猰貐超清

      最后罗阳指了指在校场西面的甘宁,笑着说道:「汉升兄,这个小子是我最近刚刚收到军中的。也就是之前带人劫走军粮的那个愣头青!」

      「哦?」黄忠这倒是有了些兴趣,虽然之前罗阳和那些劫粮的贼人发生了怎样的一场战斗,但敢从戒备森严的正规军手中抢走军粮,而且还动作那幺迅速,想来不会是普通的小贼吧。黄忠嘴角微微一勾,淡淡地笑道:「这倒是有趣得很,说不得,我倒要找个机会试试他的本事!」

      罗阳哑然失笑,说道:「这好办!现在不就是有个机会嘛!」说完,罗阳当即便是直接跨进了校场,罗阳这一进去,原本闹哄哄的校场顿时就静了下来。所有的将士们全都看到了罗阳,立马都是朝着罗阳跪拜了下来,齐声呼喝。

      至于在校场中央的那四将也是傻了眼,他们怎幺会想到罗阳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跑来军营。看看周围围着的那幺多将士,文聘的脖子不由得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这次只怕要少不得一顿责罚了!想着罗阳的责罚,文聘就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慌忙上前陪笑道:「参见主公!哦!呵呵,见过黄将军!」

      「哼!」罗阳可没有什幺好脸色给他,冷哼了一声,说道:「哟!这不是文大将军嘛!你怎幺能够给我行礼呢?这可使不得啊!」

      听得罗阳这阴阳怪气的话,文聘的脸色可是越来越难看了,要是不能儘快让罗阳消气的话,时间拖得越久,到时候责罚可是越重啊!文聘连忙说道:「那个,主公!这次是我的不是!请主公责罚我吧!」

      见到文聘这般模样,另外三人又岂会不懂,也是纷纷跟了上来,对着罗阳抱拳喝道:「请主公责罚!」

      罗阳扫了一遍四将,却是没有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让周围的将士散开,而是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比斗!想来是精力过剩了!很好!今天正好我要带黄将军给你们认识认识!你们也都听过黄将军的威名!不如都来向他请教一二吧!」罗阳没有驱散周围的将士,那也是有用意的,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让这些将士见识到黄忠的强悍,这样也有利于黄忠在军中竖立威信!

      罗阳这幺一说,甘甯、文聘等四将全都是抬起头,双眼冒着精光地看着罗阳身后的黄忠。经过五年前的南阳一战,黄忠也算是一战成名,在四将当中,文聘早在南阳的时候就与黄忠相识,而甘宁等人也是一早就听过黄忠的名头。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习武之人,这争强好胜的念头总是免不了的。文聘还好一点,知道自己的身手远远不如黄忠。而甘宁等人就不同了,老早就想着什幺时候能够和黄忠斗上一场,验验他这荆州第一将的成色。

      罗阳见到这战火已经成功点起来了,嘴角微微一翘,便是直接退到了一旁。他可没有告诉甘宁他们,就连自己也不是黄忠的对手,要不然,不如自己的甘宁等人又怎幺会有胆量挑战黄忠呢?

      不过出乎罗阳意料之外的是,最先挑战黄忠的,不是甘宁,竟然是周仓这个黑大个。就看到周仓愣头愣脑地沖到黄忠的面前,大大咧咧地说道:「那个,黄忠是吧!我听说过你,人人都说你是荆州第一猛将,我老周就是不服!照我看,真正的第一猛将应该是我们家主公!今天我要代替主公把你这荆州第一猛将的名头给抢过来!」

      「呃!」罗阳在旁边正好刚刚接过手下士兵递来的水,一听周仓的话,罗阳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就喷了出来。擦了擦嘴角,颇有意味地看了一眼周仓这黑大个,没想到这小子还有点小聪明,晓得拿自己来说事!哼哼,诅咒你待会被黄忠打得爬不起床!不过罗阳想想周仓那一身皮糙肉厚,击败他倒是容易得很,可除非黄忠动真格的,否则想要让周仓当真爬不起床,恐怕还有些困难。

      黄忠微微一笑,却是单手沖着周仓一摆,做了个请的手势。周仓之前和赵强的比斗黄忠也看了,显然这周仓更擅长的还是徒手搏斗,对于周仓,黄忠还是有那个信心在他最擅长的一项彻底击败他的!

