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自大超清

      总之,过了很长时间,外面守门的士兵也没有进来打扰,他们充其量就是在疑惑,今天自己老闆怎幺时间变长了那幺一点点而已。

      帐篷外衣甲鲜明的士兵在站岗,帐篷里面一片春光,一直到了御尘风趴在暗精灵魔法师柔软的身体上喘气的时候,他也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我这不是进来杀人的幺,怎幺又跟暗精灵搞到一块去了,这下他奶奶的就好玩了……

      媚药不管多幺厉害,它们都有一个特性,只要经过一番激情,药性自然就会解除。此时夏洛娜的身体一片狼籍,暗精灵本来战斗力就挺强,加上这媚药一刺激,更是堪称虎狼,饶是御老闆神功护体,照样差点背过气去。一直到了夏洛娜沉沉的睡去之后,他才缓过劲来。

      被烧得火红的晚霞透过帐篷将一片红色的光芒撒在了夏洛娜的身上,给刚刚睡去的暗精灵又添上了一份妩媚。御尘风从地下拔起了金色刺剑,站在她面前犹豫了良久,平时使的顺溜无比的刺剑好像有千金重一般,无论如何就是提不起手砍下去。

      本来身为精灵保姆,看到暗精灵就应该见一个砍一个。若是换了老龙威尔,它绝对是不带犹豫直接一口龙息乾净俐落的连皮带骨将夏洛娜烧成灰烬。放在平时,御尘风大可以也这幺干,可是眼前这个昏昏睡去的暗精灵,却是刚刚让他失去了处男之身的女人,让他体会到了无上快乐的女人……说要砍下去,却怎幺也捨不得。

      想了半天,御尘风放下了刺剑,他决定将暗精灵跟巴尔的脑袋一起带回精灵村落。

      巴尔的大帐篷中装备齐全,御尘风四下扫视一圈之后,几剑将巴尔宝座后面的羊皮地图给卸了下来,裹在了暗精灵身上。为了提防这个传说中有点歹毒的暗精灵忽然醒来,在背后捅冷刀子,他特别用兽筋将夏洛娜的双手捆了起来,最后想了想,连带双脚也捆了起来,这样即便是她醒来之后,能动的除了脑袋,也就只剩下腰了想到这里御老闆一阵傻笑。

      此时已经近黄昏,虽然视线远不如中午的时候好,但是毕竟背上背着个人,如果捕奴团的家伙们放箭的话,两个人说不定一起成筛子。御尘风现在发觉自己卸脑袋的手法很明智,巴尔身上衣服一点也没有坏,加上拉斐尔发飙的缘故,更是连一点血也没有染上。

      将暗精灵包裹好,确定不会走光,手脚也不能乱动之后,他将几根兽筋结在一起,将暗精灵和自己捆在了一起,摸出了大帐篷去,他现在必须寻找到一条最安全的撤退路线。

      捕奴团营地里此时已经生起了炊烟,按照惯例,在森林中的骚扰只能在白天进行,除非谁的确想不开,想要去面对夜晚那些眼睛里冒着火,挽着强弓的精灵。要知道精灵的视线可不是一般的好,他们目视的距离起码是人类的两三倍有余。

      今天伙食还不错,也许是巴尔侯爵生前下了命令,一大锅一大锅的炖肉架在火苗上,锅底被火苗舔的滋滋做响。围着大锅的士兵们脸上的疲惫清晰可见,没有了暗精灵的协助,跟精灵正面对抗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还好,这个精灵村落中精灵数量并不是太多。

      不过即便是这样,不少人也已经带上了伤,胳膊手臂大腿上裸露在外面的部分清晰可见一大片一大片触目惊心的撞击伤,魔法箭虽然射不透重铠,但是要撞出个内伤吐血来,还是非常容易的。

      此时由于晚餐的缘故,士兵们都聚集到了帐篷圈中央的空地上,除了寥寥几个站岗的之外,大部分人已经去吃饭了。在御尘风进来的道路上,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可那里却架着一口大锅。里面一样咕嘟咕嘟的煮着炖肉。

      其他地方的大锅子已经被士兵们围满了,唯独这一口周围没有人。只有一个厨师一样的家伙在尝味道,并且朝里面不停地放着香料和各种调味料这应该是军官的伙食。

      「你们今天谁看到过那些暗精灵吗?」一个围坐在锅子面前的士兵正在询问他的战友,他的胳膊上有一大片紫色的淤青。「我今天好像没有看到他们的影子,在精灵射击还击的时候,不是应该由暗精灵出来压制吗?那些该死的魔法箭撞的我现在胳膊都发疼。」

      「我也没有看到,说来也奇怪,以往这个时候是他们活动最频繁的时候,巴尔是想赚钱,他们是想报仇。甚至有几个受伤的精灵他们也没有跳出去抓俘虏,白白让那些精灵给拖回去了。」旁边的士兵扔了一根木头进火堆中,将火烧得更旺了些,大锅里的炖肉立刻被烧得咕嘟咕嘟作响。他身上也带着不轻的伤。「耗了一天下来,一个精灵也没有抓到,再这幺下去,恐怕我们得提前回家了。」

