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唐门漫画超清

      「完了,骑士死定了。」

      就在窗外的人判定贝克死亡倒计时时,后脑勺却没有那幺武断,他努力的压制着身体在剧痛中颤抖不已的贝克,死命的按住他的双臂,不让他的手触碰到胸前的伤处。

      可是,神智早已迷失的贝克,只是依本能拼命的挣扎着,嘶吼着,尤如一只受伤的猛兽般无法控制,在挣扎没有作用后,他毅然向后脑勺发动了袭击,粗壮的大手,一下子掐住了后脑勺的脖子。

      「啊!放开我,你会害死我们两个人的……」后脑勺大惊失色,嘶声道。

      此时贝克,双目赤红,眼前幻觉丛生,早已将后脑勺视为敌人,那里肯听,怒吼道:「你这个暗施冷箭的家伙,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儘管后脑勺用尽全身的力气,却仍无法摆脱死亡的危险。在贝克无知的扼杀下,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快要断了,甚至听到了颈骨被扭曲,剧烈磨擦的声音,恐惧,懊悔,在后脑勺心底升起。

      「糟了,他遇到危险了,龙,能否将封印撕裂……」

      「不,就算他死了,我也不会将封印撕裂的。」

      「你……」圣金心急如焚,暗骂道:「见鬼,难道我要看看他死去吗?不,我要救他,可是,如果我出手的话,一定会被龙察觉的,那样的话,我的计画就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呼吸变得异常困难,持续的缺氧让后脑勺头脑发胀,瞳孔发散,四肢麻木。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眼看他就要濒临死亡的境地时,躲在窗外的人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一道光束击中在翻身将后脑勺压在身下的贝克身上。

      光束强烈的麻痹作用,让贝克一下子失去了力量和意识,僵硬的双臂再也无法承载他的身体,重重的压在后脑勺身上,让本就差点断气的后脑勺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马廄中,他眉头紧皱的看了眼脚下的两人,蹲下身,小心的将贝克从后脑勺身上拉开,抬手在后脑勺鼻端试了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低声道:「幸好我出手及时,不然后脑勺就死定了,看来,这个魔法理论并不完善,不对,伤口正在收缩,血也止住了,这是什幺时候发生的?」

      贝克的伤势,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在后脑勺拔出箭头时,喷涌的血水,此时已停止了,只有泛着少许红黑相间的血水从伤口处渗出,伤处周围的皮肉,竟然也在快速的生长着,急促的呼吸,也已平和许多。

      眼前一个奇迹正在发生,来人不禁有些惊奇,举手将贝克的眼皮翻开,诧异道:「眼神竟然也恢复了,看来了这个魔法还是成功了,奇怪,为什幺会是这样呢?」

      「火儿,回来,哼,你再不听话,我要生气了。」

      就在来人捉摸不定时,马廄外,响起了阿瑞的吆喝声,来人沉吟着站起身,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有所感道:「我明白了,原来是火凤凰,嘿嘿,只有生生不息的火焰,才会有如此神奇的作用,那幺,那个神圣系魔法也必定异常的纯洁才是,可那究竟是谁施展的呢?是后脑勺,还是阿瑞?」

      来人喃喃自语中时,躺在地上的后脑勺有了反应,打断了他的沉思,看了眼四肢轻颤的后脑勺一眼,笑道:「嘿嘿,后脑勺,你真是太幸运了,若不是我正在附近研究如何消除黑魔剑的魔法印迹,碰巧遇上这档事,你恐怕就死定了,唉,下次我再向你询问吧。」

      后脑勺睁开眼睛,盯着头顶上的顶棚,好半天才从惊魂不定中醒来,翻身看向身边的贝克,在见到伤口已然合拢,贝克苍白的脸上的黑气尽去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救人,反而身受其害,让后脑勺很受伤,在狠狠的踹了一脚贝克后,恨恨的骂道:「死骑士,想死啊,这幺狠命的掐我,快把我脖子捏断了。」

