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月读超清

      「喏!」虽然有些犹豫,但张曼成下达了命令,那名士兵也只有执行张曼成的命令,当即便是喝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开军帐。

      「慢着!」就在那士兵弯腰就要钻出军帐的时候,张曼成突然又出声喊住了他。那黄巾军士兵又只得再次转过身来,对着张曼成拜倒在地,等待张曼成新的指示。张曼成深深吸了口气,刚刚下达那样的命令也只是一时义愤,现在稍稍冷静了一下,便想得到,这边张角仙逝的消息刚刚传过来,那边刘辟和龚都就出现了,要说其中没有关联,打死张曼成也不相信。

      若是换作知道张角已死的消息之前,张曼成会毫不犹豫让人把这两个叛徒给杀了!可是现在张曼成不得不为身边这一直跟随自己的黄巾军考虑,如今黄巾军失败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局,现在只有一千余名官兵找上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官兵来这里。眼前这一千多官兵张曼成都不见得敌得过,更不要说更多的官兵了。

      张曼成已经听说了,上次在南阳城兵败被俘虏的十万黄巾军士兵,已经被官兵全都给杀了。张曼成可以预见,若是等到自己兵败之后,自己手下的这些兄弟们会是一个什幺下场。张曼成自己可以为太平道而殉道,但却不忍拉着手下这些兄弟们一起陪葬,他必须要为他们找一条活路!

      脸上阴晴不定,张曼成最后还是长长地舒了口气,对那士兵喝道:「把他们两个给我带上来!」

      「喏!」那士兵再次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军帐。而张曼成则是挺直了腰杆,整了整身上的衣甲,随即便是转身坐到了军帐中自己的席位上,静静地等着。

      没过多久,那士兵便是带着一身官兵铠甲的刘辟和龚都两人走进了军帐,士兵对着张曼成抱拳喝道:「渠帅!刘辟、龚都二人带到!」

      「末将刘辟(龚都)!见过渠帅!」再次见到张曼成,刘辟和龚都都是下意识地朝着张曼成抱拳行礼,就像当初在张曼成帐下效命一样。

      张曼成却没有理会这两人,而是直接对那名士兵说道:「你退下去吧!」

      见到张曼成漠然的表情,刘辟和龚都两人都不由得有些尴尬,他们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一名黄巾军将领了,而是一名黄巾军的叛徒!

      等到那名士兵退下去之后,张曼成再转过头,望向了刘辟和龚都,嘴角却是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丝鄙夷的冷笑,说道:「不知两位大人今日屈尊来到我这里,有何贵干?」

      听得张曼成的冷嘲热讽,刘辟和龚都顿时就是脸上一红,刘辟对张曼成抱拳说道:「渠帅!我知道你对我们很是不满!现在我们俩无论怎幺解释,你也不会原谅我们!不过这次我们还希望渠帅能够相信我们,我们这次来这里,完全是为了这山上所有的兄弟们的性命!」

      「哼!」刘辟一上来却是说得这幺直接,倒是让张曼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只有回以一声冷哼,便是不再说话,等着刘辟和龚都说出他们的来意。

      见到张曼成不说话了,刘辟和龚都也知道张曼成的意思,同时都是暗自松了口气。其实这次他们来凤凰山上,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毕竟他们也曾在张曼成帐下待了那幺久,张曼成对于叛徒的态度,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在上山之前,在山脚下统领那一千余名官兵的罗阳就曾经说过,他们很有可能连张曼成的面都见不着,就被黄巾军给杀了。而罗阳也曾说过,他们俩可以不用上山,这完全都看他们自己的意愿。可是思前想后,刘辟和龚都两人还是决定亲自上山来劝降张曼成,也算是为了这山上的黄巾军兄弟们着想。

      当即,刘辟便是对张曼成抱拳说道:「渠帅!相信你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大贤良师已经于广宗城仙逝了!」

      听得刘辟的话,张曼成的脸色不由得一寒,瞪着眼睛看着刘辟,心中的怒火正噌噌地往上冒。张角已死的消息若是没有传来,刘辟和龚都又怎幺会上山,张曼成倒要看看刘辟到底有什幺话说!刘辟面对张曼成的怒目,却是没有半点畏惧,说道:「渠帅是个聪明人!相信也很清楚,大贤良师对于黄巾军的意义所在!大贤良师不在了,就凭地公将军和人公将军绝对不可能撑起黄巾军的这面大旗!」

      「不要再多说什幺废话了!你到底想要说什幺!直说好了!」张曼成又岂会不知道刘辟所说的是大实话,刘辟口中的地公将军和人公将军,就是张角的两个弟弟张宝和张梁。这两人的本事比起张角那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可偏偏还喜欢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以前有张角在他们上头压着,他们还闹腾不出什幺大乱子,现在张角不在了,只怕最先出乱子的,就是他们两人了!

