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超清

      蓝天白云,碧水青草,绚日和风,御尘风一丝不挂地横躺在草地上,他就这幺呈个大字型地静静地躺着,两只眼睛舒服地闭着,这的确是种美妙的享受,所以他脸上挂着微笑,儘管这丝微笑怎幺看都有股子淫蕩的味道……

      的确,这家伙现在满脑子色念,身处如此的美景之中,如果没有一位美女相伴那是何等的煞风景。

      「夏洛娜,夏洛娜……」

      御尘风轻轻的喊了几声,但是四周没有动静。放眼看去,一片犹如地毯一般的绿色草坪被风吹起了一阵阵波浪,在柔软的草甸中央,有一汪碧蓝色的大湖,湖水波光粼粼,映照着柔和的阳光,闪耀着犹如宝石一般的动人光芒,煞是好看。

      风景好是好,可是除了草,还是草,除了还是草,就都是草了……

      「我操!」御尘风忽然跳起来,他的脑子此时正犹如一部开动的机器一般,迅速的过滤着任何有关这场景的资料,然后迅速定格在了那一天晚上的梦中这个场景,无论是湖水还是青草地,简直就跟那天晚上的梦一模一样!

      可是……我怎幺又会到这里来呢?虽然想起了这个场景,可御尘风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是做梦才会来到这里,那幺自己现在是醒着还是睡着?御尘风茫然的四下环顾,除了草,还是草……不对,总觉得还差点什幺。

      忽然见湖水中央一个波澜蕩漾开了,将御尘风蕩了一个激灵对,还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让我过来,要告诉我的身世!可是四下环顾之后,哪里有什幺人影?御尘风想到她是从湖水中冒出来的,当下一狠心,又挖上了一大陀泥巴。

      「你果然来了。」御尘风刚刚回想起来準备挖泥巴朝湖水里扔的时候,好听而熟悉的女声果然适时的响起:「不亏是被挑选中的男人,你的勇气已经为你自己证明了这一点。」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幺……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勇气是什幺……」御尘风皱了皱眉头:「但是,我依照约定来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说我为什幺会来到这个世界?我的父母是谁?我跟这里到底有什幺关係?这里又是哪里?」

      御尘风顿了顿之后,又补充道:「还有,你是谁?」

      女人笑了,她笑的非常的妩媚妖豔,笑得整个身体都在大幅度的颤动不可否认她本身就非常的漂亮,即便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是一尊绝美的艺术品,此时长袖善舞明眸善睐,随着如花的笑颜身体大幅度的抖动着,更增添了一抹无法言喻的魅力。

      可女人越是笑,御尘风心里就越是没底,为什幺没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就好像觉得是有什幺危险的东西在这个空间里蔓延一般。女人笑得很开心,一边笑一边朝他靠近,可御尘风却不由自主的在后退,不过当他想要后退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法后退了,地面上无数的嫩草早已经将他牢牢的抓住。

      「你跑什幺?」女人慢慢的从湖水中央飘蕩过来。「你怕我吗?」

      「我怕你?我一个堂堂男子汉,我怕你什幺?把我吃了幺?」御尘风兀自嘴硬:「我看你应该怕我才是,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地方,你不怕我把你给办了?」

      「我不怕呀。」女人眨巴眨巴眼睛,已经慢慢的走到了御尘风面前,她一脸灿烂的笑容看得御尘风有点心虚。「而且,你也没有这个想法,你是被选中的男人……虽然你第一次进到这里的时候满脑子的淫邪念头,可是你的心地善良。」

      「我不管你说的什幺被选中不被选中,是男人就有这个想法。」御尘风身体朝着后面微微倾斜,儘量跟这个女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彻底跟一开始喊着抱抱的男人划清了界限。「我是来等你给我答案的,你说我来这个地方之后,就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我为什幺会来到这个世界。」

      在这个奇特的空间中,御尘风破天荒的没有变成色狼,反倒是好像被一个绝色美女在反调戏一般。

      美女凑近御尘风看了半晌,忽然微微一笑,拨开自己金色的长髮,两个小小的角赫然出现在了鬓角上的两旁金色的小角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仿佛给四周都镀上了一层金色一般。御尘风张大了眼睛,他怎幺也看不出来那一层柔软的长髮下竟然能隐藏着这幺一对东西!

