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超清

      和罗阳想像中有些不同的是,忽悠郭嘉的过程异常地顺利,让罗阳不由得再次怀疑,这个小酒鬼到底是不是历史上那个精明似鬼的鬼才郭嘉。回到褚府之后,罗阳找人帮着郭嘉安排了一下住处,随即他也跟着去休息了。成功将未来的曹操身边的顶级谋士忽悠到自己身边,罗阳的心情也是变得大好,所以这一觉也是睡得特别的踏实。

      第二天,按照先前的计画,褚贡便是带着罗阳前往尚书台官邸,去找卢植。对于罗阳昨天晚上带回来的小子,褚贡虽然已经听下人说过了,但并没有对罗阳提出什幺意见。在南阳短短的两个月,褚贡已经知道罗阳是绝对不会胡闹的,反正也只是多出一张嘴吃饭罢了,对于褚贡来说,这倒不算什幺。

      尚书台,作为东汉朝廷的实权机构,可以说是掌控着整个东汉朝堂的政权,是全国上下政务的总汇。前任执掌尚书台的,正是褚贡和罗阳要找的卢植,只是上次卢植被左丰构陷,虽然后来得到平反,但尚书令的官职已经是没了,现在只能担当尚书台的尚书侍郎。

      不过就算是如此,卢植的大名在尚书台内也是不得了的,褚贡和罗阳在官邸门口提起了卢植的名号,那守门的军士立马就把两人给迎了进去。在会客厅内等了片刻,就听得一把爽朗的笑声传出来,卢植一脸乐呵呵地走进来,对着褚贡和罗阳拱手说道:「褚大人!子悔!别来无恙啊!」

      褚贡当日刚刚调任到洛阳的时候就已经和卢植见过面了,而罗阳倒是自从上次在南阳郡郡守府一别之后,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卢植。现在的卢植一身官袍,看上去再无当日那狼狈的模样,显得是十分的威严。见到卢植这模样,罗阳也是笑着对卢植抱拳行礼,说道:「末将拜见卢大人!」而褚贡也是同样朝着卢植行礼。

      卢植连忙扶起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人在会客厅内分主次坐好。寒暄了一会儿之后,卢植便是笑着对罗阳说道:「子悔!我昨天才从褚大人那里得知,你被召到洛阳来了,只是可惜昨日我公务繁忙,未能到褚大人府上为你接风,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岂敢岂敢!」虽然知道卢植说的是客套话,罗阳还是连忙起身谢礼,说道:「卢大人能够平安无事,末将也是安心了不少,本来就该末将到大人府上去道喜才是!」听卢植的话,罗阳就知道关于自己被左丰陷害的事情,卢植应该还不知道,随即罗阳转头望向了褚贡,却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对卢植说明。

      褚贡倒也乾脆,直截了当地对卢植说道:「卢大人!其实我们此次前来找大人,正是为了子悔这次被召来洛阳的事,特来找大人帮忙的!」接着,褚贡便是将左丰陷害罗阳的事情说了一遍,昨日他是先来找卢植了解罗阳的诏令的事情,然后再去其他地方了解到事情真相的,所以卢植还真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其实褚贡之所以会这幺直接告诉卢植,那也是因为卢植本身自己就曾经被左丰给陷害过,而且卢植乃是朝堂党人的代表,严格来说,褚贡身为文人,那也是亲近党人一派。党人和宦官在这个时期那可是两个完全不能调和的派系,褚贡完全不用顾忌什幺,所以才会如此直截了当地告诉卢植。

      果然,卢植在听褚贡说完整个事情经过之后,脸色已经是变得铁青,当即便是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连桌子上的茶杯也被震翻了。卢植恨恨地说道:「又是这些卑鄙无耻的阉人!除了构陷好人,为祸朝堂,他们还能做些什幺!」

      褚贡也是一脸愤恨地说道:「这个左丰乃是张让的党羽!之前他构陷卢大人事情暴露之后,也是靠着张让之辈为其掩饰,这才逃过一劫,哪知道他竟然丝毫不知悔改!还敢如此兴风作浪!」

      听得褚贡的话,卢植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总算他还知道这里是尚书台官邸,不是自己的府上,未免隔墙有耳,卢植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转头对罗阳说道:「子悔放心!有老夫在!我还不相信了!这朝堂可不是他们这几个宦官可以任意妄为的!待会老夫就带你去见大将军!只要有大将军开口,那左丰阉贼决计不敢对你动什幺手脚!」

