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超清

      魔法而论,卡斯塔可以凭藉其深厚的魔法力,在瞬间破开空间的束缚,到达一定範围内,他所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便是瞬移魔法的精妙之处。所以,他才可以在不借助任何道具的前提下,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洞中,更何况洞里还有专门用来移送魔兽的魔法阵可利用。

      ******************************

      以卡斯塔威慑敌国,统领国内万千魔法师的无上威名,无尽的魔法力,也要为之变色,那这个魔法的强度究竟能达到何种程度呢?卡斯塔心中完全没有底,他感觉手脚冰凉,他感觉心神狂震,他感觉无力而为……

      紧随卡斯塔进入洞穴的美雅,也如她的主人一般在惊愕中感到无比的恐惧,土系魔法正是她的剋星,以她的防御,还无法抵御如此狂暴的魔法涌动,下意识退至卡斯塔身后,惊道:「土系魔法潮汐?主人,究竟发生什幺事了?」

      「又是魔法共振,这太不可思议了,短短几日,那个小子便攀升到全新的一个阶段,难道他是神不成?」在疯涌而至的魔法潮汐面前,卡斯塔无奈的低吟道:「美雅,我们退出去吧,现在已经不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那个恶魔已经重生了,而这里也将成为一片废墟。」

      「校长,救我,带我一起走……」

      就在卡斯塔决定暂时撤离时,附近突然传来了低沉的求救声,让他还有美雅为之一惊,在互视了一眼后,他们走近过去。在摇摇欲坠,随时可能被涌动的魔法潮汐窒息的照明魔法的照射下,卡斯塔与美雅看到了挤在洞壁一条裂缝中苦苦挣扎的奥尼。

      「奥尼?」卡斯塔的面容急剧变化,怒道:「他们捨弃了你?」

      「不,是我自愿留下的,校长,快点离开这里吧,这里将被重新封印起来,再不走,我们将永远被困在这里了。」奥尼急道。

      「封印?」卡斯塔心中一惊,道:「是谁,是后脑勺吗?」

      奥尼,像是了受到了极大的剌激,语无伦次道:「不……不是后脑勺那个小子,是另外一个人,太可怕了,他正在与恶魔比拼魔法,是他将我送到这里的……」

      「另外一个人?他是谁?」卡斯塔与美雅同时惊呼道。

      奥尼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从没有见过他,校长,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急了。」

      数息间的攀谈,让卡斯塔心中升起一团疑云,如果引发魔法共振的不是后脑勺的话,那那个人又会是谁呢?谁拥有如此庞大的魔法力,可以与号称有着不死之身的万兽之王比拼魔法呢?

      「美雅。」卡斯塔沉吟了下,断喝道:「带奥尼返回地面。」

      与卡斯塔心灵相通的美雅,心知卡斯塔决心已定,自己无法改变什幺,只好闷哼了声,一口咬起地上的奥尼,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往背上一扔,踏足地面上的魔法阵,离去了。

      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卡斯塔毫不犹豫的迈出了第一步,向洞口走去。随着他的身影顶着前面潮涌而至的魔法能量波动艰难的前进,身后坚硬的洞壁在轰鸣声中崩塌了,倒涌而出的气流,夹杂着无数的碎石击打在水晶护壁上,让他的心沉了下去。

      「维斯兰?后脑勺?或者是其他的什幺人,不管你们是谁,我非要见到你们不可。」面对可与已匹敌的魔法师,已经久未动过争强好胜之心的卡斯塔,心情複杂异常。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卡斯塔在明知洞内危机重重的情况下,仍决定冒险进入。卡斯塔的决定心无疑是坚定的,在经历了无比艰辛的潜修后的今天,他早已超越了太多的同仁,成为魔法史上名垂千载的大魔导师,可是,对手难求,越是孤寂,越是渴望对手。

      在某种程度上,卡斯塔的决定有欠考虑的地方。在没有任何心理準备的情况下,要面对一个传说中杀不死的恶魔,一个可以与之对抗的魔法师,这,不能不说他有些盲动了,可还有什幺比见证一场魔法史上壮烈无比的决战,更有吸引力的呢?

      渴望对手,渴望见证,让卡斯塔失去了一贯的冷静,硬是靠着自己多年来静修得来的防御心得,依靠魔法世界最坚固的防御魔法,在坚韧不拔的意志的支撑下,他一步步的接近了正发生着激战中的主洞穴处。

      「哈哈,魔法共振,也不过如此,你还有什幺本事就使出来吧。」

      「你别太得意了,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大型的魔法了,这只是我在杀死你之前的热身运动而已,接下来的魔法,会让你痛不欲生的。」

      「热身?哼,你当我是什幺?我会怕你的魔法?要不是那只犀牛突然进化,弄伤了我,你根本无法击中我的,该死的人类,去死吧。」

      突然间盈弱下来的魔法潮汐,让全力防御的卡斯塔心中一喜,刚想松一口气,却感觉到空气中魔法气息蓦得一变,澎湃的土系魔法元素一下子被炙热的火系魔法元素所取代,空气转瞬间变得乾燥起来。

