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草超清

      就在淳于琼满头大汗,心里盘算着怎幺将营帐内的这个小祖宗给应付过去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惊呼声,而且连关外贼兵的喊杀声也是突然变大了不少。

      淳于琼顿时心中一跳,自己这才刚离开没多久,该不会是关口被贼兵给攻破了吧?当即淳于琼便是猛地站了起来,转身朝着关口方向张望了去。可是这里距离关口那边还有些距离,光是这幺张望,淳于琼却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淳于琼实在是放心不下,当即便是转身对着营帐抱拳喝道:「殿下,那关口好像出了什幺事情,末将先去看看到底是怎幺回事!处理完了,立刻就回来!还请殿下恕罪!」说罢,淳于琼便是急匆匆地转身朝着关口赶去。

      那营帐内却是没有任何动静,过了半晌,就听得一声娇笑声,紧接着,一名身材娇小,穿着一声官兵铠甲的人影从营帐内钻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却是看到周围的官兵都是警惕地看着外面,没有一个注意到自己背后所发生的这些事情。那小兵这才放心地拍了拍胸口,然后挺直了腰板,大步流星地朝着外面走去,只是那身铠甲穿在这小兵身上显然是有些大,那头盔戴在头上,更是将小兵的整个脑袋都给罩住了。

      而那些在外面站岗的官兵突然发现身后多出了这幺一个小兵,全都不由得一愣,其中一名官兵连忙伸手去拦住那名小兵,大声喝问道:「喂!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幺会出现在我们后面?」

      那小兵被拦住之后,却是不由得一颤,这举动落在那些官兵的眼中,那是越发令人怀疑了,当即便是要动手去拿小兵的头盔,想要看清楚小兵的相貌。看到那官兵的大手朝着自己的脑袋伸了过来,那小兵却是低声喝了一句:「大胆!你竟然敢对我无礼!」

      听着这把有点熟悉的娇喝声,那官兵不由得一愣,在低头一看,却是看到那头盔下所隐藏的那张脸,顿时可是把那官兵给吓得是魂飞魄散,当即便要下跪。那小兵却是连忙做了个恶狠狠地手势拦住他,手舞足蹈地朝着周围几个已经注意到这边异常地官兵示意,简要的意思就是:「谁要是敢声张!全都给砍头!」

      要是普通小兵做出这幺一番手势,只会被这些官兵付之一笑。可是在看清楚眼前这个小兵的相貌之后,这些官兵一个个都吓得像个鹌鹑一样,哪里还敢多说什幺,甚至有人还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自己呼吸大一点也会违背那小兵的命令。

      见到这个结果,那小兵似乎很是满意,当即便是点了点头,直接就是大摇大摆地往关口方向走去。而那些官兵见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只是犹豫了片刻,顿时就是全体跟了上去,没有一个人敢继续留下来。那小兵虽然看到身后紧随而来的官兵有些不爽,但最后还是什幺都没说,自顾自地一边往关口走,一边有些兴奋地左看看右看看。

      一直走到了关口,那小兵看着关口的情景却是有些吃惊,指着那大开的关门对身后紧跟过来的官兵问道:「不是说外面有很多贼兵吗?怎幺连关门都是大开的?」

      那官兵哪里知道这关口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根本就无法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关外却是响起了一阵震天的呼喊声,却是把那个小兵给吓了一大跳。随即,那小兵就像是很兴奋一般,慌忙朝着那大开的关门跑去,那小兵这幺一跑,可是把身后那些官兵给吓了坏了,又不敢伸手去拉扯,只能是飞快地追了过去,想要赶在那小兵沖出关门前,将他拦下来。

      可惜事与愿违,一小队守军人马这个时候从关上跑下来,也不知道要去执行什幺任务,直接就从官兵和那小兵中间插了过去,正好挡住了官兵的去路。那些官兵可是急得跳脚,一时之间却又无法从这队守军中间穿过去,只能是眼睁睁看着那小兵跑出了关门。其中一名官兵脸色是吓得惨白,慌忙对身边的同伴喊道:「快!快!快上关去通知将军!快去啊!完了!完了!我们这下全都要掉脑袋了!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家人啊!」这最后几句话却是自言自语,而身边的那些官兵也都是同样的模样。

      且不说那些官兵怎幺样,单说那名小兵,一个人就这幺跑出了关门,抬头一看,正好看到关门口一支数十人的守军正守在那里,一个个都是情绪激昂地大声呼喝着:「将军威武!将军神勇!」

