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默示录超清

      在勇卒军拿下樊城后的第三天,黄忠便是带着自己的夫人和儿子黄叙匆匆忙忙赶来了。得到这个消息的罗阳,心中不由得一定,黄忠不仅带来了黄叙,甚至连自己的夫人也一起带来了,看来黄忠是已经下了决心了!当即,罗阳便是丢下手头上的事情,亲自前去迎接黄忠。

      刚刚走出太守府,罗阳便是看到黄忠正扶着黄夫人和黄叙两个从马车上下来。这些日子没见,黄叙的脸色比起之前又苍白了不少,看来身体也是变得更加虚弱了。难怪黄忠会来的如此快,恐怕要是再耽误下去的话,黄叙的病很快就会发作的了!

      见到罗阳从府门口出来,黄忠倒还好,那黄夫人却是一脸激动,快步跑到了罗阳面前,直接就朝着罗阳跪了下来。罗阳可是被黄夫人这一下给吓得不轻,慌忙伸手去扶黄夫人,忽然想起这个年代男女有别,加上对方又是兄嫂,罗阳可不能真的伸手去拉,只能是口中不住地说道:「大嫂!这是折杀小弟了!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大嫂还是快快起来吧!」

      黄夫人是个很普通的农家妇女,长相普通,脸上的皱纹说明黄夫人平日里为了这个家是多幺的操劳。当年在南阳城的时候,罗阳就住在黄忠家中,对这位一心只牵挂在自己丈夫和儿子身上的女人那是十分的尊重。这些年来,黄叙的病带给黄夫人的痛苦只怕要远远超过黄忠,原来听黄忠无意中提起过,黄夫人可是要比黄忠还要小六岁,可是现在看黄夫人的相貌,就算是说她比黄忠大十岁也不为过!可想而知,这些年来黄夫人有多幺的辛苦。

      虽然罗阳苦苦劝慰,但是黄夫人却是依旧倔强地跪在罗阳面前,泪流满面地哭述道:「子悔!你对我们老黄家的大恩大德!嫂子就是当牛做马也报答不完啊!叙儿!过来!给你罗叔叔磕头!从今往后,你这条命就是你罗叔叔给的!知道了吗?」黄夫人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身后的黄叙说的,黄叙平日是最听母亲的话了,当即便是在黄夫人身边跪下,直接朝着罗阳就磕了三个头。

      罗阳不敢伸手去碰黄夫人,但碰黄叙却是没有关係,可是罗阳刚刚伸出手,黄夫人却是突然说道:「子悔!叙儿这几个头是必须要磕的!如果你连叙儿的这个礼都不肯受,那嫂子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这一辈子就跪在这里了!」

      「呃!」黄夫人丢出这幺一句话,罗阳那伸出的手立马就缩了回来,只能是求助地望向了黄夫人身后的黄忠,可是这个时候的黄忠却是默然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罗阳,那双虎目中却是带着一丝晶莹。罗阳不由得长歎了口气,虽然这个年代都是妇从夫纲,但罗阳却是知道,黄忠一直都是很敬重自己的妻子的,既然黄夫人执意如此,想来黄忠也是不会开口劝阻。

      无奈之下,罗阳也只能是硬生生地受了黄叙的大礼,黄叙磕完头之后,罗阳连忙是上前将黄叙扶起来,并对着黄叙说道:「叙儿!还不快点将你娘亲扶起来!嫂子!你先起来吧!一切都等神医给叙儿看完了病再说吧!」

      见到罗阳受了黄叙的大礼,黄夫人这才慢慢站了起来,对着罗阳说道:「子悔,你可千万别怪嫂子!嫂子是个乡下人,不懂那幺多礼数,只知道,受人恩惠要千年记!叙儿是我们老黄家的独苗,你救了叙儿,就是救了我们老黄家的根!我,我……」说着说着,黄夫人又开始哭了起来。

      罗阳连忙说道:「嫂子,你可千万别这幺说,叙儿现在身子还弱,就别在这里站着了!汉升兄!快带着嫂子进府吧!我已经派人去请神医过来了,大家先进府等吧!」

      黄忠这才深深吸了口气,算是压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对罗阳抱拳说道:「子悔!老哥也不多说那些废话了!我知道你不是寻常人,心中所图甚大!今后只要用得着老哥!老哥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惧!」

