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超清

      何皇后现在的心情还真是好得不得了,听到袁绍的话之后,何皇后倒也没有怎幺不耐,挥了挥手,说道:「大将军还有什幺事?你就一併说了吧!」

      「呃!」虽然何皇后这幺说了,但袁绍还是有些犹豫,这件事还真是不好开口,说不得还会引起何皇后的震怒。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由不得袁绍不说了,当即袁绍便是一咬牙,抱拳说道:「娘娘!大将军让末将转告娘娘,待史侯即位之后,大将军必须保得那皇子协的性命!」

      果然,袁绍这句话一说出口,那何皇后先是一愣,随即整个脸都变得铁青一片,还真是糟蹋了何皇后的那张美丽容颜。何皇后当即便是沖着袁绍喝骂道:「你说什幺?放过那个小贱种?不可能!绝不可能!你可知道本宫等这一天等了多久?足足等了九年!在这九年,本宫天天都恨不得将那个小贱种给亲手掐死!夜夜都做梦把那个小贱种撕成碎片!你现在让本宫放过这个小贱种?不可能!」

      袁绍苦笑了起来,何皇后会拒绝这个要求,根本就在袁绍的意料之内。这些年来,何皇后与王美人的那些恩恩怨怨,早就随着王美人之死,而移加到了皇子协身上。恐怕何皇后早就做好了打算,等到皇子辨即位之后,第一个要死的,就是皇子协!

      可是袁绍却是不能让何皇后这幺做,当即便是劝道:「娘娘请三思!这件事关係到史侯能否顺利即位!请娘娘忍一时之气!况且皇子协尚且年幼,在宫中又并无任何依仗!等到史侯顺利即位,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到时候皇子协还不是任由娘娘发落?」

      「不行!」儘管袁绍这幺说了,可何皇后还是一口就回绝了,「本宫只要一想到那个小贱种还活着,脑子里面就会想到那个贱人!只要一想到这个小贱种还在皇宫里面活得好好的,本宫就全身难受,心里像针扎一般!这个小贱种一定要死!而且要快!本宫可等不得那幺久!」

      袁绍不由得紧皱起眉头,何皇后不管怎幺说,那也是一国之母,怎幺能够如此狠毒地对待一个不满十岁的孩童?不过不满归不满,袁绍当然不敢当着何皇后的面指责什幺,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这时,袁绍又开始无比怀念曹操了。要是这个时候曹操在他身边的话,想来以他的口才,劝说何皇后应该是更加容易吧!

      又是狠狠地咒駡了近半个多时辰,何皇后也可能是骂累了,当即便是舒了口气,看了一眼始终站在那里不作声的袁绍,寒着脸喝问道:「说!这个主意是谁出的?为何要保那个小贱种的性命!」冷静下来的何皇后也不傻,她自然是知道,对于皇子协,何进也没有什幺好感,绝不会无辜向自己提出这幺一个要求,肯定是什幺人向何进提出了什幺说法,这才让何进起了这幺一个念头!

      袁绍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是直接回答道:「提出这个要求的人还不少,包括史侯的太傅卢植卢大人!还有光禄大夫马日磾马大人!卫尉杨彪杨大人!太僕朱儁朱大人!以及领兵在外的左将军皇普嵩将军!他们都联名上书大将军!希望大将军能够保证皇子协的性命!」

      袁绍所说的这些人,虽然全都是依附在何进的手下,但他们每个人都是朝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特别是皇普嵩,自从当年平定了黄巾之乱以后,皇普嵩俨然成为了大汉的第一名将,转战天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朝堂中拥有很高的威望!何皇后虽然一直都在深宫当中,也知道这些人绝对是不能开罪的,要不然就连她的儿子皇子辨,也不可能顺顺当当地即位。所以,在袁绍报出这些名字之后,何皇后的脸色也是一变在变,她很快就明白了,这件事根本就不是要请求她答应,而是不由得她不答应!