      「火系魔法?不,这不可能,没有人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体内庞大的魔法能量转变为另一种极性的能量,你……你究竟是人,还是神?」

      「怎幺?万兽之王也会害怕,告诉你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而已。」

      「普通的魔法师?不,你可以引发毁灭性的魔法共振,可以让那个该死的魔法师的魔杖承认你,施展出传说中能够颠覆一座城池的土系禁咒魔法,可是你却告诉我你很普通,嘿嘿,你太让我吃惊了,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那个魔法师,究竟是谁?连卡斯塔也很想知道,他在抵御住了刹那间便推至的火系魔法潮汐中,走至了通道口处,凝神向下看去,一时间,愣住了。

      火焰,升腾的火焰,高高升腾中的火焰中,一个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魔法师与失去一翼的恶魔,在被不知名魔法破坏下,极度扭曲的洞底,对峙。

      万兽之王恐怖的相貌,在历代最为神秘的魔法典籍中都有不尽详细的描述,虽然那只是些支离破碎的文字,仍可以让人有联想的余地,所以卡斯对它的出现,并不感到过分惊异。

      可是,那支早已在脑海中留下深深印记的魔杖,正持在年轻魔法师手中的情景,却让卡斯塔无比惊愕,来自以神秘着称的幽暗森林的『不朽之木』,魔法世界中的无价之宝,任何魔法师都想据为已有的不二法宝,却在沉寂了千年之后,抛弃了它的第一任主人,这无论如何,也让他无法接受。

      「不可思议,魔杖上应该残留有维斯兰的魔法印记的?」卡斯塔怎幺也想不明白年轻魔法师是如何成功抹去印记的,不由自主的惊呼起来。

      洞内,除了恶魔,年轻魔法师,相互抵制的魔法波动之外,再无其他。所以,儘管卡斯塔发出的声音低沉,可仍被高度紧张中的两人察觉到了,几乎同时扭头看向卡斯塔。

      「校长?」

      「哼,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家伙,看来我要多费点功夫了。」

      若卡斯塔始终保持沉默,避免将自己体内的魔法气息向外扩散,他是完全有能力隐匿自已,不让正全神贯注留意着对手的举动年轻魔法师与恶魔发现的。                            可事与愿违,因为错愕,他没能保持安静,结果被两人发现了。

      不论出于何种考虑,自保是第一位的,恶魔在每一时间将卡斯塔视为敌人,所以,他的魔法潮汐也在第一时间向卡斯塔传递过去,监视着这个刚一出现,却同样危险的魔法师的一举一动。

      年轻魔法师的魔法潮汐,只比恶魔慢了一步,在程度上,却有着天壤之别,再加上『校长』两字,卡斯塔立即分辨出了敌我之间的关係,因反应做出的回应,便有了强弱之分。

      「年轻人,无论你是谁,今天,我们都不能让它离开这个地方的。」卡斯塔倾心所能抵御着恶魔潮汐的侵扰,直截了当道。

      年轻魔法师神情明显一松,道:「校长,您来的正好,它很棘手,我需要您的説明。」

      既然目的是一致的,卡斯塔紧悬着的心放下来,虽然就敌我双方的数量来讲,已方占了上风,可先贤维斯兰耗尽生命力的最后的魔法,也未能将眼前这个可怕的恶魔杀死,那自己与魔法师也保不准会走上先贤同样的路。

      恶魔冷眼打量了两人,嘴角因扭曲,而变形,冷笑道:「想杀死我?哼,凭你们两个恐怕还做不到吧,就算那个死老头,也只是将我封印了而已,现在,是老帐,新帐一起结算的时候了,让你们也尝尝我的厉害吧,无尽的黑暗,请你展现吞噬生命的魔力吧,让邪恶的种子在这片大地上滋生漫延……」

      「不能让它施展魔法……」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恶魔将这个魔法继续下去,就算最后可以把它杀死,邪恶魔法的影响也势必会波及到整个艾法城,出于保护人类的责任,卡斯塔与年轻魔法师同时举起了魔杖,準备给它致命一击。

      「哈哈,晚了,晚了,你们没有机会了……」恶魔察觉了两人的企图,放弃了自己得之不易的阵地,以肉眼难视的速度在洞底狂奔着。

      恶魔的用意再明显不过,它在拖延魔法咒语终结的最后时间,卡斯塔,年轻魔法师大惊失色,这样一个结局,是他们决不想看到的。

      「我挡住它,你来给他致命一击。」面对恶魔『消极』的对战手段,卡斯塔万般无奈中做出了艰难的抉择,电逝般向恶魔最有可能经过的一个落脚点逝去,与此同时,他体内庞大的魔法力,全速运转起来,準备出手。

      「不,那是陷井……」随着卡斯塔的身影逝去,洞穴中,响起了年轻魔法师的惊呼声。

  • 名称:刃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06: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