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喜剧超清

淩云接到张云峰的电话时正在家里看电视。地方台的新闻里正在报导本市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电视里的戴着眼镜的新闻记者略带紧张的磁性声音播送着:今日上午,在我市帝王花园社区发生第五起少女失蹤案,目前此案件尚无线索,失蹤女性全部为十六到十八岁的少女,案件引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组织市公安局和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

「淩云,你看新闻了吗?」手机里传出张云峰惊惶急切的声音。他本来一直叫淩云老大来着,但淩云实在不喜欢听他这幺所谓的尊敬称呼,便让他改过来。但是张云峰总是淩云老大的乱叫,淩云也无可奈何。

「正在看,你是说哪条新闻,出了什幺事?」淩云有点心不在焉。这时已经放了暑假,淩云一直在家勤奋修炼异能,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他的念动力无论在距离上还是在力道操控上都有了明显的增长,力量也比刚拥有异能时大得多。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淩云都是趁父母白天上班的时候偷偷在家练习。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在没有安全保障之前,绝不能让别人发现。

这时正是晚上八点左右,淩云的父母上亲戚家串门了。家里空无一人,淩云便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用念动力操控着几把在空中飞舞的铁勺,不停的在他面前划出无规则的轨迹。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勺子正在空中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汉字:淩云。

「老大!你不知道啊。」张云峰急得又叫出老大来。「玲玲家就在帝王花园里,今天新闻报导里失蹤的第五个少女就是玲玲!」

「什幺!」淩云惊呼一声,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突然失去了念动力的控制,铁勺纷纷掉在青色的木板上。发出叮噹一阵乱响。他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上,但是关于少女失蹤案件的报导刚好完毕,播音员正在播出另一条新闻。

「怎幺回事?她好端端的在家,怎幺会失蹤?」淩云定了定神,关切的问道。自从拥有精神力场以来,他发现自己似乎拥有了一种无形的感知,对事情的紧急程度异常的的敏感,只要集中注意力,就总是能模糊的获取一些淩乱无序的资讯。但是淩云既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幺回事,也不知道怎幺去控制它,只能任其自然发展。而刚听说李玲玲失蹤的事情,淩云便突然感觉到非常的不安,这不安来的是如此强烈,以致于淩云的额头上也沁出了冷汗。

在那次相救张云峰和李玲玲后,三个年轻人便很有默契的成为一个小团体。当然,小团体以淩云为主。在这里张云峰对淩云更多的是心折和拜服,甘心当淩云的小弟。而李玲玲却因此而性情大变,对淩云有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甚至一改往日飞扬跋扈、高傲而目中无人的性格,只是默默的低调着对淩云非常体贴。

淩云本不欲与他二人有再进一步的接触。但怎奈他的性格天生就有些被动,又不忍拒绝别人。几番疏远之后,张李二人不但没有识趣的避开,反而对他更加的追崇和体贴。淩云也就听之任之了,而且他多少也被两人感动,因此一个多月下来,三人的关係愈加紧密。

淩云不是傻瓜,自然能看出李玲玲对他的一番情意,但无奈佳人有情,公子却换了心境,淩云也就只好装着糊涂故作不知。而张云峰自从经历上次的教训之后,居然也彻底放下了对李玲玲的喜欢。反倒极力促成李玲玲和淩云。不禁让淩云刮目相看。感歎每个人其实都是与众不同的,自己不过是幸运的拥有了异能而已。

如今李玲玲突然失蹤,作为小团体的老大,淩云自然而然感到了着急。

张云峰听他语音关切,也不禁为李玲玲感到高兴,虽然惊慌,但他倒也沉稳:「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我给她打手机,她不接,我就有点奇怪,但是也没多想,以为她出去玩了。等到晚上我又给她打手机,她还是不接。我只好打她家里的电话。结果是她妈妈接的,哭着说,玲玲失蹤了,然后我就看见电视里播放了这条新闻,就赶紧给你挂了电话。」

「你去她家看过了吗?」淩云沉默了一会,轻声问道。

「没有,不过我估计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我们只是她的同学,和她家非亲非故的,可能进不去。」张云峰有些迟疑的说着,显然也不确定。

「你不知道,这件事在全市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少女离奇失蹤案,咱们班上那些女生都吓得整天呆在家里不敢出来,即使上街的也需要家里人陪同才敢出去,有三个少女就是因为独自上街而失蹤的。」张云峰又说道。

「可是呆在家里也不安全,玲玲不就是在家里失蹤的幺?」淩云反问道。

「是啊,而且当时她父母都还在家,就在客厅里,竟然一夜都没发现女儿失蹤,直到今天早上叫她吃饭,推门进去时,才发现窗户已经变得粉碎,人不见了,这才报的案。」张云峰诧异的说道。

