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画戟超清

      「寻着地上的蚁尸就能找到入口,快去,我来挡住蚁王。」

      这就是乔恩命令佣兵们离去时的话语,因为他别无选择,如果任由蚁王追赶上来的话,势必会使整个队伍都陷入危险中,为了朋友的安危,他选择了留下。

      蚁王,如山般庞大的身躯就是她的武器,肢体外那层异常坚硬的甲壳,就是她最好的防御。乔恩的冰焰剑上爆起的冰芒,就像隔靴挠痒般不能伤害到其根本。

      不过蚁王也不是没有弱点,她庞大的身躯,在克制了乔恩的攻击的同时,也因为太过臃肿行动不便,数次都被动作灵巧的乔恩躲过。如此一来,蚁王越发的不可控制起来,嘶吼着命令着追赶汉斯克他们的蚁群回援,想死死的困住乔恩。

      「啊……」

      就在乔恩疲于应付蚁王及其子爪牙的同时,那边与爆裂蜥蜴苦战的阿鲁,也因为体力不支,躲避蜥蜴们进攻的动作稍微慢了点,被蜥蜴的尖角顶起抛向远方。

      若不是阿鲁体外那层护壁,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力,说不定他早就在蜥蜴的尖角下丧命了。不过阿鲁,却也因此感觉胸口发闷,眼冒金星,没能在蜥蜴聚拢前突出去,终被蜥蜴成功的合围了起来,一个人苦苦的挣扎着。

      乔恩在躲过蚁王巨大双锷一击后,抽空问道:「阿鲁,你怎幺样了?要不要紧?」

      阿鲁闷哼了声,道:「哼,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吧,别被蚁王吃了才好。」

      听到阿鲁的吼声,乔恩清楚阿鲁也只是嘴上逞强而已,眼见在蜥蜴群中的阿鲁的反击越来越无力,乔恩心急如焚,可自己也是抽身乏术,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绝境中。

      阿鲁,仗着自己还算迅捷的动作,来回穿梭在数十只蜥蜴中间,在躲闪蜥蜴的同时,不失时机的将手中的双手大剑剌进蜥蜴的要害处,抽出时,也没忘记拧动下剑柄,让蜥蜴们尝到了伤重的痛苦。

      儘管蜥蜴们在阿鲁的剑下损失惨重,可损失了卵的蜥蜴们早已陷入了绝对的疯狂中,仍不顾死活向阿鲁沖来,死命的用头上的尖角冲撞着晃动中的阿鲁。

      随着魔法师遗留下来的火墙,最后一点火焰熄灭。黑暗中,仅有阿鲁身上泛起的那点红光可以用来让两人视物,如此一来,混战中的两人情形就更加危急起来。因为土蚁,早已习惯了黑暗中的生活,凭藉头部的那两根触角,还有它们灵动的感觉,就可捕捉到敌人的位置,从而不间断的沖上去。

      不过,蜥蜴显然没有土蚁那样好的感觉,混乱中,一只蜥蜴与阿鲁错身而过,与另一头沖过来的同伴撞在了一起,彼此的尖角在巨大的冲击下,贯进对方的身体里。

      「嗷……」

      在蜥蜴临死前的悲鸣声里,阿鲁眼前一亮,沖岌岌可危的乔恩喝道:「乔恩,把蚁王引过来,让蜥蜴对付她们。」

      阿鲁的提醒,对于已是强弩之末的乔恩,无疑于久旱之雨。每次蚁王的进攻,都无疑是致命的,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会让自己永远的留下在蚁穴里,所在在躲避蚁王的进攻,反击中,他感觉体力不支了。

      「好,我这就过来,你也要小心。」乔恩回应着,奋起余力向蚁王劈出一剑,一篷冰芒从剑身上爆起,迎向了蚁王。

      蚁王,早已在乔恩连番进攻下,恼怒不已,在使劲的甩动着头部,将上面的冰焰甩去后,她咆哮着挪动起庞大的躯体,追着乔恩向阿鲁的方向而来。

      蜥蜴,只是凭着眼前那片晃动的红影,来判定那就是胆敢冒犯自己下一代的兇手,其他的则熟视无睹。所以,当乔恩将蚁王引诱到蜥蜴群附近时,它们仍没有任何察觉。

      不用乔恩提醒,阿鲁也知道能不能脱身,就要看自己能不能及时突破蜥蜴的合围,诱使蜥蜴们将蚁王当成自己了。所以,他也早就做好了準备,待见到乔恩模糊的身影,靠近过来后,他大喝道:「乔恩,低头。」

      乔恩听话的缩颈藏头,然后他感觉头顶上一热,接着眼前一片光亮,心知是阿鲁危急时使出的火系魔法,同时,也察觉了本应有护壁防身的阿鲁消失在阴影中。

      「阿鲁?」乔恩大喝一声,顾不得趁机给蚁王一下,奋起余力向红影消失的地方奔去。

      「闪开,贴着洞壁。」趴在地上的阿鲁,见到乔恩死命的奔过来,及时出声提醒。

      乔恩这才醒悟,赶紧改变方向,跃向最近的洞壁,在『砰』的一声落地的同时,他感觉一阵狂风从身边刮起,然后是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数十只庞然大物贴着身体疯涌而过。

      「砰,砰,砰……」

      黑暗中,响起一阵激烈的碰撞声,乔恩心知那是蜥蜴与蚁王撞在了一起,暗喜道:「哈哈,该死的家伙,这下看你还是不是刀枪不入,哼,你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还没等乔恩脑海里为蚁王预想的结果完结,一只大手从黑暗中探了过来,抓住子他的肩头,在被吓了一跳的同时,乔恩知道那是阿鲁潜到了身边,忙从地上爬起来。

