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好贱超清

      到现在为止,御尘风乾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偷袭和反偷袭。谁心里动了那幺一点念头,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天上的火鸟已经离开了视线範围外,而安琪拉则手持法杖站了出来。

      经常有人将外表和杀伤力直接联繫起来,而无数的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大意的将外表跟战斗力联繫到一起,除了会让自己死的比较冤枉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安琪拉走出来一步,御尘风就开始吞口水了这小妞不是普通的强,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横蛮。魔法师由于身体孱弱的缘故,绝对不会在近距离恋战,更不会主动的走出来挑事的。如果一个魔法师在近距离遭遇敌人的话,他的标準程式应该如下:威胁、恐吓、佯攻、放烟幕弹以及最后的逃跑。按照这个标準程式,威胁恐吓安琪拉已经跟大鸟配合着表演完毕,现在应该到了佯攻了。

      御尘风不是从来没有跟魔法师对战过的菜鸟,来到堪纳斯大陆,第一个跟他对战的魔法师就是处于这个大陆力量金子塔巅峰的黄金龙王威尔。

      「人类,看来你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你放心,本公主会给你一个痛快的。」安琪拉法杖挥舞中,一道淡淡的水蓝色光芒凝固在了她跟御尘风之间。

      如果对面是个男人,御老闆肯定早就沖上去削他前脸砍他屁股踹他要害了这个精灵公主怎幺说也不听,看来不给她一点点教训,这事还没完。他倒不是害怕这个精灵公主跟火鸟的夹击,要知道这一年来在跟威尔争夺洞穴财富的争斗中,他几乎天天被最强悍的龙息魔法洗礼。虽然没有正面命中过,但是他却能够準备的感觉出魔法的强弱。安琪拉魔杖上凝聚的魔力,连老龙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好歹我也是精灵保姆,再说面对一个女人,始终不好下重手。可是让她肆意发挥的话,自己恐怕也讨不了好去。被老龙的龙息球擦个边都得躺一个星期,虽然这个精灵公主的魔力波动并不大,但是挂上一下边怎幺也得躺上一天半天吧?

      巨大的火鸟又一次出现在了御尘风的视线中,它扇动着燃烧着火焰的巨大羽翼,一阵一阵的热流将地面的落叶卷的漫天飞舞。

      这鸟显然没有精灵所谓的优良传统,虽然现在的情况是两个人在单挑,但是御尘风丝毫也不怀疑这贱鸟会在关键的时刻落井下石无耻、卑鄙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一个精灵公主带着一只鸟,她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正好,这个时候可以试试老龙留下的教材上的招术。

      按照武技书上的记载,御尘风尝试着释放护身斗气,这仅仅是那些修为极为高深的大剑师才能使用的特殊护身方式。老龙曾经说过,御尘风的修炼方式与这个大陆上的人极为不同,无法给他划分一个什幺等级,它曾经粗略的估计过,御尘风的实力跟大剑师相当,如果在勤加修炼,只要突破了这个境界,就可以达到武者们梦寐以求的剑圣的地步。

      开玩笑,若是一个见习剑士,每天被威尔这个变态的上古老龙洗礼一次,最多三天就得玩完。要知道成为一只恐怖的上古黄金巨龙的玩具,除了心里素质好之外,实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按照书上记载的方式,御尘风此时已经成功的在身体上布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这层光芒若有若无,淡淡的却又无比真实。

      大鸟翅膀在不停的扇动,卷起了一堆落叶沖着御尘风砸了过去。落叶没有实质性杀伤力,可是对视线阻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效果。一大堆落叶沖着御尘风卷过去,那怪鸟欢叫几声,听起来竟然还颇为兴奋。安琪拉很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上法杖虚空划圆,嘴里快速吟唱着,一根尖锐的寒冰长矛从蓝色魔法盾中挤出,混合着落叶群狠狠的刺向了御尘风。

      「人类!我要让你明白精灵的荣耀不容玷污!」可能是觉得出手偷袭不太合适,在寒冰长矛已经飞出了几丈之后,安琪拉骄傲的声音才传到御尘风耳朵里。

      不过,这还是彻头彻尾的偷袭。

      「要不要脸!偷袭还大声喊荣耀,你是不是没有被黑社会毒打过!?」对付女人不好下狠手,对付只鸟可用不着考虑那幺多。想到刚刚这只贱鸟让自己脑袋着地,此时又卷着落叶来偷袭,御尘风大吼一声,身上光芒猛然暴涨几寸,正好落在了那些落叶之上。

      在那一瞬间,御尘风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光芒在那一瞬间犹如实质一般,仿佛还带着不小的黏性,飞袭而来的树叶在那一瞬间全部被黏在了这一片光芒上,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面厚厚的树叶墙。安琪拉的那一支寒冰长矛也没有逃脱得了这个命运,仅仅只扎进了树叶墙中一寸,就已经无法前进了。

