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超清

      罗阳的直白倒是让卢植不由得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呵呵笑了起来,卢植还就是欣赏罗阳这份直白。卢植对罗阳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自己也是直接坐到了罗阳的旁边,笑道:「子悔!有什幺事你就说吧!只要老夫能够帮得上忙!」

      「倒不是要大人帮什幺忙,而是末将碰到了一些难事,想向大人请教一二!」罗阳心中準备了一下说辞,对着卢植抱拳问道:「大人,这段时间洛阳城内是不是要发生什幺大事了?」

      罗阳这话刚一出口,卢植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颇有意味地看了一眼,没有先回答罗阳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子悔,为何你会突然这幺问啊?」

      罗阳不由得一愣,这才想起来,建立西园八校尉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可是关係到洛阳城势力的大洗牌,自己现在不过是一名小小的部尉,根本就不应该知道这方的事情!罗阳总不可能告诉卢植,自己是从两千多年后来的,所以才会先知先觉吧!暗自抹了一把冷汗,罗阳这才解释道:「大人!是这样的!末将这几日感觉到洛阳城内好像气氛有些紧张,每天有很多信使从城门那里进出,所以末将才会觉得是不是最近洛阳要出什幺事了!」

      顿了顿,罗阳为了让卢植相信自己的解释,又把刚刚曹操回罗阳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罗阳的解释,卢植的脸色这才慢慢缓了过来,伸手在自己下巴上的鬍鬚轻轻捋了捋,点头说道:「恩!没想到这件事曹孟德也有份参与!」

      罗阳的心不由得一提,听卢植的这话,看来西园八校尉这件事卢植已经是知道了!不过回过头想想,卢植那是什幺人,在尚书台担任要职,深得大将军何进的信任,更加是皇子辨的老师,这洛阳城内的事情,恐怕没有几件能够瞒得过他的。想到这里,罗阳就不由得期待起来,整个人的精神也是提了起来,全神贯注地準备听卢植接下来要说的话。

      卢植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广,子悔你还是不要插手其中比较好!」

      等了半天,却是等来了卢植这幺一句话,让罗阳的心里就像是有一只爪子在不停地挠一般难受。可是看卢植这态度,虽然没有多说什幺,但罗阳也能够感觉得到,卢植是铁了心不让罗阳参与到其中。无奈之下,罗阳也只有低头对卢植抱拳说道:「既然大人这幺说了,那末将也只能是听从大人的安排了!」

      「呵呵!」对罗阳的态度,卢植显得是很满意,点头说道:「子悔,莫要怪老夫,这件事所牵扯的範围太大了,就连老夫也不敢轻易插手,你现在官职还太低,最好是不要和这件事沾上边。总之你放心,这件事不会持续很久,很快就会结束的!」接下来,卢植便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说明,而是和罗阳谈起其他事情来,罗阳也是仿佛忘记了这件事一般,和平常一样与卢植交谈起来。

      虽然罗阳表面上好像是忘了这件事,但在罗阳心里却是複杂得很,刚刚卢植儘管没有直接告诉罗阳什幺事情,不过从卢植的最后一句话中,罗阳还是听出了一些有用的资讯。显然卢植,或者说是大将军何进已经知道了设立西园八校尉这件事情,而从卢植现在这种风轻云淡的态度来看,何进很明显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从历史书上罗阳可是清楚地知道,这西园八校尉建立之后,对整个洛阳城的各个势力都是影响很大。而且罗阳对卢植的说法也并不认同,西园八校尉只是一个开始,可以说是,西园八校尉的建立,就是整个三国时代的序幕!

      只是既然卢植都这幺说了,罗阳也不好反对,只得是配合卢植撇开了这个话题。在卢植的挽留下,罗阳倒是留在卢府叨唠了一顿饭,这才告辞离开了。

      出了卢府,罗阳的心里却是一直在想着这件事,甚至连最后到了褚府都不知道。也亏得在褚府守候的家僕看到了罗阳经过,连忙出声喊住了罗阳,要不然罗阳这样低着脑袋还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了。

      回到褚府,罗阳还没有来得及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是在走廊间碰到了正提着一个酒葫芦喝酒的郭嘉。见到罗阳,郭嘉笑呵呵地说道:「子悔兄,怎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莫非是今日在街上看到了心仪的女子,却没有打听到对方的姓名?」

      被郭嘉这幺问,罗阳不由得苦笑起来,这郭嘉还真把自己当成和他一样的风流不羁了。看了一眼郭嘉手中的酒葫芦,罗阳苦笑着说道:「我说奉孝,你每天喝这幺多酒,难道就不怕身体吃不消吗?」

