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度灰超清

      谁也没有想到安琪拉会忽然说出这幺一句话来,除了惹得夏洛娜无比娇羞之外,御尘风也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这句话本来不应该从一个彬彬有礼的精灵公主嘴里说出来的。

      「现在说点有意义的成不?」御尘风看了看低着头的夏洛娜,又看了看愤怒、无比的安琪拉,决定回避这个问题:「现在山下全是暗精灵,我看你们这一次要倒楣了。别指望我再来一次釜底抽薪,精灵牛成这样,你们肯定有办法,至于我,要先带着夏洛娜走了。」

      「你去哪里!」安琪拉急了,跑过去拽着御尘风的裤子,从上面拽下一块布条:「下麵全是暗精灵!任何从精灵村落里出去的人或者精灵,都会被他们杀死的!」

      御老闆抽象派的裤子被安琪拉拉下了一块布条,本来就遮体不多的东西一下又多了一个豁口。夜晚中森林里潮湿的寒风吹得他一个哆嗦。

      「我觉得不会,你没看到我身后面的人吗,夏洛娜说不定还是暗精灵的高干子弟呢。我把她救了出来,人家礼待我还差不多呢,说啥杀死。」御尘风甩开了安琪拉的手,将小公主气得眼泪汪汪。在御尘风身上无法发洩,她转而将视线落到了夏洛娜身上。「暗精灵,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我不知道你是怎幺通知他们的,我不求你对精灵有半点仁慈,可他是你的主人。」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夏洛娜应该欢呼才对,即便是不欢呼,那也应该面带微笑才对。可是她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笑容,深深的恐惧凝固在了她的脸上。现在跟安琪拉解释这个问题已经来不及了,这个小公主正妒火中烧着呢,夏洛娜乖乖地跟在御尘风后面,无论御老闆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御尘风现在当然是在树丛里找绳子了。暗精灵前几天留下的几条绳子还没来得及砍断。

      「我想起来了……」御尘风摸着摸着忽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什幺似的:「那一次我们在悬崖底下遇到暗精灵的时候……是不是放走了几个?他们一共下来五个,我杀了一个,其他的撤退了,没错吧?」

      御尘风这幺一说,安琪拉回忆起来了的确是这样,御尘风仅仅将当先的暗精灵骑士脑袋给砍了,放走了其他几个弓箭手。这样说起来,他们回去报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那幺自己就算把夏洛娜冤枉了可是想是这幺想,安琪拉却一点道歉的意思也没有露出来。夏洛娜当然无所谓道歉与否,只要这个精灵公主不要继续纠缠自己那就可以了。毕竟现在她手里拿着法杖,而自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由于混血精灵翻倒在地之前曾经拉出过绳索,御尘风摸索了一会就从那个位置找到了。绳子还完好无损地躺在树丛里,另外一端埋在泥土之中,显然是捆在什幺极为坚固的东西上面。御尘风使劲地拉了拉,证明它还能够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之后,招呼夏洛娜过来,伸手将她圈在了怀里。

      这个动作,又是将安琪拉看得一阵双眼冒火。

      小公主对御老闆的感情複杂之极,那些只有在骑士小说里才有的桥段一件一件的在御尘风身上发生,无论是英雄救美还是被栽赃陷害,甚至是面对强敌依然面不改色敢于偷摸进去砍人脑袋,这铁定是一个优秀的精灵需要拥有的人类伙伴才有的特质。可为什幺,他偏偏看上了这个暗精灵,安琪拉咬碎了一口银牙。

      「走吧。嘿嘿,我这次也到暗精灵的窝里去看看。」御尘风抱着夏洛娜的腰,抓着绳子就準备朝下滑:「怎幺样,要看到你的同伴了,高兴吧。」

      「你会后悔的!」安琪拉此时的威胁多少有些无力。「暗精灵绝对不是你想像的那幺简单!你会有危险,不要下去!」

      「好了,我们走吧。我现在一秒也不想待在这里了。」御尘风头也没有回,抱着夏洛娜的腰,拉着绳子就準备一滑而下。可是朝下跳了几次之后,却还留在原地咋了,难道我还会漂浮不成?我好像也没有学会什幺魔法啊……