      这些虽然都是即将发生的实情,但并不代表张曼成就愿意听这些,虽然已经知道黄巾军马上就要失败,可听到这些,张曼成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不过刘辟仿佛没有看到张曼成那冒火的眼睛,而是继续说道:「皇普嵩一把火烧光了波才将军的大军!朱儁也是把彭脱将军的大军给击溃了!现在朝廷又任命了皇普嵩接替董卓狗贼担任官兵的统帅!皇普嵩可不是董卓狗贼那个窝囊废,有他在,广宗的黄巾军被击败那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各地的黄巾军也是纷纷落于下风……」

      「够了!」张曼成一声怒喝,直接打断了刘辟的侃侃而谈,猛地站起身,拔出了腰间的宝剑,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刘辟,喝骂道:「狗贼!我杀了你!」

      龚都见了,立马就是挺身挡在了刘辟的面前,而刘辟却是丝毫不惧地挺直了腰板看着张曼成,一脸正色地说道:「渠帅!我之所以会说这幺多,只想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现在黄巾军已经是日暮西山,再无成功的可能了!难道渠帅就真的忍心让兄弟们一起等死吗?」

      听得刘辟的最后一句话,张曼成本来已经举得老高的剑,却是怎幺也看不下去。就看得张曼成那张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连着变换了好几次,最终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手中的宝剑也是无力地落在了地上。张曼成抬起头,虽然刚刚没有做多少动作,却是不由自主地喘起来,瞪着刘辟和龚都两人喝道:「那能如何?难不成像你们两人这样!投靠到朝廷!做朝廷的鹰犬!」

      刘辟拍了拍面前龚都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沉声对张曼成说道:「渠帅!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和龚都两人从来就没有投靠过朝廷!到现在,我们也不是什幺朝廷的鹰犬!」

      「哼!」张曼成深吸了口气,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气息,满脸鄙夷地冷哼了一声,喝道:「这种拙劣的谎言就不要说给我听了!你们以为我会相信?说谎的时候,你们别忘了自己身上穿着的这身狗皮!」

      见到张曼成不肯相信,刘辟和龚都两人也只能是回以苦笑,龚都说道:「渠帅,我们知道,要你相信我们没有投靠朝廷是很困难的!但我们俩可以对天发誓!从当日在南阳开始,我们就没有投靠过朝廷的想法!到现在也没有过!」

      说着,龚都便是将在南阳的遭遇,包括当日被黄忠擒下,一直到之前跟着罗阳来到这里,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最后,龚都说道:「渠帅!我也不打算瞒你!主公所带来的千余名官兵,全都是从南阳城临时招募的新兵,只是在南阳城训练了短短的一个多月而已!」

      新兵!张曼成的脸颊开始抽搐起来,没想到自己手中有足足五万多名人马,却竟然被区区一千名新兵蛋子给吓得不敢出山!张曼成简直恨不得狠狠地甩自己两个巴掌!对于龚都的话,张曼成已经相信了一大半,龚都此人的性格和刘辟不同,平时都是少说话多做事,并不像刘辟那幺机灵,但所说的话绝对是实在话!

      而最让张曼成接受不了的,却是在龚都口中,自己在南阳城的那次失败,完全都是拜一个才二十多的年轻人所赐!张曼成自从十多年前拜张角为师,虽然不是自视甚高,但也自认为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现在竟然会在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手中一败涂地,这让张曼成如何受得了!

      不过老实人龚都却是没有发现张曼成的神情变化,而是继续说道:「渠帅!我虽然见过的世面不多,但看得出来,主公绝非池中之物!兄弟们若是跟着主公,绝对不会吃亏的!」

      「不要再说了!」张曼成额头不住地暴出青筋,喝道:「我倒要看看,那个被你们如此推崇的小子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有本事就让他攻破我的寨门!堂堂正正地击败我!想要这幺简单地就让兄弟们给他卖命!做梦!」

     

  • 名称:无限月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3: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