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虫谷超清

      烟雾弥漫,远望高山,巨树密布。在绿坪之上坐着聊天,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片刻之后,洗了脸后的关诺达带着尊敬的声音说道:「尊敬的先生,高贵的女士,刚才真是多有失礼。我以王族炼金师家族成员麦瑞特关诺达之名向二位保证,绝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此时,他才真正正眼的观察二人,发现男的虽然穿着古怪,却有一种豪迈潇洒的气质,引人亲近。

      女子更是比之自己所见的王族女子还要漂亮,气质更佳。

      其实,关诺达长期埋头实验,见过的王族女子不超过两个……

      祁傲为这种敬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便将视线转移到此人的相貌之上。

      那深邃五官上,额头广阔如袤田,内敛成三尖形,浓密的眉毛如角弓微弯,蓝紫色的眼因为肥胖的面部而被挤成小青豆一般。亚麻色的头髮长而稀,唇色光红,两耳垂肩,颇有福相。

      这些特徵显然的表明了此人的性格:家庭富裕,贵不可言。心性善良,毫无争雄之心,聪明却带着一种偏执。

      心中明了若此,祁傲抱拳答道:「鄙人祁傲……」这次他把祁傲两个字有力的说了一下。本来是準备脱离乔这个误称的。

      关诺达慎重的听着,也学着祁傲的样子,抱拳道:「原来是乔先生。」

      祁傲差点没有晕过去。

      靠,我明明是说的两个字,为什幺老是被听成一个字。祁傲,祁傲乔,靠,这破名字。

      莎佩瑞娜轻拂着髮丝,姿态高雅的回道:「叫我瑞娜就可以了。」

      关诺达很绅士风度的答道:「唔,原来是瑞娜女士,刚才失礼了。」

      莎佩瑞娜摆摆手道:「算了,本小姐还没放在心上呢。」

      莎佩瑞娜约是这样的态度,关诺达越显得尊敬,对着祁傲说道:「不知道阁下究竟上用了什幺方法,竟然能够在不同元素之间进行转化。而且速度之快,简直是让关诺达穷尽脑海中所学也揣摩不透。」

      关诺达虽然沉迷于炼金术,但是为人却十分精明。他说话中的敬语让人感觉非常之好受,这也是和其他自做清高的炼金师们不同的地方。

      祁傲对这个姓「关」的王族炼金师也大有好感,毕竟像是咱们中国的姓氏。

      正欲答话。莎佩瑞娜抢先说道:「这是要靠天赋的,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整个大陆的炼金师何止数十万,但是要达到宫廷炼金师地步的也是少之又少,死灵族王族所属的炼金师也不超过两位数。」莎佩瑞娜话中的用词显示她对整个大陆的炼金行业非常的了解。

      关诺达拍拍胸脯,自豪的道:「我在家族之中,素有天才之称。就死灵族而言,虽不敢妄称第一,但是也未尝下到三位之选。若论及天赋,我绝对有信心。」

      莎佩瑞娜笑嘻嘻地道:「天赋是有了,可是你也要知道,这种秘法,可是不能随便传授的。」

      关诺达豁地说道:「我关诺达愿意拜乔先生为老师,学习元素转化之法。」

      祁傲心头一颤,连忙朝着莎佩瑞娜打了下眼色。

      这玩笑开大了,我哪有什幺可教他的?

      看到祁傲的眼色,关诺达又岂是笨蛋?立刻明白了莎佩瑞娜的重要性,连忙一脸恭敬的望过去。

      莎佩瑞娜却将问题踢给祁傲道:「我只是乔先生的同路人,可无权回答你这个问题呢。」

      关诺达连忙转身朝着祁傲,带着无比期盼和渴望的眼神说道:「尊敬的乔先生,请您一定要相信我的诚心和诚意,收下我这个学徒吧。」

      祁傲心里苦笑道,自己最拿手的相术都是一知半解,哪还敢收这个呢。微微瞄了瞄莎佩瑞娜,发现她只是微笑着。

      祁傲只得按照自己的想法说道:「不是我不教你,我自己对这些还一知半解。」

      莎佩瑞娜听得一呆,狠狠的瞪了祁傲一眼。

      呆瓜,我是叫你先收下学徒,然后随便教点东西。

      祁傲这样讲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既心知关诺达这样的人,心性开豁,聪明无比,秉性也颇为善良,就算不收他为徒,晓以道理,他应该也会出手相助的。

      若是现在收徒,以后他知道我是利用于他,心里岂会开心?

      岂知关诺达已被祁傲的那一手深深的震撼住了,尤其是见到祁傲这「与众不同」的打扮和形象,更是坚信他还有更深藏不露的知识。

      一听祁傲这样说,更觉此人谦逊无比,超凡脱俗,急忙道:「尊敬的先生,您的话让弟子深感惭愧。想弟子学炼金术二十余年,一向自认胸中之书,无人能及,今日见到先生施展奇术,羞愧无比。您的高尚更是让弟子如在星辰中见到赤月,于白日里望见皓日。」

      祁傲哭笑不得,哪知关诺达这样理解的。

      莎佩瑞娜知道如果再说下去,恐怕就成僵局了,插嘴道:「乔,你如果真不想收徒,看在他的诚意上,也可以指点他一二嘛。」

      关诺达感激的望了莎佩瑞娜一眼,连忙说道:「喔,是的,尊敬的先生,若能得到您的指点,弟子深为感激。」虽然被祁傲拒绝,他还是以弟子自居。

      祁傲见到莎佩瑞娜对自己猛打眼色,硬着头皮接下来道:「好吧。」

      指点和收徒倒是不一样,也不算是骗人了。

      关诺达不由大喜的蹦起来道:「喔,太好了。」看着他肥肥的身体如同轻盈的肥鸭子一般的跳起来,祁傲忍不住一笑。

      祁傲很难明白关诺达的这种兴奋,为什幺一见到自己就要拜师。

      一方面当然是关诺达对炼金术的那种疯狂探索;另一方面,则是炼金术在社会上的地位。可以说,一个新的炼金术项目的产生,和国家的军事实力、经济能力都有所关係。尤其象这种元素之间转化的能力,如果被广泛运用,绝对可以使得一个弱小国家成为强国。

      这一点,自然是祁傲现在无法了解的。对于他而言,五行之术不过是单纯武学上的追求和生存的能力罢了。

      莎佩瑞娜心里则松了一口气,总算打好了第一步的关係。

      关诺达停下来后,灿灿的说道:「乔先生,虽然我製作的一些东西可能在你眼里显得粗糙,不过还是请你能指点一二。」

      谑,说来就来。祁傲顿觉一个头两个大,真是骑虎难下。

      关诺达右手食指在左手的空间戒指上绕了一圈,戒指立刻呈现出一个光圈,释放出里面的物质空间。

      关诺达伸出手进去,找寻了一下,摸出来一块小型盾牌、一张弩来。

  • 名称:云南虫谷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0: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