      显然黄忠这句话就是向罗阳表明心迹了,在一旁的裴元绍一听得黄忠的话,顿时就是面露喜色。罗阳心中自然也是高兴,不过却没有显得太着急,而是笑着说道:「汉升兄!这些事暂且不提,一切都等神医来了再说!」黄忠是什幺样的人,他说出了这番话,那就表明黄忠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了,以后也绝对不会反悔!所以罗阳也不用太着急,那样反倒是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将黄忠一家三口都请进了太守府,因为有黄夫人这样一个女眷,罗阳也是将他们请进了内院招待。没过多久,张机便是提着一个药箱来了,张机也知道今日罗阳要他医治一个极为棘手的病例,所以準备得也很充分。进了房间,张机先是朝罗阳行礼,随后便是朝着房间内的众人一一看了过去。

      一个看得,自然就是外表看上去年纪最大的黄夫人了。张机一眼看过去,却是眉头紧皱,不是因为黄夫人身患什幺重病,而是张机一眼看过去,黄夫人似乎健康得很。再往下望去就是黄忠,那就更不用说了,历史上的黄忠那可是活了七十多岁还能上阵杀敌,现在更加是壮实的像头牛一样。

      最后张机的目光落到了黄叙身上,看到黄叙那满脸的病容,张机也是不由得吓了一跳。看黄叙如此年幼,竟然是一副早夭之相,想来罗阳要自己医治的,就是这个孩子了!

      张机这番观察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工夫,罗阳和张机见过礼之后,便是立刻对张机说道:「张先生,在下请先生来,就是想请先生为这个孩子看看!」说着,罗阳便是将手指向了黄叙。

      张机点了点头,光是从黄叙的外表来看,就知道他的病绝对不简单,所以张机的脸色也是十分严肃,也顾不得同时向他行礼的黄忠两口子,径直走到了黄叙的面前。直接就是抓起了黄叙的手腕,三个手指放在脉门上,开始把脉。

      黄忠两口子自然是不会去怪罪张机的无礼,反倒是紧张起来,这一幕他们夫妻俩也不知见过多少回了,可是每次都是得到让他们失望的答案。这次虽然有罗阳在之前做了保,但他们两个还是忍不住担心,生怕从张机口中听到一个不字。不仅是黄忠两口子,就连罗阳也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声会妨碍张机治病,三人都是被张机脸上那一次次细微的表情变化给牵动着。整个屋子里面,恐怕也只有小黄叙的心情是最放鬆的了,正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和罗阳。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张机这才将黄叙的手放下,只是脸上的神情却是越发凝重了起来。见到张机的这个表情,罗阳和黄忠夫妇全都是心中一沉,罗阳不由得哑然,难道连张机也没有一点办法?不过张机的诊断却是没有结束,而是又让黄叙伸出了舌头看了看舌苔,甚至不时用手在黄叙的身上左戳戳右捏捏,似乎是想要求证什幺。

      这幺足足折腾了半个多时辰,张机这才站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倦色。别看张机做的那些动作并不耗体力,可诊断病症,那都是要耗费很大的精力的,在这半个多时辰里,张机可不比罗阳上阵杀敌轻鬆多少。诊断结束之后,张机长长地舒了口气,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见到张机摇头,黄忠两夫妇的脸上都是变得异常地苍白,甚至比黄叙的脸色还要难看。而罗阳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可是对黄忠拍了胸口保证了的,难道连张机也不能保住黄叙的病吗?罗阳心中有些不甘心地上前对张机说道:「张先生,难道这孩子真的就……」看了一眼黄忠一家三人的表情,罗阳后面的话却是怎幺也说不出来。

      张机却是没有立刻回答罗阳的问题,而是不住地长歎道:「天意啊天意!」

      张机的这句话更是让黄忠两口子受不了了,黄夫人当即便是身子一软,原本刚刚张机在诊断的时候,是站直了身子守在一边的,现在却是直接跌坐在坐垫上,那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而黄忠也是不由得连退了数步,虎躯直接靠在了墙壁上,仰天长歎了起来。

      罗阳此刻心里那是说不出的失望,没想到连医圣都不能保住黄叙的性命,难道黄叙这是命中注定?看着黄叙那副模样,罗阳那是无论如何也不甘心,头脑一热,直接就是伸手拉住了张机的胳膊,喊道:「张先生!求求你了!你再想想办法啊!」

      罗阳的手劲虽然不算大,但那张机只不过是一个文人,被罗阳这幺用力一拉,哪里吃得住,疼得大叫了起来。罗阳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连忙鬆开手向张机赔礼,不过也多亏了罗阳这幺一拉,张机这才发现众人的模样,转念一想,就猜出了其中的缘由,忙是说道:「呃,诸位不必如此,这孩子的病有救!」

     

  • 名称:校园默示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5: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