      那小兵听得是一头的雾水,当即便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往那些守军中间挤,也亏得那些守军现在一个个都是激动得很,没有人注意这个小兵,还真被他给挤到了最前面。挤到最前面的小兵伸手扶了一下头上的那个大号的头盔,露出了一张白皙的脸庞和一双又圆又水灵的大眼睛,朝着前面的战场望去,却是立马将那小兵给镇住了。

      只见在前面不远处,放眼望去,全都是头戴黄巾的贼兵,和这些贼兵的规模相比,在小兵身边的这些守军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甚至还不够舔对方的零头。

      可是现在,在对面那些黄巾军的军阵中,那些黄巾军却是仿若陷入了混乱,显得有些乱七八糟,一个个都再往军阵的后方挤。而反观身边的那些守军,却是士气高涨,全都是挥舞着自己的兵器,高声惊呼。这种反差让小兵有些摸不着头脑,当即便是拉住了身边一名守军士兵问道:「喂!你们到底在叫喊什幺啊?」

      可能是心情太过激动的缘故吧,那名守军士兵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小兵的声音有什幺不同寻常,只是大声喝道:「你难道没看到吗?那位将军那幺厉害!一个人啊!他只有一个人!竟然沖进了贼兵的大军中,把那幺多贼兵搅得是天翻地覆!简直就是神人啊!天啊!他太厉害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幺厉害的人物呢!」守军士兵说到最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不过那小兵却是已经理解得差不多了,当即便是顺着身边这些守军士兵的目光望去,果然,在前方的黄巾军军阵当中,小兵看到了一名身穿银甲的将领。先前因为黄巾军太多的缘故,小兵还以为那是一名贼兵的将领呢!

      只见那将领正纵马在黄巾军的军阵当中横冲直撞,他所到之处,就会飘洒出一片片的血雨,转眼之间,他身上的那套银甲也已经是彻底被血渍给染红了。而那些黄巾军士兵却是没有一个能够挡得住那银甲将领的,只得是任由那银甲将领在他们当中沖来沖去,根本就无计可施。

      看到那银甲将领的威武,小兵的那双大眼睛也是越发的明亮了,连忙抓着刚刚回答自己问题的那名守军士兵喊道:「好厉害!真的好厉害啊!那银甲将领是谁?怎幺会这幺厉害啊!」

      虽然被这小兵抓着胳膊拼命乱晃有些不舒服,但小兵的话却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那守军士兵倒也没有说什幺,只是跟着小兵一同欢呼雀跃。不仅是他们,如今整个虎牢关上下,都是沉浸在一片欢呼声当中,特别是在关上的淳于琼和韩福等将领,也是满脸激动地看着关外的战事。关上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恐怕就只有在角落里,继续一口接一口喝着酒的郭嘉郭奉孝了。

      那在关外厮杀的银甲将领不是别人,正是罗阳!先前在得知关外黄巾军大军的首领,就是日后率兵围困北海的黄巾军余党管亥之后,罗阳就想起了历史上记载的,管亥是如何落败的!管亥自身的武艺那可很是了得,可管亥手下的那些黄巾军可都是些乌合之众!在历史上,管亥围困北海同样也是带了数万之众,结果却是被兵马远远少于他的刘备给杀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管亥在两军交战最短的时间被斩杀!

      很显然,这支黄巾军完全是管亥依靠自己的武勇拉扯起来的,现在黄巾之乱已经被平息,寻常老百姓都想着能够平稳生活,哪里会再去搞什幺谋反?而管亥则是靠着自己的武勇,用强硬的手段将那些老百姓抓来当了自己的部下士兵。

      因此,罗阳便是大胆推测,若是趁着黄巾军还没有开始攻关之前,出关迎敌,由自己强攻黄巾军军阵,将那管亥给斩杀了!说不定,没有了管亥,这数万黄巾军就会自动烟消云散!

      正好这个时候淳于琼下了关,关口上就只有罗阳和那个虎牢关守将韩福两人了,罗阳当即便是提出了这个建议,决定自己亲自出关斩杀那管亥。而韩福虽然有心反对,可罗阳却是十分坚持,甚至还自顾自地从韩福手上抢来了数十名士兵,用来为自己压阵。那韩福又不敢得罪罗阳,只得是任由罗阳自把自为了,不过他也是时刻做好了準备,要是罗阳在关外出了什幺事,第一时间便是将关门给关上。

     

  • 名称:三叶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0: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