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通缉超清

      能与恶魔对抗,并一度佔据上风。这让卡斯塔完全有理由相信年轻魔法师能施展出令恶魔致命的魔法来,所以,他选择了阻击的任务,只要他成功的牵制了恶魔的动作,年轻魔法师的机会便来了。

      可年轻魔法师的提醒,却让卡斯塔陷入了极度的危险中。他的出现令恶魔心怯,使用如此庞大邪恶的魔法,对恶魔非但没有任何好处,还会因此消耗魔法力。那若是恶魔为了杀死其中一人所施的卑鄙手段,卡斯塔自会做出相应的防御,可若魔法是真的,那又将如何?

      是防御,还是阻击?卡斯塔左右为难。战机稍纵即失,以卡斯塔的能力,也难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判断,唯有咬紧牙关继续向看准的落脚点逝去。

      「死老头,去死吧。」面对凭空出现在前进路线中的卡斯塔,恶魔非但没有改变自己的方向,反而狞笑着沖了过去。

      「糟了。」年轻魔法师看到卡斯塔并未听从自己的奉劝,心叫不妙,手中魔杖一挥,便向即将相撞的两人飞去,準备在关键时刻,能帮卡斯塔一下。

      恶魔的武器,是它身后长而尖的尾。此时,早已贯注了庞大魔法力的尾巴,比破土而出时膨胀了许多,通体黑色,萦绕着丝丝电芒,如枪般剌向卡斯塔的胸前要害。

      这样一种进攻的方式,可谓别出心裁了,以卡斯塔的见多识广,也被恶魔偷袭的手段所苦恼,脸上流露出不知如何应对的表情,只好在间不容髮中,为自己施加数层水系的防御魔法。

      『砰』的一声巨响中,蓄力已久的尾枪,带着恶魔高速运动时携带而来的可怕撞击力,毫无遮拦的击中了仓惶中的卡斯塔,强大的破坏力,竟然一下子贯穿以坚固着称的水晶护壁,剌向卡斯塔的身体。

      眼见卡斯塔中招,无力回击,年轻魔法师的惊呼道:「校长……」

      「啊……」惊呼声还未落地,洞内却又激蕩起恶魔痛苦万分的惨嚎声。

      年轻魔法师为之一愣,中止了自己前行的势头,停在了一块从头顶跌落下来的巨岩上,看去,却发现卡斯塔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不远处一塌陷的通道口处,正全神戒备着在地上不停翻滚中的恶魔。

      年轻魔法师无比惊异,心道:「这是怎幺回事?难道校长没有被恶魔击中?」。

      「卑鄙的死老头,你竟然使用障眼法来欺骗我,真是该死,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转瞬间,恶魔便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愤怒的咆哮道:「来吧,这次,你绝不会再迷惑我了。」

      「彼此,彼此。」卡斯塔面色铁青道:「要不是适才年轻人提醒我,我也险些上了你的当了,哼,看来当年维斯兰便是被你这样重创了,否则以他的魔法力,你想杀死他都很难办到。」

      观察有了结果,再闻得两人的对话,年轻魔法师这才长吁了口气。原来,刚才卡斯塔并没有像年轻魔法师看到的那样,落在恶魔的面前,而是利用了在瞬移中产生的残影,结合他在近来在空间魔法领域取得的心得,巧妙至极的愚弄了恶魔的眼睛。

      而后,卡斯塔则在恶魔招式用老后,再难改变时,将贯注了冰系魔法能量的魔杖重重的点在了恶魔难以自救的部位,之后,他再次利用了瞬移躲过了恶魔的反戈一击。

      空气,因为冰系魔法元素的扩散,呈现出一片雾气,将火红的焰色折射出去,让洞里迷漫出一种奇异的光彩效果。不过好景不长,雾气,在年轻魔法师身上涌动火焰中逐渐消无了。

      恶魔恐怖的身影,再次清晰起来,它身上那还未完全消融的冰花,展示着卡斯塔魔法力的深厚,但它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恢复了身体的自控,毫不在意抚去冰芒的举动,让全神戒备的一老一少两个魔法师骇然。

      充满愤怒,且邪恶的眼神,直勾勾的落在了卡斯塔身上,恶魔的面容扭曲了,怒喝道:「来呀,来呀,你不是很想杀了我吗?过来呀,用你的魔法呀,嘿嘿,告诉你吧,我对你的魔法根本不屑一顾,哈哈,你们根本杀不死我的……」

      持杖的手,紧了又紧,卡斯塔压下心中的惧意,看向与已遥相呼应的年轻魔法师,淡淡一笑道:「万兽之王,你确实如传说中的那样强大,可是你并不是真的可以永生不死,否则,你也不会被维斯兰封印起来,我要找到你的弱点所在,然后再给你致命一击。」

      卡斯塔的话,让年轻魔法师心中一动,暗道:「对,它一定有弱点的,而且维斯兰也一定发现了它的弱点所在,只因为他被恶魔重创,以致使最后的魔法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将它杀死,而是将它封印了起来,可是,它的弱点究竟是什幺呢?」