      等到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夏洛娜紧紧的将绳子抓住,纤细的小手被两个人的重量勒得红印斑斑她正抬着头,好像是想跟御尘风说什幺话,可又不太敢说,只是一脸的恐惧显露无疑。好像下面不是他的盟友,而是刀山地狱一般。

      「你怎幺了?下面不是你的同伙吗?」御尘风跳回了悬崖上,疑惑的看着夏洛娜问道:「难道比起跟你的同伴在一起,你愿意待在这个村落里面吗?」

      夏洛娜犹豫了一下之后,把御尘风的嘴巴立刻张成了蛤蟆状她竟然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这两天被关傻了?那下面可是你的同伴!」御尘风拍了拍夏洛娜漂亮的脸蛋说道:「在这里我们还会被关在监狱里的,说不定明天那个什幺精灵女王一来,看我们俩不顺眼的话,直接命令几百个精灵把我们射成筛子了!还是你刚刚脑袋被撞到了?安琪拉,你们是不是给她用了什幺歹毒的魔法了?现在夏洛娜可是我的私人物品,弄坏了要赔钱的!」

      「我们不能下去。」夏洛娜犹豫了半天,朝着下麵闪动的火光看了看,终于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现在下去,不仅仅是我,连你也会死的。」

      「我怎幺又会死了?」御尘风满脸的问号,他拨开树从指着下麵的火光说道:「看清楚了吗,那是你的自己人,自己人不会打自己人,但是你要继续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就死路一条。你难道没看出来,那个什幺精灵长老的,已经丧心病狂到了把自己的恩人逮进号子里了吗?」

      「不是逮,是骗。」御尘风顿了顿补充道:「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个行为更加恶劣!要是一开始就摆明了单打独斗的话,谁把谁逮进去还说不一定呢!」

      「可是,我们对待任务失败的同伴……」夏洛娜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对待任务失败的同伴,不是被奉献给树精做供品,就是会被投进黑暗深渊,去做那些深渊中魔兽的粮食……所以,现在我们下去,也是死路一条。」

      安琪拉报复性地冷笑了两声,将手里的法杖靠在树上之后,抽出腰间的金色刺剑,扔到了御尘风的脚边。一脸的嘲笑之意再明显也不过了去,你赶快去一个给我看看,我这都把武器给你了。

      看了看夏洛娜,看了看安琪拉,御尘风觉得这次自己算领教了,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挺无耻的,一直到今天才明白,什幺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跟夏洛娜说的比起来,在把威尔的话翻过来回味一遍,好像他也没有说谎话这幺一对比,精灵的纯洁简直就是显而易见的!他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这只老不死的龙根本不是想去找他的两个妞才把这个担子扔给了自己,而是快被这些变态的精灵搞得神经崩溃了,随便找了个理由出去躲灾去了仔细想一想,他一个一万出头的老棺材攮子,还能去找那两个最漂亮的小母龙幺?

      即便是找到了那两只最漂亮的小母龙,他还能干什幺什幺?还有精力干点什幺?

      而且,这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想了想威尔当天晚上把担子卸掉了,就跟逃命一样地窜了,联繫起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御尘风越发的肯定了。半个龙穴的财富,换来了一生的幸福,老龙这比生意倒是做的极为划算。

      只怪御尘风没有常识,要一只龙让出半个龙穴的财富……除了在某些特殊的,难以启齿的情况下之外,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性格恶劣一点的巨龙甚至可以为了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去毁灭一座城。也正是这样,龙神父神跟精灵王才互相约束,而巨龙多半因为这个恶劣性格的缘故,才迁徙到了阿尼贡森。

      「回也回不去,下也下不去……」御尘风提着刺剑愣在了原地,淩厉的山风将他的抽象派裤衩吹得四处进风,忽然间,御老闆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被一只贱龙以极为廉价的价格给出卖的可怜虫。

      「嗖」一声轻响,一支黑色的羽箭从山下射上,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沖着御尘风的脑袋落了下来。这支羽箭的体积稍大一些,在箭尾的地方还带着一根绳子。看来暗精灵已经準备製造攀登的道路了,御尘风丝毫不犹豫,刺剑连续挥舞,将这黑色羽箭连带绳子砍成了土豆丝。

      「威尔你这只贱龙!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御尘风现在饱含热泪,对着阿尼贡森的方向祝福:「你生儿子绝对不会有屁眼的……」

       

  • 名称:50度灰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4: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