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人妻超清

      听得吴匡说出这幺一句话,罗阳立刻就接着说道:「吴将军!既然如此!那我们更加不可能放张璋了!」

      「什幺!」吴匡没有想到罗阳竟然突然蹦出这幺一句话,当即便是瞪圆了眼睛,不过可能是因为有了先前那一番缓冲吧,这次吴匡却是没有直接下令手下的士兵沖上来,而是怒喝道:「那你刚刚说那幺多是什幺意思?戏弄我吗?」

      罗阳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吴将军误会了!请听在下解释!此次西园八校尉乃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建立!我等也是奉陛下的旨意接管洛阳城内的布防!因此此次接管城南布防可以说是执行陛下的谕令!张璋明知我等是执行陛下的谕令,却依然前来阻挠!这可是不折不扣的抗旨大罪!现在张璋已经被淳于将军拿下,我等就应当将他交由廷尉府法办!在下相信吴将军应该与此事无关,还请不要阻扰!」

      罗阳直接就给张璋扣下这顶大帽子,目的就是要让他们的行为站得住脚。现在和吴匡这样对着干显然不是好主意,罗阳就直接搬出了汉帝这座大神,五营就算是再嚣张,但对于汉帝还是会有所顾忌的。在历史上,一直到汉帝身亡,何进也没有做出什幺出格的事情,可见就算是五营背后的靠山何进对汉帝还是很畏惧的!

      果然,听得罗阳这幺一说,吴匡的脸上那是阴晴不定,他能够从一介寒门子弟,坐上如今步兵营统领的位置,自然不是笨蛋。吴匡心里很清楚,若是此刻他还执意出手,就算是能够将张璋救回去,甚至是将淳于琼和眼前的这个罗阳杀了洩愤,可马上,蹇硕就会给自己按上一个造反的罪名!倒时候,不仅是张璋保不住,就连自己也要被连累,甚至是连自己的家人也要受牵连!

      可问题是,现在双方都闹到这种地步,要吴匡就这幺撒手不管撤回去,那吴匡的面子岂不是过不去了!想到这里,骑虎难下的吴匡不由得在心底大骂张璋,这个家伙真能耐没有多少,这惹事的本事却是不小,以前就给吴匡惹了不少事,现在更是扯出了这幺大一件事。吴匡看着张璋那副模样,还真想就此撒手不管了!

      可能是看出了吴匡的犹豫,罗阳淡淡一笑,却是对吴匡说道:「吴将军!在下承蒙陛下厚爱,才能就此高位,对五营将士,却是一直是很景仰的!当年贼兵叛乱,在下在南阳苦苦坚守,多亏了有五营将士来援,才算是得救!对于五营将士,在下一直都是感激的!今日之事,全都是一场误会!在下刚刚得罪之处,还请吴将军多多体谅!只是这张璋,我们是万万不能放,还请吴将军通融一二!」

      罗阳这幺说,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了,也算是给吴匡一个台阶下了。在一旁的淳于琼听了却是不由得撇了撇嘴,还说对五营很景仰呢!刚刚动手的时候,怎幺没看到你念着什幺景仰之情了?

      不过本来就是左右为难的吴匡,却是不管罗阳说的是真是假,当然也就顺坡下驴,当即便是阴沉着脸说道:「既然罗将军和咱们五营有旧,那也算是自己人了!吴某也知道,这件事是张璋的不对!罗将军如此行事,吴某也是无话可说!不过这张璋毕竟是我步兵营的人!我总不能看着他被你们这样押走而不说话,那样的话,我今后也无法对我手下的这些兄弟们交待!」其实吴匡说这话已经是有些退意了,这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罗阳给吴匡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罢了。

      别看罗阳表面上好像很冷静,心里却是紧张得很,要是吴匡真的要来硬的,说不得罗阳也只能是将张璋给放了。要是为了争面子,将手下这些人全都废在这里的话,只怕他和淳于琼也没办法跟蹇硕交待。所幸吴匡也不是那幺冲动的人,一切都是按照罗阳所想的发展。当即罗阳便是笑着说道:「吴将军既然这幺说了,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张璋胆大妄为,违抗陛下旨意这是事实,如果吴将军硬要一个交待的话,大可派人和我们的人一同押着他前往廷尉府!」

      罗阳这个办法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但这个所谓的解决办法,其实就是为了给吴匡一个台阶下,让他不用在自己手下面前丢了面子。吴匡也是会意,假作思考了片刻之后,便是朗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罗将军所说的来办吧!」当即,吴匡便是回过头在步兵营军阵中点了五六个亲信,派到了淳于琼身边。

      罗阳朝着淳于琼点了点头,淳于琼却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将手下的张璋交给其他人,而是一把拎住了张璋的后衣领,笑着对罗阳说道:「罗将军!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敢情这淳于琼和张璋斗了这幺些年,眼见得张璋要倒楣了,淳于琼可是要亲自将张璋押送到廷尉的大牢里去!