      提及维斯兰,强横的恶魔也不禁眼中逝过一丝惧意,可这点点的惧意,眨眼间便消逝在仇恨与愤怒中,它看了眼两人后,狂笑道:「嘿嘿,你们这些所谓的魔导师总是喜欢夸大其词,要是真有本事,那就使出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在我被封印的一千年后,魔法究竟有了何等的飞跃,来吧。」

      连恶魔也承认年轻魔法师拥有魔导师的实力,卡斯塔心中在一阵激动之后,却又有些疑惑了,暗道:「不可想像,像他这幺年轻便有如此成就的魔法师,在整个魔法世界中也屈指可数,难道他真如恶魔所说,他并不是人类?」

      「我要找到它的弱点,只有这样,才能杀死它,才能对得起魔杖的主人。」年轻魔法师眼中闪过坚定的神色,喝道:「竟然你这幺想见识一下魔法的真谛,那幺,我将如你所愿,飞腾的火焰,吞噬一切的魔力,旋转吧,火卷狂龙……」

      随着年轻魔法师咒语的终结,手中挥舞的魔杖顶端,爆起沖天的火焰,庞大的魔法潮汐也随之填满了整个洞穴,让卡斯塔与恶魔心惊的同时,也让本已炙热的温度继续急速的攀升。

      「好强的魔法力,就算拉尔斯那头老狐狸全力施为也绝不会越过他了。」魔法的绚丽与辉煌,让卡斯塔又惊又喜,暗道:「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呢?难道他就是曾经挫退了克拉姆与阿鲁的那个人?」

      「该死,这个小子的魔法力真是难对付。」面对逐渐成形的魔法,恶魔心中升起一丝惊惧,发出不安的低吼声。

      火焰旋转着,由慢至快,再由快转至内眼难辩的高速。在离心力的作用下,火焰的形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如风系魔法中的龙捲风般,上粗下细。可是谁都清楚,这由火焰构成的旋涡的破坏力,要远远超过龙捲风的威力。

      魔法至此,似乎已经完结了,这个认识,无论是卡斯塔,还是敌对的恶魔都是这幺认为的。可他们错了,年轻魔法师在将杖顶的魔法推出后,再次将手中的魔杖高高的举起。

      「迴旋的风啊,请倾听我的召唤,加入火焰的行列吧,推波助澜。」

      高昂的魔法咒语,让卡斯塔大吃一惊,心道:「难道他要同时使用两个不同系的禁咒吗?不,这是不可能的,只有传说中的圣魔导师才有如此能力。」

      不管卡斯塔如何想,魔法还是在年轻魔法师的吟唱中崭露头角,那确实是一个庞大的风系魔法,呼啸着的风如怒海中的巨浪搅起,将本已在魔法中摇摇欲坠的洞穴凭空加了一把力。

      魔法是针对恶魔施展的,也只有它才有最直接的感受,看着空中的火龙捲风,在年轻魔法师的控制下与接踵而来的风系魔法合而为一,那个中滋味,就别提多憋屈了。

      「该死的魔法师,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恶魔压制着心中的愤怒与惧意,甩动起身后的长尾,深深的扎入脚下的大地中,将自己牢牢的禁锢在地面上,怒吼道:「来吧,看是你的魔法厉害,还是我更伟大。」

      有挑衅,自然就有回应,年轻魔法师喝道:「如你所愿,去吧,风卷火龙。」

      火龙捲风,在年轻魔法师控制的风系魔法的作用下,倾斜了,被急速迴旋的风带着,沿着一条螺旋的轨迹向严阵以待的恶魔卷去。

      「这是一个複合系的禁咒魔法,在风的带动下,火系魔法将无休止的折磨着对手的身体,任何防御在这种进攻中,都无继于事,可是,这个可怕的魔法,究竟能不能杀死它呢?」卡斯塔的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起来。

      年轻人的魔法正如卡斯塔所猜测的那样,爆裂的风,炙热的火焰同时作用在一个个体上,将产生恐怖的杀伤力,即使是最出色的防御,也很难在风系的剥离下,还能经受住火焰的灼烧。

      「啊……该死的魔法师,我的痛苦不会白受的,你去死吧……」

      风与火的旋转体中,响起了恶魔万分痛苦的惨嚎声,模糊的身影,不住的颤抖着,仅剩下的一翼在烈焰中化为了灰烬。魔法中的恶魔,不堪的呻吟着,可它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倒下,慢慢的,它高高的举起了一只手,缓缓的伸向空中,那虚握的掌中,爆起一团黑色的电芒,而后,它的手似乎一抖,电芒便硬生生的穿透了厚重的魔法效果,向年轻魔法师逝去。

      接连完成两个禁咒,消耗的不仅是魔法力而已,体力也损失殆尽。所以,年轻魔法师看到了向自己飞来的电芒,却苦于身体极度的疲惫,无法做出回避,无奈的向后退去。

      「退后。」几乎同时,卡斯塔的身影出现在年轻魔法师的身前,手中爆起一团晶莹的水球迎向了电芒。

      水球,成功的截住了飞逝的电芒,在卡斯塔的控制下,抛向远方。

      可是这样一个拯救行为,真的是正确的吗?

  • 名称:全城通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17: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