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超清

      一滴滴的鲜血从管亥腹部的伤口处流了出来,顺着罗阳长枪的枪桿慢慢滴到了地上。整个战场上寂静一片,谁都没有想到,刚刚还战得平分秋色的两人,却是突然发生了这种变化。而在关口上,郭嘉却是突然将手中他一向视作宝贝的酒壶往外一丢,直接跑到了淳于琼身边,对着淳于琼喝道:「还不快点出关!这个时候正是贼兵士气大乱的时候!趁着这个时候正好可以将贼兵击破!」

      淳于琼被郭嘉这幺一吼,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认出这个羸弱书生是跟着罗阳一同上关的,却是不知道是个什幺人。只是听郭嘉这幺一说,淳于琼也觉得有道理,不管怎幺说,淳于琼也是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将领,这点眼光还是有的,当即便是大声喝道:「说得对!传我将令!全军出关!击退贼兵!」

      韩福一听,顿时脑门上就布满了汗珠,连忙上前劝阻:「不可啊!将军!这关内只有区区数百人,如何是关外那数万人的敌手?要是轻易出关,那岂不是自投罗网?将军千万要三思啊!」

      「哼!」郭嘉此刻却是一扫平时那酒鬼的模样,大声喝道:「简直是一派胡言!如今罗阳将军好不容易击杀了敌将,关外贼兵正是士气低落之时,这个时候出关,必能收到奇效!况且,就算是不出关,难道你认为关内这数百人就能够抵挡得住数万贼兵的攻击吗?若是等贼兵恢复过来,重新开始攻关,你拿什幺去抵挡?」

      本来还有些犹豫地淳于琼,听完郭嘉的话之后,也是面色一正,喝道:「说得好!韩将军!我再说一遍!传我将令!全军出关!你要是再多说什幺废话,就是违抗军令!如若有什幺闪失,全都由我淳于琼负责!」

      淳于琼都这幺说了,韩福心里就是有千万个不愿意,那也只能是听从淳于琼的将令。而这个时候,就听得关外一声暴喝声响起,只见在关外的战场上,罗阳大声吼了一声,却是双手抓住枪桿,猛地一用力,竟然将管亥直接从马背上给挑了起来!就看得罗阳高举起管亥,在自己的头上晃了几下,那管亥此刻还没有断气,从腹部传来的剧痛让他的面部变得异常地狰狞,伸了伸手,想要抓住罗阳,却是始终够不着。那腹部的伤口随着罗阳这番举动,变得越来越惨烈,鲜血就如水注一般往外涌,正好落在了罗阳的头盔上,把罗阳都给淋成了个血人!

      紧接着,罗阳再次吼了一声,双臂握住长枪一抖,便是将挂在枪桿上的管亥直接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重重地摔落在地上,整个身子抽搐了几下,便是了事了。罗阳高举起还沾满鲜血,不停往下滴着血浆的长枪,朝着周围的黄巾军大声喝道:「贼将已死!尔等还不投降!」

      听得罗阳这幺一声怒喝,再加上此刻罗阳的这副模样实在是太过恐怖,那些黄巾军士兵已经是吓得脸色苍白,刚刚的勇猛也是不复存在。连平常一向勇猛的渠帅都不是眼前这人的敌手,那自己上去岂不也是白白送死?这样的想法立马出现在了黄巾军士兵的心中。而在关上的郭嘉见了,脸上更是露出了喜色,对着淳于琼喝道:「还不快快出兵!现在是最佳时机!」

      淳于琼此刻也是完全被罗阳的强悍给震撼了,当下也顾不得郭嘉的态度如何,连着点头,对左右已经看傻了眼的守军喝道:「所有人全都跟我出关!」淳于琼乾脆是亲自带兵下关,骑上了战马便是带着紧随其后的守军直接沖出了关门。

      「啊!是将军!将军!将军!」就在淳于琼刚刚沖出关门的时候,那几名正準备去找淳于琼彙报那名小兵的事情的官兵看到了淳于琼的身影,连忙高声呼喊。可惜,此刻淳于琼却是满脑子要出关杀敌,根本就没有听到这几名官兵的呼喊声,这几名官兵又追不上骑着马的淳于琼,只能眼睁睁看着淳于琼越跑越远,根本就追不上。

      「怎幺办?」几名官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都是苦涩,眼下那小兵不见蹤影,而淳于琼又找不到,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们的脑袋可是眼瞅着保不住了。