      怎幺隐藏是一回事,这个女人头上怎幺会长角!?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修行了万年之后变身成人的妖怪不成?虽然在自己的家乡也听说过这个说法,可是一个妖怪没见着。但是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希奇古怪的东西见多了,要说见了个妖怪,也没有什幺奇怪的。

      女人看着御尘风瞪着一双牛眼打量着自己头上的角,绽放出了一个绝美的笑容,御尘风发誓,这个一向波澜不惊的女人这个笑容绝对带有勾魂的意味,那是酒馆中的小姐才会用到的职业笑容。

      「你不来摸摸看幺?」女人这是摆明了在招蜂引蝶。「它很柔软的,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摸它吗?」

      「别……别扯淡。」御尘风克制住了自己心里不舒服的感觉长得再漂亮的女人头上也不能长角啊!长角就是妖怪,是个人面对一个妖怪都不会那幺舒服。如果在御老闆没有看到这对角之后,女人叫他上去摸他立刻能扑上去把人家衣服都撕乾净,可是真的看到了人家的真材实料了,他又发怵了。听说……有不少女妖都喜欢采阳补阴这一套……

      「我们根本就才第二次见面,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叫什幺名字!」

      看到御尘风的反应,女人似乎有一点失望,她微微的朝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跟御尘风的距离,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那种波澜不惊,只不过里面还透露着些许失望的味道。

      「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我的父母是谁?我为什幺会来到这个世界。」御尘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虽然知道她是妖怪,不过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妖实在是太勾人了!如果没有跟夏洛娜那相处几夜的经验的话,今天的贞操怕是保不住了。

      「我不知道。」女人倒是非常坦白。「即便是我知道了,也不能回答你。」

      「我靠!」御尘风习惯性的到处摸自己的刺剑,在摸了个空之后才醒悟过来,自己现在一丝不挂。「你这不是骗人幺!?」

      「不能完全说是骗人。有些东西我知道,不能告诉你。」女人笑得非常灿烂,那种灿烂绝非一般词语可以形容,可是她的下一句却能把人给噎死:「我可以告诉你的东西,我都不知道。」

      「我再靠!」御尘风怒了,想从地下挖泥巴,却发现身体已经动不了了。「你把我放开,有本事单挑!玩妖术算什幺本事,男子汉大丈夫的,有本事别用妖术,正大光明的打一场。」

      「可我本来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呀!」女人眨巴眨巴眼睛,绽放出一个异常可爱的笑容:「而且,这也不是什幺妖术,你不能动,那仅仅是因为你在害怕我,你的身体反应是最诚实的。」

      「我怕你?我再再靠!」御尘风大怒,猛然一提气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根本无法把脚移动分毫。他可不相信什幺害怕不害怕,这一準就是妖术。他现在狂后悔,为什幺当年我没有去拜一个道士或者和尚学艺,而要去学什幺武功呢?学武功有屁用,到时候还不是被人一指头给点了动不了……

      动不了就是动不了,无论御尘风使多大的劲,依然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指头没动,有东西动了御尘风用力用得把脸憋的通红,女人笑的娇躯乱摇,本来她就没有多少衣服遮挡身体,这一笑之下更是春光大泄……御老闆本来就不是什幺正人君子,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他已经用眼睛将这个该死的女妖强暴了一万次了……

      而来带的副作用,就是全身赤裸的御老闆某个部位起立了。那种一柱擎天的气势跟张牙舞爪的造型,足以让任何……这个雄性动物为之汗颜。御尘风为了练武,天真的相信了师傅说的童子身一事,于是蓄积了二十多年的玩意,在这几天尝到了荤腥之后无可避免的疯涨了起来。

      女人本来已经笑得弯了腰,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却已经看到了那根恐怖的人间兇器,它正面目狰狞的在微风中摇摆,正直直的对準了自己。一看到这副架势,她好像被什幺东西烫了一下一般,一声惊叫红晕上脸,连忙转过了头去。

       

      然后,御老闆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用女人的话来说,他不再恐惧了。

  • 名称: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4: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