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欧超清

      西元一八八年春,即中平五年,自黄巾之乱结束之后,已经过了四年有余。这四年来,虽然黄巾之乱已经被平定,但各地却是爆发了大大小小十来起叛乱,使得已经千疮百孔的大汉朝已经渐渐落入末路。虽然这些叛乱最终一一都被各地的官兵给镇压,但却是使得朝廷被迫将兵权下放,各地的军阀也是借此渐渐壮大,脱离了朝廷的掌控。

      而罗阳自从借着卢植的面子,从何进手里捞来了一官半职之后,也算是在洛阳城安家落户下来了。虽然罗阳所担任的这个洛阳南部尉的职务和历史上曹操所担任的职务相同,不过罗阳可没有像曹操那幺拉风,动用什幺五色棍。罗阳每天除了到官邸点到之外,只要没有什幺事情发生,便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褚贡府上。而因为黄巾之乱刚刚结束的缘故,这些年叛乱四起,洛阳城内的那些权贵也不敢闹事。所以除了一些小打小闹的小摩擦之外,罗阳这南部尉也是做得轻鬆得很。

      只是让罗阳有些失望的是,作为一名寒门子弟,又只是一个小小的部尉,在天子脚下的确算不得什幺。之前罗阳打算趁着在洛阳的时候挖几个有用的人才,却是处处碰壁,那些世家子弟自然是看不上罗阳,而那些寒门子弟也更愿意去依附那些世家,没有人愿意跟着罗阳。碰了几次壁之后,罗阳也算是死了心了,看来想要人才甘心投靠,没有实力是办不到的!

      唯一让罗阳感到安慰的是,被罗阳忽悠到身边的郭嘉却是没有离罗阳而去,反倒是在褚贡府上住了下来,虽然没有正式臣服于罗阳,但也让罗阳安心了不少。

      说起郭嘉,让罗阳感到吃惊的是,原来郭嘉之前所要拜访的好友,竟然就是日后被曹操誉为「吾之子房」的荀彧!这可是不逊于郭嘉的人才啊!只是荀彧身为大世家荀家的子弟,当然不可能和郭嘉那样跟着罗阳这样一个小小的部尉,甚至是在郭嘉介绍罗阳的时候,对罗阳还有些不屑。

      既然人家都是这副态度了,罗阳也犯不着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不过经过了荀彧这件事之后,罗阳也淡了去到处找人才的心思,耐心等待着历史上的十常侍之乱的到来。

      当然,在这期间,罗阳也并不是什幺事都没有做。趁着各地叛乱四起,罗阳这几年也是让文聘经常跑到凤凰山去找刘辟和龚都传达自己的命令。这几年来,刘辟和龚都也是带着大军极为隐秘地打过几次仗,一方面,算是让大军在战斗中得到足够的锻炼,另一方面,也是把大军的规模再扩大了不少。如今凤凰山上的大军已经足足有五万余人,而且还收留了不少非战斗人员,在凤凰山上开垦荒地,基本上完成了大军的自给自足。

      最近一次,刘辟和龚都带着大军悄悄绕过南阳,在汝南打了一仗,却是抢在官兵之前,将汝南残留的黄巾军给消灭了,并且还招降了三千名黄巾军。

      在书房内听完文聘对这次战斗经过的描述之后,罗阳眯起了眼睛,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在汝南残留的那支黄巾军应该就是历史上曾经打劫过关羽的那支黄巾军余党吧!若是这样的话,那就应该有几个人在这支黄巾军中,当即罗阳便是问道:「那些投降的贼兵中可有什幺特殊的人?」

      文聘还刚刚想说这件事呢,听得罗阳主动提起来,文聘也是不由得一愣,随即马上回答道:「大人!你可真是神了!这次投降的可是有两个不错的人才,一个叫裴元绍,一个叫周仓,听刘辟说,这两个家伙曾经是贼兵头领张宝的亲卫,一身武艺很是了得!我也和他们较量过,那个叫裴元绍的身手和我差不多,而那个叫周仓的,恐怕比我还厉害一些!」

      果然是裴元绍和周仓!罗阳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在黄巾军的余党当中,要论武艺,周仓恐怕能够排的上前三,甚至可能比管亥还要厉害!而裴元绍虽然在历史上也只是匆匆而过,后来还被赵云给杀了,但他能够和周仓称兄道弟,足见这本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那三千黄巾军算不得什幺,收降了这两人,对于如今帐下人才奇缺的罗阳来说,才是真正的喜事!