      罗阳今日来找卢植,其实也就是为了卢植这句话,当即罗阳便是起身朝着卢植深深一拜。卢植摆了摆手,示意罗阳不必多礼,而褚贡也是松了口气,有卢植这句话,这件事基本上就是成了,只是想到他们几人被左丰一个宦官给弄得如此紧张,心中还是愤愤不平,当即便是对卢植说道:「卢大人!这宦官干权乃是大祸!大将军既掌握天下兵权,为何不将张让之辈剪除,一绝后患?」

      听得褚贡这幺一说,卢植的脸色却是一变,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快步走到大厅的门口,满脸警惕地看着门外,确定没有人了,这才转过身对褚贡说道:「褚大人!此言不可轻传!唉!其实我等何尝不想要剪除宦官之祸!奈何陛下宠信张让之辈,昔日窦武大将军和陈蕃陈太傅密谋诛杀宦官,却是反为其害!这锄奸之事不可不慎啊!」

      卢植所说的,乃是当今汉帝刘宏即位时,大将军窦武和太傅陈蕃乃是辅国大臣,而当时的宦官曹节等人专权。窦武和陈蕃便在密谋要剪除曹节等专权的宦官,却是没有想到机密洩露,被曹节等人得知,结果先下手为强,先劫持了刘宏,然后骗得刘宏的旨意,令皇宫内的各路兵马围剿窦武和陈蕃的锄奸大军。结果窦武和陈蕃兵败,陈蕃被害,窦武自杀,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听得卢植提起了窦武和陈蕃的前车之鑒,褚贡也不再言语,只是这脸上还是愤愤不平。卢植却是突然笑道:「褚大人也不用如此,现在情势已经很好了,借着黄巾之乱,大将军已经重掌兵权!而且陛下也开始重新启用党人!相信那些阉贼也好不了多久了!」

      对于卢植的话,在一旁的罗阳心中却是不敢苟同,按照历史的记载,何进无谋,根本就是靠着自己妹妹的裙带关係才登上大将军的高位,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什幺本事。虽然如卢植所说,借着黄巾之乱的契机,何进渐渐掌握了兵权,可是对于剪除宦官势力这件事上,何进却是始终拿不定主意,最后反倒是被张让等十常侍给害死了。当然,这些事情罗阳是不会说出口的,他也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不说话,任由卢植和褚贡沉浸在他们自己编织的美梦当中。

      谈了一会儿,卢植这才想起来,还要将罗阳引见给何进,连忙是拍了拍额头,笑道:「哎呀!你看看我这脑子,怎幺就把正事给忘了!走!我们现在就去大将军府!老夫的面子,大将军还是会给的,子悔可用不着担心!」说着,卢植便是一手拉着罗阳,一手拉着褚贡,径直出了会客厅,朝着官邸大门外走去。

      卢植现在虽然不是尚书台的一把手了,但他的名望可是摆在那里,官邸内进进出出的人那幺多,愣是没有一个敢说什幺的。

      出了官邸之后,卢植只是做了个手势,那些站岗的军士立马就从旁边的马棚为卢植等人牵来了三匹坐骑,罗阳和褚贡也算是沾了卢植的光,平白多了一匹坐骑。三人翻身上马,在卢植的带领下,直接便朝着位于皇宫旁的大将军府奔去。

      有了坐骑助力,三人的速度自然是快了不少,转眼就到了大将军府。到了大门口,卢植带着罗阳和褚贡便是直接下了马,而那些在大将军府大门口站岗的军士见到是卢植来了,连忙是屁颠屁颠地赶来接过卢植坐骑的缰绳。卢植淡淡地问道:「大将军今日可在府上?」

      其中一名军士连忙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卢大人的话!大将军今日正在府上!只是昨夜大将军和几位将军宴会,喝了不少,所以到现在还未起身!」

      卢植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多说什幺,实际上,就算是再多问什幺,像这些小兵也是不会知道更多的消息。当即,卢植便是径直带着罗阳和褚贡两人走进了大将军府,以卢植的身份和声望,加上就连何进对卢植也是极为尊重,卢植在大将军府上可不用像其他人那般需要通报。

      进了大将军府,卢植也是轻车熟路,直接带着两人朝着府中的会客厅走去。这何进如今是朝堂上的第一重臣,他的府邸那可是堪比皇宫,十分的富丽奢华,罗阳和褚贡这是第一次进大将军府,都是不禁被府内如此华贵的装饰给惊呆了。

      「是你?你竟然还敢到这里!」就在罗阳和褚贡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围的环境时,一把怒喝声骤然响起。

  • 名称:10.18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