      见到黄忠应战了,甘宁等三将也是立刻退到了一旁,给黄忠和周仓空出了一个空当。而周围勇卒军的将士们,见到又有好戏看了,顿时又是兴奋了起来。周仓那小子也是个人来疯,听得周围的呐喊声,咧嘴一笑,对着黄忠就是喝道:「黄忠!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力气可是大得很,你自己小心点!」

      这次喷水的却是刚刚退到罗阳身边的文聘,看着罗阳揶揄的笑脸,文聘有些尴尬地擦了擦嘴角,却是无奈地看着校场中央的周仓。当初他向黄忠学习箭术的时候,可是清楚的知道黄忠的臂力有多恐怖!周仓的一身蛮力或许很强,但和黄忠的那臂力相比,可就占不到什幺优势了!在场的众人当中,恐怕也只有罗阳和甘宁可能能够与黄忠有一战之力,至于周仓,大概也就是让黄忠热热身的样子吧!

      对于周仓的话,黄忠倒也不恼,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我知道了!来吧!」

      黄忠最后的「来吧」两个字从口中吐出,就仿若是一个讯号,紧接着,黄忠整个人突然像是变得异常高大,站在黄忠对面的周仓就感觉像是面对一个巨人一般,甚至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了许多。这种类似的感觉,周仓以前也遇到过,那就是和罗阳对战的时候。不过与现在不同的是,当时和罗阳对持的时候,周仓感觉的是如入冰窖般的阴寒,全身都好像给冻僵了似的。

      在一旁的罗阳微微一笑,作为基本上已经处在和黄忠一个档次的武者,他当然明白这是怎幺一回事。用后世比较玄幻的一种说法,这就叫做高手的气场!

      而每个高手所拥有的气场都是不同的,这和他们之前的经历有着很大的关係。当年罗阳在军中执行的任务,除了一些上战场作战之外,大部分都是刺杀的任务,罗阳就相当于一个顶级杀手。所以常年锻炼出来的气场就是一种杀意,之前他也是靠着这种杀意,从甘宁手下救出了文聘。

      至于黄忠的气场,那就是一种完完全全地战意,这种战意强大而扎实,所以才会给周仓带来这种压迫感。高手对敌,光凭这种气场就能占得很大的便宜,若是两个顶尖高手过招时,这气场的比拼就有可能成为胜负的关键了!

      周仓现在最多也只能算是二流战将,哪里会懂得什幺气场,只是突然感觉眼前的黄忠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他本能地不敢上前。不过周仓又岂会甘心自己不战而败,一咬牙,却是猛地一拳狠狠打在了自己的胸口,借着那一丝疼痛感的刺激,周仓总算是勉强克服了心中的那种畏惧感,怒喝一声,便是提起双拳朝着黄忠扑了过来。

      见到周仓竟然能够克服气场的压力,黄忠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讚赏,不过像周仓这般愣头愣脑地沖过来,黄忠岂会在意。当即便是迎着周仓的双拳,单手飞快地击打在周仓的拳头上,抵消了周仓拳头上的一部分冲击力,紧接着,身子突然一蹲,单手抓住周仓的腰带,用力甩。周仓立马就像是一只风筝一般,从黄忠的头顶上画了个弧线,飞了出去,最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且,还是脸先着的地。

      「呸!呸!呸!」不过周仓也还真是皮糙肉厚,一般人要是像他那样摔在地上,怎幺说也得半天爬不起来,可周仓却是双手一撑,直接就站了起来,只是不住地往外吐口水,显然是刚刚摔下去的时候,吃了一口的泥。一边吐,周仓还不停的用那双大黑手在自己的脸上拍来拍去,只是,罗阳怎幺看,周仓那张脸都是越拍越髒。

      拍了十来下之后,周仓这才停手,瞪着那双铜铃大的眼睛看着黄忠喝道:「躲躲闪闪的!还能算得上是荆州第一将吗?有种的,就和我拼上一拳!」

      周仓这话,就连甘甯和赵强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哪里有规定别人站在哪里老老实实和自己拼拳头的打法!不过甘甯在无奈之余,却是两眼冒着精光地看着黄忠,虽然甘宁现在还只能算是一名一流战将,距离黄忠这个档次的顶级战将还差一步。但甘宁的眼光却还是有的,刚刚黄忠这一摔,从头到尾,双脚都没有动过一步,而且整个过程也只用了一只手而已!光是将周仓这个傻大个丢出去,甘宁自问也能做得到,可是像黄忠这般轻鬆,甘宁却是没那个本事!荆州第一将,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这倒并不意味着甘宁就真的认为自己不是黄忠的对手,反倒是更加激起了甘宁的斗志,现在甘宁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和黄忠过招了!

     

  • 名称:猰貐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