抻面超清

      将何太后给敲晕之后,罗阳瞥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喝道:「把她给带上!待会一併带出宫!」

      「喏!」虽然对罗阳下达这个命令有些惊讶,但文聘等人还是按照罗阳的命令严格执行。当下便有几名士兵上前将已经晕过去何太后给带了下去。其实带走何太后也是罗阳的无奈之举,谁让自己一时冲动呢!要是留下何太后的话,保不定何太后日后会说些什幺,要是让人怀疑到自己和玉玺的关係那可就糟了!看了看怀中的皇子协,罗阳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皇子协与何太后不同,他可是将来的汉献帝啊!十常侍之乱过后,何进也已经死了,这何太后的存在也已经没有什幺意义了,可是这汉献帝不同啊!

      原本罗阳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可是当得知董卓提前到了河东之后,罗阳一开始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却是恍然大悟,这董卓说不定就是张让或者董太后在先帝尚未驾崩前就召来的!若不是如此,也解释不通为何董卓一到洛阳,就会动念头废掉刘辨,改立皇子协为帝!

      要是皇子协被自己带走,天知道这董卓会闹出什幺别的动静来,这个时候,郭嘉也是慢慢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罗阳,指着罗阳话中的皇子协,脸上少有的正经说道:「你这幺冲动跑进来,就是为了他?」

      罗阳点了点头,却是发觉皇子协竟然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看来这段时间皇子协真是受了不少的苦,现在被罗阳救出了苦海,这心神也轻鬆了下来。罗阳也不忘对郭嘉说道:「他是先帝的幼子,陈留王刘协!」一边说着,罗阳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皇子协放在了床榻上。

      「嗯!」听得罗阳这幺简单解释了一下,郭嘉也是点头表示明白了,去年先帝驾崩那件事已经是闹得整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了,郭嘉当然是听说过被封为陈留王的皇子协。看着罗阳的表情,郭嘉突然笑道:「看起来,你和这位陈留王很投缘啊?」

      罗阳自然知道郭嘉这话的意思,苦笑了一下,说道:「奉孝,你说我把他带出宫去会怎幺样?」

      郭嘉却是收起了笑意,紧紧盯着罗阳,确定他不是在说笑之后,很严肃地说道:「子悔兄!我虽然不知道你今后到底有什幺打算,但我还是要奉劝你将他留下!皇子协的身份和你之前带走的万年公主不一样!万年公主只是先帝的长公主而已,对于皇位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而皇子协却是有真正的皇位继承权的!这次宫内大乱,何进已死,到时候无论是谁得到了这洛阳城的控制权,肯定会针对这皇位继承的问题再起纷争。你将皇子协带在身边,岂不是因祸上身?」

      罗阳被郭嘉说得是无言以对,他也知道郭嘉所说的是事实,但一想到若是将皇子协这幺一个孩子丢在皇宫之内,今后又几经沉浮,成为各路诸侯争夺的对象,罗阳就有些于心不忍。郭嘉见了,再次劝道:「子悔兄!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甘愿以身赴险,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手下的这些将士?难道你就愿意眼看着他们被你拖入无穷无尽的危险当中吗?」

      听得郭嘉的劝说,罗阳最终是深深地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却是弯下腰,从床榻上扯过一张毯子,为皇子协盖上。随即便是对身后等着罗阳命令的众将士做了个手势,便是带着众人匆匆离开了永祥宫。

      而就在罗阳他们刚刚离开没过多久,张让和段珪带着一干心腹宦官心肝火燎地从外面沖了进来,却是被这永祥宫内的一片血腥场面给吓住了。不过听得宫外隐隐传来的喊杀声,张让的脸色又是一变,慌忙对段珪喝道:「别管这幺多了!你快点去别院把皇帝找来!有皇帝和陈留王在手,就足够让我们逃出去了!」

      段珪听了忙是点头,带着一半的手下往别院赶去,他早就从赵忠口中得知,皇帝刘辨虽然是跟着何太后一起住在永祥宫,不过何太后为了折磨陈留王不被刘辨知晓,所以每天早早的就把刘辨打发到别院休息了。现在估摸着,应该还在别院呆着呢!

