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超清

      「大人!」又一名将领也是出列说道:「张辽说得没错!现在处置了郝萌,丁大人那里也不好交代!不若暂且饶了他的狗命!」见到这两人出列求情,先前和郝萌争吵的曹性脸上露出了一丝不高兴的神情,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说话。

      那大人听了两人的劝说,这才慢慢收起了杀意,瞪了一眼在地上不停磕头的郝萌,喝道:「好了!看在张辽和高顺都为你求情的份上!今日就暂且饶了你的狗命!还不快给我滚下去!」

      听得大人肯放过自己了,郝萌那可是大喜,慌忙朝着对方磕头谢恩,这才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大人那几骑的身后去了。而那大人在处置完了郝萌之后,却是冷眼望向了对面的罗阳等人,淡淡地说道:「张辽!我们并州军的人,只有我们自己人能够教训!但绝对不能由得外人欺负!你给我去找回面子!」

      那第一个出言为郝萌求情的年轻将领闻言,立刻便是对着那大人抱拳喝道:「喏!请大人放心!」说完,当下便是一拽缰绳,双腿一夹,便是纵马灵巧地穿过了刚刚和文聘厮杀过的军阵,指着文聘等人大声喝道:「那将!可敢出来和我一战!」

      本来之前见到对方的军阵开始撤退了,罗阳还以为这件事会就此了结,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又派出了一人出来挑战,当下不由得眉头一皱。那文聘听得对方地挑战,当然是兴奋不已,当下便是纵马要冲上前去应战,却是被罗阳伸出手给拦了下来。罗阳转头望了一样拿年轻将领,喝道:「这位将军!在下乃是西园军左校尉罗阳!敢问将军是哪里的兵马?为何要与我西园军为难?」

      「西园军?」这张辽可不是刚刚郝萌那个笨蛋,此次随军前来洛阳谋图大事,自然也是打听过现在洛阳城内的情形,知道这西园军已经是洛阳城内最大的势力,听的对方竟然自称是西园军,不由得有些忐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再继续挑战,当下便是回过头望向了身后的上司,似乎在徵求上司的命令。

      显然,在听到罗阳的话之后,那名大人的眉头也是不由得一皱,可是随后又是脸色一寒,大声喝道:「看什幺!西园军又如何?难道西园军就可以欺负到我们并州军的头上吗!」这话的意思不用说,自然是让张辽继续挑战了。

      既然上司都这幺命令了,张辽也就不再多说,当即便是转头对罗阳喝道:「我不管你们是西园军还是东园军!今日你们扫了我们并州军的面子,我就要从你们身上把面子给找回来!还不速速出来一战!莫非是怕了我不成?」

      并州军?罗阳听得那年轻将领的话,不由得一愣,怎幺突然出现了一个并州军了?而此时,趁着罗阳没注意,早就被张辽挑拨的文聘按捺不住,纵马便是沖出了军列,挥起长刀便是朝着张辽冲杀了过来。等到罗阳反应过来,文聘已经是沖到了对方的面前了,见到如此,罗阳也只能作罢,这个时候再沖上前去,只会是被人认为以多欺少。

      见到文聘沖上来了,张辽当下也是眼睛一亮,他所使的,也是一柄长刀,当即便是双手挥舞起长刀,迎着文聘便是对砍了起来。就听得铛的一声,两柄长刀在文聘和张辽中间撞击在一起,顿时迸射出无数的星火。无论是文聘还是张辽同时大喝了一声,额头还有双手都爆出了青筋,甚至因为用力过度,还有一些颤抖,可是两人在力道上似乎是不相上下,竟然谁也不能奈何谁。紧接着,又是一声暴喝,两柄长刀却是直接朝着反方向弹开了,巨大的力量反弹,使得文聘和张辽都是同时连人带马往后退了数步。

      止住了坐骑,两人这次倒是没有轻易发动攻击,而是满脸警惕地看着对方。张辽用力握了握刀杆,这些年来在并州,以他的武艺,出了大人之外,可是再也未遇到敌手,没想到今日却是碰上了一个不相上下的高手,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文聘也是同时握紧了手中的长刀,只是他能够感觉到从双臂所传来的一阵酥麻,文聘心里清楚,虽然刚刚表面上看,两人的力量是不相上下,但是实际上,自己却是不如对方!毕竟刚刚自己是纵马沖过来的,带着坐骑的冲击力,而对方却是在原地应敌,光是在这一点,自己就占了便宜,这样还只是和对方斗了个平手,这就说明自己的力量的确是不如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战将!