      「快离开这……」

      在阿鲁的催促声中,乔恩回手拉住脚步踉跄的阿鲁,拖着他向远处奔去。黑暗中,两人也不知跌倒了多少次,总算来到一块安全的地方。可是当阿鲁颤抖的召唤出火系魔法时,两人在惊喜之后,却是无比的失意。原来他们慌不择路,竟然一路跑到了塌陷的入口处。

      阿鲁,恨道:「妈的,死乔恩,这就是你所谓的佣兵的智慧吗?」

      唯一的生路,却演变成自掘坟墓,乔恩面无人色,惨道:「兄弟,你就积点口德吧,现在趁蚁王收拾那些蜥蜴的时候,还是赶紧找条能出去的路吧。」

      话是这幺说的,可蚁王却没有给他们实施的时间,当两人互相搀扶着退回蚁穴内部时,蚁王庞大的身躯出现在它们面前。当然,在蚁王的身下,还有黑压压令人作呕的土蚁,同样让两人心惊不已。

      退路被封,两人没有多余的话,交换了下眼色,同时向后退去。随着阿鲁手中的火焰熄灭,蚁穴里又陷入了黑暗中。退无可退,让乔恩,阿鲁很是难受,此时,两人体力消耗过巨,想要杀死强大的蚁王,机会微乎其微,就更加说地面上那些如附骨之蛆,杀之不尽的土蚁了。

      乔恩重重的握了下阿鲁的手,低声道:「阿鲁,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阿鲁气道:「妈的,现在说这个有什幺用?还是準备下与蚁王决一生死吧。」

      话语中,透着几分徒然,几分失意,几分悲壮,可两人却并没有就此放弃战斗,他们不约而同的握住了手中的大剑,蓄势待发,準备给蚁王一记重击。

      蚁王,敏锐的感觉,早已察觉到两人的窘境,知道敌人已经成为瓮中捉鼈了,也不急于求成,而是命令身下那些无以穷尽的爪牙,向成困兽之斗的两人扑去。

      「现在唯有看有没有肯下来救我们了,只可惜阿鲁这家伙与此事不相干,唉,无论如何,我也要保护阿鲁到最后一刻。」乔恩心里沉痛异常,可嘴上却笑道:「阿鲁,我知道你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嘿嘿,不过这次可不一样,要不要看谁是最后一个倒下去?」

      阿鲁闻言,笑道:「不用看了,最后一个人一定是我。」

      乔恩奇道:「为什幺?」

      阿鲁扬起手中重新沐浴在奇异焰色中的双手大剑,笑道:「因为我是火系的魔剑士,对付起土蚁来,要比你冰系的更加得心应手。」

      乔恩会意,笑道:「真的吗?可我偏不信邪,来吧。」

      随着乔恩的断喝,冰焰剑爆起一团冰芒抛向了扑过来的蚁群中,无数只土蚁在乔恩含恨一击中粉身碎骨。时间,可以消磨很多东西,金钱,情感,友谊,仇恨……当然,也包括激战中的阿鲁与乔恩体内的魔法能量,还有体力。

      当两人渐渐感觉体力不支时,当蚁王开始厌倦了两人从齐头并进,到轮番上阵,再到你一下,我一下没完没了的折磨自己的手下时,她开始不安的骚动起来,张起两扇门板大小的双锷怒吼了一声,粗壮的肢体残忍的践踏过地面上无数的子孙,沖了过去。

      「阿鲁,你左我右。」乔恩大喝了一声,手中的长剑剌向向蚁王头部的右侧位置,那里有一个被爆裂蜥蜴撞破的大洞。

      如果能一击将蚁王杀死的话,那接下来的土蚁就好对付了,可事情却偏偏不如意,随着阿鲁移动到蚁王的左侧,那个弱点隐没在暗处,以致使乔恩没能在最后关头剌入,而在蚁王坚硬的甲壳表面划下一道深深的痕迹。不过,乔恩全力一击下,剑身上爆起的冰系魔法效果却出人意料的在泛起一团冰花后,破开了蚁王的防御,渗进了蚁王的身体里。

      强烈的冰系效果过于集中,以蚁王恐怖的力量,也无法承受,她惨嚎了一声,使劲的摆了下身体。晃动的头部,躯体在狭小的过道中成为了得手后两人的恶梦,感觉地面先是一阵晃动,接着,头顶上斗大的石块纷纷跌落下来,险些砸中力有不及的乔恩。

      阿鲁低声问道:「乔恩,你没事吧?」,的大剑砍向蚁王的左侧

      乔恩抹了把冷汗,答道:「没事,阿鲁,这次我们一起进攻她的右侧,你吸引她的注意力,给她来记狠的。」

      阿鲁应道:「好,你退后。」

      说话间,蚁王从剧痛中恢复了过来,不顾一切的向乔恩沖去,想直接用身体作为武器将乔恩撞死,乔恩那里敢硬接,赶紧滚翻在地,从蚁王的身下闪过。

      巨大的冲击力,让蚁王巨大的双锷,一下子如破竹般深深的扎进岩石中,一时间,任她怎幺挣扎,都无法拔出。阿鲁见机不可失,不待乔恩提醒就从旁边飞跃过来,用尽全力劈向蚁王的伤处。

  • 名称:方天画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17: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