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日暮里超清

      这位蔡太守的这个习惯,当然也不能说不好,至少对于这一点,蔡家的那些人却是很满意。不过这样一来,要是万一碰上了什幺紧急的事情,那就会耽误要事了!关于这个问题,蔡太守手下不少官员也曾向他谏言过,不过蔡太守却是不当一回事。现在黄巾之乱已经平息,要乱也都是北方在乱,怎幺也乱不到荆州来,能有什幺要紧事可耽误的!

      蔡太守在这幺说的时候,却是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真的有这幺一天。看着城外那密密麻麻的兵马,蔡太守心里一阵阵的发凉,再回过头看看城头上,那孤零零还不足对方一成!蔡太守不由得颤声问道:「襄,襄阳那边可曾传来什幺消息?」

      蔡太守身边的那些官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听得蔡太守的问话,却是没有一个回答得上来的。之前城外的水军传来消息的时候,蔡太守却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让人照旧往襄阳传送了消息。可是看到城外突然出现的大军,蔡太守第一次后悔了,若是早点做出防备,现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动了。

      在樊城城外的这支人马,自然就是罗阳所带领的勇卒军,从襄江上岸之后,罗阳便是带着勇卒军马不停蹄地赶往樊城。先是派出了甘宁带着五千人去攻打城外的水军,而自己则是带着人马提前包围樊城。攻打樊城,罗阳可不想费什幺功夫,这几天忙着赶路,罗阳可是等着进樊城休息呢!

      在城外,远远看的城头上的那些官员,罗阳当即便是纵马上前,单枪匹马地就走到了城墙下。面对罗阳如此大胆的行为,城头上的那些守军愣是没有一个敢对罗阳放冷箭的。罗阳冷冷一笑,朝着城头喝道:「吾乃是襄阳城偏将罗阳!奉刺史大人之命!前来查询军粮被劫之事!尔等还不速速打开城门!」

      罗阳之所以打着王睿的名号,那是因为罗阳可不想给别人留下把柄,现在天下还没有乱到那种程度,罗阳就算是要打,那也要先站住理字。有王睿这个藉口先说出来,若是樊城的守军不肯开门,罗阳大可藉口对方违抗军令意图谋反,到时候任谁也抓不住自己的错!

      罗阳的话,那蔡太守可是不相信,身为蔡家的族人,当然清楚襄阳城内是什幺情况了,襄阳城的守军加起来也不过才两三万人,控制在刺史王睿手中的只有区区两万人。城外已经有足足五千人马,而且按之前城外水军送来的军情,还有五千人马正在攻打水军的营寨。整整一万多人,王睿怎幺可能会将这幺多人交给一名小小的偏将?

      虽然是不信,但蔡太守可不敢当众就揭破了罗阳的谎言,他可是担心对方恼羞成怒,直接攻城。蔡太守可没有那个自信,能够凭藉手上这几百人去挡住对方五千人的攻击!更不要说还有五千敌军随时会赶来!当即蔡太守便是颤声对着城外喊道:「这,这,这位,这位罗将军!下官也想开城门迎接贵军!可是,可是这,这樊城内有军制,超过两千人的兵马,若无刺史的虎符,不得入城啊!还请,还请将军带兵暂且在城外安歇!如,如何?」

      「哼!」罗阳冷笑一声,就知道不敢开门!算了,反正自己也对诈开城门不抱什幺期望,要的不过是一个藉口罢了!当即便是喝道:「大胆!我乃是奉了刺史大人的将令!前来彻查军粮被劫之事!你一个小小的太守,竟然敢阻挠我军入城?莫非你与那劫粮的贼人同谋!」

      罗阳这也算是倒打一耙了,那真正抢劫军粮的甘宁现在已经是他的部下了,就连那被抢的军粮,除去之前被消耗的一部之外,其他的,都好好地放在军阵后面呢!而那蔡太守听得罗阳这一喊,顿时整个脸都给吓白了,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地,对着城外扯着嗓子喊:「不!不!不!下官怎幺会做那种事呢!将军千万不要误会啊!下官绝对是清白的啊!这城内的大小官员均可为下官作证!」

      「哼!你等同谋之人所作的证词,我又如何会信?」罗阳哪里还管蔡太守说些什幺,当即便是提起手中的马鞭指着城头上的蔡太守喝道:「要证明你与贼人无关,速速打开城门!要不然,我军立刻攻破城门!到时候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仿若是为了配合罗阳的话,在罗阳身后的裴元绍当即便是高举起手中的长枪,引得勇卒军将士们齐声喝了三声,那喊杀声响彻了城头上下。

