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超清

      袁绍一听蹇硕的这话,马上就明白是怎幺回事了!在西园八校尉当中,除开汉帝的死忠蹇硕之外,袁绍、曹操和淳于琼已经是秘密投靠到了何进那边了。罗阳到现在虽然也保持着一种模淩两可的态度,但从他和卢植的关係看来,只怕投靠何进也是迟早的事情,就连蹇硕的亲信,赵融和冯芳,也开始频频和何进的人私下接触。而只剩下这鲍鸿是个例外,也不知道蹇硕给鲍鸿喂了什幺迷魂汤,这鲍鸿竟然也是跟着成为了汉帝的死忠,不管何进如何利诱胁迫,这鲍鸿就是油盐不进,而且态度还很强硬。

      袁绍听说,因为这鲍鸿,何进已经是动怒了,想来这次就是何进对鲍鸿不识抬举的报复吧!也难怪蹇硕会如此气愤了,自己好不容易忽悠来一个帮手,竟然被何进给这幺弄进了大牢。可偏偏蹇硕却是拿何进没办法,廷尉那边,光是关于鲍鸿的罪证就有半人多高,足见这次何进时做好了準备,非要置鲍鸿死罪不可。

      对于鲍鸿这样的下场,袁绍只用了一个自找死路来形容,当即便是好好劝慰了一番蹇硕。不过在心底,袁绍却是冷冷一笑,鲍鸿一死,这西园八校尉就等于是空出来一个缺口,想必何进一定会派人**来,到时候有了这人的协助,袁绍要行动那就更加方便了!

      在蹇硕没有注意的时候,袁绍的那双眼睛透出了一丝寒光!接下来,就只需要等着汉帝驾崩,一切计画都可以开始实施了!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世人都认得我袁绍袁本初!

      「陛下!」「陛下啊!」

      一声声惊呼,从皇宫内汉帝的寝宫传出,飘蕩在漆黑的夜空中。汉灵帝刘宏,于中平六年,即西元一**年四月,毙命于自己的龙床之上,年仅三十六岁!

      作为一名皇帝,一名统治者,刘宏显然是很不合格的。但是恐怕刘宏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死,却是宣告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就像是在他的寝宫外,虽然现在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很快,黎明就将到来,正是新的一天!

      虽然一直守在汉帝身边的蹇硕一边痛哭汉帝宾天,一边下令严守这个消息。可是这个时候,袁绍之前所安插的心腹却是已经偷偷将这个消息传给了宫外的袁绍。而不仅是袁绍,其他各个势力也是通过各种各样的管道得知了汉帝已死的消息。

      在皇宫的一个偏僻角落的宫殿内,刚刚从手下的小黄门口中得知消息的赵忠,阴沉着脸对殿内的张让等人说道:「陛下,宾天了!」

      「啊!」当即,在殿内的一干十常侍党羽全都是惊呼了起来,可是从他们的口中,却是听不到任何的伤心难过的情绪。张让当即便是问道:「那现在陛下身边都是有谁在?」

      赵忠做事倒是精细,刚刚已经把一切情况都问清楚了,阴测测地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蹇硕那个小子了!蹇硕这小子已经调派了他手下的西园军把守住了陛下的寝宫,不过照我看,他绝对封锁不住陛下宾天的消息!」

      「那是自然!」在张让身边的宋典立马就叫唤了起来,似乎汉帝这幺一死,他也不用像刚刚那般小心谨慎了,「那蹇硕有甚本事?不就是靠着溜鬚拍马赢得了陛下的欢心嘛!和宫外那些大臣们斗,他蹇硕还嫩了点!」

      「好了!」张让却是一摆手,直接喝道:「前些日子我已经得到了董卓的回信,他现在已经率领大军驻扎到了河东郡!只要大事一起,他便会率领大军赶来洛阳!如今陛下已经宾天!我们也该开始行动了!宋典!你现在立刻去董太后那里,若是我记得没错的话,董太后身边应该有不少当年陛下生父解渎亭侯留给她的高手!你去怂恿董太后,让她派出那些高手前往永祥宫,看看能不能把何皇后和皇子辨给!」说着,张让就做了一个抹喉的手势。

      宋典也是跟着阴测测地一笑,点头说道:「明白了!张公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了!」说完,宋典便是直接起身,朝着宫殿外走去!

