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超清

      步兵营,并不是说普通的步兵部队,当年汉武帝为加强长安的防守力度,置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八校尉,这就是第一批八校尉。当时的八校尉多半都是从地方上和少数民族当中募集的常备兵,就算是在汉武帝那个汉朝军事力量最鼎盛的年代,也是数一数二的精兵!

      而到了东汉,随着朝堂的变更,八校尉也慢慢发生了变化,首先,就是中垒校尉被去除,其后,又将胡骑校尉併入了长水校尉,虎贲校尉又併入了射声校尉。就这样,八校尉已去其三,到了如今,也就成为了人所共知的五营!

      虽然经过了变迁,但五营的强悍却是绝对不逊于当年的八校尉,甚至在如今地方割据这幺厉害的年代,五营已经一跃成为汉室所能控制的最强军队!光和七年,黄巾之乱,最终就是靠着皇普嵩统领五营兵力,将黄巾军彻底平定的!

      而步兵营,则就是归属于五营当中,虽然比不上五营中最厉害的越骑营和长水营,但比起一般的军队,那还是要强悍很多的!罗阳和淳于琼手下这帮子新兵蛋子,如何会是他们的对手!

      虽然淳于琼对手下这些士兵刚刚无礼的举动很是恼火,可是一听到自己的部下被人欺负,淳于琼那护短的脾气就上来了!我的人,我打我骂都可以,但别人插手教训那就不行!淳于琼当即便是喝道:「混蛋!你们这群废物!自家兄弟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在这里傻站看热闹?」

      那几个士兵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他们虽然是刚刚成立的八校尉的人马,但人家五营在洛阳城内可是成名多年了,貌似当年大汉朝迁都洛阳的时候就有了,他们的脾气再臭,可也不敢在人家五营的头上撒野啊!被淳于琼这幺一番呵斥,那些士兵也不敢回嘴,只能是耷拉着个脑袋,默然不语。

      倒是罗阳在一旁看出了这些士兵的心事,知道这件事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些士兵也都是刚刚入伍的新兵,面对那些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老兵,在心理上会处于劣势。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会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当即罗阳便是拦住了发脾气的淳于琼,寒着个脸对那些士兵喝道:「给我开路!我倒要看看,这步兵营有多幺了不起!」

      听得罗阳这冰冷的语调,在罗阳身边的淳于琼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当日在虎牢关外全身已经是染成猩红色的那个身影。而那些士兵也只是一愣,马上就兴奋起来,大家都是胯下带鸟的真爷们,被步兵营的那些混蛋欺负成这样,心里又怎幺会不恼火,现在面前这位第一次见面的上司要为他们出头了,他们哪里会不高兴?

      当即,众人唰的一下就给罗阳和淳于琼让出了一条路,而前面那些还不知道罗阳和淳于琼到了的人也是几个沖上前去的士兵拉扯开来。这幺一闹,顿时街口上所有左右校尉的士兵都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来了,全都是闪到了左右两旁。

      罗阳和淳于琼就这幺骑着高头大马,寒着脸,慢慢地从后面走到了街口中央。就看得在街口的北面,全都是他们两人手下的士兵,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也知道罗阳和淳于琼就是他们的统领,纷纷跪下行礼。而在这些士兵的最前面,还躺着四五名士兵,身上包着白布,在白布上上海渗着一些血丝,显然这几人就是先前那些士兵所说的,被步兵营的人砍伤的兄弟。不过,看这几人身上的伤势,都是些皮肉伤,加上已经经过了简要的包扎,应该没有什幺大碍。

      罗阳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看了一眼前方,在街口以南,却是一队人马列着一个方阵,正好将朱雀街的街口给堵上了。看这队人马,虽然数量只有不到两百人,但阵容整齐,装备精良,在气势上,甚至还隐约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不用说,这队人马就是步兵营了!

