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超清

      东阿城,与其说这座小县城是属于兖州境内,倒不如说是位于兖州、青州和冀州三处的交界,而且毗邻黄河。这样一座城池,虽然只是一座小小的县城,但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当年黄巾之乱,这座城池自然也成为了黄巾军争夺的目标。当时东阿城的县丞王度,便是黄巾军秘密派到城内的卧底,黄巾军举事之后,这王度便是反叛回应,更是偷偷将县城内的粮仓给烧了。幸亏这东阿的县令反应得及时,镇压住了王度的叛乱,也及时熄灭了粮仓的大火,保住了大部分的粮食,但却是让王度和他的党羽逃出了城去。

      此后,王度又在城外拉起了一支黄巾军,正面攻城,也一度将东阿城给攻了下来,连东阿城的县令也是被吓得逃走了。只是这王度不懂军事,夺下东阿城之后却又没有据城而守,反倒是将这东阿城给放弃了,去城外继续掠夺钱财。结果可想而知,没有城墙为屏障,面对官兵的反扑,王度所率领的黄巾军只能是大败而去。

      黄巾之乱结束之后,东阿城又是接连遭遇了几次叛军的袭击,不过总算朝廷救援及时,让这座小小的县城却是没有再被攻破过。不过接连几次大战,这座县城的城墙也已经是破烂不堪,加上这样一座县城根本就没办法引起已经腐败的官府的关注,根本就没有拨下钱财来重新修筑城防。所以也就导致东阿城的城防越来越差,现在远远望去,这东阿城简直就和一座小土城没什幺区别。

      看着眼前这座破烂的城池,罗阳回过头对身边正在马背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酒的郭嘉问道:「奉孝,你所说的那位师兄,真的就住在这里?」

      郭嘉放下酒壶,伸手擦掉嘴角的酒渍,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也是听老师说起过,这东阿是程立师兄的家乡,程立师兄出师之后并没有选择出仕,而是回到家乡隐居。其实说起来,我却是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位程立师兄,他现在还有没有住在这里,我也说不準!」

      「呃!」听着郭嘉的这个回答,罗阳恨不得抢过郭嘉的酒壶,直接砸在他的脸上。几天前,他听从郭嘉的建议,没日没夜地赶路,终于来到这东阿,要找这位郭嘉口中的高人指教。可是现在东阿是到了,而郭嘉却是给他蹦出这幺一个答案,这如何不能让罗阳感到气结。

      郭嘉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死样子,说道:「子悔兄,你有什幺可着急的?现在你不是已经安全地离开了洛阳吗?如果找不到程立师兄,大不了你就不回洛阳就是了!你这几年总是派文仲业往外跑,也该有个什幺原因吧!」

      郭嘉这幺一说,却是让罗阳苦笑不已,这几年自己和文聘那点小九九还以为能够瞒住了郭嘉,敢情人家全都看在眼里,只是懒得说破罢了。其实郭嘉所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罗阳已经离开了洛阳城,如果真的找不到程立帮忙的话,大不了罗阳就不回洛阳就是了,直接往凤凰山一钻,手上有那数万精兵,在这个时期已经算是一支很强大的军队了!

      只是这幺一来的话,罗阳却是心有不甘,虽然罗阳嘴上说,只是想要在接下来的大乱当中得以保全,可是罗阳心底却还记挂着能不能从即将发生的大乱中得到一些好处。只不过这些话罗阳还不想对郭嘉说明,当即,罗阳便是摇了摇头,不再在这些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转头望着远处的东阿城,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里,那接下来该做些什幺?」

      郭嘉翻了个白眼,说道:「还能怎幺办?当然是进城了!」

      「进城?」罗阳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不是说那位程立师兄是住在城外的吗?怎幺又要进城了?」

      郭嘉却是提起了酒壶,朝着罗阳晃蕩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没看到我的酒壶已经没酒了吗?当然要先进城买酒了!」

      听得郭嘉的回答,罗阳又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看了一眼那满脸得意的郭嘉,罗阳也只得是选择听从郭嘉的建议,要不然,鬼知道接下来郭嘉还会给自己找些什幺麻烦。况且先进城倒也不是什幺坏主意,一来现在天色已晚,是要找个客栈住下;二来,正好可以在城内打探一下关于程立的消息,光是靠郭嘉,罗阳怎幺都觉得有些靠不住的感觉。

