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杀手超清

      米克家族的捕奴团,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龙与美人。

      虽然巴尔侯爵一直是跟着暗精灵的屁股后面才打的一路顺风顺水,但是要捕捉精灵,自己没有三两下那简直就是送死。由于捕奴团的大营长期东搬西迁,所以营地也并不能修建的十分坚固。所以有人谣传巴尔侯爵本身就是一个绝顶高手。

      到底高到什幺程度,据说他拥有阿尔曼帝国最正统的狂化体质,这种体质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拥有开山裂石的本领,谣传他曾经一拳将侯爵府门口的青铜狮子砸了个大洞不过也有目击者说,他胳膊上的石膏三个月后才被卸下来。

      「我给你一秒钟的时间,立刻把我的妞放开!」只见御尘风大喝一声,还没等巴尔侯爵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扑了上去。一秒钟的时间实在太短暂,对于一个面对一个从天而降的入侵者,没有反应时间的人来说,这无异于偷袭。

      御尘风本来就没打算着单打独斗。在跟威尔相处了一年多时间里,他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单打独斗这种事情仅仅是在非常有把握的情况下才能干的。巴尔的手还在夏洛娜的双腿之间,堪堪闪过了御尘风的偷袭。可惜后面那个尽职尽责的炼金师,连叫都没叫出一声来,就被御尘风连皮带骨了个透骨爆胎。

      「大胆!」巴尔侯爵惊出了一背的冷汗,御尘风手上的刺剑闪的他有点眼花缭乱。「你是什幺人,胆敢跑进我的营地中,你不知道军营重地,擅闯者死吗?」

      御尘风当然不跟他废话,一击不中一个小圆步转身又刺,这次巴尔有了防备,抄起桌面上一柄大型战刀就沖着刺剑磕了过去,他信心满满的,如果这一磕到底的话,不将这个偷袭者砸个半身麻痹也要让他武器彻底报废。这种厚背大型战刀长达两米,虽然冠以刀的名称,可绝大多数人都喜欢将它当作斧头使。

      事实往往不如想像的那幺简单。就在巴尔信心满满打算先将御尘风手里的刺剑砸断,再将这个偷袭者捆起来的时候,一件让他后悔终身的事情发生了。

      金色的刺剑也不知是由什幺东西铸造,初步可以估计为神兵利器一级的玩意巴尔侯爵亲眼看到那朝上的剑锋竟然将厚背战刀轻轻的斩为两半,就犹如一块热牛油掉到了一块烧红的铁片上,切的丝毫没有阻碍。在他感觉到手上一轻的时候,一点金光已经透颈而过。

      不是我军太愚蠢,而是敌军太狡猾。干了这幺多年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情,巴尔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专业强盗了。谁知道今天流氓碰上了贼祖宗,死了个身首异处脑袋滚落到了三米之外的帐篷门口,身体倒在御尘风脚边,一滴血也没有喷出来,死得乾净俐落。

      其实御尘风如果换上一柄兵器,在正大光明单对单的情况下,即便是要将巴尔斩首,起码也得战上几十回合。毕竟巴尔是一个能够统治捕奴团的强势人物,要杀他绝非这幺简单。可他手里偏偏拿着一柄威尔赠送给他的金色刺剑,加上巴尔的轻敌,这才一击得手。

      威尔临走的时候匆忙,随手扔了把防身武器给御尘风,没有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

      不过为什幺会有烧焦的痕迹,御尘风却百思不得其解了除了偶尔会发出点火焰之外,看上去和普通的剑没有什幺分别。

      「让你狂!」御尘风擦乾净了剑上的血迹之后,拉斐尔沖着地上的无头尸体狠骂了一句。御尘风咧了咧嘴。敢情这精灵使将火气都发洩到这里来了。这个脾气不太好的上位精灵使进入自己体内之后,随时都可以发洩自己的力量,巴尔总算也做了一件好事,帮御老闆做了一次替死鬼。

      这也许称得上史上最完美的刺杀了,整个过程花费不到三秒时间,并且一点声音,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除了御尘风剑上的那一点点血迹之外,没有什幺能够证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兇杀案。

      帐篷里忽然就安静得可怕,除了暗精灵夏洛娜的喘息声之外,一切都变得非常压抑。

      「没事吧?赶快起来,你们的部队在什幺地方,你们的首领是谁?」御尘风走过去斩断了捆在了暗精灵魔法师手上的兽筋,刚刚尝到了直接擒王的滋味,自然不会放过这幺好的一个机会。如果直接将暗精灵的老窝也捅了的话,这将能够大大降低他的工作量。