「走,我们去她家看看。」淩云思索了片刻,毅然说道。

「好,我在帝王花园门口等你。」张云峰挂断了电话。

淩云转身给父母打了电话,说是去一个同学家,有可能晚上不回来住了。父母也没在意,只是叮嘱他不要玩得太累。然后淩云换上牛仔裤和T恤衫简便衣装,直接出门。

即使是夏天,晚上八点多天也黑了下来。这几天都是晴天,依稀可见密布的繁星和一轮新月,街道两侧的路灯发出昏暗无比的光线,一束束的光柱里,无数不知名的小虫欢畅的飞舞着。

淩云心头的不安愈发强烈,这种感觉是对未知的一种反射。越强烈就代表未知越可怕。

他走到街道上,还没等挥手,一辆熄着灯的计程车便停在了他的身旁,淩云打开车门,刚坐上去,司机便发动了车子,竟然一句话没问,就此一路向城郊驶去。

「师傅?你要带我去哪?我要去帝王花园。」淩云吃惊的看着几乎全身都藏在黑暗里的计程车司机。车里不但没有开灯,司机还扣了一顶大大的鸭舌帽,几乎把整张脸都遮住了,如果普通人只能隐约看清一个轮廓,但却对淩云丝毫无碍。只是看清了淩云反而更吃惊,因为司机的脸上还戴着一副墨镜,夜晚戴墨镜开计程车?难道他活腻歪了吗!

「去你该去的地方。」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从计程车司机的口中发出,听了令人不寒而慄。而这时淩云却清楚的看见,司机的嘴巴根本就没有动,也就是说,他虽然说着话,却没有张嘴。

如果换做普通人,只怕早已惊慌失措,多半以为自己遇上了黑车司机,要抢劫自己的财物。

淩云却冷静下来,他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眼中不易为人察觉的闪过一丝银芒。「停车!」淩云喝道。

司机恍若未闻,反而加大了开车速度。有若疯狂老鼠一般在马路上飞驰着,好在这一带车流量极少,半天也没有一辆经过,否则极易造成交通肇事。

「你停不停?」淩云冷冷的喝道。

「你要有本事就让我停车。」死气沉沉的声音再次发出。

滋咛——随着尖厉而刺耳的橡胶轮胎摩擦着柏油马路的声音,疯狂宾士的计程车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拉住了一样,在路面上歪歪斜斜的滑出了数十米后,终于靠在路边不动了。

淩云脸色惨白,委顿的靠在椅背上,在用念动力强行定住时速八十公里计程车的时候,他的脑中轰然巨响,宛如被大铁锤狠狠的击在头部一样,一时间头痛欲裂。如果没有这一个多月的刻苦修炼,只怕淩云当场就会昏死过去。

司机没有系安全带,由于巨大的惯性,他的面部狠狠的撞在正面的车窗上,挡风玻璃从他面部撞击的中心呈蛛网状龟裂,但是并没有破碎,反倒是司机的鸭舌帽掉落下来,墨镜也断成了数截,掉在车窗前面。

司机伏在方向盘行一动不动了,脖子后面的肌肤呈现出不正常的紫青色和大小不一的斑点,淩云知道,那是死去很久的人才会有的尸斑。

他没有去碰司机的身体,恢复了一会后,用念动力将司机的头部翻转过来,果然,那是一张异常狰狞恐怖的死人面孔,两个眼珠早已经成为两个空洞,嘴唇处根本就是一团扭曲的血肉。显而易见,这个司机本就是一具早已腐烂了的尸体。

死气沉沉的声音再也没有发出,淩云在用念动力止住汽车的时候,精神力场已经穿透了整个车内。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存活下来。

淩云沉默了一会,默默的打开车门,走出车外。若是换做常人,只怕此时已经吓得手足皆软,一具尸体居然会说话,会开计程车?说出去,只怕是要骇人听闻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是淩云却已经平静的接受了事实,既然自己都能够莫名其妙的拥有异能,那幺这世界上再发生其他的事情又有什幺奇怪呢?原先不知道,只是自己没经历过罢了。而且随着他不断的修炼自己的精神力场,淩云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迟早有一天,他的眼中会看到一个与常人完全不同的世界。

而且在刚才与那个死气沉沉的声音对话的过程中,淩云也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波动依附在司机的尸体上面,但是在他突然发动精神力场后,那股波动便消失得无影无蹤了。尸体失去了支撑,也彻底变成了毫无生命力的物体。

刚才他在车内向后看的时候,已经具有透视异能的他清楚的看到,后车厢里还有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也就是说,一具尸体用一辆计程车拉着另一具尸体在满大街的拉客,幸亏遇上的是淩云,如果是普通人呢?

淩云眉心拧成一个疙瘩,他有很多疑问。可以看出,尸体是被人操控的,可是又是谁在操控尸体呢?又有什幺目的呢?但是现在他没时间去想这些,因为还要赶到帝王花园那里和张云峰会和。

  • 名称:低俗喜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