子弟,从孙坚开始,一个两个都是那幺冲动,难怪个个都死得那幺早!

      罗阳这里还在暗自腹诽着,在身后的甘宁却是已经按耐不住了,忙是上前对罗阳说道:「主公!这孙坚此去,是不是就要杀了那王睿?」甘甯和王睿仇深似海,念念不忘为族人报仇,刚刚可是亲耳听到罗阳蛊惑孙坚去杀王睿。只是当时不敢乱开口,免得破坏了罗阳的计画,现在孙坚这一走,甘宁再也忍不住,忙是向罗阳求证。

      罗阳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若是我的计画没有错的话,孙坚此去必杀王睿!而我们接下来也要开始行动了!走!我们回城去商议一下,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见到罗阳对孙坚竟然如此有信心,黄忠不由得感到奇怪,忙是追上去问道:「主公!何以如此肯定那孙坚一定能杀了王睿?孙坚虽然勇猛,但他手上不过才五千人马而已,而那王睿可是有足足两万襄阳兵马!更何况还有襄阳城墙为依仗,孙坚如何能够攻破襄阳杀那王睿?」

      「呃!」黄忠这问题倒是问到了点子上,事关能够杀了王睿为族人报仇,甘宁也是十分关心,同样紧张地望向了罗阳。罗阳被黄忠这幺一问可算是问倒了,总不能告诉黄忠,自己是从一千多年前的史书上看到的吧。停顿了片刻,罗阳只能是故作神秘地说道:「这一点嘛,山人自有妙计!总之你们只要知道,孙坚必定能够杀了王睿就是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孙坚杀不了王睿,也一定能够和王睿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再出手,这荆州,我是拿定了!」

      看着罗阳如此有信心,黄忠等人虽然心中疑惑,但也只有暂时先憋在肚子里,就这幺跟着罗阳回到了樊城内的太守府。而原本守在城头上的郭嘉和裴元绍却是早早地就在太守府门口等候了,敢情他们在城头上见到黄忠出手之后,郭嘉就料定这场仗已经结束了,直接就回来了。至于文聘和赵强,在将乐进和周仓交给张机去医治之后,也是早就赶到了太守府门口等候。

      罗阳看着郭嘉那笑呵呵的样子,不由得一阵气结,他们在战场上打生打死,这郭嘉倒是过得舒服。可罗阳又捨不得开口呵斥自己手下这唯一的一名谋士,只能是气呼呼地径直往太守府内走去。

      那郭嘉是何许人,鬼心眼那幺多,单是看罗阳的这模样,郭嘉立马就猜出了罗阳生气的原因,根本不以为意,依旧是笑呵呵地对着罗阳身后的黄忠等人拱手说道:「诸位刚刚辛苦了!今日这一战大获成功,实在是仰仗诸位将军的勇猛!」

      众将也是纷纷谦逊起来,郭嘉虽然文文弱弱的,但现在可是罗阳的军师,罗阳对他是何等的看重,加上郭嘉儘管是个文人,但为人却极为豪爽,和众将的关係都不错。向郭嘉道谢之后,黄忠忽然眼睛一亮,这郭嘉一向对罗阳的心思猜得最准,不若来问问他,岂不是什幺都知道了?当即,黄忠便是将刚刚的经过对郭嘉说了一遍,最后说道:「郭先生,我刚刚也曾问了主公,可主公就是不肯告诉我们其中缘故,所以特地来问问先生!」

      郭嘉听完黄忠的述说之后,不由得哈哈一笑,看了一眼周围众将,说道:「这其中缘故其实简单得很!虽然不知道主公为何不肯告诉你们,不过既然主公不肯说,那我又岂敢随便告诉你们呢?要是让主公知道了,那岂不是要怪罪到我头上?嗯!嗯!不能说!不能说!哈哈哈哈!」说完,郭嘉一个转身,便是丢下众将,直接朝着府内走去。

      郭嘉这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反倒是让众将心痒痒的,越发是难熬了。黄忠倒还好一些,那甘宁对此事可是关心得很,忙是追了上去,跑到郭嘉的面前,满脸急切地说道:「哎呀!我的郭先生!郭大先生!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吧!要是不知道其中缘故,我这几天恐怕连觉都睡不踏实了!先生儘管放心!先生的话,出了先生的口,入了我等的耳,保管不会传到主公那里!」

      郭嘉满脸古怪地看了一眼甘宁,又看了看身后追上来的众将,最后笑了起来,说道:「也罢!反正我猜主公不肯告诉你们其中缘故,也只是懒得解释罢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说着郭嘉还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周围,现在他们一大帮人站在太守府的前院,周围也没有什幺下人,郭嘉这才说道:「其实这其中道理简单的很,孙坚不是傻瓜,硬碰硬他当然不是王睿的对手,不过他会用计啊!道理就这幺简单!」说完,郭嘉就是再次转身而去,这次可是走得极快,再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众将顿时都是面面相觑,这郭嘉说得当然简单,可是这用计是用什幺计,该怎幺用,郭嘉也没有说明白,这说了不等于没说一样嘛!看着郭嘉的背影,众将相视苦笑了起来,这下他们如何还不明白,他们这些人都是被郭嘉给耍了!

      无奈归无奈,罗阳还在议事厅等着和众人商议呢,众将可不敢再耽搁了,当即便是一同前往府内的议事厅,还未走进大厅,就听得里面传来了一阵笑声。不用说,肯定是郭嘉把刚刚自己的杰作告诉了罗阳,两个人正在那里开心着呢!

      明知道自己等人进去只会是被罗阳和郭嘉笑话,众将却是不可奈何,只能是硬着头皮往里面走了。所幸,罗阳和郭嘉总算还顾及众将的脸面,见到众人进来之后,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轻咳了几声,便不再笑了。

      众人坐正了身子,接下来该是商议正事的时候了,罗阳先是望向了文聘和赵强,问道:「仲业!乐进和周仓他们怎幺样了?」

      文聘刚刚送乐进和周仓去医治,自然是先问过了张机两人的情况,当即便是抱拳回答道:「回主公!周仓那小子的身体没什幺大碍,张先生的意思是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不过乐进的伤就要麻烦一些了,孙坚那混蛋下手太重了,乐进断了两根肋骨,背上也伤了好几处,加上身上上上下下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张先生说,依乐进的伤势,恐怕至少也要休息一两个月才行啊!」

      「一两个月啊!」罗阳不由得皱起眉头,没想到乐进也伤的这幺重,不过想想也差不多,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亏得张机手段高明,一两个月能够好,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本来乐进受了伤那就休息,对于罗阳的计画倒也没有什幺大碍,罗阳现在手头上可是不缺将领。可问题是乐进肯定是要错过陈留会盟了,这可

是乐进的心愿啊!

     

  • 名称: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