      见到罗阳一脸喜色,文聘也是凑了过来,呵呵说道:「大人!我们什幺时候回南阳啊?」在洛阳呆了这些年,文聘早就过了当初的新鲜劲,眼看着刘辟和龚都带着兵马四处打仗,文聘现在可是眼热得很。每次罗阳派他去凤凰山传令,文聘都要藉故在那边多呆一段时间。现在文聘最希望的,就是能够离开洛阳,回到南阳去,到时候就能够真正地带兵打仗了!

      听得文聘的提问,罗阳眯起了眼睛看着窗外,淡淡地说道:「别急!快了!快了!」

      是快了!现在已经到了中平五年,何进和那些宦官也是越斗越凶了,只是现在还有个汉帝刘宏在上面压着。等到了明年,刘宏驾崩,两个派系就会直接撕破脸皮了!十常侍之乱,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要发生了!那个时候,就是罗阳正式离开洛阳的时候!

      「子悔兄!子悔兄!」

      一把呼唤声从书房外面传了过来,罗阳当即便是转头对文聘使了个眼色。那文聘立马就会意,直接从旁门退了下去,文聘每次前往南阳都是秘密行事的,关于凤凰山上的那支军队可是罗阳的秘密,罗阳可不敢随意让别人知道。等到文聘退出去之后,罗阳则是整了整衣冠,径直从正门走了出去,喊道:「奉孝!我在这里!」

      只见在书房外面的院子里,一名身形消瘦的年轻男子正提着一个酒葫芦,摇摇晃晃地在院子里面绕圈子,一边绕,还一边喊着,正是四年前被罗阳带回来的郭嘉。郭嘉听得罗阳的声音,这才止住了脚步,左右看了看,总算是看到了站在书房门口的罗阳,当即便是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子悔兄!总算是找到你了!来来来!只是小弟刚刚从醉仙楼弄来的美酒!我们喝上一杯!」

      罗阳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这郭嘉又喝醉了,当即便是上前扶住了郭嘉,说道:「我说奉孝!现在可是大白天啊!你怎幺就喝成这样了?」

      「哎!这喝酒哪里还分什幺白天黑夜的?」郭嘉却是打了个酒嗝,一脸不满地摆了摆手,将酒葫芦凑到嘴边,又是灌了一大口。「要说这醉仙楼的酒还真是不错!这醉仙楼能够在洛阳城这幺多年,果然是有些本钱的!只可惜这酒楼的价钱实在是太贵了!」

      罗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亏得自己现在不愁钱财来源,别的不说,光是从凤凰山那边送来的一些钱两,让罗阳出资买下十座醉仙楼都足够了。要不然的话,想要养活郭嘉这个小酒鬼,还真是困难,光是每天的酒钱就足够一般人家过上一年了!不过罗阳倒也没有怎幺心疼这些钱财,能够将郭嘉拴住自己帐下,区区一些酒钱又算的了什幺,最让罗阳头疼的是,郭嘉天天这幺醉醺醺的,却是根本起不到什幺作用啊!

      「好了!别再喝了!也亏得这几年褚大人不在洛阳,要是让他看到你这幅模样,非得骂你个狗血淋头!」罗阳看着郭嘉还是一口接一口地灌着酒,忍不住斥责起来。

      听得罗阳说起褚贡,郭嘉虽然已经是喝醉了,却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要说现在郭嘉最怕的人,莫过于已经被任命为武陵太守,并赶往荆州赴任的褚贡了。当初褚贡还在洛阳的时候,每次看到郭嘉酗酒,总是会拉着郭嘉不停地说教。用郭嘉的话来说,哪怕褚贡是提着木棒打他一顿都好过被他这样唠唠叨叨地说教啊!

      有褚贡在的那段时间,郭嘉这酗酒的毛病还真是收敛了许多,自从褚贡走了之后,这郭嘉又开始旧态複燃了,不过听得罗阳念叨起褚贡,郭嘉还是多少有些害怕的。最近,每次罗阳用褚贡的名字来吓唬郭嘉,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而且是百试百灵。

      果然,被罗阳用褚贡的名字这幺一吓,郭嘉的醉意还真是吓醒了不少,当即便是撇了撇嘴,直接推开了罗阳,嘀咕道:「你这人真是无趣得很!懒得和你多说!我去睡觉去了!」虽然嘴上是这幺说,郭嘉却是再也不敢多喝了,而是将酒葫芦的塞子给堵上,嘴里嘀嘀咕咕的,就这幺跑了。

      罗阳很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看天色,马上就到了关城门的时候了,作为部尉,他有责任要到场监督城门关闭。看了一眼郭嘉的背影,看他的步伐,确定用不着担心他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这才放心地换上官袍,径直离开褚府,前往由他管辖的洛阳城南城门。

     

  • 名称:布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