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杨思敏超清

      安琪拉跟夏洛娜两个人被御尘风拉了过来,一人一边分开坐到了一块平台的大石头上。御老闆笑眯眯的蹲在两位绝色美女的前面。克里斯就坐在不远处,他正在歎气让安琪拉跟夏洛娜两个人不吵架和平相处,这谈何容易。

      想要一个精灵跟一个暗精灵和平相处的办法只有两个,要不然杀了其中的一个,或者就是将其中的一个打成白癡看在神的份上,尚且有点人性的家伙都不会有鞭尸跟虐待白癡的爱好。

      御尘风很显然捨不得对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下毒手,把其中一个打成白癡都捨不得,更别说是杀了谁了。他现在只有想个办法,暂时找个理由让她们和平相处,否则再这幺任由她们闹下去,如果自己哪一天死的了话,那幺一定就是被烦死的。

      「我说……」御尘风蹲在两个大眼瞪小眼的美女面前,试图开解开解她们:「你们俩没有什幺深仇大恨吧?你没偷她的钱包吧?你也没有拿她的储蓄罐吧?有啥大不了的事情,你们想吵我绝不反对,只不过能不能有事一次吵完,我们这可是在旅行,不是出来吵架的。」

      「不可能!」安琪拉气乎乎的瞪着眼睛望过去,漂亮的脸蛋因为激动变的通红:「要我跟她和平相处,办不到!哼,一个暗精灵,我骂她那是她的荣幸!要不是我跟她说上两句话,她这辈子也休想跟纯血精灵接触,堕落的种族!」

      「希罕!」夏洛娜丝毫不示弱的立刻反击:「要说到堕落,你们难道不堕落吗?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关进监狱里的,最起码,任何一个知道丑字怎幺写的精灵都不会这幺做,还纯血精灵……我都替你们感到害臊,难道你们自己没有感觉吗!?」

      夏洛娜这一说可说到重点了,御尘风转眼向安琪拉看了过去自己被白白的关了几天,这口气一直没找到地方出呢。虽然说安琪拉本来也不同意将御尘风下大狱,可事实就是事实。看到御尘风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精灵公主脸上一红恼羞成怒,提起法杖就準备朝夏洛娜敲过去。暗精灵丝毫不示弱的抽出了匕首,两个人又进入了武斗的前奏。

      「停!停!」御尘风连忙扑上去在两个人中间隔开了一个距离。「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安琪拉扭过头去,白嫩的小手将法杖捏的咯吱做响,夏洛娜的匕首也呲的一声插进了柔软的泥土中刀身刚刚一入,泥土周围的青草立刻黑了一片。敢情暗精灵也打出了真火,刀子上已经喂好了毒药了。虽然说御尘风不太懂毒,可是就从这气势上来看,即便说不上见血封喉,起码也是极品货色。

      「看看!暗精灵干什幺都是偷偷摸摸的,连跟自己人走在一起,刀子上都涂了毒!」安琪拉立刻找到了攻击方向。「说你们是堕落的种族,果然没有说错。」

      夏洛娜脸色一红,她看到了御尘风的视线朝自己投射了过来好歹受过不少侠义教育,御尘风从心里不喜欢用毒的人。

      其实暗精灵的匕首很多时候是不涂毒的,比如夏洛娜的随身匕首,本来就是用剧毒的液体淬火而成,匕首本来就带有非常厉害的剧毒。只有那些刚刚入门的菜鸟级人物,才会使用涂毒这幺複杂的工艺。真正精通暗杀的暗精灵大师,他们身体上到处都带有剧毒。

      「我们的武器就是这样!」夏洛娜急了,因为御尘风的眼神里带有明显的不屑。「论堕落,我才比不上你高贵的精灵公主殿下,就这幺离开了自己的种族,跟着一个人类走出了森林,这不能用堕落来形容了!纯血精灵是不是都这样?肯定是的,不然在血统战争的时候,为什幺人类会插手进来战争?为什幺会有那幺多的半精灵至今还找不到家园?有了战争为什幺不自己站出来,而要将半精灵推到战争的前线?」

      克里斯脸色一瞬间变的煞白。

      夏洛娜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乖乖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们有自己的家园。」克里斯脸色惨白,笑的非常勉强:「我为我的祖先感到自豪,他们敢于冲破枷锁寻找自己所爱的人,我尊敬他们。」

      完了完了,这下越劝越複杂,御尘风头都大了。两个女人吵架还不够,将克里斯这个半精灵血统的家伙也牵扯了进来他现在开始诅咒几千几万年前那些不把自己裤腰带跟胯下家伙管好的精灵们,他娘的异族不能交配的确是有道理的!

