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trick超清

      现在丁原已经到了洛阳,想来很快张让等人就会知道这个消息,看来自己的动作要快了!

      将郭嘉交给刘辟和龚都之后,罗阳还特意嘱咐了两人,可以多多听取郭嘉的意见,随后便是带着文聘等人回了洛阳。一回到褚府,罗阳就立刻吩咐文聘派人到宫门外和大司马府外守着,只要宫内出了人传召何进入宫,罗阳就要在儘快通知刘辟等人带兵入城了!

      罗阳在褚府急急忙忙做出一切安排的同时,在皇宫内,从眼线那里得知丁原入城的消息的张让等人,果然是慌了神了,立马就聚集在一起商量对策!

      「哎呀!完了!完了!这何进是铁了心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十常侍中身形最为富态的宋典哭丧着个脸,对着左右众人说道,「听说那丁原手下可是有精兵强将近万人!如今洛阳城内的兵马又尽数掌握在何进之手,等到丁原前来逼宫,那何进肯定不会阻拦!这次我等性命休矣!」

      坐在宋典对面,瘦的皮包骨头的段珪一脸阴狠,吊着着那双倒三角眼,咒駡道:「何屠夫!他也不想想,当年是谁帮着他们兄妹俩在这洛阳站稳了脚跟!现在竟然反过来恩将仇报!简直是忘恩负义!」

      听得段珪的咒駡,十常侍的其他几人也都是跟着咒駡起来,倒是坐在最上面的张让和赵忠一直保持着沉默,最后赵忠像是忍不住了,低声喝道:「好了!你们就算是这样咒駡得再厉害,也咒不死那何进!现在光是在嘴上图痛快又有什幺意思!当务之急,是要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听得赵忠的话,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郭胜转头望向赵忠说道:「赵公!现在情势已经如此被动,我们又有什幺办法可想啊!」

      赵忠被郭胜这话也是说得脸色一滞,如今他们手头上除了一帮子小宦官,便再无可用之兵,拿什幺去和丁原的那些虎狼之师拼杀?最终,赵忠也只有把头转向了另一边,看着一直闭目养神的张让,期待他能够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张让慢慢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瞪了众人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都慌什幺!现在还没到要死的时候!都别忘了!这皇宫之内,可是我们的天下!那何进不就是顾忌这一点才不敢亲自对我们动手吗?现在虽然来了个丁原,但丁原手下的并州军又能比何进手下的四营军和西园军强上多少?」

      张让是十常侍之首,也是众人的主心骨,听得张让这番话,众人也是都纷纷定下了心神。张让则是继续说道:「根据从宫外传来的情报,那丁原是今日下午到的洛阳,可是何进却并没有让他逼宫,而是封了他一个执金吾的官衔,让他驻军城外,这说明什幺?说明何进并不打算这幺快动手!我们现在还来得及自救!」

      张让的最后这句话才是真正地提起了众人的心思,之前哭得最凶的宋典也是突然锤了一下大腿,说道:「对了!这何进肯定是再等其他的兵马!若是让丁原一个人带兵进宫,将来这功劳肯定就是丁原一个独佔,何进一定是防着丁原的势力超过他!只要再来一两路兵马,和丁原一同分了这份功劳,那就威胁不到他头上了!」

      「不错!宋典正说到了点子上!」张让用力拍了一下面前的矮桌,那双闪着寒光的小眼睛环视了一圈,对着众人说道:「所以现在我们就要趁着这个空当,想办法自救!孙璋!你与那何苗的关係不错,现在何苗执掌宫内的侍卫,你想办法让他把这些侍卫支开!有这些侍卫在宫内,我们的行动就全在何进的掌握中!」

      小个子的孙璋马上就是点头说道:「张公请放心!何苗那小子,前些天我送了他一些南疆进贡的珠宝,就把他给乐得连自己姓什幺都不知道了!这次我再给他送点稀罕玩意,保证我叫他做什幺他都会答应下来!」

      「好!」听得孙璋这幺说了,张让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是转头对段珪说道:「等到何苗把侍卫都撤走之后,你立刻把宫内的那些小黄门全部集中起来!留下我们的人,至于那些效忠何进、何太后的小崽子,全都给我……」说着,张让就是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比。

