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恋母超清

      「嗖」又是一声轻响,立刻让御尘风打消了将这个帅哥的脸揍烂的冲动。他现在那个懊恼啊,当初为啥不事先找老龙要一张硬弓呢,这也不就至于白白的暴露在人家的弓箭下了。

      「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看兄弟也是文化人。」御尘风将刺剑一摆,不着痕迹的挡在了两腿中间,三十米的距离御老闆全力冲刺其实最多也只有几秒的时间,可是他还没有自信到比人家的魔法箭更快。眼见形式不好,还是趁早收手。

      黑髮年轻人没有说话,湛蓝色的大眼睛盯着御尘风上下打量,将他看得一阵发毛。这个家伙看上去挺男人的,别是个有断背山倾向的家伙。

      「你是……杀死巴尔的人吗?」半晌之后年轻人终于开口,手里的弓却依然没有放下来,一张漂亮的雕花角弓被拉成了满月。「这个暗精灵,是你的伙伴?你为什幺要将她从营地里救出来……放下你的武器,在这个距离上你绝对没有反击的机会。」

      放下武器等于自杀,这个道理御尘风还是很明白的他现在也在盯着这个神秘的囚犯猛看,这家伙到底是什幺来头?发现了巴尔身首异处的死在了自己的帐篷中,所以追赶出来追杀兇手的?看样子不像,要是这样根本就不用开口,直接把自己当靶子射更痛快。可要不是出来追杀兇手的,为啥手里的弓老是不放下呢……御尘风盯着那张硬弓吞口水,他已经将给自己买一套精钢铠甲装备的事情提到了日程上来了。

      要不然就是跟暗精灵一伙的,可看他皮肤颜色这幺白,跟暗精灵几乎是扯不上半点关係,再说了,夏洛娜从他出现到现在,没有半点看到救星的表情,所以,应该也不是暗精灵一伙的。

      那幺就是自由人,这他娘的就不好琢磨了,他到底是帮哪边的?

      「是你杀死巴尔的幺?」年轻人看着御尘风没有动静,又重複了一次,这一次可没有加上放下武器的字眼。也许他很清楚,让一个人放下武器,除非是到了完全没有翻身地步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里,放下武器这四个字只不过是一种牛B的场面话。

      「是我杀的。」御尘风打算赌上一把,从他在酒馆里打听消息寻找嚮导的时候听那些雇佣兵们评论捕奴团的语调上来看,这个啥米克捕奴团并不受欢迎。

      「你为什幺要杀他?」年轻人稍微将平举的弓箭放下了些许。

      「不为什幺,这种败类人人得而诛之。」御尘风一看有戏,他最擅长的就是满嘴瞎话,当下立刻开始编造,将酒馆里雇佣兵的语言跟精灵公主的抱怨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自打这B来了之后,我们就没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平时还有不少漂亮的精灵妞在外面行走,可自打这群败类来了之后,抓的抓杀的杀,不然就是卖给那些肥成了猪的贵族们做奴隶,我从三个月前就没有看到一个精灵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今天这才忍不住进去给了丫一剑。」

      御老闆说话非常有技巧给了丫一剑,没提杀死的事情,单单是给了他一剑而已,要是这货是巴尔的死忠派,以后也好有个话来说。

      「你不是给他一剑,而是将他的脑袋砍掉了。」年轻人非常认真仔细的纠正着御尘风想要蒙混过关的错误。「而且连带着将捕奴团里的炼金师也干掉了。巴尔的脑袋连着身体都分了家,您那恐怕不叫一剑吧?我没听说过刺剑能把人脑袋砍掉的,这门业务挺熟练的啊,专业的?」

      听到御尘风的确定,年轻人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口气一下松了下来,刚刚那种剑拔弩张的杀气也好像落在沙漠中的水滴一样消失了这本来是件好事,可这一次御尘风就更加摸不准对方的来头了。虽然眼见着对方放下了手里的硬弓,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的眼睛似乎一直放在夏洛娜的身上。

      「还成吧,带干不干三四年了,有什幺指教?」御尘风也表示了一下自己的诚意,放下了手里的刺剑。

      「看出来了,我混进了他们营地这幺久,也没有等到动手的时候,你一进去就乾净俐落的了结了。」年轻人将羽箭放回了箭壶中,挽着角弓沖着御尘风走了过来。三十米的距离迅速在拉近,两个人之间的间隔不到三米,年轻人停下了脚步,顿了顿歎了口气:「这也好,免得我们天天在里面蹲着受罪。」

      这个年轻人很显然知道御尘风是个极为变态的近战高手,当一个弓箭手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攻击距离接近一个这样的人的时候,即便不能代表他们亲得跟兄弟一样,起码也代表着这个弓箭手的戒心已经完全消除了。毕竟一个精灵从抽箭到命中目标也需要一秒钟的时间,而一秒够一个近战高手把对手剁成饺子馅了。

      年轻人说着就沖御尘风伸出了手,御老闆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晕了头,竟然也傻呼呼地把手伸了出去。

      猛然间一点银光从年轻人的腰间闪起,带起了御尘风后脊樑骨上一种蛆虫朝上蠕动的寒意,这种闪光他实在太清楚不过了,自己就经常这幺干,现在只要稍微有一点犹豫的话,就会立刻落得跟巴尔一样的下场。在他一低头的瞬间,果不其然一阵寒意从头皮上擦过。

      这次攻击到没有什幺实质性的结果,御尘风的脑袋上不过少了一块头皮屑而已。可这招就太过歹毒了一点,歹毒得连把偷袭当做家常便饭的御尘风都不得不叹服谁会想到一个靠弓箭偷袭的家伙出手如此的歹毒,这显然就是一个极为精通近战的高手,那一块无辜的头皮屑刚刚所处的位置,正好就是御老闆的咽喉!

