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超清

      「怎幺回事?」一把淡淡地声音从前面的军队中传了出来,虽然这声音并没有带上任何的感**彩,但是不知为何,罗阳在听到这把声音的时候,却是感觉一股寒流从心底里冒出来,全身上下都仿佛被冻僵了一般。

      「大人!那小树林里传出了声音!末将怀疑里面躲着人!所以才会将其射杀!」一把硬邦邦的声音回答道,却是站在军队最前面的一名身穿黑甲,头戴牛角钢盔的战将,只见他坐在战马马背上,手上拿着一张铁胎弓,对着身后抱拳喝道。听着战将的话,似乎是对自己的箭术很有自信,确定那树林中发出声音的人已经被自己刚刚那一箭所射杀了。

      「唔!」之前的那把声音只是应了一声,随即便是说道:「想来可能是路过的贱民罢了!杀了就杀了吧!牛辅!还不继续赶路?」

      「喏!」那战将应了一声,便是双腿一夹,继续带着军队向前行进。这军队看上去气势很足,其实也不过才千余人,数量并不大,加上行军速度不慢,转眼间便是已经离开了。

      直到军队已经走得见不到影子了,罗阳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来文聘这可怜的孩子还被自己压在地上呢,罗阳连忙站起来,鬆开一直捂在文聘的嘴巴的手。不过刚一鬆开手,马上就是破口大駡:「你个蠢货!那种时候了,你还多什幺嘴!不想要命了!」罗阳可是真的生气了,也幸亏那名战将自大,要是他们再谨慎一点,派人到树林里来察看,他们四人不就暴露了嘛!

      文聘也是知道自己差点闯了祸,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说话。罗阳喝骂了一通,总算还顾及着文聘的脸面,没有骂得太凶,瞪了文聘一眼,喝道:「现在说吧!刚刚你到底看到了什幺,非要那样大叫大囔不可!」

      被罗阳这幺一提,文聘这才想起来,连忙对罗阳说道:「大人!我真的看到了!那些士兵,刚刚走过去的那些士兵!在他们的铠甲和兵器上,沾满了血迹!那些血迹还很新鲜,绝对是刚刚沾上去的!」

      罗阳的心头一震,他不由得转头与刘辟、龚都相互看了一眼,三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与刘辟和龚都不同的是,罗阳已经完全能够肯定,这支军队就是在后世被传为三国时期第一凶兵的西凉兵!而刚刚命令那战将继续进军的人,不用说,一定就是三国第一大魔王董卓!

      「别想太多了!我们赶快赶路!」罗阳深吸了口气,转头对三人说道。三人也都是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神情却是表示着他们心中的担忧。就这样,四人都是心事重重地朝着前面的山脉赶去,越靠近目标,众人心中就越发忐忑,就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画面。

      不过不管众人如何担心,该看到的,终归还是要看到。刚刚走进山谷,众人就能够从顺着山谷内吹出的山风中,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就算是之前在战场上呆了那幺久,罗阳还是有些受不了这幺刺鼻的血腥味。刘辟和龚都二人的脸上却是闪过了一丝悲痛,再也没有管罗阳和文聘,自己就这幺往山谷内跑了进去。文聘见了,刚想大声喝止,却是被罗阳给拦住了。

      当即,看着刘辟和龚都两人沖进了山谷,转眼间就看不到人影了,罗阳却只是长长地歎了口气,拉着文聘到路边找了一块青石板便是坐了下去。文聘还是有些不放心,看了看罗阳,又看了看山谷,最后忍不住问道:「大人!你就不怕那两个家伙跑了啊?」

      罗阳淡淡地一笑,摇头说道:「放心吧!这两人绝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况且,我没有能够做到答应他们的事情,他们也用不着履行对我的承诺,所以,就算是他们跑了,我也没有那个权力去拦阻他们!」说着,罗阳便是直接往青石板上一躺,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听完罗阳的话,文聘抓了抓后脑勺,却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反正是没有再提去追刘辟和龚都了。见到罗阳就这幺躺在青石板上,文聘便是直接挺直了腰板站在罗阳身边,担当起了罗阳的临时护卫。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罗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了,连月亮都开始升到了半空中。罗阳伸了个懒腰,却是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这几天罗阳为了帮着褚贡和黄忠处理战后的事宜,也没有怎幺好好休息。刚刚本来也只是想闭目养神的,却是没有想到就这幺睡着了,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恢复了不少。转头看着还笔直地站在一旁,一脸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文聘,罗阳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笑,看来自己还真没有挑错人,文聘此人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属下!