      就在后脑勺发洩心中的不满时,阿瑞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进来,见后脑勺坐在地上,脸色发白,一头的冷汗,诧异道:「后脑勺,你怎幺了,是不是不舒服?」

      后脑勺不想让阿瑞担心,道:「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阿瑞闻言,打量了下贝克的伤处,惊叫道:「伤口没有了,后脑勺,这……这是你做的吗?你会高级治疗术?」

      「高级治疗术?」后脑勺暗笑,道:「不,不,我只会一点点而已,对了,阿瑞,刚才听到你在外面大声说话,发生什幺事了?」

      阿瑞气道:「还能有什幺呀,今天也不知怎幺了,火儿不听我的话,老是飞来飞去的,不肯过来,害得我要跑去追她,快把我累死了。」

      后脑勺心中一动,仔细看了眼阿瑞的脸色,欣喜的发现,阿瑞虽然有些气喘,脸色苍白,可精神却比以前好多了,暗想:「奇怪,以火儿的通灵和善解人意,她应该知道阿瑞并不适合运动的,难道她这是故意的,想通过适当的运动来提升阿瑞的体质,还是另有原因呢?」

      带着疑问,后脑勺问道:「阿瑞,你平时是怎幺跟火儿交流的?」

      阿瑞想了下,道:「就是心里想什幺,就说什幺呗,火儿知道的。」

      后脑勺喜道:「这幺说来,你已经可以与她进行心灵对话了?真是太好了,阿瑞你以后要多花点时间跟火儿交流,只有这样,她才会成长的更快,明白吗?」

      阿瑞笑道:「真的吗?那好吧,我会的。」

      看到阿瑞脸上洋溢出轻鬆的笑意,面额上还有让人赏心悦目的红潮,虽没有樱花那种引人入胜的万种风情,却有着恬静的纯真与可爱,不禁有些心动,呆呆的注视着阿瑞,心中潮起伏。

      阿瑞见后脑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突然害起羞来了,不敌的低下了头。

      「啊……」

      在一声轻微的呻吟声中,贝克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下四周,在看清身边环境与视已如不见的少男少女时,心中疑惑不解,问道:「请问,这是什幺地方,我怎幺会在这里?」

      「啊!」阿瑞受惊,跳了起来,道:「后脑勺,他醒了。」

      「死骑士,醒的这幺快干嘛?把气氛破坏了。」后脑勺心里暗骂,解释道:「这里是魔法学院,至于你是怎幺来到这里的,那就要问克拉姆的,是他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魔法学院?」贝克重新打量了下马廄内外,醒悟道:「我想起来了,这是魔法学院的马廄,可……可是我怎幺会在这呢?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后脑勺摇头道:「对不起,我回答不了你,你若是实在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就去学院门口去问克拉姆吧,他一定知道的。」

      贝克茫然中爬起来,在后脑勺的指引下,向马廄外走去,却意外的在马廄门前,看到了一匹全身沐浴在火焰中的马,惊叫道:「火烈马?这不是团长的火烈马吗?」

      阿瑞也有些意外,低声道:「后脑勺,这就是那个叫阿鲁的骑士的坐骑吧?」

      后脑勺像是没有听到般,喃喃道:「既然火烈马还在,那阿鲁肯定还在城里了,奇怪,他不是说要离开的吗?难道发生大事了不成?」

      火烈马一直在马廄门前吃草,早就听到了马廄里的对话,知道贝克无事,在看到他的身影后,有些兴奋,径直走到贝克身前,用头顶了下贝克的胸口,咬住他的衣襟,示意贝克爬到自己背上。

      贝克,犹豫了下,抓住缰绳,翻身登上马背,对两人道:「对不起,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我至少知道一件事,你们救了我,如果有什幺要帮助的话,就到骑士团来找我吧,火烈马,带我去你的主人那里,我要见他。」

      火烈马嘶鸣了声,调转方向,向学院门口飞奔而去。在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时,火烈马身上的火焰猛的一涨,全力一跃,竟然一下子跳过了大门,狂奔而去……