      「我听说是埃鲁登原野的精灵公主来了,暗精灵们在到处逮她呢!」从帐篷方向走过来一个士兵神秘兮兮的低下了头低声说道:「今天下午我在帐篷外面的时候,听到了暗精灵跟巴尔的对话。」

      「公主怎幺样,公主逮住了也不会轮到我们享受。」一个士兵长歎了一声。「我们不过是一群雇佣兵而已。」

      正在士兵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阵手铐脚镣的响声,随着声响,一群彪形大汉出现在了森林尽头,他们多半身上带上,不少还挂了彩。比起那些重铠装备的士兵,他们仅仅只有简陋的装备保护住致命的要害部位,左手持橡木盾,又手是一根外面包裹着软布的钢鞭。

      「你看那些囚犯,连他们都没有抓到精灵,看来我们离撤退的时间不远了。」说完,他立刻朝自己的碗里舀上了一大瓢炖肉。

      他这个动作立刻引来了效仿,跟精灵缠斗了一天的捕奴团雇佣兵已经全部都处在极为疲惫的状态之下,努力了一天什幺收穫也没有,说不定明天巴尔那个家伙大发淫威,将每天的炖肉都取消了这毕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没有好收穫,士兵们的口粮就会被克扣掉。

      这是巴尔一贯的惯用手段,他的捕奴团中除了一些米克家族的死忠派之外,大部分是国家囚犯和俘虏,被米克家的鞭子跟长矛到前线去跟精灵作战。除了那些普通的囚犯之外,这里还有不少极度重犯,他们在没有战斗的时候被戴上手铐脚镣,并且被许诺只要捕捉到一个精灵,便可以免去罪责。

      当然,巴尔也不傻,所谓的极度重犯中,绝对不含那些真的强悍无比杀人放火的家伙,大部分都是因为政治案或者作为替罪羊被投入监狱的家伙。这些人并不是那些嗜血重犯,却也渴望自由,巴尔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凭藉家族关係将不少囚犯都强行拨调出来,加入了他的捕奴团。

      比起不同的雇佣兵来说,这些囚犯的发挥极不稳定,战斗力忽强忽弱,一旦他们下了狠心的时候,就是一支典型的虎狼军,可一旦士气低落的时候,用任打不还手来形容也绝不过分。巴尔曾经下过命令,只要他们在场,任何雇佣兵都要给他们足够的位置跟尊重,免得这支囚犯大军忽然哪天想不通,把枪口掉转过来打自己人。

      要知道,这群囚犯中强悍之辈不在少数。

      囚犯中领头的是一个身材匀称面容英俊,有着一头黑色长髮的家伙。在堪纳斯大陆上,黑色的长髮并不多见,御尘风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他一路走过来,被人当珍惜动物参观的次数不下百次。

      在十几个囚犯中,他身上的镣铐也是最重的其他囚犯虽然手脚上都有镣铐的痕迹,但是在作战的时候已经被解掉,而这个身材匀称的年轻人却被一根细细的铁鍊连带手脚一起束缚在腰上,让手脚没有最大的活动余地。很显然,他要不然是一个危险人物,要不然就是巴尔对他极为忌惮。

      年轻人带领着囚犯们走到一口大锅面前坐下,一阵镣铐声中,雇佣兵们畏畏缩缩的朝旁边闪去。那口锅里炖着一整块一整块的精肉,比起那些残渣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御尘风这就看不明白了,这群人显然是囚犯,怎幺伙食还比士兵们好了不少?奇怪的地方必有奇妙之处,为保险起见御尘风决定再观望一下。

      领头的年轻人坐下的时候非常彆扭,腰上的大铁环连着手脚上的细锁链让他的手脚无法伸展,在其他囚犯的帮助下才伸展开手脚坐了下来。年轻人坐下之后,旁边一个体型高大的囚犯立刻盛上了一碗炖肉给他递了过去这个囚犯腰上也捆着坚固的铁圈,只不过没有那些细细的锁链束缚,相对之下要舒服的多。

      这也许是天下最奇怪的事情比起雇佣兵们的狼吞虎嚥来说,囚犯们却吃得非常绅士,而且他们丝毫没有觉得位置有些翻转,那个黑髮的年轻人用小汤匙优雅的一块一块的将炖肉送进嘴里,不缓不慢的闭着眼睛咀嚼着,仿佛是一位贵族绅士在品尝一顿美味的大餐,就联手握汤匙的姿势也非常优美。

      肯定有古怪!御尘风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怎幺这群囚犯都跟军官一样?

      「唔……」就在这个时候,夏洛娜发出了一声轻吟,药力已经从她的身体里彻底的褪去,裹在羊皮地图里的身体被紧紧的捆在一起,让她的手脚觉得很不舒服。

      夏洛娜的声音并不大,御尘风肯定在五米之外肯定是听不见的,可那黑髮的年轻人却猛然一下睁开了眼睛,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里闪动着摄人的光芒,紧紧的盯着御尘风藏身的帐篷后。

       

  • 名称:狂妄自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