      虽然是如此,但文聘可是不愿就此认输,他也是试探出来了,虽然自己的力量不如对方,不过也绝对是相差不远。既然力量上不如敌人,那就在刀法上争胜负!文聘下定了决心,便是怒喝一声,高举起手中的长刀,再次拍马上前。

      而张辽见了,同样也是挥起了长刀朝着文聘冲杀了过来,既然是在比斗,那就一定要争出个胜负来不可!特别是在看到对方手中的长刀化作片片刀影朝着自己罩了过来,张辽立马便是明白对方是要和自己比刀法!张辽心中的傲意也是被文聘给激出来了,暗暗哼道:「就算是单比刀法!我也不会输!」随即,张辽手腕一扭,他手中的长刀也是化作了无数刀影,迎着文聘的刀影攻了过去。

      一时间,在两将身子周围,到处都是刀影,到处都响着叮叮噹当的撞击声。在场的双方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他人的眼中,也只能看到两将的上半身一片模糊,根本就看不清他们的招式和战况。

      而在并州军当中,那名大人很显然是属于这少数人当中的一员,眯起眼睛,淡淡地说道:「不错!此人的刀法还算是不赖!郝萌的确不是他的对手!能够和张辽战到这种程度,也算是良将了!至少在我们并州军内,应该是仅次于张辽而已!」听得自家大人这般讚赏,倒是让他身边的众将都不由得吃了一惊,他们跟着自家这位大人多年,可是很少见到他会如此讚誉一人,没想到眼前这人年纪轻轻,竟然当得起大人如此欣赏!

      同时,那名高顺此刻也是眯起眼睛,点头说道:「大人说得没错!此将的身手了得!我的确不如他!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不是张辽的对手!不用百招,他必败于张辽的刀下!」

      而在另一边,罗阳自然也能够看清楚文聘的战况,此刻他心中的惊讶那是更加强烈。要知道,这文聘可是未来的曹魏大将!而且这些年来,文聘跟在自己身板,天天接受自己的训练,身手比起历史上的那个文聘,绝对要强上不少,而就算是如此,眼下却还是在渐渐处于下风!这突然冒出来的年轻将领究竟是什幺人?

      「他们刚刚说自己是并州军呢!」就在罗阳惊疑的时候,郭嘉却是在旁边冒出了个头来,他是个文人,对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自然是不感兴趣,更何况他也没有那个眼力,乾脆是将两将之间的比斗当做是街头的杂耍来看。灌了口酒之后,郭嘉继续说道:「若是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并州的刺史好像是丁原!」

      丁原!罗阳的眼睛顿时就是亮了起来,却是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笨啊!这丁原不就是并州刺史嘛!之前自己还特意去问清楚了,怎幺现在却是没有记起来!不过懊恼过后,罗阳心中却是有了惊疑。提起了丁原,那罗阳就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个人了,吕布!

      关于吕布这个人,就算是在后世,那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说起三英战吕布,那就算是小孩子都知道的故事!作为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三国早期的第一猛将,对于吕布,罗阳那可是一直都十分关注的。不过貌似在董卓入洛阳之前,这吕布却一直都是默默无闻,这些年,罗阳几次想要打听吕布的消息,却是徒劳无功。

      现在想起来,罗阳却是忍不住再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瞧这记性!吕布没成名之前,不就是在丁原手下嘛!好像还是被丁原收做了义子,也就是后来张三爷那一句「三姓家奴」的开端嘛!那眼前既然是并州军,丁原手下的军队,那吕布是不是就在其中?难道就是眼前和文聘交手的这个年轻将领?

      一想到那个年轻将领很有可能就是一直以来罗阳苦苦寻觅的吕布,罗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盯着两人的比斗。可是看了半天,罗阳却是不由得失望,眼前这年轻将领虽然厉害,但也只是比文聘高上一筹,若是换作是自己,绝对能够胜过他!再结合几年前自己和那位张三爷的匆匆一战,罗阳敢肯定,这年轻将领一定不是张飞的对手,那就肯定不会是吕布了!

     

  • 名称:沧海桑田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