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山超清

      一切都如历史上锁记载的那样,当天,何进就令主薄陈琳缴密诏,召集各方地方兵马入关。虽然有罗阳相劝,但曹操最终还是决定闯进大司马府内做最后的努力,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而且还是被人给轰了出来。虽然不知道曹操究竟在里面遇到了怎样的遭遇,但是罗阳却是从曹操离开前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东西,应该是一种觉悟吧!罗阳隐约猜到,或许这次的事情终于是将真正的奸雄曹操给唤醒了!

      当然,这些对于罗阳来说,只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他当然不会插手其中。且说文聘为罗阳传递消息之后,却是带着数十名军士来了。原来刘辟和龚都知道罗阳将手中的兵权送出去之后,特地让文聘给罗阳送来这些军士,以便能够保护罗阳的生命安全。被刘辟和龚都此举一提醒,罗阳这才想起来,郭嘉这幺一个羸弱的文人,在即将到来的十常侍之乱当中可是十分危险的,所以罗阳等了十来天之后,便是让文聘带着一些军士,护送郭嘉出城,有刘辟和龚都的大军保护,罗阳也放心了许多。

      刚刚将文聘和郭嘉送出去没过多久,罗阳甚至回府连屁股还没有做热,就有事情找上门了。听得有人找自己,罗阳赶忙赶了出来,到了府门口一看,却是吓了一大跳,这不是刚刚自己送出城的文聘身边的军士中的一员吗?只见这军士气喘吁吁的,差点就站不住了,显然是一路跑着赶来了。罗阳见了心头不由得一紧,立马就猜到,肯定是出了什幺事了!立马上前问道:「怎幺回事?文聘呢?其他人呢?」

      那名军士也是不敢耽搁,回答道:「将,将军!不,不好了!文将军,文将军他们刚刚出城门,就被,被一队兵马给堵住了!现在文将军,文将军正在和那队兵马交涉,可是,可是看那些人的样子,似乎来者不善!郭先生让小人赶快赶回来通报将军!」那军士一边说着,一边将气息给平稳住了,所以说到后面,也是越说越顺畅了。

      听得军士的话,罗阳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之前为了让文聘和郭嘉能够顺利赶到刘辟那里,罗阳还特地为他们弄来了一些西园军的军装和旌旗换上,假装是西园军的人,在这洛阳城周围,应该是没人敢拦他们的。可是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当下罗阳也顾不得细想,立马就是让在门口守卫的军士準备马匹,他和那名前来报信的军士一同上马,便是朝着城外赶去。

      有那军士在前面带路,罗阳很快就找到了在城外数里之远的文聘和郭嘉等人,不过此刻事情却是已经发展到罗阳最不希望的阶段,文聘正带着两三名士兵和对方厮杀做了一团,而其他的士兵则是将郭嘉给团团护住,守在一旁。

      远远望去,郭嘉的脸色如常,甚至还没忘了喝几口酒,而文聘虽然深入敌阵,但对方似乎也只能是将他困住,暂时也奈何不了他。罗阳见到文聘和郭嘉都暂时无事,这才松了口气,当下便是大喝一声,拍马上前:「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见到罗阳来了,文聘手下的那些士兵自然都是脸色稍缓,他们都是当年最早跟在罗阳身边的黄巾军,对于罗阳的本事那是十分的清楚。原本他们还担心,文聘带着他们会寡不敌众,可是见到罗阳来了,他们的胆气也是壮了起来。倒是郭嘉看到罗阳之后,嘴巴不由得一撇,似乎刚刚看热闹还没有看过瘾,就被罗阳给打扰了。

      而杀得正过瘾的文聘听到罗阳的呼声,当即便是将手中的长刀一挥,逼退了正在和自己厮杀的敌将,喝道:「我家将军来了!就暂且饶了你的狗命!」说罢,举起长刀,便是带着手下的士兵们,耀武扬威地又杀了出来。

      那将见了,可是被气得不轻,也怪不得他,自己这一方足足有一两百人,却是拿文聘手下这十来个人没有办法,现在还被对方如此轻鬆地杀出去,那将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下便要驱马再追上去厮杀,忽然从后面也是传来了一声呼喝声:「统统给我住手!」听得这呼喝声,那将却是不由得缩了缩脑袋,刚刚脸上的怒容却是转变为了惊恐,慌忙勒住缰绳,退了下去。

      罗阳纵马赶到了郭嘉身边,正好文聘也是赶了回来,见到罗阳便是抱拳说道:「主,啊!将军!属下可没有给将军丢脸!」看着文聘这幺模样,却是兴奋得很,恐怕这些年跟在罗阳身边,文聘可是给憋坏了,今天算是好好地发洩了一番!

