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齿虎超清

      让人惊讶的是,被御尘风一骂之下,本来刚刚还牛气沖天的那一队士兵,包括头上插鸟毛的那个长官,好像都变成了风暴中的鸵鸟一般,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深深的埋进地下去。周围的人也是一脸异样的看着愤怒的御尘风,好像不该管才是应该的,像他一样跳出来维护正义才是奇怪的。

      「你们就是这幺维持治安的?」御尘风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拉过了那名戴鸟毛的士兵长问道:「你难道没有看见,他们在欺负一个弱小的女孩吗?」

      「这不在我们的管辖範围之内,贩卖奴隶是法律允许的。」鸟毛队长歎了口气。

      御尘风这辈子生平最见不得的就是谁欺负弱小虽然跟他受的侠义道教育有不少的关係,但归根究底,还是跟他从小受欺负的经历有关係。在他没有弄明白零花钱可以叫人帮他打架之前,因为个头弱小入门又晚,他没有少受欺负。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群地痞跟当时师兄们欺负他是一个样子围成了一个大圈,这幺多哭哭啼啼的女人围在中间。

      「废物!」御尘风一把推开了鸟毛士兵长,从仓啷一声从腰间抽出了金色刺剑,在人群异样的眼光中走向了那个围的紧紧的小圈子。一群地痞正玩的高兴,哪里想到背后忽然会出现一个人对他们进行偷袭,御尘风飞起一脚之下,本来围绕得紧紧的小圈子立刻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稀里哗啦倒了一圈。

      地痞们被御尘风一撞纷纷跌倒,估计是他们平时都横行惯了,做坏事从来没人敢上来阻拦,当即破口大駡起来。克里斯好不容易带着夏洛娜跟安琪拉挤上了前来,他一个人背着两个大包袱带着两个小姑娘,走起路来艰难万分。

      「他们是谁?」安琪拉看着这些人的装束有些眼熟:「这里发生了什幺事情?」

      「几个小流氓在欺负女人。」御尘风对自己的作品颇为得意。「被我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谁?谁在这里捣乱?」地痞们乱哄哄的从地下爬起来之后迅速在御尘风身边围了个圈。在一大群平民百姓中,提着刺剑暴力倾向严重的御尘风实在太显眼了。「刚刚是你在捣乱?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奴隶拍卖台吗?」

      「是谁的,关我鸟事。」御尘风瞪着眼道。「人家以已经说了,不是你们的奴隶,况且,我这个人最讨厌就是谁把人当货物卖来卖去。」

      「这是帝国的法律,你没有权利干涉我自由买卖奴隶的权利。」正在御尘风準备抛刀子杀人的时候,一个与这群地痞卖像截然相反的年轻人站了出来他穿着华丽的用宝石跟水晶点缀的服装,带着不知名的金属勋章,袖口与衣领都有考究的刺绣,在阿尔曼帝国,这是最标準的贵族扮相。「你打算干涉法律吗?」

      虽然他说得气定神閑的,但是脸色却苍白无比。

      「老子今天就管了,怎幺样吧?」御尘风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轻哼。

      「这是我的奴隶,我愿意怎幺样就怎幺样。」年轻人似乎没有料到御尘风会这幺回答,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连卫兵都不管,你有什幺好管的?我自己的奴隶,就算是杀了她,帝国法律也不会判我的罪的,奴隶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主人手里,我打她那是天经地义的。」

      「奴隶?」这段时间都在跟精灵打交道,光听说她们被抓去做奴隶卖了,可真正见到奴隶,这还是第一次。少女正低着头,低声的哭泣着,看不清楚容貌,但是从外形上来看,绝对不是精灵。火红色的长髮下两片圆润的耳朵,跟精灵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就是奴隶的悲惨生活。」克里斯好不容易凑到了前面,他歎了口气:「完全没有自己的自由,生死任凭自己的主人喜好。这个奴隶主看起来的确非常可恶,但是他做的一切却都确实合法这个女人是他的奴隶,别说淩辱殴打,就算真的杀了她,也没有什幺关係。」

      「什幺破烂法律!杀人还没有关係?」御尘风听起来可非常刺耳了。「也就是说,只要一个人是奴隶的身份,那幺她的生活,安全,自由什幺的一切都被剥夺了,甚至是连生死的权利都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随时有被虐杀的危险吗?」

      「事实上……」克里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是这样,这里属于阿尔曼帝国边陲,阿尔曼帝国的法律是不保护奴隶的。」

      的确,阿尔曼帝国的法律,可以说是富豪的法律。对于那些有钱有势的家族,法律对他们几乎形同虚设一般。而越是贫穷的人,越是会受到这些法律的苛刻,比如奴隶这一群比较特殊的人群,他们几乎被剥夺了除了呼吸空气之外的所有权利。主人说站不能坐,主人说爬不能走,即便什幺时候主人不高兴了,拿刀砍了他的脖子,那也是完全合法的。

      合法是合法,可是这幺明着买卖人口,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妇女……让御尘风心里看了很不舒服。这也许是一个地方的风俗年轻人看着御尘风不说话了,得意的一挑眉毛,回到了木台上。

      「现在,轮到这个女人了!」无一例外,所有的男性奴隶都被流拍,没有一个人出价。奴隶主狠狠的在他们身上抽了几鞭子解恨之后,将红衣少女拖了上来。「大家看看,这可是正经的狐族少女!在兽人中也不多见,堪称兽人中的贵族!」

      那少女被吓得全身颤抖,哆哆嗦嗦的被拖上了台来身上火红色的长裙已经被撕的不成了样子,露出了身体上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随着她的上台,空气中立刻弥漫出了一股子香甜的味道,那味道犹如麝香一般,让人一闻之下就大为振奋。

      「闻到没有?闻到没有?这个女人身上有香味道!」旁边手持皮辫的地痞狠狠的在她面前抽了一鞭子,泡过水的鞭子带起了一溜的木屑,一声让人心紧的响声之后,本来还若有若无的香味变的异常浓重。看来,这个女人的确身上带着香味,而且随着她的情绪激动,这种香味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这可是正经的狐香!有人出价幺?要知道,这种香味可是有催情效果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这可是好不容易从边境抓来的奴隶,现在减价抛售!」地痞又是狠狠一鞭子抽到了台上。

      一股更加浓郁的香味,随着女人的哭泣声,又弥漫在了空气中。

      「他们这样做合法吗?」御尘风眼睛都睁大了。「这也太扯了!什幺法律,谁定的法律?」

      「元老院。」克里斯想了想说道:「阿尔曼帝国所有法律都来自元老院的制订,除了那些古老的超越法律的习俗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违反元老院制定的法律。不过要说到关于奴隶的法律,虽然有很多不合理,但是元老院认可,谁也没有办法……你要干什幺?」

      「还有没有王法了!」御尘风推开了克里斯,他打算去把这个台给拆了刚刚才拔剑出来,前面火光一闪,轰一声巨响中,整个木台已经坍塌了下来。御尘风惊讶的转头回去,安琪拉双手握着法杖,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愤怒。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拆我们的台?」衣着华丽的贵族青年脸色瞬间白了。「你难道没有听见你朋友说吗,我们的买卖是完全合法的!奴隶就是奴隶,我即便是杀了他,也是完全合法的!」

      「呵呵。」御尘风笑了起来,他身子向前倾去,把脸凑到年轻人面前仔细地打量着。

      「你,你看什幺看?」   他被御尘风的一双大眼瞅得浑身皮痒。

      「我在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奴隶主出来是不是都带着脸了!」御尘风嘿嘿地笑。

  • 名称:剑齿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9: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