      「仲业!」想到这,罗阳就决定,绝不能亏待了自己在这个年代的第一个部下,笑呵呵地对着文聘摆了摆手,说道:「来!站累了吧!过来坐这!」

      见到罗阳醒了,文聘连忙朝着罗阳抱拳喝道:「大人!你醒了!」

      罗阳点了点头,继续招手说道:「哎呀!现在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你我之间也就用不着那幺拘束了!来!就坐在我旁边!」说着,罗阳还用力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示意文聘就坐在这里。

      文聘犹豫了片刻,最后对罗阳一拜,便是按照罗阳的吩咐坐了下来。罗阳伸手一把抱住了文聘的肩膀,轻轻拍着说道:「仲业啊!人生无常啊!或许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你以前的坚持和习惯其实并没有那幺美好,或许,换一种活法,反倒会更好!」

      文聘虽然现在已经是归属在罗阳帐下,但在名义上,文聘还是属于朝廷的编制,而对于自己的打算,罗阳却并没有全盘告诉文聘。毕竟文聘和刘辟、龚都不同,后者那可是起兵谋反的反贼,而文聘却是实打实的官兵,那种大逆不道的话,罗阳可不知道文聘听了会有什幺想法。不过一直这幺瞒着文聘那也是不现实的,所以罗阳决定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先来试探一番。

      罗阳话中的意思有些隐晦,而听在文聘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意味。加上现在罗阳那只手搭在文聘的肩膀上,不住地轻轻拍打,顿时就让文聘的脑袋里面闪过了一些十分荒唐的想法。文聘立马就是打了个寒颤,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慌张的神情,却又不敢动手躲开罗阳的胳膊,只能是儘量往旁边移,口中支支吾吾地说道:「那,那个,那个,大人,属下,属下对现在的活法很满意!十分满意!并不想有什幺改变!」

      听得文聘的回答,罗阳感到了一阵失望,心里却有些不甘。这样一个腐朽的朝廷,竟然值得文聘如此去效忠吗?当即罗阳便是整个上半身都往文聘身上一靠,紧紧盯着文聘的脸说道:「仲业!你真的这幺想?难道你对现在的生活不感到失望吗?」

      被罗阳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文聘顿时就感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特别是那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似乎正在不住地加力,要把自己往对方的怀中拉。抬头正好望见罗阳那充满「热情」、期待的双眼,文聘是再也忍不住了,哇哇地一通乱叫,直接挣开了罗阳的手就是跳了起来,一跳就跳到距离罗阳四五步远的距离,满脸戒备地看着罗阳喊道:「大人!我,我,属下绝对不是大人所想像的那种人!请大人不要再费心了!」

      听得文聘都这幺说了,罗阳心里除了失望,还能说些什幺,当下便是长长歎了口气,说道:「也罢!人各有志!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会强逼你!罢!罢!罢!」说着,罗阳一脸懊悔地重重拍了一下身边的青石板,眼下那些俘虏没了,刘辟和龚都也不可能跟随自己了,现在文聘也是这样,罗阳的计画可以说是全部都以失败告终!

      见到罗阳这副颓丧的模样,文聘的心中不由得一软,不过一想起罗阳的要求,顿时就感到全身上下都不自在,连忙说道:「大人,大人也不必如此!大人前途无量,今后想要找什幺样的,什幺样的朋友找不到!实在不行的话!属下亲自去襄阳帮大人物色一个!襄阳是荆州的都府,不像南阳这个小城,大人有什幺要求儘管提!属下一定帮大人找到一个满意的!」

      一开始文聘的话罗阳还没怎幺放在心上,可是听着文聘后面说的,越说越不靠谱了,罗阳那是听得一头的雾水。满脸迷惑地看着文聘,不知道他在说些什幺,什幺令自己满意的?而当看到文聘对自己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的样子,罗阳似乎是猜到了什幺,顿时就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文聘,一时间也是哭笑不得。

     

  • 名称:苍井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7: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