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的资料超清

      「主公!」文聘一边喊着,一边上前搀扶着有些醉意的罗阳,将他扶进了厢房。罗阳摆了摆手,示意文聘扶着他先到桌子旁坐下。坐定之后,文聘又是手脚麻利地给罗阳準备好了茶水,送到了罗阳的手上。

      罗阳接过茶水抿了一口,对着文聘嘿嘿一笑,说道:「今夜倒是和汉升兄多喝了几杯,不过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离开的时候,汉升兄已经是醉得不省人事了!」想到刚刚看到黄忠那副醉态,罗阳就不由得哈哈一笑,这个时代的酒水可不比得后世,以前在部队的时候,罗阳可是有两斤老白乾的酒量,现在对付这种低度酒还是没什幺问题的。

      文聘也是笑了笑,接回了罗阳手中的茶杯,罗阳笑着说道:「仲业!你今天等了我这幺久,肯定是有什幺事吧!说吧!」

      听得罗阳问起,文聘也不矫情,连忙是苦着脸说道:「主公,我们还要在襄阳待多久啊?原来在洛阳的时候,还能有几场仗打,现在到了这里,整天无所事事的,我都快闷死了!要不然,主公就派我去景山和刘辟他们一块练兵得了!」

      「呵呵!」罗阳一听原来是来诉苦的,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好了!你也别在我这里扯这些废话了!待会回房里準备一下,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出发!有事做了!」

      文聘不由得一愣,随即马上就是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连忙追问道:「主公!你的意思是我们又要去打仗了?」

      罗阳却是沉吟了片刻,说道:「这要看情况,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或许不用打也能成功呢!」说着,罗阳的眼睛不由得眯起来,若是万一失败的话,那就只有狠下杀手了!

      文聘却是没有听出罗阳这话的内在意思,只是听到罗阳说可能打不起来,脸上又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当然,他是不会对罗阳提出什幺不满的,忽然像是想起了什幺似的,对罗阳说道:「对了!主公!之前主公所派出去寻找那个张机、华佗的人已经回来了!」

      「哦?」罗阳马上就清醒了过来,其实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没哟停止过寻找张机和华佗,为的,自然就是想要治好黄忠的儿子黄叙的病。加上刚刚罗阳才从黄忠家里回来,看到黄叙的身体比起当年在南阳的时候,又差了很多,心中也是越发着急了。听得文聘所派出去的人回来了,罗阳的精神不由得一振,连忙问道:「怎幺样?可曾找到这两人?」

      可惜,文聘的脸上却是露出了难色,说道:「主公派出的几路人马都回来了,却是没有找到叫张机和华佗的!不过带来了一些有用的消息,华佗此人曾经在豫州葛陂出现过,救治了数人之后,又飘然离去,当地人只是听他说起过要去南方,可具体去哪里却是没人知道!」

      罗阳的脸色一黯,虽然感觉很可惜,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儘管只有华佗才有可能彻底治癒小黄叙,但华佗此人行蹤不定,想要找到他,那难度也是太大了。所以罗阳最大的期望还是先找到医圣张机张仲景,张机虽然精通的是内科,但若是他出手,想必就算是不能完全治癒小黄叙的病,至少也能延长他的性命,拖到罗阳找到华佗的那一天。只可惜罗阳只记得那张仲景做过长沙太守,可是现如今的长沙太守可是孙坚,在长沙也没有人听说过张仲景的名字,看来张仲景当长沙太守的时间应该是在后来。

      文聘见罗阳没有疑问,则是接着说道:「还有一路人马,在南阳打听到了张机此人,似乎是南阳的一个小世家。」

      「什幺?不可能!」罗阳唰的一声就站了起来,对于文聘所说的这个消息根本就不相信。要知道之前黄忠就是在南阳城任职,若是南阳城内有张仲景这样的名医,黄忠又岂会不上门求医?

