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镇超清

      龚都没有看到张曼成的脸色,在一旁的刘辟却是看得清楚,见到张曼成那一脸暴怒的模样,刘辟就知道要遭!果然,张曼成这幺一怒,就直接回绝了龚都的提议。刘辟连忙上前拉住龚都,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而是自己对张曼成抱拳说道:「渠帅三思!现在的局势已经容不得渠帅再去做这种意气之争了!千万不能再拿兄弟们的性命来做赌注了!」

      张曼成的面色越发阴沉了,大手一挥,喝道:「不要多说了!今日我就饶了你们两人的性命!给我滚下山去!告诉你们的主子!真要有本事!那就攻破我的山寨!只要他能够打赢我!我帐下的兄弟就是他的了!」

      见到张曼成如此决然,刘辟和龚都两人也只有长长的歎了口气,他们知道,再怎幺多说也是无益了,只有无言离开。虽然张曼成拒绝了刘辟和龚都,但却没有为难他们,而且还下令让黄巾军士兵不得阻拦,真的是放他们下山了。

      回到山脚下官兵的军营内,两人把事情经过对罗阳这幺一说,刘辟和龚都便是对罗阳抱拳拜倒,说道:「属下未能完成主公的命令!还请主公责罚!」

      罗阳却是淡淡地一笑,伸手将两人扶起来,说道:「你们两人不必如此!那张曼成手下还有五万人马,本来就不可能这幺简单就投降!你们能够毫髮无伤地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再说,你们也不是什幺成果都没有!那张曼成不是说了吗,只要我能够击败他,那他手下的黄巾军还是可以为我所用的嘛!」

      听得罗阳这幺说,刘辟和龚都更是无地自容了。之前张曼成还顾忌罗阳手下的兵马,现在知道罗阳手底下的人马全都是只训练了一个多月的新兵,哪里还会怕罗阳了!不过罗阳却是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先下去休息了。

      等到刘辟和龚都两人离开之后,在罗阳身后的文聘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对罗阳说道:「大人!这张曼成如此无礼!且让我带人上去将他生擒了!看他还敢如此嚣张!」

      罗阳却是淡淡地一笑,摇头说道:「不用着急!我自有办法对付他!」说完,罗阳便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军帐内。文聘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幺,可是罗阳却是已经进了军帐,文聘只得是悻悻地掉头回去了。

      回到军帐内,罗阳脸上的笑容这才慢慢消退了。说实在的,刘辟和龚都这次失败,要说罗阳心里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不过再失望也没用,该怎幺样还得怎幺样,现在罗阳要做的,就是真正把这个张曼成给打服了!况且这幺一仗也不是没有好处,若是就这幺收了这支军队,说不得将来要指挥这支军队也不怎幺好使。打过一仗,让这些黄巾军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反倒是更容易竖立自己的威信!所以,关键就是,这一仗应该怎幺去打!

      罗阳当即便是走到军帐内的矮桌旁,一把将关于凤凰山上的地图扯开,平铺在地上,开始仔细研究起来。罗阳就不相信了,凭藉自己多出这个时代几千年的知识,还不能想出一个将张曼成一举击败的好方法!

      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这三天,张曼成在山上那可以说是重振旗鼓。正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哪怕是知道自己注定是要失败了,可就这幺输给一个半大小子,张曼成还真咽不下这口气!况且,已经知道山脚下的官兵其实都是些没上过战场的新兵,战斗力也不见得比张曼成手下的黄巾军强多少,而在数量上又远远逊于自己这一方,张曼成更加没有道理会害怕!不管怎幺样,张曼成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打赢这场仗,一雪前耻!

      「咚咚咚咚!」

      刚刚检查了一遍军营门口的的防御措施,张曼成正準备去营地后面巡视一番,忽然从山脚下方向传来了一阵战鼓声。张曼成连忙快步走到军营门口,往山脚下方向一望,只见在山脚下沉寂多日的官兵,终于开始发动攻势了!

      「哼哼!好!来得好!就怕你不来!」张曼成哼了几声,却是用力击掌,整个人都随之振奋了起来。当即便是下令让士兵们準备好防御措施,同时下令召集营地内的士兵集合。张曼成还就不信这个邪,整整五万人对付一千人,用唾沫堆也要把那些官兵给淹死!