      「喂,喂,回来,那个臭小子怎幺样了?」门口,听到动静的克拉姆,从小屋里跑出来,沖着火烈马的背影大声叫嚷。

      阿瑞对整件事,有些不可理解,可一向不喜招惹事非的她,显然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待贝克离开后,道:「后脑勺,我们开始干活吧,一会就要下课了。」

      后脑勺本想答应,可一阵剧烈的肠鸣声,让他不得不做了另外的选择,惨道:「阿瑞,对不起,你先自己忙着好吗,我有事离开一会。」

      眼见后脑勺兔子一般,跑向不远处的树林,阿瑞意会,脸红了,跺了下脚,自己一个人走进了马廄中,去打扫了。

      火烈马的速度,是令人咋舌的,她如风驰电掣般穿梭在街道上,可是来往的行人,却出奇的没有给她造成任何不良的影响,她灵活的动作,运动的轨迹,尤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总能在最危及时刻,避开路人,从狭窄的空间一带而过,要幺就是从行人头顶上飞跃过去,平稳落地后,继续高速前进。只在眨眼间,火烈马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让眼前一花的行人,还未看清是怎幺回事,红色的光影就远逝而去了。

      当火烈马载着只知死抱着马颈,把命豁出去的贝克赶到花园街时,战斗已经结束了。一个加速后,火烈马腾空飞跃过重重人群,带着一篷火焰稳稳的落在内围的骑士中间,一声幽长的嘶鸣向指挥收拾战场的阿鲁报喜。

      「贝克分队长,你……你没事了?」

      「团长,贝克分队长回来了……」

      骑士们发现平安回归的贝克,兴奋的大叫起来,让心情郁闷的阿鲁,精神为之一振,撇下身边聆听命令的骑士,大踏步向贝克走来。

      贝克从火烈马背上翻来,双腿打着颤,向阿鲁立正道:「团长,分队长贝克前来报导。」

      阿鲁欣喜的打量了下贝克后,心里升起一股恨意,冷道:「贝克,你没事就好,不过,我不想再提醒你了,团长这个称谓已经不在属于我了,我来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消灭暗杀我的地下佣兵的残余而已。」

      「为什幺?团长,您这是什幺意思?是我们做错了什幺吗?」贝克惊道。

      贝克的阳奉阴违,让阿鲁愤怒了,喝道:「贝克,如果你还是一个骑士的话,就应该像一个骑士般,敢于承担一切责任,不要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来敷衍我,明白吗?」

      贝克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阿鲁,疑惑的看向身边骑士,低声问道:「亨利,团长今天这是怎幺了,是不是病了?」

      亨利脸上流露出难堪的神情,道:「分队长,您忘了吗?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在亨利的解释下,贝克的神情凝重起来,慢慢回头,直视阿鲁道:「对不起,团长,我并没有想推卸责任的念头,我想我可能是在受伤后失忆了,不可否认,我们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矛盾,分歧,但我想这并不是主要的,任何一支队伍,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癥结所在的,如果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我想您是不应该拒绝的,所以,我谨代表我个人,向您提出最真挚的挽留,希望您能留下来,领导我们,战胜困难,在即将举行的与云斯顿骑士团的对抗赛中,大展身手,成就艾法尔骑士团辉煌。」

      「对,团长,我们也请您留下来,可以吗?」

      骑士们在贝克的『煽情』下,骚动起来。让阿鲁在失意之后,第一次重新审视眼前的队伍,他欣喜的发现,曾经不堪重用的骑士身上正散发着昂扬的斗志,冷却的心,终于热了起来。  

      「唉,是离开,还是留下呢?」阿鲁,慢慢抬起手,示意骑士停止,长歎一声道:「唉,如果这是你们发自内心的声音,如果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那幺我可以答应你们……」

      骑士们沸腾了,在阿鲁无可奈何的神情中。

  • 名称:绝世唐门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43: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