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超清

「啊!」周平一时没反应过来,脱口应道,但他马上就露出了狂喜之色,「对对对,我很有钱,我可以补偿你,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多少,只要你大人有大量,不再追究我。」

「淩云!」陈佳萱撅着嘴生气的喊道,「你想要他的钱?我不理你了。」

淩云看着陈佳萱淡淡的笑了笑,「钱有什幺不好?」

「你!」陈佳萱生气的转过身去,「我真不该帮你。」

「淩云,我揣着支票本呢,随时可以给你开支票。」周平瞬间又恢复了潇洒自信的风度,既然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心里又暗暗鄙夷:这个穷鬼,大概也没见过多少钱。

「不用,给我打个法律承认的欠条就行,我不要现金和支票。」淩云淡淡的道。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周平无奈的应道,顺手又从怀里掏出一部笔记本和一管耐克金笔,然后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空白的信纸,放到笔记本黑色表皮上,用金笔写了几笔说道:「写好了,签字也都签了。金额填多少?」

「一亿」淩云轻轻吐出两个字。

「什幺?!」周平瞬间变了脸色,「淩云,你是想抢钱还是把我当成银行,我再有钱,怎幺可能有一亿元。」

陈佳萱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淩云,不知道这个少年究竟要干什幺。

「又没有要你马上支付我,只是欠条而已。」淩云悠然的说着。

「欠条也是有法律承认的啊,你要起诉我不还钱,我怎幺办?」周平愤愤的说着,没想到这个穷鬼胃口还真不小,张口便要一亿元。别说他没有这个钱,便是他当银行总裁的父亲,短时间内拿出一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没得选择,要幺死,要幺给我写一亿的欠条。」淩云冷笑一声,并掌如刀,突地在周平面前一闪而过,瞬间如利剑一般深深插入坚固的城墙之中。掌风掠过周平的脸庞,竟然刮得他隐隐生疼。

周平心中大骇,情不自禁退了几步:「你要我拿出一亿,我同样是个死,你无非就是想逼我死而已。」

「我只是不想你再挑衅我而已。」淩云冷笑一声,「只要你以后乖乖的不来找我的麻烦,我就不会起诉你。」

陈佳萱凤目一亮:「干的好,淩云,对,就得这样威胁这个小人。」

周平愤怒的看向陈佳萱,但陈佳萱凤目一瞪,周平马上收回了目光:「我怎幺能相信你?」

「我说了,你没得选择,这是你做错事情的代价。」淩云说道,「你只能选择相信我,当然,我的信用会比你高得多,至少我说出的话会算数。」

「好吧。」周平一咬牙,提笔在欠条上写上数字,递给淩云,「希望你会说话算话。」

淩云接过欠条,伸出食指,指甲在周平的手背上轻轻一划,周平的手背上登时出现一道血线,周平疼的一缩手:「你干什幺?」

「没有印泥了,还得麻烦你按个手印。」淩云冷笑着说道。

周平怨恨的看了淩云一眼,默不作声的用手指在手背上蘸了鲜血,用力在欠条上按出一个清晰的指印。

淩云拿过欠条,仔细的看了看内容,满意的把欠条信纸折叠起来,小心的塞进口袋:「谢谢周兄配合,你可以走了,记住,可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否则,我就让你还钱。」

陈佳萱哈哈大笑:「淩云,你这回可是成了富翁了,虽然只是张欠条,可这欠条价值一亿呢,哪天看他不顺眼,咱们就告他,让他还钱,到时你也借我俩钱花花,哈哈。」

周平铁青着脸,恨极带着一众下属悻悻而去。这次他可是赔大发了,不但没报复着淩云,反而赔上了一大笔钱,虽然说只是欠条,淩云没有说让他马上还钱,但谁知道哪天这小子穷疯了,不把自己给告上法庭,到时说不得,就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

「这回你可以说了吧?」看到周平等人消失在远处,淩云这才向着陈佳萱问道。

「我说不出口。」陈佳萱神色忽然有点扭捏,「你怎幺能让一个女孩子当众说这种事,真坏。」

「什幺事你说不出口啊?「淩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是问你谁让你来罩着我的。」

「你问的是这个啊?!」陈佳萱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要逼我承认我喜欢你呢!」说着偷偷瞄了一眼淩云:「你虽然长得很一般,又没啥气质,不过呢,倒很合我的胃口,我看上你了。」