      很快,山脚下的官兵就已经沖了上来,在黄巾军营地的前方列阵,罗阳、文聘、刘辟和龚都都是身穿铠甲一字排开站在军阵的最前面。看着营地门口已经是严阵以待的黄巾军,罗阳只是微微一笑,却没有急着下令攻击,而是举起手示意身后的官兵都静下来,然后朝着前面的营地喝道:「张曼成!出来答话!」

      早已经在营地门口等着的张曼成,听到罗阳竟然如此不客气地直呼自己的名字,脸色已经是气得铁青,当即便是排开前面的几名黄巾军士兵,直接走到最前面,喝道:「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敢如此无礼!」

      嘿嘿一笑,罗阳朗声喝道:「张曼成!三日前我好心派人到你营中劝降!你却不肯答应!还非要和我一战!今日我就按照你所说的,带兵来攻!我且问你!你三日前所说的是否算数?倘若我这次将你打败了,你手下的黄巾军便愿意投降?」

      「哼!」张曼成额头上的青筋是一跳一跳的,冷哼一声,喝道:「小儿休得张狂!我张曼成说话一是一二是二!又岂会有不算数的!有本事你就前来攻打我的营寨!若是你当真有那个能耐攻下我的营寨!我手下的人马全都是你的了!」

      「好!」听得张曼成在两军阵前说了这话,罗阳忍不住喝了一声,心中已经是暗喜,这样一来,到时候也不怕张曼成会赖帐了。当即罗阳便是转头对身边的文聘说道:「仲业!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按照昨天我告诉你的办法去做吧!」

      「好咧!」文聘喝了一声,当即便是对着身后的官兵一挥手,喝道:「儿郎们!列阵準备!」

      随着文聘的一声令下,立马就有三四百人开始变阵,快步走到了罗阳等人的前面,排成了前后两排。张曼成远远看到这两排官兵,顿时双眼的瞳孔就是一缩,脸颊也是一阵抽搐。张曼成清楚地看到,在这三四百名官兵的手中,竟然是清一色的长弓和箭矢!

      没错!就是弓箭兵!当日在南阳城守城的时候,罗阳就动过这个念头,南阳城内并不是没有弓箭,可却是偏偏没有弓箭手。若是南阳城的守军中有弓箭手的话,那在守城的时候,就能加大许多胜率了!所以这次罗阳在南阳城招募新兵的时候,特意招募了一批弓箭兵,并且这次也把他们给带来了!

      看着眼前这些弓箭兵,文聘嘴巴一咧,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嘿嘿一笑,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大刀,对着前面已经做好了準备的弓箭手喝道:「全部都有!弯弓搭箭!目标正前方敌营!準备!射!」随着文聘最后一个字从口中暴射而出,文聘手中的大刀用力朝着前方一指,而弓箭兵手中的箭矢也是飞快地朝着前方射出,带出一阵密集的破空声。

      而反观黄巾军这边,别说是弓箭兵了,大部分的黄巾军士兵甚至连铠甲都没有,更不要说盾牌了。面对这些密集飞射而来的箭矢,黄巾军士兵们只能是纷纷找营门和栅栏来做掩护体进行躲避。

      只有少部分的黄巾军精锐士兵高举着盾牌护在了张曼成的身前,只可惜当日这些精锐士兵是潜入城内的主力,同时也是受损比例最严重的队伍,整个黄巾军中只剩下不到两百人,而其中有盾牌的更是少得可怜。这幺点人根本就不可能掩护得了所有的黄巾军士兵,眼看着官兵的第一轮弓箭攻击就直接射杀了两百多名黄巾军士兵,可是把张曼成给气得咬牙。

      而文聘这边却并没有满足这点战果,啧啧念叨了几声,文聘对着前面的弓箭兵喝道:「还愣着干什幺!继续攻击啊!我没叫停之前,谁都不准停手!」

      这些弓箭兵毕竟都是些新兵,在入伍之前,还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这次也是他们第一次上战场杀敌,眼看着自己射出的箭矢真正地带走了一条性命,他们当然会有些失神。不过在听到文聘的喊声之后,这些弓箭兵也是纷纷回过神来,强忍住肚子里面不停翻滚的不适感,继续按照平常训练时,搭箭、弯弓、射箭、搭箭、弯弓、射箭!

      一声声惨叫声从黄巾军的营地内传了出来,不仅是这些弓箭兵感觉不适,就连在弓箭兵后面的那些新兵也同样是脸色惨白。对于这点,罗阳也是看在眼里,却是没有多说什幺,这是每一个军人都必须要面对的一关,只有经历过死亡,见过鲜血,这样的军人才会是合格的军人!

  

  • 名称:狗镇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3: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