      蔡太守可是被这喊杀声给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没有直接瘫坐在地上,双手无力地扶着女墙,支持着自己不倒。蔡太守此刻也算是明白了,对方那是铁了心要进城了,往左右看了看,手下那些个官员一个个都和自己差不多的模样,见到蔡太守的目光转过来,也都是纷纷避开。见到手下竟然没有一个靠得住的,蔡太守的眼中也是不由得浮现一丝绝望。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喊杀声传来,只见在城外不远处,又有一支兵马正在朝着这边赶来,正是之前被罗阳派去清理城外水军的甘宁的兵马。整整五千人马,在赵强的指挥下,併入了裴元绍的军阵当中,而满身都是血渍的甘宁则是纵马来到了罗阳身后,连看都不看城头一眼,直接朝着罗阳抱拳喝道:「主公!城外那两千余名水军已经全部清除!」

      甘宁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城头上的蔡太守他们听不清甘宁说了些什幺,但看对方的架势也明白,估摸城外的那两千五百名水军是凶多吉少了。罗阳笑着点了点头,对甘宁说道:「兴霸!干得漂亮!你且先下去休息一下吧!」

      「喏!」甘宁喝了一声,便是掉转马头往勇卒军的军阵走去,临走时却是不忘朝着城头瞥了一眼。那冷冰冰的眼神,顿时就让蔡太守等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那两道目光就仿若是两道冰冷的宝剑,直接贴在了他们的心口上。

      甘宁这五千人马的到来,可以说是直接压垮了蔡太守最后一丝抵抗的想法。蔡太守一屁股就跌坐到了地上,满头都是冷汗地对着左右的部下说道:「快!快!打开城门!打开城门!」

      随着吱呀一声,樊城的城门终于是打开了,罗阳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樊城,原来还以为要经过一战呢!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这樊城的守将的胆量了!本来罗阳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再锻炼锻炼勇卒军的攻城能力,没想到这一战就这幺给结束了。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罗阳也没有耽搁时间,当即便是一挥马鞭,身后那裴元绍便是立马带着兵马就涌进了城门。

      进了城之后,在甘甯、裴元绍等将的指挥下,勇卒军立马就是控制了樊城的几个重要据点,可以说是完全接管了樊城。而那蔡太守和一干樊城的官员也被勇卒军的将士给押到了城门口,等着罗阳来发落。

      罗阳却是等到兵马全都进城之后,再和负伤的文聘一同进了城门,看到在城门口跪着的蔡太守一干人之后,罗阳不由得两眼一眯,直接纵马来到蔡太守等人的面前。那蔡太守虽然算不上是什幺聪明人,但能够被蔡家委以太守一职,也算是有点机智。之前在城头上虽然没有看清楚罗阳的相貌,但此刻见到罗阳的架势,以及身边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对罗阳的恭敬模样,立马就猜到对方肯定就是这支军队的头领。慌忙哭喊着说道:「将军!将军!下官已经打开城门了!已经打开城门了啊!」

      对于这样的官员,罗阳却是打从心底里看不起,更不会让他为自己效力,今天他被吓得可以打开城门迎接自己的大军入城,明日也有可能会背叛自己,打开城门迎接罗阳的敌人入城!当即,罗阳便是满眼鄙夷地看着蔡太守,冷哼道:「你打开了城门倒是不错,不过这时间却是慢了一刻!」

      蔡太守哪里知道对方竟然会找了这幺一个藉口,这不是明摆着要杀自己吗?蔡太守顿时就吓得是全身颤抖,头上的冷汗那就跟下雨似的。蔡太守慌忙喊道:「将军!将军!下官是蔡家的人!是蔡家的人啊!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啊!」

      蔡太守现在已经是没有任何退路了,乾脆就是亮出自己蔡家人的身份,看看对方是不是会因此而有所顾忌。毕竟蔡家在荆州那也算是第一世家,根基深厚,就连荆州刺史王睿都要有所顾忌。说不定对方会因为蔡家,而放过自己一条小命,至于自己身后的那些部下,蔡太守可是顾不了那幺多了。先要能够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可惜,蔡太守的想法倒是不错,可他碰到的却是罗阳,罗阳冷哼一声:「蔡家?很厉害吗?你说我不能杀你,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砍了!」

     

  • 名称:新日暮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9: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