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超清

      「你把那个东西还给我行不行?」安琪拉可怜巴巴的跟在御尘风身后,她肩上的包袱已经被卸下了一半。作为雇主,御老闆主动为她分担了一般,并且破天荒的没有加收服务费。

      「不行。」御尘风乾脆简单的回绝了可怜巴巴的安琪拉的请求,脚下不停朝前快步行走。

      「为什幺不行?为什幺你当时不告诉我?为什幺我签了之后你才告诉我!?」安琪拉有点愤怒了,刚刚那一张不平等的条约直接将自己卖给了御尘风做女僕,她有点气不过。

      「没有什幺为什幺啊!小姑娘,这是告诉你,如果以后谁要拿一张看不懂的东西让你画押的话,你可千万别头脑发热。」御尘风笑得很开心。

      「求求你,你还给我好不好?」精灵公主水汪汪的大眼睛极具杀伤力,若是一般男人,别说一纸契约,即便是连命也给了。可是她偏偏遇到了御尘风这个死要钱的家伙。这个家伙天生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攻击有豁免体质。

      「别扯淡,说了不给就不给,万一精灵了赖帐不给我钱怎幺办?」御老闆白眼一翻,乾脆直接得很。「我劝你还是少啰嗦两句,再这幺啰嗦下去我们即便是走到精灵村落,人家怕是也已经把她们都逮了。」

      这句话非常管用,安琪拉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精灵村落的安全。御尘风话音一落,精灵公主就闭上了嘴巴,乖乖的跟在了御尘风的后面,跑的鼻尖上都是汗。御老闆走的非常轻鬆,这种速度的行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只不过在树林中穿行,那些枝条树杈时不时的过来讨厌一下,这让他颇为苦恼。

      亏的那那几个暗精灵的绳索,两个人毫不费力的攀上了悬崖横断线悬崖仅仅面对这片森林,而悬崖背后,则是一条长长的山坡。在山坡上远远可以看到一片低矮丛林,距离悬崖直线距离不过几里路程,那就是月景森林的精灵村落所在。

      从这里看过去,已经能够看到月景森林从左边的位置被砍倒了一片树木,一片起伏的森林海好像是被什幺力量强行给撞开了一到触目惊心的伤痕一般,异常的刺眼。

      「他们干得可真彻底。」御尘风跳上了树枝朝远处张望,隐约可见一道道烟雾腾起,应该是哪个家伙在放火。「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安静的前进了。」

      安琪拉抬头看着树枝上的御尘风,她无法想像一个人类为什幺会有如此好的跳跃力即便是埃鲁登原野那些最擅长跳跃的袋鼠们,跟他比起来简直就跳蚤和大象的差距。而且朝前跳跃跟朝上跳跃完全是两码事。看着御尘风蹲在树枝上朝远处眺望,安琪拉越来越摸不清楚,这个人类到底是什幺来头。

      从他的战斗方式来看,的确是一个战士无疑,要乾净俐落的一剑砍下敌人的脑袋,这绝对不是一个魔法师能够办得到的事情。可是他不是魔法师,为什幺又能够将拉斐尔禁锢起来?甚至就连暗精灵最让人头疼的媚惑之眼对他也完全不起作用……

      媚惑之眼说白了也就是强力的精神冲击魔法安琪拉不知道,在过去的一年中御尘风几乎每天都被一只变态的龙王用龙威之眼折磨。经过了一年多,如果还被这幺低等级的精神冲击给俘虏了,那这一年的虐待就白受了。

      天上的阳光有点刺眼,她眯着眼睛朝上打量。

      树下小妞的心思御尘风可懒得去猜,他现在正全心全意的观察战况。沖出去群殴肯定是极不现实的,御尘风虽然自信,但是还没有到疯狂的地步,一个人去跟几百身穿重甲的士兵干架,怕是还没干到一半,就已经气尽人亡了。

      在树上蹲了十分钟,却在也没有看到一棵树被砍断,他们一定是遭到了精灵的狙击才对。要攻击这种阵势的敌人,有一个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找到幕后黑手,只要黑手被砍掉,失去了指挥的部队自然就跟没头苍蝇一样了。

      现在最让人懊恼的就是,这个幕后黑手到底长什幺样,御尘风根本面都没见过。

      「安琪拉,你见过捕奴团的老闆跟这一次指挥暗精灵的指挥官吗?」御尘风从树杈上跳下来,惊醒了正在沉思的安琪拉。「我打算直接摸到他们的营地里,把这个老闆逮出来,我的酬劳就可以到手了。」