      罗阳有些无语地瞪了一眼文聘,总算他和郭嘉都没有受伤,手下的那些军士也只是有几个身上挂了彩,但都没有什幺大问题。毕竟这些人都是罗阳手下接受特殊训练最早的一批人,罗阳交给刘辟和龚都的训练方法,那可是后世特种兵的训练手段,就算是不能将他们一个个都训练成像罗阳这样的特种兵,但是单论身体素质,已经是远远超过这个年代所有军队的士兵了!

      罗阳点了点头,便是转头朝着对面望去,文聘似乎知道罗阳想要问什幺,连忙主动回答道:「将军!我们刚刚出城就碰到了这些人,一定要拦住我们,要检查我们的人马,还不让我们离开!属下也亮出了将军给我们的权杖,可是他们却并不买西园军的帐!」

      听得文聘的解释,罗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竟然敢不买西园军的帐?这在洛阳城周围可还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啊!只见对面除了之前和文聘杀做一团的兵马之外,又慢慢行来了一队人马,虽然仅仅只有数骑,可是看对方的模样,先前和文聘厮杀那将对这数骑似乎是十分畏惧。

      而在另一边,这后来赶来的数骑慢慢来到了之前那将的面前,在正中央的一骑,面白无须,长相极为俊朗,却是身形高大。身上一身金光灿灿的铠甲,头上一顶金冠,显得是十分威武雄壮。只见他一脸高傲地瞪了那将一眼,喝道:「郝萌!我不是命你先行探查路段吗?为何无端在此与人厮杀?」

      那叫郝萌的将领听得着带着寒意的问话,顿时就是感到全身一阵颤抖,可不敢犹豫,连忙抱拳回答道:「回稟大人!属下,属下岂敢怠慢大人的命令!刚刚奉大人之命前来探查,正好碰到眼前那队人马行蹤诡秘,所以,所以属下才会拦住对方询问!没想到对方竟然出言不逊,所以,所以属下才会和他们发生了争执!还请大人明查!」

      「哼!」在那名大人的身边,一名年轻将领冷哼一声,面带讥讽地说道:「郝萌!你休要狡辩!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肯定是你见到对方穿戴不错,想要讹诈些钱财吧!你也不好好想想,这里可不是并州!这里是天子脚下,大大小小的势力盘根错杂,你还以为你能够像以前在并州那里一般横行无忌吗!」

      被那年轻将领一顿呵斥,郝萌整个脸立马就变得通红,眼中露出一丝慌张地看了一眼那位大人,连忙朝着那年轻将领喝道:「曹性!你休要污蔑我!我,我怎幺会做出那种事来!」

      「污蔑?」曹性冷冷一笑,说道:「这些年来,大人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收尾还少吗?这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你再这幺装下去,又有什幺意思?」

      那郝萌听了,立马就急了,正要继续申辩,就听得那名大人突然双眼冒出一阵寒光,怒喝道:「全都给我闭嘴!」

      这一声暴喝,却是把包括正在争吵的郝萌和曹性在内的众人,全都给镇住了,就连在对面休整兵马的罗阳等人也是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那名大人冷冷地盯着郝萌,声音低沉地说道:「我不管你拦住那些人的本意是什幺!你这些年在并州又背着我做了些什幺勾当!这些事情我统统都不愿管!我现在只是知道,你刚刚带着两百来人,竟然拿对方十多人无可奈何!你这是在丢我的面子!在丢我们并州铁骑的面子!」说到最后,那大人双目一瞪,一阵浓烈的杀意顿时就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杀意并不是什幺花架子所能够弄出来的,显然是在战场上,经过了无数鲜血和生命的洗礼,锻炼出来的真正杀意!

      那大人这幺一说,顿时就把郝萌给吓得是脸色发白,当下也顾不得分辨了,直接就是从马背上摔下来,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大,大人!属下知罪!属下知罪!求大人饶了属下这一次吧!就饶这最后一次!属下以后再也不敢丢大人的面子了!」

      而这个时候,在那大人身边的另一名年轻将军出列,抱拳说道:「大人!郝萌虽然该死!但现在丁大人正欲谋大事,也是用人之际,不若暂且饶了他这次,让他戴罪立功!等到这洛阳之事完结,再来处置他!」

     

  • 名称:薛丁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5: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