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e超清

      也无怪甘宁会如此怨恨王睿,其实甘宁也不是甘心为这**,当年甘宁的家族也是巴郡一个小世家,虽然比不得当地的严家和荆州的蔡家、蒯家,但在这个年代也能够保证是衣食无忧。五年前,黄巾之乱刚刚结束,甘甯的父亲,也就是家族的家主突然做出决定,要落叶归根,将家族迁往甘家的祖籍南阳。

      虽然不知道甘甯的父亲是出于什幺考虑做出这个决定,但作为家主,在甘家那是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既然家主做出了这个决定,甘家上下也只有忙乎起来,準备迁往南阳。

      不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甘家在路过襄阳,正準备北上的时候,甘家那丰厚的家产却是被刚刚当上荆州刺史的王睿给盯上了。栽了甘家一个莫须有的谋逆之罪,竟然将甘家上下尽数害死,若不是当时甘甯一时贪玩,到城外打猎,恐怕也早就中了王睿的奸计了!

      一想到全族的亲人全死在了王睿的手上,甘宁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手上一用力,上好实木所製成的酒壶竟然被甘宁就这幺给抓碎了!这些年来,甘宁想尽了办法想要杀了王睿为亲人报仇,可却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只有在这襄江之上当了**,虽然杀不了王睿,但经常掠夺官府的物资,也算是给王睿心上添堵了!

      见到甘宁突然捏碎了酒壶以及脸上的怒意,在下面的赵强也猜出了甘宁现在心里所想。赵强的父亲和祖父当年都是甘家的家僕,对甘家也是忠心耿耿。当年那场劫难,赵强因为随着甘宁出去打猎倖免于难,但赵强的父母也是死在了王睿的手上,和甘宁也算是同仇敌忾了!不过与甘甯相比,赵强的脑子就稍稍灵活一些,虽然刚刚也曾开玩笑,但心里却是清楚现在他们要找王睿报仇根本是不可能成功,当即就劝道:「大首领!如今我们的实力还太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们还需静待时机!」

      甘宁深深吸了口气,这才算是将胸中的怒火暂时压了下去,对着赵强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之前那不羁的笑脸,说道:「放心吧!赵强!我心里有数!来!我们干!」说着,便是举着酒壶对着赵强遥敬一下,一口灌了大半壶。

      或许是不能手刃仇人,心中感到郁闷吧,甘甯和赵强两人都醉得很快,不一会儿工夫,两人便是醉倒在地了。就这幺足足过了一两个时辰,从大厅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疾呼,一名穿着轻甲的锦帆军军士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却是被这大厅内的一片狼藉给弄得一愣。

      看到甘甯和赵强醉倒在各自的座椅上,这名军士立马就明白,自家的两位首领又是喝醉了。若是换作是平常,他可没那个胆子去骚扰两位首领的美梦,不过现在这事可是很棘手,军士也顾不得事后会不会被两位首领揍了,当下便是快步来到赵强身边,轻声呼喊着:「二首领!二首领你醒醒!二首领!」

      显然对于喝醉了酒的人来说,这样的呼唤是起不了什幺作用的,军士只得是硬着头皮伸手推了推赵强,赵强这才有了反应。不过赵强的眼睛一睁开,看着那军士脸上就全都是怒意,直接就跳了起来,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敲在那军士的后脑勺上,喝骂道:「混蛋!老子刚把那白净婆娘的衣服给脱光了!正要上呢!你就把老子吵醒了!想死啊!」

      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那军士也只能是满脸委屈地受了这一巴掌,然后苦笑着说道:「二首领,要不是要紧的事,小的哪有那幺大的胆子敢来打搅您啊!真的是出大事了!」

      「恩?」赵强这才稍稍清醒了一些,认出这名军士不就是今天负责巡逻的小队长嘛!当即便是点头说道:「说吧,到底是什幺事?要又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看老子不抽死你!」

      军士连忙说道:「是这样的,刚刚兄弟们从北边传来消息,所以发现了一支来历不明的人马正在朝这边赶过来,而且人数不少,至少也有一万余人!」

      一万人可不是个小数目,对于整个寨子里面只有数百人而已,赵强立马就被这个消息给吓得脑袋一紧,慌忙坐正了身子,问道:「一万人?你确定没有弄错?」

      「二首领,这种事小的们敢拿来开玩笑嘛!为了求实,小的还特意去亲自查看了,的确是有一万余人的样子,只是看不出对方是什幺来历,军中也没有竖立旌旗!小的看对方来者不善,所以特地赶来彙报了!」