      段珪连忙点头,眼中闪过寒光,说道:「我知道怎幺做了!一定做得乾净俐落!」

      「这点一定要做得乾净点!千万别像上次那样,被这些小崽子给卖了!」张让还是有些不放心,再三嘱咐,他所指的,是上次刘宏驾崩的时候,本来蹇硕本来是想诓那何进去刘宏的寝宫,结果没想到被手下的一个袁绍的探子将这个情报透了出去,这才让何进逃过了一劫。

      嘱咐了一遍段珪之后,张让又是转头对宋典说道:「宋典!你和羽林军在宫内库房的管事关係不错,待会给他多使点钱财,等到段珪将那些小黄门都给整顿好了,你想办法让那个管事从库房内运出一些兵器来!」

      宋典不由得一愣,他在十常侍当中是最抠的一个,一听到张让要他出血,顿时脸上就露出了心疼的模样。坐在张让身边的赵忠一看,整个脸就沉了下来,喝道:「都什幺时候了,你还心疼你那点钱财?要是命都没了,你的那些钱财也带不到下面去!」

      被赵忠这幺一顿呵斥,宋典也顾不得心疼了,慌忙点头答应。就算是在十常侍当中,这些人的等级也是十分森严的,张让是众人之首,而赵忠的权势也只逊于张让而已。在十常侍当中只处于末席的宋典,如何敢违背张让和赵忠。

      张让却顾不得宋典那点小摩擦,而是朝着众人再扫了一遍,阴测测地说道:「听着!既然何进已经把我们给逼到这个份上了,我们也只有是放手一搏了!为今之计,只有将何进除去,我等才有一条生路!所以,不若除了何进,再废了刘辨,改立皇子协为帝!到时候,那皇子协还不是得听我们的!」说着,张让的脸上露出了狞笑,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是十分狰狞。

      郭胜却是有些犹豫,问道:「张公!现在何进手中掌控着洛阳城内所有的军队,我们如何能够动手?况且,就算是我们能够将何进除去,那何进手下那些人又岂会善罢甘休?那些朝中官员对我们一直都是恨之入骨,要是没有了何进的制约,只怕他们马上就会杀进宫来!」

      对于郭胜的疑虑,张让却是摆了摆手,说道:「对于这点,我刚刚就已经想过了!这其中的关键却是要落到赵忠和郭胜你们两个头上!等到明日,你们两个就是代替我们去永祥宫找那何太后!先是试试她的口风,看看她知不知道何进引外兵入关这件事。若是她不知道,我们就一同前往向她哭求,就说是何进听信了那些大臣之言,要杀我等,然后骗她下道懿旨,把何进给骗进宫来,到时候,我们就直接将何进斩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张让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杀意。

      而段珪这个时候却是问道:「张公,若是那何太后知道此事呢?」

      「哼哼!」听得段珪这幺问,张让却是一点都没有犹豫,冷哼了几声,狞笑着说道:「若是她知道,就说明她对我们也起了心思,我们也不用对她客气了!等到宫中侍卫尽撤之后,将她和刘辨给抓起来,然后照样伪造一份懿旨,骗何进入宫就是了!何进一死,这何太后和刘辨还不是得听我们的!」

三天后,宫内的侍卫被何进之弟何苗以协助城内治安为由,统统都被撤出了皇宫。关于这一点,正担心那些外兵入宫的大臣们自然是不知,而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的罗阳却是清楚,十常侍这是要动手了!果然,就在侍卫撤出皇宫的当天晚上,一名小黄门就悄悄地从宫内出来,直接朝着大司马府赶去。

      接到手下彙报的罗阳当即便是让人出城去通知刘辟和龚都,而他却是带着文聘等人,全副武装,直接出府前往大司马府!

      刚刚到大司马府的大门口的时候,就听得大门处传来一阵阵的喧哗,只见何进穿着一身官袍走在最前面,左右却是曹操、吴匡和袁绍等人。罗阳赶到的时候,曹操正一个大跨步走到何进的前面,抱拳说道:「大司马!此事必定是十常侍的诡计!大司马切不可轻易赴险啊!」

      对于曹操的苦苦劝说,何进却是冷冷笑道:「笑话!太后是我的亲妹妹!她下懿旨相召,又怎会害我?汝等小儿之见,休得再提!」说罢,何进便是一挥衣袖,直接推开了曹操,继续快步朝着门口已经备好的坐骑走去。

  • 名称:樱trick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