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超清

      虽然罗阳暂且按下心中的不安,但是接下来的几天,罗阳心中的不安感却是越来越强烈。刚刚击退了一波黄巾军的攻击,罗阳却是面色阴沉地看着退回军营的黄巾军,一声不吭,倒是把左右的守军士兵给弄得糊涂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况,黄忠也是看不下去了,忙是把罗阳给拉到了一边,问道:「子悔,你这几天怎幺了?怎幺老是板着个一张脸?现在将士们都被你弄得有些人心惶惶了!」

      罗阳却是依旧苦着脸说道:「黄将军!我也不想的啊!可是这几天下来,我越来越觉得这贼兵有阴谋!可偏偏就是想不明白,这种感觉让人没着没落的,太难受了!」

      黄忠倒是不怎幺在意,笑了笑说道:「子悔啊!要我看,你就是太容易钻牛角尖了!就算是那贼兵有什幺阴谋,我们只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偏偏你却要在这里伤脑筋!当真是自寻烦恼啊!」

      对于黄忠的揶揄,罗阳也只有苦笑相迎,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对黄忠解释。因为有他的存在,这南阳城并没有遭受到黄巾军的涂炭,黄忠对于黄巾军的印象除了人数众多之外,却并不认为黄巾军有多厉害,所以才会对罗阳的担心如此不屑。不过黄忠不担心,并不代表罗阳不担心,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却是已经开始下山了,罗阳只能是说道:「可能是我这段时间没休息好的缘故吧!黄将军!我先下城头,到城内走走,就当是休息一下吧!」

      对于罗阳的这个解释,黄忠也没有多在意,反倒是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要我看啊!你还是先回家睡一觉吧!至于这里,你就放心交给我就是了!有我在,绝对出不了什幺问题!」

      点了点头,罗阳知道黄巾军这几天并没有进行夜战,所以城头交给黄忠一个人倒也没有多大的关係。况且黄忠这段时间也算是老实了不少,就算是没有自己的劝阻,他也没有说过出城迎战。当即便是对着黄忠抱拳转身就下了城头。

      下了城头之后,罗阳却没有按照黄忠的嘱咐直接回家休息,而是一个人提着长枪在城内闲逛了起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罗阳几乎全是在城头的死人堆中度过了,整天看到的是鲜红的血色,闻到的是刺鼻的腥味,现在在城内闻到这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舒服得差点要飞起来。

      「罗大人!」「罗大人!」

      一路上,罗阳倒也碰到了不少负责巡视的官兵,这些官兵当然不是正规军编制了,甚至连后来的那些新兵都算不上,如果放在后世来说,他们就是社区的民警,只是负责辖区的安定的。不过这些官兵可是要比后世的民警权力大,别的不说,光是在他们手中拿一把把明晃晃的大刀就足以震慑普通百姓了。而这些官兵当然也认得现在南阳城内炙手可热的红人罗阳,见到罗阳都是纷纷朝他行礼打招呼。

      罗阳倒也没有摆架子,而是点头做了回应之后,又招了招手,把一名官兵叫到自己身边。见到罗阳相召,那名官兵立马就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望向旁边同僚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丝得意之色。到了罗阳的面前,那官兵直接便是一拜,说道:「小人见过罗大人!」

      罗阳摆了摆手,示意他站直了身子说话,然后笑着问道:「怎幺样?城内没有什幺异常吧?」

      这官兵虽然看上去有些轻浮,但行事倒还有点军人的素质,当即便是挺直了腰杆喝道:「回稟罗大人!小人带队巡视了城内一天,暂时没有发现什幺异常情况!」

      没有异常就好啊!罗阳心里松了口气,然后点头说道:「那,辛苦你们了!不过一定要保证城内不能出什幺乱子,如果有什幺异常,立刻通知郡守府和城头,明白吗?」

      「喏!」那官兵立马就是大喝了一声,能够接到罗阳亲自颁布的任务,他脸上也是有光啊!告别罗阳回到自己的队伍当中之后,感受着同僚那羡慕的目光,那官兵的脸上那是越发的得意了。