      「郭胜!你现在就立刻去何皇后那里探听消息,若是董太后的刺客到了,你也可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务必要将何皇后和皇子辨给干掉!以除后患!」张让转过头对着另一边的郭胜喝道。同样郭胜也是点了点头,径直站起身往宫外走去。

      「段珪!」张让再次盯上了坐在另一边末席的段珪,喝道:「你现在就去宫门口盯着,小心别让人把消息传出宫外!」张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命令却是下晚了,现在只怕消息已经借着袁绍的口传到了何进那里了!当然,十常侍是不知道这件事,还以为消息已经暂时被蹇硕给封锁住了呢,段珪也是点了点头,便是站起身跟着离开了宫殿。

      最后张让转过头望向了赵忠,说道:「赵忠!你带着剩下的人,去把宫内给布置一下,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皇宫控制在我们的手中!这件事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我可不想让蹇硕得了这个便宜去!」

      赵忠当即便是喊了一声:「好!我这就去!」说罢,便是带着宫殿内除了张让之外其他所有人,直接就是走出了宫殿。一时间,原本还有些拥挤的宫殿内,就只剩下了张让一人守着那略带青色的油灯。

      张让这一番安排,顿时就让皇宫变得是鸡飞狗跳,郭胜一路小跑,来到何皇后的永祥宫。由于郭胜在何皇后身边得宠的关係,郭胜进入用想点,那可以说是畅通无阻!直接赶到了永祥宫的内殿。本来郭胜还想像平常一样,直接推开殿门就进去,可就在他的手刚刚触碰到殿门的时候,一声暴喝就好像在他后脑勺那里炸雷一般地响起:「什幺人!」

      这一声暴喝,可是把郭胜给吓坏了,虽然这些年来,郭胜作为十常侍之一,那可是威风八面,不知做过多少坏事。可是郭胜的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胆小,现在被这一声吓,郭胜直接就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满脸惊恐地看着周围,却是没有看到一个影子!

      「什幺事啊?」又是一把声音从内殿里面响起,不过这次和之前的那把暴喝声却是截然不同,正是何皇后那略带慵懒的声音。

      听到何皇后的声音,郭胜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呃一丝光明那般,慌忙对着殿内喊道:「娘娘!娘娘!是奴才啊!奴才是郭胜啊!」

      「哦!是郭胜啊!那就进来吧!」听得确实是郭胜的声音,何皇后这才再次发话。刚开始,郭胜还是不敢再动殿门,最后还是里面的宫女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直接便是拉开了殿门,把郭胜给迎进了内殿。

      刚刚进内殿,郭胜就像是死里逃生了一般,长长地舒了口气,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对身边的宫女一瞪眼,喝问道:「刚刚那都是些什幺人?怎幺会这幺无礼?」

      那个宫女似乎也知道郭胜在何皇后面前时很得宠的,当即便是拜倒在地,说道:「回郭大人的话!在外面的都是这几日娘娘新添加的护卫,听说一个个厉害得很,只是这些天来,奴婢都没有见过他们一次。」

      新添的护卫?郭胜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可是在郭胜的心底,却是一阵翻江倒海。没想到何皇后竟然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增加自己身边的护卫!难道是他们的计画洩露了?郭胜不由得猜想不过很快又否定了这样的猜想!若是何皇后真的识破了他们的真正身份,那肯定会马上派人将他们给拿下,那里还会容得郭胜在这里?

      对于何皇后增加护卫的目的,郭胜那是不思不得其解,可不管何皇后究竟是为了什幺原因增加了护卫,那刚刚张让让宋典劝说董太后来行刺的计画,那可是行不通了!一想到这一点,郭胜顿时就像是泄了气一般,本来郭胜还想着掉头去通知张让,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脚才刚刚朝着后面伸出了一丁点,郭胜立马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像是被冻僵了一般,根本就一动也不能动。郭胜能够明确感觉到,有数道目光正紧紧地盯着他,而且郭胜敢确定,只要自己回头一走,恐怕立马就会遭到这些目光主人的攻击!

      「该死!看来何进早就有了準备了!」郭胜心中暗骂一声,却是不敢再有什幺奇怪的举动了,直接便是朝着殿内走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两个身影正坐在内殿的床榻上,其中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自然就是这永祥宫的主人何皇后!而坐在何皇后身边,正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的华服少年,正是当今的皇子殿下,何皇后的儿子,大将军何进的亲外甥,皇子辨!

  • 名称:我的同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