      一根淡蓝色透明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寒冰长矛突兀的扎在一堆树叶上,精灵公主在那边把嘴巴张得犹如打哈欠的蛤蟆。

      发生了什幺事?安琪拉似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问号。

      大鸟很显然是跟精灵小妞配合习惯了的,它正等待着安琪拉的寒冰长矛将这个男人扎个透骨爆胎,可没有想到所有的攻击都在他身前三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还有更让它想不到的事情即将发生。

      眼见偷袭不成,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再来一次的火鸟,忽然发现前面飞来一个黑色的小点,那是什幺?火鸟瞪大了眼睛盯着看,那黑点上带着一点淡淡的金色,正以极快的速度沖自己飞来。

      「吧唧」一声,在一阵哀鸣之后,火鸟巨大的身体掉到了树林中,它落下去的时候看见御尘风手上正掂着一块脸盆板砖上抛下抛,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要在这种森林里找一块石头,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御尘风嘿嘿一笑,将提内劲力运到手上,石头立刻变成了耀眼的金色,然后他瞄準了火鸟摔落的地方,又是狠狠一下。

      不远处一声闷响,火鸟又是一阵哀鸣这声音非常的委屈。

      「魔法师!?」看着御尘风手里的石块,安琪拉忽然大声的叫喊了出来。「你是魔法师!你怎幺会是魔法师?我明明看到你一路用剑砍断缠绕的藤蔓,你为什幺不穿魔法袍!你这个无耻的人类!」

      「耶?你偷袭我还说我无耻?我什幺时候说我是魔法师了?」御尘风被精灵小妞骂的哭笑不得,她用来骂人的理由简直就是骇人听闻,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妞不去做狱卒刑官,真是屈才了。「还别说我不是魔法师,即便是魔法师,我不穿魔法袍,我怎幺就无耻了?」

      御尘风话一说完,猛然大喝一声,那一层犹如实质一般的光芒猛然一震,被粘在上面那些树叶扭曲几下之后,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扯的粉碎,而安琪拉那一根寒冰长矛,现在也只能称得上一根冰棍了。

      「啧啧,头都没有了,拿来捅人是不行了,解解渴还成。」御尘风一脸贱笑的从地上捡起了那一根被震碎了枪头的寒冰长矛掰成了两截,脱离了魔法师掌握的冰矛立刻开始飞速的融化,晶莹的水滴连带着上面的泥土跟树叶一起落到了地上。

      「咯吱」一声,在安琪拉犹如见鬼的眼神中,御老闆将剩下的一小截乾净冰棍扔到了嘴里。

      「味道不错,看的出来,这水质非常好。」他是这幺评价的。「能不能再给我弄根甜的。微甜就可以了,太甜了容易长蛀牙。」

      御尘风一边咯吱咯吱嚼着嘴里的冰块,手里还抛着几快小石头,一边微笑的朝着安琪拉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喃喃自语:「要是夏天能有这幺一个奴隶该有多好,想吃冰块吃冰块,想吃刨冰吃刨冰……在自己家里挖地窖来藏冰,这不是浪费钱嘛……」

      「你……你别过来。」看着御尘风一步一步接近自己,刚昂盛气淩人的精灵公主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一丝哀求的意味:「不要靠近我!别过来!」

      「对于一个邪恶的人类来说,一个精灵公主有多幺大的诱惑,你是不会明白的。」御尘风嘿嘿笑着将被冰棒弄的潮湿无比的爪子递了过去,其目标正好就是精灵公主因为激动和害怕而边的有点红红的脸蛋。本来白皙的肌肤上渲染上了一层淡红色,更显的娇媚无比。「我听说精灵很值钱,你能卖到多少金币?一万?两万……可能不止。」

      御尘风说完,手里小石子呼啸而出,打在了精灵公主身上,安琪只觉得一股气血上涌,顿时半身麻痹。

      他倒没真打算把精灵公主抓去卖了,虽然安琪拉不听他的解释,可是御尘风却在为那半个龙穴的金币做考虑好歹也是精灵的保姆,我可不是一个奴隶贩子。如果真的把这个精灵公主送去卖掉的话,威尔恐怕又会变身为泡泡龙满世界的来追杀自己

      他就是想捉弄捉弄这个不分青红皂白就偷袭别人的小公主。事实上她的实力并不弱,只不过从她战斗的方式来看,纯粹是在温室里被养大的花朵就连魔法师战斗首先要朝四周瞅瞅有人没有这个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的人,除了书呆子,就只有这些官家小姐了。

      「我现在是这幺考虑的。先等我自己享用完之后再把你弄去卖了。」御尘风蹲在了半身麻痹的精灵小妞面前乐呵呵的笑道:「你说,我是应该先扒了你的衣服   ,还是先扯掉你的裤子?我是应该把手搭在你的胸口上问问你同不同意呢,还是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你……你…….你…….」精灵公主只觉得脑子一热,一股气血猛然涌动上来。

      御尘风只觉得眼前一道红光闪过,整个人就沖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 名称:王爷你好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