淩云一手抚摸额头:「大小姐,你正经点好不好啊,我问你正事呢?」

「你猜是谁?」陈佳萱一脸神秘。

「我猜不出来,你直接说吧。」淩云懒得和她绕圈子。

「跟你在一起真没意思。」陈佳萱嘟着粉嫩的小嘴,「我不会告诉你是谁的,这个谜底要你自己去揭开哦,对不起,我还要去泡帅锅呢,走先了,拜拜!」

这女孩是说得快,动作也快。话音刚落,就一溜烟不见了蹤影。淩云还想再细问几句,但是陈佳萱已经远远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令淩云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淩云静静的站立片刻,目光中露出深思之意,他忽然又走到古旧城墙旁边,霍然一拳击向厚厚的城墙,那城墙是一堵残破的仿古建筑,通体由巨大的窑制青砖砌成,坚硬无比。但是在淩云的铁拳之下,便是钢铁铸就的砖墙,只怕也要打出个窟窿。

然而,淩云的拳头在距离城墙只有一公分的地方停住了,一股看似柔和却坚韧异常的无形力场阻住了他无坚不摧的拳头。那是异能者最基本的能力,精神力场。

淩云眉毛一挑,拳上的力道却猛然加大了数倍,无数个细微的空气旋窝登时才他拳头的前端迸飞出来,剧烈摩擦的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然后,柔和而坚忍的精神力场一步不退,硬生生的抵住那无比淩厉的一拳。看似僵持,但是淩云的拳力已经透过了精神力场,覆盖到了砖墙上面。

几道细微的哢嚓响声过后,城墙以淩云的拳头为中心,如蛛网般向外扩散着髮丝般的裂隙。数秒钟过后,一面人身高般大小的砖墙轰隆一声倒了下去,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站立在城墙的另一侧,清亮的如同秋水般的双眸冷冷的看向淩云。

即使是淡定如淩云,被那两道冷漠无情的目光看过,也不禁心中凛然,情不自禁退后两步:「你是谁?」忽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女一样。这少女除了一脸冷漠之外,相貌可谓是普通之极,甚至比淩云还平凡了几分。放到茫茫人海之中,几乎便能被淹没。

淩云晃了晃脑袋,他突然觉得记忆有些模糊,明明好像见过这少女一样,却偏偏如同罩了一层薄雾轻纱,无论怎样努力回忆,却总是看不清楚。这是非常诡异的事情,因为自拥有异能以来,他的记忆便具有永久性,只要经历过一次,那幺淩云便会分毫不差的记得,根本不可能忘记。

平凡少女向前轻轻的迈了一步,淩云眼前一花,双眼中顿时影影绰绰起来,仿佛那少女站在原地从来没有动过一样。但是不知道怎幺回事,那少女仿佛又面对面的站在了他的眼前,淩云甚至可以嗅到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幽冷体香,顿时犹如沉醉在浓郁的酒香之中。

少女缓缓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淩云突然陷入了绝对的静寂之中,风声、喧闹声、车声,这个城市所有的声音如同被静音了般的变得沉默起来,他的耳边只缓缓响起那少女仿佛梦幻般的带有魔力的声音:「你,记,得,我,吗?

每个字都仿佛一记软绵绵的麻醉药,迅速麻木着淩云的脑神经。淩云的意识已经变成了一个空白体,不住的回想着一个相同的问题:我在哪里见过她?我在哪里见过她?我在哪里见过她?

问题越问越快,越来越密集,很快变成了噪杂的毫无意义的声音混合体。声浪越拔越高,犹如一根锋利的锥子,狠狠的刺在淩云意识内的最深处,有温和的液体流出来……

我这是怎幺了?淩云缓缓的眨着眼睛,麻木的想着,他想离开,想避开这个突然变得可怕起来的少女,但是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他,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丝毫不听使唤。

渐渐的,淩云的脑海有一股困意越来越强,强的竟然令他就要躺倒睡去。「你,困,了,好,好,睡,一觉吧。」梦幻般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淩云忽然觉得,那声音是如此的柔和好听,好像疲累之极时爱人那最温暖最温馨的怀抱。

他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双眼已经变得失神,晶亮的瞳仁里映射出的完全是少女平凡无奇的面孔。

  • 名称:遗憾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8: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