      当即两人便是纵马进了城门,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东阿城的城墙太过破旧的缘故,似乎这东阿城的守军也是放弃了驻守的想法,在这样的乱世,城门口竟然连个把守的守军都没有!看着空蕩蕩的城门,罗阳不由得摇了摇头,显然朝廷都已经放弃了东阿城,又或者是乾脆将这东阿城当做是引诱叛军的诱饵,只等着叛军前来攻打,然后再派大军前来剿灭叛军。这样一来倒是有效地镇压了叛军,只可惜苦了这东阿城的百姓,要时常饱受战火的痛苦。

      当然,这东阿城的问题,罗阳现在这个小小的洛阳南部尉可是管不着,所以罗阳也只是心里感歎了一番,却也没有多说什幺。进了城之后,郭嘉只是用鼻子嗅了嗅,便是自顾自地往城内走去,罗阳只能无奈地紧随其后,不过让罗阳感到惊讶的是,没走多久,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家酒楼。

      郭嘉看到那酒楼的牌子,回过头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得意地笑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我郭奉孝的能耐!方圆数百步之内,只要有酒,我这鼻子都能闻得到!」

      听得郭嘉的话,罗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本事有什幺值得夸耀的。罗阳直接摆了摆手,说道:「好啦!好啦!算你了不起了!快点买了酒,我们还要找间客栈住下呢!」

      郭嘉却是眉头一翘,笑呵呵地朝着罗阳一伸手,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罗阳无奈只能是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些散碎银子,直接丢给了郭嘉,那郭嘉接了银子,便是欢天喜地地往那酒楼纵马跑去。看到郭嘉跑去买酒了,罗阳倒也没有閑着,左右看了看街道两旁。或许是因为世道不太平的缘故,街道上的人并不多,偶尔来往几个,也都是匆匆忙忙的。

      罗阳乾脆直接翻身下马,牵着马匹往一旁走去,连着走过了好几户人家,虽然也碰上了几个人。可还没有等罗阳上前开口询问,那些人看到罗阳一身铠甲,马鞍上还挂着一柄长枪,全都是脸色大变,直接就关上了大门。

      终于,罗阳看到了一家杂货店,当即便是牵着坐骑快步走了上去。那家杂货店的老闆见了罗阳,虽然脸色也是大变,可奈何他的那些货物都摆在店门口,就算是想搬也来不及了,只得是对着罗阳赔笑着说道:「呃,这位,这位军爷,小人有什幺可以效劳的?」

      看到眼前这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对自己点头哈腰的,罗阳还真有些不习惯,当即便是点了点头,一脸和气地说道:「这位老丈!在下只是路过这里,想要向您打听一些事情!还请老丈不吝赐教!」

      那杂货店老闆哪里见过这幺客气的军爷,反倒是有些不习惯,脸上的赔笑那是越发殷勤了,就差整个身子扑在地上了,对罗阳说道:「军爷千万别这幺说,您有什幺想问的还请儘管问!小老儿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杂货店老闆看来还读过一些书,最后还文绉绉地蹦出这幺一句。

      罗阳当即便是说道:「多谢老丈了!在下来这东阿其实是想要找人的!不知老丈可曾听说过,有个叫做程立的先生?」

      那杂货店老闆听到罗阳的问话之后,连忙是低头想了想,却是苦着脸,小心翼翼地说道:「这,这,小老儿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

      「啊?」罗阳听着杂货店老闆的话,却是不由得脸色一沉,看着杂货店的店面如此陈旧,可见这家杂货店在这里已经有不少年头了,现在竟然连这老闆都不知道程立这个人,看来罗阳想要找到这个程立恐怕不容易了!

      罗阳脸色这幺一沉,其实也只是心中有些焦急罢了,可是落在那杂货店老闆的眼中却是差点没把他给吓死,还以为自己的回答让罗阳很不满意。杂货店老闆在这东阿也算是见过不少当兵的,以前可是吃过不少当兵的苦头,知道这些当兵的蛮横起来有多厉害。这杂货店老闆立马就是一个冷战,直接就朝着罗阳跪了下来,哭喊着求饶:「军爷饶命!军爷饶命啊!」

      「呃!老丈,你这是干什幺?快快起来!快快起来啊!」罗阳此刻心里正在想着如何找那程立,却是没有想到这杂货店老闆突然就这幺跪了下来,还不停地哭喊,让罗阳是根本摸不着头脑,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是连忙伸手去扶那杂货店老闆。

     

  • 名称:悲惨世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5: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