      「我跟你说话呢!」看着夏洛娜双眼无神,御尘风重複了一遍,得到了回答全是让他一阵气血上沖的呻吟声。

      夏洛娜并没有因为巴尔的死亡而清醒过来,暗精灵是中了一种极为歹毒的媚药,而导致了身心迷乱。此时她全身赤裸,正两腿大开被捆在桌上,黝黑的肌肤上渗出点点的汗珠,随着她的喘气和扭动滚落到了身下。她身体下的实木桌面已经被汗水染湿了一大片。

      衣服被淩乱的甩在了一边,身上的裙裤被完全褪除之后,一双曲线优美的长腿不停地互相摩擦,曲线婉转处,一颗黑水珠湿透的黑宝石眩目的似乎能够撕裂人的眼球一般。

      「唔……」不知道是不是媚药的力量太过强大,夏洛娜忍不住轻吟一声,双手犹如灵蛇一般的朝着自己的腹下探去,一边发出媚到了骨子里的呻吟声,一般激烈的在翻滚着身体。现在御尘风有点后悔把她的双手解开了,他被这个暗精灵叫的差点失去了理性,一双眼里全是欲望的火苗。

      「小声点!你别把人招来!」御尘风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将她的嘴捂上了。

      巴尔侯爵生前曾经吩咐过,无论帐篷里发出什幺怪声,都不准进来察看,这些卫兵倒也明白,啥时候侯爵大人审问女犯都会发出一些太道德的声音,所以暗精灵即便发出再大的叫声,外面的卫兵最多也只是过过干瘾,幻想着自己身下有一个漂亮的女人,而绝对不会沖进去打扰侯爵大人审问犯人……

      可惜,御尘风并不知道,摸进了人家的军营,干掉了人家的指挥官,要是再把一群士兵招来,我可不是那打不死的老龙威尔。

      出于本能。

      纯粹是出于被媚药催发出来的本能,暗精灵伸出了柔软的舌头,在御尘风的手上划了个圈,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轻扫了几下。

      御尘风的呼吸一下就粗重了起来两只眼瞪地比犀牛还大,一股汹涌的火焰如同喷发的火山,将他紧紧环绕。一双柔若无骨的双腿在紧紧的纠缠着,迷离的眼神足以让人失去理智,特别是那因为呼吸急促而一起一伏的胸口和饱满的双峰……

      「呲呲」两声轻项,束缚在夏洛娜腿上的两根兽筋被乾净俐落的斩断,金色刺剑带起一溜的水珠,在帐篷顶透射下来的阳光中带起了一溜金光。

      御尘风也不知道他为什幺会这幺做,说不定这个暗精灵又要使啥诡计,听老龙说,这些暗精灵都有贴身的暗杀武器,她们最拿手的就是在床上暗杀自己的敌人,那些带有剧毒的武器只要沾上一点边,连死神陛下都救不了你。

      可不知道为啥,御尘风就是忍不住砍断了暗精灵脚上的兽筋。

      双手双脚乍一得解脱,夏洛娜软软的身躯就游弋了扭动了过来,轻轻扶住了御尘风的肩膀,一对如丝的媚眼中含着温润的晶莹,水灵灵的让人急欲沉溺。潮湿滑润无比的小手覆盖到了御尘风提着金色刺剑的手上,呲一声轻响,刚刚斩杀两人的手一阵颤抖,金色的刺剑落到了地下,稳当的插进了泥土里,只露出了一个剑柄。

      御尘风眼睛都瞪大了不是为这刺剑的锋利,这时候剑锋利与否,都不关他什幺鸟事了。

      而是他的鸟有事了。

      他的手在颤抖着,到了控制不了的边缘了。夏洛娜的手带着他领略到了他不曾领略过的滋味,这种滋味让他整个人全接近了崩溃的状态边缘。暗精灵也是精灵,她们虽然是堕落的精灵,但是除了力量属性不同之外,跟精灵几乎如出一辙,比如夏洛娜身上散发出来阵阵奇异的香味,就在撩拨着他心中最古老的那根弦,就象一只带着魔力的手,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快。

      夏洛娜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柔软的舌头偶尔滑出红色的嘴唇,湿漉漉的银色秀髮紧紧的咬在嘴里,两条修长的美腿折叠着在一起,跪在御尘风身前。

      御尘风是经得起龙王折磨的好玩具,是龙王亲选的精灵保姆跟哨兵,他有本事一剑砍断一个拥有狂暴血脉的男人的头,能够悄无声息的摸到人家的军营里来看一场活色生香的大戏……可是这并不能掩饰,他是一个处男的事实。

      他一直憋着一口气,还有半点残存的理智防止帐篷外面进来的士兵,不管怎幺说,夏洛娜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暗精灵魔法师一路朝下,红红的嘴唇经过了御老闆的脖子,胸口,小腹,然后再朝下……

      御尘风那一口憋着的气终于是忍不住吐出来了。

      又一个处男即将消失了。

  

  • 名称:背影杀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