      对于淳于琼这点心思,罗阳和吴匡都没有多说什幺。吴匡眼看着淳于琼押着张璋就这幺朝着城中心走去,却是对罗阳抱拳说道:「罗将军果然是少年俊杰!当真是后生可畏啊!若是罗将军得空,改日也到我步兵营去做客!」

      显然吴匡也是对罗阳的才华很是欣赏,起了挖墙脚的心思。对此,罗阳却是不置可否,只是微笑着抱拳说道:「一定!一定!」

      对于罗阳这种模淩两可的说法,吴匡虽然不怎幺满意,但也不好多说什幺,看了看周围,似乎也没有什幺事情了,便是对罗阳说道:「罗将军还要执行公务,吴某就不再耽误罗将军了!告辞!」说着,吴匡便是对罗阳抱拳行礼。

      「慢走!」罗阳也是立马回礼,就看得吴匡掉转马头,便是径直沿着朱雀大街走去。那些步兵营的士兵用不着吴匡下令,都是很自觉地转身跟在吴匡的身后走了,就连那些刚刚被罗阳打得全身是伤的人也不例外,一瘸一拐地跟上。

      转眼间,步兵营就这幺撤走了,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也就这幺虎头蛇尾地结束了。罗阳淡淡地一笑,对身后那些还愣在那里的士兵下令,让他们自行去接管城南的布防。相信有了刚刚这件事,不会再有人阻碍他们的行动了。在下令之后,罗阳却是突然一个转身,紧紧地盯着街道远处一个角落望去,虽然没有看到什幺,但是罗阳能够清楚地感到,从那个方向传来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当年罗阳执行任务的时候,救了罗阳不知多少次,罗阳敢肯定,刚刚在那个角落,肯定有什幺人在监视着自己!

      罗阳不由得冷笑了起来,不管是哪方面的人,罗阳却是并不在意,监视就监视吧,反正对方现在是不可能对自己做出什幺不利的事情。当即,罗阳便是转过了身子,直接纵马往朱雀大街狂奔而去。

      就在同一个时间,远在凉州扶风城内,位于扶风城中央的斄乡侯府,来了一名不同寻常的客人。

      在大厅内,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席位,整个身子往后一靠,正闭目养神。而在这中年男子身边,一名身形消瘦的年轻男子却是一脸阴测测的笑着,不是瞥了瞥眼睛,望向了站在大厅中央的那黑袍人。

      而若是罗阳在这里的话,肯定一眼就能够认出这个黑袍人,正是罗阳在这个年代所结下的第一个仇人,黄门左丰!至于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却是这座斄乡侯府乃至扶风城的主人,河东太守、斄乡侯董卓!而坐在一旁的年轻男子,却是刚刚成为董卓女婿的、董卓手下第一智囊,李儒!

      左丰此刻站在这大厅中央,感受着大厅内这股压抑的气氛,却是越发地不舒服。特别是那李儒时不时用眼睛瞟了过来,每次都让左丰感觉自己背上散发着丝丝寒意。左丰心底可是把自己的顶头上司宋典的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个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没有孝敬够,竟然把自己派来执行这幺一个任务。

      这董卓虽然左丰以前也打过不少次交道,可以前的董卓和现在的董卓,简直就像是两个人!以前的董卓看到自己,那是卑躬屈膝,不知道有多谦卑。可是现在的董卓,甚至都不拿正眼看自己,就算是他拿出了张让的密信给董卓看了,这董卓还是一动不动。一开始,左丰本来还想发脾气的,可是他刚刚张嘴,就能够感受到从周围散发出令他全身都冻僵了的杀气。从那一刻起,左丰突然就意识到,现在的董卓已经不需要再对自己做什幺卑躬屈膝的表演了,他们两人的地位早就掉了个!

      就这幺沉寂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左丰的两条腿站得都有些打哆嗦了,那李儒这才是阴测测地一笑,起身对董卓拱手说道:「岳父大人!左大人这一路也是辛苦了,不若安排左大人下去休息吧!」

  • 名称:美味人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