      「你疯了?」安琪拉刚刚还在雾里看花,现在却犹如看到一个神经病。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个白癡,那幺必定是个神经病。直接去逮他们老闆,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如果真的那幺好逮,怕是早就有精灵去把他逮出来几十次了。既然有资本给士兵们装备重铠强行进攻精灵村落,想必他身边的护卫也必定是强悍之极,就这幺沖过去,与送死与异。

      况且,那个营地里肯定不仅仅只有人类,既然暗精灵跟他们合作,想必里面也埋伏着不少伺机而动的家伙。

      「谁疯了,别扯淡,我跟你说正经的。」御尘风微微皱眉,表情有些不快:「你雇佣我帮你救出这一个村落的精灵,我肯定是要做的,但是怎幺救你就别管了。我现在只是问你,你知道这捕奴团的老闆长什幺样吗?具体跟我描述描述。」

      「见过是见过,我化装成魔法师,本来就是想混那里摸摸情况的。」安琪拉从背后包袱里翻出了一个羊皮纸画卷,展开之后上面的人像露了出来。这一是幅用色极为考究的图画,有着大量珍贵的油墨跟金属粉末,在羊皮纸上勾勒出了一个面容英俊的年轻人。

      从他戴着的帽子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标準的贵族画像,不过为什幺会到安琪拉的手里,这就不得而知了这肯定不会是贴在哪个城墙大门茅厕里面的通缉犯画像。据御尘风初步估计,这是安琪拉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随手顺过来的。

      高帽浓眉假髮,加上半身上的勋章,典型一个贵族像。也不知道是画师的技术问题,还是这个年轻的贵族长相有问题,他的脸色异常白皙,就犹如一个女人的白屁股。

      「看不出来,这小白脸人长得挺不错,心肠这幺歹毒。」御尘风仔细的端详了一阵之后将画像揣进了怀里。「这东西你不要了吧?」

      安琪拉望着他摇了摇头。

      「现在我要摸去他们的营地,你只要别被别人给逮了就成,最好去月景森林的村落看看,跟他们说準备好宝石和金币,我晚上的时候就会来拿的。」御尘风拍了拍放在胸口的画像,嘿嘿一笑:「你可别忘了,如果他们拿不出金币的话,你可永远都得做我的女僕了。」

      「……你真的打算去摸去,直接把他们的首领捉出来?」安琪拉看着正在地下寻找小石块的御尘风,犹豫了半天才勉强开口。「……你,会送命的。」

      「嘿嘿,送命,能够杀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御尘风在地下挑选了十多颗大小合适的石头之后揣进了口袋,呛啷一声长剑出鞘,抖出了一阵火红色的剑芒。「我刚刚才感觉到自己又牛B了不少,这还得多感谢你的那位精灵使,叫什幺来着……管她叫什幺呢!记得,你回去通知他们準备好金币就成。」

      御尘风说完,也没有等她回话,身子轻轻一缩脚下用力,兔子一样的窜出去了,转眼间已经消失在了浓密的森林深处,只留下了安琪拉一个人还在原地发呆。

      难道他不怕我跑了?安琪拉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只剩下了无奈的苦笑。现在可不是他怕自己跑了的问题,而是自己怕他跑了。拉斐尔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卖身契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如果御尘风就此一走的话,别说要会精灵使跟卖身契,怕是以后连埃鲁登原野也回不去了。

      精灵使被视为精灵王赋予精灵皇族最珍贵的礼物,若是有谁将它弄丢的话,十成十会受到放逐。

      更别提卖身契那件事了……我怎幺会遇到这样的人类?现在安琪拉公主除了歎气之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幺了要跟他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如果打得过,也不至于一开始就被人家抢了拉斐尔过去。

      想了半天,她自己背起了包袱沖着月景森林村落的方向走去,不知道为什幺,现在自己竟然也对这个奇怪的男人抱有了一点信心竟然就真的按照他的吩咐,赶去了月景森林的村落中。一想到御尘风在反击暗精灵骑士的时候那一张坚毅无比的面孔,心竟然不由得跳漏了几拍。

      堪纳斯大陆有句俗话,哪个少女不思春可能连精灵公主自己都没有发现,有位少女已经开始思春了。

      而正在沖着捕奴团营地奔跑的御尘风却没有想到这幺多,他觉得自己最近运气真的是太好了,看来这个身份真的不易太早曝光,不然能够赚钱的事就变成了义务了。

       

  • 名称:大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