      文聘仿佛也是猜到罗阳否定这个答案的原因,他也是南阳人氏,对于黄忠家中的事情当然清楚,当即便是苦笑着说道:「主公,之前我也不太相信,后来亲自找那打听到这个消息的军士询问,这才弄清楚了。虽然不知道他所打听到的那个张机是不是主公要找的那人,但在南阳城也的确是有这幺一个张家,只是这个张家却是个官宦之家,似乎并不擅长医术!那个叫张机的,也只是一名普通的文人,虽然有些聪慧,但学的是圣人之道。」

      「呃!」罗阳当然也知道文聘是南阳本地人,听得他这幺说了,罗阳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历史上记载张机曾经当过长沙太守,那就说明这张机的确是一名文人,要不然也不会被任命为太守这样的要职。可文聘所说的此人却又从来都没有学过医术,这又和罗阳所要找的张机不相符啊!思索了片刻,罗阳决定还有稳妥一些,当即便是对文聘说道:「这样吧!不若将这个张机先请来,我亲自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张机!」

      文聘脸上的苦笑简直都快挤出汁了,对罗阳说道:「这个,暂时也是办不到了!听那名军士说,那张机自七年前出游,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家里人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甚至是猜测张机会不会是碰上了贼兵,已经丢了性命!」

      罗阳顿时就是一脸郁闷地坐了下去,不过回过头来想想,这倒也是省了一道功夫,倘若那个张机真的就是后世传颂的那个医圣张仲景的话,那肯定就不会出事。只是这样一来,却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小黄叙病发之前找到这位医圣!

      不过现在罗阳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交代文聘继续派人寻找这两位神医的下落了。说完这几件事之后,文聘也没有别的事情了,也不再打扰罗阳休息,当下便是直接告辞离开了。等到文聘走了之后,罗阳也是乾脆连衣服也不脱,直接就往床榻上一躺,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却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多年养成的习惯让罗阳正好赶在天亮的点上起来,只是这头疼得厉害,当下便是喊了下人来伺候自己换了衣服,漱洗一番。穿戴一新之后,罗阳便是带着文聘直接出了府,纵马朝着城外的军营赶去了。

      刚出城门,却是正好看到黄忠走在前面,只是在他身边似乎有一人正在和黄忠说些什幺。罗阳当即便是喊道:「汉升兄!等等我!」说完,罗阳和文聘便是加快了坐骑的速度,朝着黄忠便是追了过去。

      等到罗阳赶到黄忠身边的时候,才看清楚那名一直站在黄忠坐骑旁边的那名男子的相貌。看上去似乎年纪不大,约莫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恐怕也就和文聘差不多。长得是浓眉大眼,甚是威武的模样,但最让罗阳影响深刻的,却是他的脸色竟然是一片赤红。罗阳在看到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莫非是传说中红脸的关羽?

      不过马上罗阳就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别说现在关羽还跟着刘备在平原,不可能出现在襄阳。光是看眼前这名小将的年纪,就和关羽对不上号。罗阳还记得当年在洛阳碰见张飞的时候,那时候张飞的样子就差不多有三四十岁了,而关羽的年纪可是要比张飞还要大,当然不可能是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小将。

      黄忠回过头看到是罗阳之后,便是对那名赤脸小将说道:「暂时就这幺说了,你且下去吧!等我这次办完公务再同你商议!」那小将当然不敢违抗黄忠的话,对着黄忠一拜,又转身对着罗阳行了个礼,然后才退了下去。

      罗阳一脸奇怪地上前,朝着那小将的背影努嘴问道:「汉升兄!他是谁啊?长相倒是挺奇怪的,只是以前没有见过啊?」

      黄忠却是不怎幺在意,笑着说道:「没什幺,只是军中一名带刀校尉,新兵蛋子罢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我们这次要参加陈留会盟,特地来求我,看看能不能带上他出征!」黄忠所指的带刀校尉,其实只是一种最基层的官职,和罗阳之前在洛阳城所担任的西园军的校尉之职可是有天囊之别,倒是和几年前罗阳在南阳城的时候所担任的那个校尉差不多。

      听得黄忠这幺说了,罗阳也就没有再多问了,这种事在军中那是很常见的,毕竟能够选择参军的,大多都是好勇斗狠之人,这样的热血男儿又岂会不嚮往战争。荆襄之地一向平和,除了五年前的那场黄巾之乱外,就很少发生战乱,所以荆州的军队也是极少出征,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幺一个机会,这些小将当然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建功立业,闯出一番名气。这也是多亏了罗阳极少出现在军中,和军中那些小将都不熟,要不然,只怕罗阳也少不得要应付这些来走后门的小将。

  • 名称:鲸鱼的资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