      虽然现在双方是对头,但罗阳心底也是不由得为步兵营如此的威势讚歎不已,果然不愧为大汉朝最后的强兵!不过讚歎归讚歎,现在这步兵营扫了罗阳的面子,罗阳可不会就这幺放过他们,当即,罗阳便是纵马上前,对着步兵营的军阵喝道:「你们谁是主事的?出来回话!」

      罗阳的话喊出去了半晌,却是没有一人出来应答,那些步兵营的士兵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就好像没有听到罗阳的话一般。这幺不给罗阳面子,让罗阳的脸色那是越发的难看了,就连后面的淳于琼脸上也过不去,当即便是要冲上前来呵斥。

      罗阳却是再次伸手拦住了淳于琼,倒也奇怪,本来这淳于琼无论是资历还是军中的威望,都要远远胜过罗阳,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两人之间的地位却是变得刚好相反。淳于琼见到罗阳伸手之后,便是立刻听了下来,虽然脸上还是气呼呼的模样,可却是没有再说什幺。

      罗阳转过头望向了这些步兵营,心中冷哼一声,好!既然你们不想要脸,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当即罗阳眼睛一眯,却是从那两条眼缝中露出了一丝寒光。当即,罗阳便是翻身下马,却是快步走到街道了一旁,从角落里找出了一根木棍,看样子,应该是附近的百姓用来晾衣服的木竿。掂了掂木竿的重量,罗阳便是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步兵营的军阵。

      罗阳就这幺走过来,让那些步兵营的士兵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们却是没有任何动摇,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守在原地。今日他们可是得到了上面的军令,死守城南,不能放八校尉的一兵一卒进来!虽然最近这西园八校尉在洛阳城是闹得风风火火,但是在五营这样的老牌劲旅心中,还是觉得所谓的西园八校尉,只不过是一群暴发户罢了,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罗阳径直走到了步兵营军阵的前方,就这幺停在了其中一名士兵的面前,和那名士兵面对面地这幺站着。罗阳的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名士兵,刚开始的时候,那名士兵还能够和罗阳保持着对视,可是过了大约半柱香之后,那士兵就有些吃不消了。以前,这名士兵在战场上也曾看过不少兇狠、狰狞的目光,可是和眼前这双没有任何感**彩的眼睛相比,却是远远不如现在让他感到心慌。

      最终,这名士兵还是忍不住,将目光从罗阳的脸上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罗阳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冷笑,手中的木竿闪电般地刺出,直接便是刺在了那名士兵的腹部。虽然身上穿着厚重的铠甲,可是木竿的冲击力还是透过铠甲的防御,直接击打在了那名士兵的身上。顿时那名士兵就感觉像是被一个上百斤重的大锤给撞上了,整个身体内的空气都仿若被这一击给全部挤了出去,当即便是痛苦地倒了下去,捂着自己的腹部,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虾米一般蜷缩起来。

      罗阳突然动手,顿时就让两方人马都大吃了一惊,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罗阳竟然一声不吭就大打出手,一点都不顾忌五营的威名。唯一一个预感到罗阳会出手的,便是在后面的淳于琼了,不过淳于琼会出声警告那些步兵营的家伙吗?这答案是自然是否定的!看到罗阳动手了,淳于琼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自己没有亲自动手吧!

      「你干什幺!」罗阳动手之后,只是愣了一小会儿,那些步兵营的士兵立马就是提起了自己的兵器,对準了罗阳,一个个都是呼喝起来。

      面对那幺多明晃晃的刀枪,罗阳却是冷冷地一笑,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说道:「哦?原来你们都会说话啊?我还以为所谓步兵营的人,全都是哑巴呢!我还正奇怪呢,五营以前也算是有响噹噹的名号了,怎幺会养些连话都不会说的废物啊!看来是我误会了!」

      虽然罗阳这话是带着笑脸说的,可是看罗阳脸上那冷冰冰的笑脸,谁都不会认为罗阳说这话是带着善意的。特别是罗阳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还特意把「废物」两个字加重了念,其中的意思,那自然是再明显不过了。

      五营的士兵在洛阳城盘踞了这幺多年,可以说是除了他们的头领之外,只有在当今陛下面前,他们才会有所收敛,那里还见过有人在他们面前这般嚣张。当即,那些士兵一个个都是面带怒容,朝着罗阳大声呵斥了起来,其中几名士兵在看到罗阳那讥讽的冷笑之后,终于是忍不住,提起了手中的长枪便是往罗阳的身上刺了过去!

      倒不是他们当真如此胆大包天,敢当街杀一个军官,在他们原本的想法中,就是想让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子身上挂点彩,好好出出他们心中的恶气。再说他们的上头那可是当今陛下的国舅,大将军大人,刺伤了一名军官又算得上什幺大事?

     

  • 名称:大丈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