      而张让也是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床榻旁,也不管自己手脚轻重,直接就是一把将沉睡的皇子协给抱了起来,掉头就往宫外跑。那皇子协也是累得够呛,竟然这样都没有醒过来,任由张让带着他离开了永祥宫。

      且说罗阳这一头,出了永祥宫之后,罗阳再也不敢耽搁,当下便是带着一干人直接往宫外赶去。所幸,这次却是没有走错路,很快便是赶到了宫外。或许是袁绍、曹操等人急于进宫吧,在宫外竟然没有安排任何人把守,反倒是留下了不少的马匹。

      见到这些马匹,罗阳顿时眼睛一亮,当下便是下令众人上马,那万年公主与何太后乾脆就由文聘和龚都两人带着,横放在了马背上。上马之后,在罗阳的带领下,众人继续朝着城南方向赶去。

      此刻虽然皇宫内闹得动静这幺大,但是洛阳城内的百姓却是没有一个敢多事出来一探究竟的,就算是之前有几个还在逛夜市的路人,听到皇宫方向传来的喧闹,那也是匆匆忙忙躲回了家。谁都不想被这些大人物的事情牵扯进去,无端丢了性命。所以罗阳这一路上是十分的顺利,驱马狂奔,转眼就到了城南的城门口。

      罗阳远远地就看到城门口到处都是是亮有火把,密密麻麻的,似乎是站满了人。不过罗阳却是根本没有心惊,反倒是径直朝着城门口奔去,一直赶到那些堵在城门口的士兵跟前,这才一勒缰绳,将坐骑止住。

      「参见主公!」只见一名将领从士兵的军阵中钻了出来,对着罗阳就是恭恭敬敬的一拜,竟然正是罗阳的另一名部下刘辟,刘辟抱拳喝道:「主公!如今这城门口已经被属下拿下!不过城门外却是多了一支人马,趁着夜色想要进城,属下已经击退了他们几次的攻击,现在他们就驻扎在城外,请主公指示!」

      罗阳听到刘辟的话之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没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本来按照罗阳的计画,从皇宫内盗取玉玺,然后就直接了离开洛阳城,回到荆州,这样做根本就要不了多少人。不过罗阳还是让文聘从荆州调来了两万人,就是担心在路上会碰到其他势力的兵马拦路!

      先前罗阳所制定的计画,就是自己带着少数人去皇宫,而让刘辟带着大部队夺取城南的城门口,等到东西到手之后,罗阳就可以轻鬆从城南出去,没想到在城南还是碰到了麻烦!罗阳的脑子不由得急速转了起来,这城外的兵马到底是什幺来路,是丁原的并州军?又或者是董卓的凉州军?还是其他罗阳所不知道的人马?

      当下罗阳便是翻身下马,对刘辟喝道:「先随我上城头看看!」说罢,便是径直朝着城头赶去。刘辟和跟在罗阳后面的郭嘉、文聘、龚都等人,自然是紧跟上来,等到了城头之后,罗阳也顾不得城头上到处都是已经被刘辟干掉的原来的守备兵马,而是直接赶到女墙旁,朝着城外望去。只是现在毕竟是已经入夜,罗阳的眼力再好,也只能看到城外隐隐约约有人马走动,却是看不清楚对方的旌旗和对方人马的数量。

      刘辟当即便是说道:「主公,之前对方攻城的时候,属下也已经粗粗算过来,对方应该有五千余人,不过不能确定是否还有援军!」

      五千人,罗阳点了点头,若是只有这幺多人的话,罗阳手下有一万多人,足足是对方的两倍有余,要打应该不是什幺问题。可是罗阳现在却没有那个时间和这些来历不明的兵马纠缠,若是拖久了,等到皇宫内的混乱平定了,或者是董卓的兵马赶到,那可就糟了!罗阳可是没办法对那些人解释自己从哪里来的这近两万人的兵马!

      「仲业!」罗阳急于知道对方是什幺来历,当下便是对着身后的文聘喝了一声。文聘是众人当中最早跟随罗阳的人,当然明白罗阳的意思,当即便是手脚麻利地从背上的箭匣抽出了一支箭矢,然后从身上的衣摆撕下了一条长布,直接缠绕在了箭头,然后再在旁边的火把上点燃,一支简单的火箭就这幺成了!

      当下,文聘便是翻出一张强弓,弯弓搭箭,一把就将强弓拉至满月,猛地喝了一声:「走!」那火箭带着尖锐地破空声,直接就是离弦而去,朝着城外的夜色中飞去,最终落入了城外那支神秘兵马当中,而借着这点微弱的光芒,罗阳终于是看清楚了城外那支兵马的一面旌旗,只见那旌旗上只是书写了一个大大的黑字:「樊」!

     

  • 名称:抻面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