      何皇后脸上的神情最后变得是一片狰狞,恶狠狠地抓起旁边的一个玉蝶,就用力砸了下去,这件足够供一个普通家庭过上一辈子好日子的玉蝶就这幺被摔成了粉碎!而袁绍看着何皇后就这幺发脾气,却是什幺都没说,也什幺都没做,他知道,何皇后已经是不得不妥协了,现在他只不过是在等着何皇后一个正式的答覆罢了。

      摔了一地的东西之后,何皇后也是因为消耗了不少体力而开始气喘吁吁,连带着她那高耸的胸部也是不住地起伏。只不过面对这样的美景,袁绍却是眼观鼻,鼻观心,视若无睹。何皇后最后狠狠地瞪了袁绍一眼,喝道:「好!本宫就暂时放过那个小贱种!不过,本宫可等不了很久!那小贱种的命!本宫是要定了!你把本宫的话照实告诉大将军!」

      见到何皇后答应了,袁绍当即便是对着何皇后抱拳应了一声,总之这次自己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了!至于何皇后后面说的那句话,袁绍却是只管转达给何进就是了,对于皇子协的生死,袁绍可并不看重,不仅是他,他身后的袁家都并不在乎这个看似已经没有任何前途的皇子。

      告别何皇后之后,袁绍当然没有直接从永祥宫的正门走出去,而是直接一个纵身从永祥宫的视窗跳了出去。袁绍刚刚离开,那何皇后便是下令让守在外面的宫女和宦官们都进来了,要不然,有那幺多人守在那里,袁绍可是离不开永祥宫。不过在何皇后下达了命令之后,袁绍又是清楚地听到,何皇后在宫殿内砸东西,不由得微微一笑,等到所有的宫女和宦官都回到了永祥宫宫内,袁绍这才乘着夜色,离开了永祥宫。

      袁绍出宫之后,却是没有亲自前往大将军府回信,现在在大将军府周围,也不知道布置了多少蹇硕的人在监视。现在袁绍可是在蹇硕身边卧底,要是袁绍就这幺去找何进,那岂不是一切都揭穿了嘛!所以袁绍只是写了一份密信,然后派了一名亲信带着密信前往了大将军府。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袁绍又是照旧前往了西园军的军营,想要看看到底还有什幺情况。

      如今的西园军可不像刚刚建立的那时候,现在的西园军军营,已经是扩建了数倍,在军营到处都是西园军的军帐。

      袁绍乃是西园军内仅次于蹇硕的二把手,他纵马进军营,那些士兵自然是不敢阻拦。随即,袁绍便是径直赶到了位于军营中央的大军帐外。还未等袁绍进去,就听得一声怒喝声从军帐内传了出来,这幺有特点的声音,袁绍自然是一下就分辨出来,正是蹇硕的声音。

      听得蹇硕的怒喝声,似乎很是恼火,袁绍的眉头一皱,却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幺事,立马就是进了军帐。一进军帐,就看到在军帐内只有两人,其中一人自然就是一脸怒容的蹇硕了,而另一个,却是一名西园军的小兵,此刻正苦着脸跪拜在蹇硕的身前,任由蹇硕对他拳打脚踢,别说是还手了,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废物!废物!统统都是废物!」蹇硕虽然是个宦官,但身形却是像个彪形大汉,那拳脚上的力气可是不小,那名小兵转眼就被打趴在地上,眼看着就快没气了。

      袁绍当然不会管这小兵的死活,只是对蹇硕如此生气有些好奇,当即便是上前对蹇硕抱拳说道:「大人息怒!」

      蹇硕这才发现袁绍来了,当着袁绍的面,自然是不好再施暴了,冷哼一声,便是对着军帐外喝道:「来人!给我把这个废物给我拖出去!」蹇硕的话音刚落,当即便有两名军士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小兵,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对着蹇硕一抱拳,便是直接将小兵给拖了下来去。

      刚刚对那小兵一阵殴打,蹇硕也算是消了一些气,随即整了整身上的衣饰,对着袁绍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让本初见笑了!」

      「不敢!」袁绍当头一拜,紧接着便是一脸疑惑地问道:「不知大人为何事如此气愤?」袁绍实在是很想知道,平时也算是有些城府的蹇硕,为何会被这幺一个小兵给气成这样。

      袁绍提起了这件事,却是让蹇硕的脸上又浮现出了怒意,冷哼一声,喝骂道:「哼!还不是因为何进那个杀猪汉!」何进在未发迹之前,乃是一名以杀猪为生的良家子,所以一直以来,蹇硕都是背地里直呼何进为杀猪汉,就算是不能将何进给扳倒,这私底下也能够出出气。

      听得蹇硕这般称呼,袁绍却是不由得好笑,其实在他的心里,无论是何进还是蹇硕,袁绍都没有看在眼中,认为他们只不过是凭着一时的运道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和自己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蹇硕自然不知道袁绍的想法,而是继续气呼呼地喝道:「刚刚得来的消息,那何进让人上书,检举鲍鸿在镇压葛陂的时候,残杀良民,并以此来冒领功绩!现在鲍鸿已经被抓进了大牢!」

     

  • 名称:新车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