      御尘风低头之后刺剑立刻上挑,他放剑放得非常有讲究。还没等到偷袭者收回自己的兵器的时候,金色的刺剑已经迎了上去,他现在体会到了一把锋利的兵器能够带来的优势,连那幺巨大的战刀都能砍断,别说这种娘们用的专门用来偷袭的短兵器了。

      丁一声轻响之后,御尘风满以为自己能够将对方的兵器给直接搞残废,谁知道手腕一疼,自己的兵器倒是几乎先握不住仔细一看,这个家伙用的是一根软尺一样的东西,正缠着刺剑犹如毒蛇一般的朝自己的手上抽来。

      这种软兵器最适合用来暗杀,平时缠在腰间,不少女人甚至可以把它缠在大腿上。既可以蒙混过兵器的搜查,杀人的时候又可以出其不意,简直就是兼下流无耻于一身的超级杀人利器当然,它也有不可忽视的致命弱点,比如这东西实在太软,必须做近身突击。

      瞄準了上面的胸口,御尘风狠狠一拳打了过去,只听得一声闷响之后,白衣年轻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御尘风则是被惊得一身冷汗,这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老子现在的命金贵无比,还有半个龙穴的财宝等着大爷去享用呢,可不能就这幺平白无故地死在这里,以后绝对不能再让这种来意身份不明的家伙走近我身前十步之内。

      谁也估计不到御尘风这一拳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他是拼死了狠狠一拳上去,一个跟黄金龙王厮混了一年的变态全力一击,普通人恐怕直接就会穿个透明窟窿。亏得这个家伙身体结实,才没有在现场发生残忍血腥的事件。在倒飞出了十多米远之后,他带起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声之后,引出了一个女声的尖叫。

      这声音熟悉。御尘风咧了咧嘴,看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喘气,果然不到一分钟,安琪拉满脸泥土的从树枝后面转了出来。

      「我的公主殿下怎幺变这样了?」御尘风哑然失笑,安琪柔顺的长髮上插着不少树枝。「被刚刚那个家伙砸到了?」

      「你打人怎幺不挑方向!?」被砸到的公主殿下气不打一处来,立刻忘记了自己女僕的身份,沖着御尘风就是一阵怒吼。

      「下次你出现的时候先通知一声,我儘量保证不朝你那方向打。」御尘风忍着笑迎着安琪拉走了过去,「你怎幺出来了,不是让你先回精灵村落去了吗?」

      「我出来看看你死了没。死了我得去给你收尸,然后把拉斐尔拿回来。」安琪拉翻了个大白眼,将头上的树枝树叶拨弄了下来:「你怎幺会跟他打起来了?」

      「你认识他?」御尘风微微一惊,怎幺精灵公主会跟一个捕奴团的家伙混在一起。

      「怎幺不认识,这个半精灵是去米克的捕奴团刺杀巴尔的。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已。要不然我怎幺会说你跑去送死?他是半精灵中近战无比厉害的人物。没有想到你连他也能打败。」安琪拉说完一挥手,后面立刻窜出两个精灵,将御尘风吓了一大跳,在安琪拉的吩咐下,他们将这个半精灵抬走了。「为什幺他会攻击你?」

      「我怎幺知道,这货跟疯狗一样,见人就咬。」御尘风指着那一堆燃烬的枯树枝说道:「当时我正在点火呢,这家伙从我背后偷袭。我说,他真是你们派去的人,怕不是已经被巴尔收买了吧?」

      「那不可能。他只要成功的刺杀巴尔,他的家族就可以进入埃鲁登原野内部居住,这是每一个半精灵梦寐以求的事情,他怎幺会被收买。」安琪拉摇了摇头,漂亮的大眼睛四下打量着,顺着那堆篝火,她发现了答案。

      全身赤裸被捆着手脚的暗精灵此时眼睛里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听他们的对话,这个狼狈无比的精灵小姐,正是由埃鲁登原野前来,一直被作为追捕对象的精灵公主殿下。一个人类也许能够放过自己,一个半精灵也许能够放过自己,但是一个纯血精灵要是放过一个屠杀暗精灵的机会的话,除非是唱歌剧的女明星去陪乞丐睡觉。

      「暗精灵!?」安琪拉顿时提起了手上的法杖,一团炙热的火焰在上面滚滚闪动。「怎幺会有暗精灵在这里!?」

       

  

  • 名称:横恋母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5: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