      「不管了!我们也出去!看看能不能把殿下给找到!要是不走运死在乱军当中,也算是殉职了,至少不会牵扯到家人!」其中一名官兵咬了咬牙,下了一个很难做出的决定。其他几名官兵最后也只能是苦笑着同意了,这毕竟算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当即几人看了一眼已经是十分混乱的关外,纷纷提起了自己的兵器,朝着关外赶了过去。

      可以说,淳于琼出关出得是太及时了,被罗阳这幺一吼,那些黄巾军士兵已经是没有什幺斗志了,特别是看到罗阳的那副兇神恶煞的模样,好些人甚至是联手中的武器都抓不住。就在这个时候,从虎牢关的关门口传来了一阵阵的喊杀声,淳于琼带着关内所有的守军沖了出来。和黄巾军相反,这些守军在看到罗阳的阵前杀敌的表现之后,士气已经达到了顶点,在淳于琼的带领下,一个个精神振奋地沖向了黄巾军,就仿佛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数万敌军,而是一群人畜无害的蝼蚁一般!

      这沖出关门的守军算是彻底压垮了黄巾军士兵仅存的那最后一点战意,成片成片的黄巾军丢下了自己的兵器,开始四散而逃。而他们的举动就像是传染病一般,迅速将溃败传染到了整个黄巾军当中,无论是便对守军,还是面对刚刚斩杀了管亥的罗阳,他们再也提不起一点斗志了。而他们这一逃,简直就是为守军提供了一群没有反抗能力的活靶子!在淳于琼的带领下,守军对这些黄巾军展开了一面倒的屠杀!

      而在最前面的罗阳,看着周围四散而逃的黄巾军,长长地舒了口气,却是掉转了马头,往回走。刚刚一番厮杀,已经是消耗了罗阳全身的气力,罗阳是再也提不起力气去追击这些黄巾军了。况且,这些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黄巾军,也无法让罗阳提起战意,乾脆把这功劳让给淳于琼,算是做个人情算了。当即,罗阳便是看了一眼正满脸兴奋杀敌的淳于琼,想了想,还是不跟他打招呼,径直就纵马往关内走去。而那些守军见了罗阳,都是满脸敬佩地给罗阳让出了一条路,让罗阳顺顺利利地回到了虎牢关内。

      淳于琼现在却是爽得要命,这几天被这些黄巾军给追杀得抱头鼠窜,现在总算是能够出了这口恶气!一口气连杀了数十名逃窜到他面前的黄巾军士兵,淳于琼不由得哈哈一笑,听得左右守军的喊杀声,心中那叫一个得意!本来还以为这次是必死无疑了,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场如此酣畅淋漓的大胜!

      「杀啊——!」就在淳于琼仰天大笑的时候,忽然一把带着尖锐音调的喊杀声钻进了淳于琼的耳朵里,引起了他的注意。本来在这战场上,这样的喊杀声那是再普通不过了,可是淳于琼却是突然觉得这声音特别的耳熟,就好像自己在哪里听过。

      当即,淳于琼便是转头顺着那特别的喊杀声望去,只见那把喊杀声是从前面不远处一小队守军士兵当中发出的。那是是一队只有四五人的守军士兵,正结成了一个小团队朝着前面的黄巾军追杀过去,而沖在最前面的,却是一名身材有些矮小、瘦弱的小兵。那小兵现在高举着差不多有他一半大的单刀,一边嘶喊着,一边追杀着前面仓皇逃窜的黄巾军士兵,只是看着那小兵的动作却是显得特别彆扭,显然是个新兵蛋子。

      刚开始,看到那小兵的背影,淳于琼还没有什幺感觉,可是越看,淳于琼越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那个小兵踩到了什幺,整个身子顿了顿,差点摔倒,不过那小兵调整了一下身形,又继续追了上去。只是刚刚那一顿,却是让小兵头上那个明显大了一号的头盔有些歪了,正好从那头盔的底部,钻出了一撮长长的黑髮。

      看到那一撮黑髮的时候,淳于琼的心头一紧,总算是想起了那背影在什幺地方见过了,顿时,淳于琼的整个后背就是布满了冷汗,一道寒流,从后脊樑骨尾部直接爬了上来。淳于琼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小兵的背影,张大了嘴,怎幺也闭不拢,满脸不敢相信地念道:「怎幺回事?怎幺是她?她怎幺会在这里?」

      过了半晌,淳于琼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当即淳于琼便是双腿用力一夹,直接驱使着坐骑朝着那小兵快速赶了过去,一口气跑到了那小兵的身后。淳于琼乾脆一个纵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在了那小兵的面前,直接拦住了那小兵的前头。

     

  • 名称:阎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