      郭嘉举起手中的酒葫芦,晃了晃,笑着说道:「子悔兄此话何解啊?这酒可是好东西!只要是喝了酒,小弟的头脑反倒是更加清醒,越是美酒,小弟越是喜欢,这和小弟的身体又有什幺关係呢?」

      听得郭嘉的这番谬论,罗阳知道自己就是多长出十张嘴,那也是说不过这个酒鬼的,乾脆也不在这方面和郭嘉胡扯了。只是看到郭嘉手中的酒葫芦,罗阳的心头却是不由得一动,竟然会蹦出想要喝上一口地想法。罗阳自己也是不由得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苦笑着摇了摇头,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自己和郭嘉这个酒鬼在一起久了,连带着也快要变成一个酒鬼了。

      不过今天罗阳倒是被这洛阳城内这些日子的紧张气氛给弄得头脑发紧,倒还真的想要借着醉意好好放鬆一下,当即罗阳便是说道:「正好!奉孝,每天都看着你一个人独饮,今日我便和你喝上一杯!走!到我的院子一边赏月,一边饮酒,这也算是人生一快事!」

      「啊!」郭嘉顿时就是苦着一张脸,看了看手中的酒葫芦,却是一脸不舍的样子,「这美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喝一点那可就少一点了!子悔兄要是想喝酒,为何不拿自己的存酒啊!」

      听得郭嘉的话,刚刚抬起腿往后院走的罗阳差点没有摔一跤,立马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郭嘉。被罗阳这幺一瞪,郭嘉当即便是一颤,马上就是换了一副笑脸,说道:「哎呀!既然子悔兄想要喝酒!小弟又岂能不捨命相陪?不就一壶酒嘛!走!我们兄弟两今日不醉无归!」说着,便是一个胳膊揽在罗阳的脖子上,大步流星地往后院走去,只是这话语间,却是莫名多出一丝慷慨赴死的感觉。罗阳顿时就是哭笑不得,不过是喝你一壶酒罢了,干嘛弄出这幺一副模样。

      且不说两人这一路上到底是什幺样的心情,到了罗阳的后院,让下人準备好了酒具,两人便是直接坐在院子内的石墩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对月畅饮。这酒喝到兴头上,郭嘉也是暂时忘却了之前的不舍,和罗阳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还别说,这酒劲一上来,罗阳的心里也还真的是放鬆了不少,感受着脑子里渐渐涌上的晕沉感,罗阳还有一种好像飘飘欲仙的想法,难怪郭嘉这幺喜欢喝酒呢!

      这葫芦内也装不得多少酒,之前郭嘉一个人喝,或许还能喝上几顿,现在多了一个罗阳,两人又是这般狂饮,很快这酒葫芦就见了底。罗阳倒提着酒葫芦,往自己的酒杯中倒出最后一滴酒水,然后又晃了晃酒葫芦,笑着对面前的郭嘉说道:「奉孝,这,这酒,喝完了!你那,还有没有啊?」

      就看得那郭嘉唰的一下,飞快地伸手将罗阳的酒杯给抓到自己的怀里,一脸埋怨地瞪了一眼罗阳,哼哼道:「还有个屁!这幺好的酒,就这样没了!可怜我还没有喝够呢!」

      看着郭嘉端着自己的酒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罗阳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将酒葫芦直接一扔,站了起来,却是朝着天空中的那一轮弯月大吼了一声,仿佛是将心中的不快统统给喊了出来。郭嘉喝完了酒杯中的美酒,也学着罗阳一般将酒杯往旁边一丢,却是笑嘻嘻地看着罗阳发神经,等到罗阳吼完了之后,郭嘉这才说道:「我说子悔兄!我看你这样倒是有趣得很,前段时间你整天都是摆着一张臭脸,就像是每个人都欠你几吊钱似的,实在是无趣啊!」

      这郭嘉的形容方式也正是别具一格,让罗阳苦笑不已,借着酒劲,罗阳也没有那幺多的顾忌,乾脆就是将这些天来,自己的一些顾虑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最后罗阳双手一摆,说道:「现在洛阳城内已经是这个样子,我看大乱将起,我却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你说我能不烦躁嘛!」

      罗阳这大吐苦水,郭嘉在一旁听到了最后,却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指着罗阳说道:「子悔兄啊子悔兄!我看你这是身在局中,却不明棋局啊!」

     

  • 名称:43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7: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