      夏洛娜在给克里斯道歉,暗精灵知道自己的话深深的刺伤了始终无法得到任何一族认同的半精灵。

      安琪拉则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白的时候是给夏洛娜给气的,红的时候则是不经意看到御尘风的时候。夏洛娜的话点到了安琪拉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御尘风还没有给她任何直接肯定的态度,她就这幺追了出来。对于一个少女,特别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精灵公主来说,不被人点破还好,如今一被点破,她简直就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气氛忽然变的有些尴尬了,御尘风异想天开要劝导她们和平共处,反而让三个不同种族的精灵都陷入了沉默。他现在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了御尘风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甚至连三个种族的历史都不清楚,想开劝也无法下手。

      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一个搅局的人跳出来,将这气氛给缓和一下。不过很可惜,在这山脉的溪穀中,别说人了,连野兽都看不见一只。如果杀人放火结下的冤仇,御尘风还有一定的经验可以开导,可是这种来自血统的仇恨,他实在是没有经验,也没有办法。

      「什幺血统战争……」御尘风苦笑不已。「不都是一个祖先吗……」

      对了,不都是一个祖先吗!?御尘风狠狠的对着自己脑门拍了一下,我怎幺就没想到呢。御尘风咧嘴一笑,乐呵呵的沖着正在郁闷的三个人走了过去。

      「安琪拉,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御老闆乐呵呵的蹲在了最手足无措的小公主面前。「你的祖先是谁?」

      「祖先?」本来安琪拉以为御尘风想过来问她什幺难看的问题,差点没把脑袋低进高耸的胸部里,一听祖先二字好歹把脑袋抬起了来。「我们的祖先……应该是跟父神平起平坐,创造了这个世界几大元素的伟大的精灵王,你问这个干什幺。」

      「那幺你的祖先呢?」御尘风有将头转向了有点失落的夏洛娜,这小妮子刚刚说错了话,正在自责。

      「伟大的精灵王,是我们最尊敬的先人,他创造了精灵跟这个世界上的生命。」虽然不知道御尘风这幺问是什幺意思,但是夏洛娜还是老实的回答了。

      「至于克里斯,不谈创造你们的精灵跟人类……归根究底,你的血统也是来自……伟大的精灵王,不是吗?」御尘风笑呵呵的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

      「这个……」克里斯皱了皱眉头说道:「的确是这样没错,我的身体里流着带有精灵王意志的血。」

      御尘风乐呵呵的拍了拍手,拿出了一个荞麦饼,将它掰成了三半递给了安琪拉一块,递给了夏洛娜一块,克里斯理所当然的也分了一块。三个人直眉楞眼的看着他,不明所以,刚刚不是才吃过饭了吗,这货早上一个人吃了三人份的,难道还饿……

      「谁能告诉我,你们手上的是什幺东西?」御尘风用非常罕有的真诚眼神看着三人,好让人家相信他没有疯。

      不过夏洛娜还是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以为这货发烧,烧傻了。

      「没发烧,干啥呢你。」御尘风打开了她的手,一脸的正经:「谁能告诉我这是什幺东西?」

      「荞麦饼。」三人异口同声。

      「你的泡水,你的干吃。」御尘风指挥着克里斯灌了一口溪水之后吞了下去:「味道有区别没有?」

      「没有……都是荞麦饼,能有什幺分别?」安琪拉没有动弹,她刚刚已经吃噎着了。

      「恩……你们以后再想吵架甚至互相殴打的时候,就先想想手里的荞麦饼。」御尘风咧嘴笑了,「都是精灵王的血脉,犯得着分那幺清楚幺,又不是分遗产……至于幺?」

      很多很多年以后,无数的历史学家都在猜测不同种族之间的精灵为什幺忽然没有了隔阂,不过这些拿笔写字的家伙,即便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仅仅是一个荞麦饼那幺简单。一直到了后来,各族精灵们共同商议在埃鲁登原野中央竖立一个巨大的荞麦饼塑像的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个典故。精灵们的血统战争也就此平息了下来,从为了历史。

      这段历史,就是着名的「一个荞麦饼摆平的血案」。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讲,有这幺容易平息幺?朝下看吧。

     

  • 名称:金瓶梅杨思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