      赵强一听这可不是小事,脸上顿时就严肃了起来,马上便是站起身跑到甘宁的身边,这件事还是要请示甘宁才行。谁知道赵强还没有开口喊,那正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甘宁突然举起了一只手,随即便是双阳猛地睁开了,紧紧盯着赵强。看到甘宁醒了过来,赵强不由得欣喜,说道:「大首领,你醒了!」

      「废话!」甘甯瞪了赵强一眼,喝道:「那小子一进来我就醒了!若是没有一点警惕,只怕老子早就没命了!你小子以后也学着点!」

      被甘宁呵斥了一通,赵强也只是尴尬地笑了笑,甘宁也没那个功夫去理会赵强装傻了,转头望向那名军士,淡淡地喝问:「没有查清楚是什幺来路吗?」

      甘宁在锦帆军中的威望可是要比赵强高的多了,而且将士们对甘宁更多的是敬畏,所以在看到甘宁醒来之后,那军士也没有之前对赵强那幺随意,连忙便是半跪下回答道:「回大首领的话,对方并没有举旗也没有什幺很明显的特徵,而且对方的人数不少,所以小的们也不敢太过靠近!」

      「嗯!」甘甯就要比赵强沉稳得多了,点了点头,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赵强听一般,淡淡地说道:「既然没有举旗,想来应该不会是王睿老儿派来的官兵!只是我倒是一时想不起来,在这荆州什幺时候有这幺一支人马!这样一支军队如果训练得力的话,足够攻佔城池了,没有理由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赵强和军士都不敢插嘴,全都低着头在一旁等着甘宁做出决定,甘宁也只是低头沉思了片刻,却是一拍大腿,喊道:「不管了!赵强!你现在就去召集人手,把寨子里面能动的,全都给老子叫出来!我们去会会这路人马!要只是路过的,我们也不多别人的事,如果真是来者不善,哼哼,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说着,甘宁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脚便是重重地落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顿时就将那桌子给踩了个粉碎!

      听得甘宁竟然要出寨迎敌,赵强下意识地就要反对,可是见到甘宁露了这幺一手,赵强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便什幺话也说不出来了,乖乖地跑出去执行甘宁的军令。

      甘甯和赵强建立锦帆军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甘甯当年在家中虽然是看过不少兵书,但毕竟只是书本上的知识,经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甘宁才开始慢慢掌握。所以这个时候的锦帆军说白了,只是一帮乌合之众,完全比不得后来那支独闯曹营的锦帆军,若是在江上的话,这些精通水性的汉子倒还能派上一些用场,可若是在陆上,只怕比起五年前的黄巾军也强不到哪里去。赵强用了好长的时间,这才将锦帆军的人马给集结起来,当然甘宁也知道这其中的缘故,虽然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多说什幺。当即,甘甯和赵强便是带着这数百名部下在那名军士的指引下,朝着那支神秘的军队赶去。

      等锦帆军找到那支神秘军队的时候,其实已经距离长阪坡不远了。甘宁看着渐渐浮现在眼前的大队人马,双眼不由得一寒,显然那名军士没有夸大虚词,甘宁光是粗略一算,眼前这支军队就绝对不止一万人。而且看对方行军的气势,也绝对不是自己身后这些只是穿着一身铠甲的乌合之众所能比的,显然是经过了正规的训练的军队!

      在甘甯眼前的这支军队,不用说,就是从襄阳赶来的罗阳带领的大军了!从襄阳城出来之后,罗阳先是拉着那两千名襄阳军去了景山,一到景山,罗阳就让刘辟带着人把这两千人全都给缴械关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当场便有好几十人想要反抗到底,显然就是王睿以及蔡家、蒯家派到军中的探子。对于这些探子,罗阳当然不会客气,全都消灭乾净。随后便是让刘辟和龚都在景山继续看着这些襄阳军,而罗阳和文聘则是抽调了一万多人沿着襄江一路南下来找抢粮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这数百人,罗阳嘴角微微一翘,单手一扬,身后的几名士兵立马就是撑起了一根旗杆,随着一阵微风吹过,旗杆上的旌旗随风展开。只见黑色的旌旗上只写着一个血红的大字:「勇」!

     

  • 名称:mo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0: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