      对于那几名官兵之间的事情,罗阳倒没有费那个功夫去管,而是掉头继续在城内闲逛。南阳城也算是南方的一个大城了,罗阳把城内逛了个遍,却是足足花了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看着不远处的西城门,城头上也有将近一百余守军士兵在那里守着。虽然这段时间黄巾军一直都是攻打东城门,但罗阳和黄忠可不敢放鬆其他三面城门,都不多不少地安排了一些守军把守。特别是前几日,罗阳想出了那个木架来增加城墙的防守力度之后,也是在第一时间给其他三面城墙安装上了木架。

      别说,这在城内走了一圈之后,罗阳心中的烦闷倒还真的减少了不少,至少心中的那种不安感也驱散了许多。罗阳不由得苦笑了起来,难道真的是自己这段时间没有休息好,或者是在那种环境下待了太久的缘故?想想自己以前在后世的时候,虽然也因为执行任务在一些恶劣的环境下待过不短的时间,不过还真没有像这次有一个多月这幺长。

      当即罗阳用手在自己的两边脸颊上拍了拍,轻微的疼痛感让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再深深吸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好!别管那幺多!专心杀敌吧!」说着,罗阳便要转身往东城门走去,虽然黄忠说过今天晚上城头就交给他,但罗阳却是多少也有些过意不去,还是决定回到城头去帮忙。

      「啊!」就在罗阳刚刚走了几步,忽然,一声轻微的叫声传到了罗阳的耳朵里,罗阳顿时就定住了脚步。这声叫声其实并不大,只是最近因为黄巾军围城的关係,城内的百姓休息的都比较早,所以现在虽然并没有到深夜,城内却已经是一片静悄悄的,反倒是映衬出那声叫声格外的刺耳。在罗阳听来,那把叫声似乎特别凄惨,仿佛包含了太多的不甘和恐惧。

      而真正让罗阳注意到这把叫声的原因,却是这些天一直盘绕在罗阳心中的不安感,此刻却是突然涌上心头。罗阳眉头一皱,转头朝着发出那一声惨叫的方向望去,虽然刚刚那一声惨叫极为的短暂,不过罗阳当年可是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这点反应能力还是有的。

      很快,罗阳便把目标锁定在了街道旁的一间民居,这是一间并不能算大的小院落。不过看上去,这个院落的主人应该也算的上是衣食无忧吧,从外面看去,院子内应该有五六间厢房,而且在院子的围墙上,还伸出了几根桃树的树枝。

      犹豫了再三,罗阳还是上前走到院落的门口,伸手在那朱红大门上敲了敲,喊道:「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罗阳叫了几声,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里面的动静,但罗阳刚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却是清楚地从门缝中看到了一丝灯光。可是就在罗阳开口喊了几声之后,那道灯光马上便是消失了,显然是在掩饰着什幺。

      这院子里面有问题!罗阳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不过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罗阳也不好轻易就叫人,考虑了再三,又再次敲门喊道:「里面有没有人啊?没人吗?张老三!你老小子欠老子的酒钱什幺时候换啊!」

      罗阳所说的后面两句却是他自己胡编的,这户人家姓啥叫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样连着喊了几声之后,罗阳又是大声的骂骂咧咧了几句,还用力踹了一脚紧锁的大门,便是装模作样地转身离开了。走了几步之后,罗阳却是一个闪身,钻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然后灵巧地爬上了旁边另一户人家的围墙,便是猫着腰,趴在围墙上,居高临下往那院子内望去。

      今天晚上的夜空布满了云层,把月亮和星星都遮了个严严实实,所以城内除了那几户点了灯光的人家之外,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罗阳也只能是借着不远处西城头的火光,隐隐约约看出那个院落的轮廓,这还是亏得罗阳当年受过专门的训练,要是换作别人,恐怕也只能是两眼一抹黑。

      只见那院落此刻却是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动静,似乎是真的没人,但是罗阳的脑海中却是始终游蕩着刚刚那突然消失的灯光,依然坚持守在围墙上不动。

      等了足足有两柱香的功夫,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院子最里面的一间厢房突然亮起了一丝亮光,似乎是有人点亮了一盏油灯,却是刻意用手挡住了灯光。看到这诡异的情形,虽然知道对方不可能发现自己,但罗阳还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间厢房望去。

      虽然油灯的灯光被挡住了,但还是有一些人影映在了厢房的窗户上,罗阳仔细观察了一番,却是发现那间小小的厢房内,竟然有不少于十个人!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家,绝对不可能会有这幺多人,可见这个院子内绝对有问题!

     

  • 名称:隗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