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美脚超清

      任务公布以来,已经有数批佣兵冒险进入森林,展开了对蚁群的消剿工作,可并没有那只队伍可以如愿的将蚁王杀死,随着新生蚁的加入,土蚁猖獗的状况并未得到根治。森林里仍处处隐含着杀机。

      从森林深处的被驱赶出来的魔兽,成群结队的游蕩在森林的边缘地带,渴望进食的欲望,让它们忘却了对人类的恐惧,在嗅到空气中传送过来的气味时,不安的骚动起来。

      在虫子下意识的反击中,受惊的驴驮着快被自己颠散了架的后脑勺没头没脑的沖进一片密不透风的林子中,险些成为了一群饿狼磨牙的工具。

      后脑勺看清笨驴闯进了一群幻狼的地盘还不自知,写意的喘着的粗气时,他大惊失色,本能的狠狠的踢了驴一脚,骂道:「你还愣着干什幺,快跑呀,你想把我们两个都害死吗?」

      「见鬼,为什幺每次到森林里都这幺倒楣?」驴,在后脑勺揭示下,清醒了过来,顾不得多喘一口气,暗骂着调头就向来时的方向,奋起余力奔去。

      可惜,在后脑勺的声音下,清醒的不只是驴一个,而是一群。所有的幻狼几乎同时都从地上跃起,在为首之狼的厉啸一声中,如风般向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的一驴一人追去。

      眼见狼群越来越近,甚至看清众狼嘴里的獠牙时,后脑勺的脑门开始冒汗了,不安的催促道:「要死了,你能不能再快点呀?」

      驴,懊悔道:「老大,你饶了我吧,我已经跑不动了。」

      万般无奈之下,后脑勺只将手向怀里伸去,可当手在摸了个空时,这才想起魔法卷轴在与哈里斯与罗根决斗时已经使用了,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的他,恼得差点从驴背上得掉下去。

      幻狼来去如风,速度惊人,数秒钟间就后发先至,将后脑勺连人带驴团团围住。虽然人矮小,驴瘦弱,可仍是一顿不可多得的美餐,口水从众狼的大嘴里流水,滴落在地上,让这场盛宴在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潮时分。

      狼低沉的咆哮,兇恶狰狞的面容,让驴很受伤,四条腿因为体力不支,因为心里害怕,颤抖不已。眼见无法沖出包围圈了,唯有将希望寄託于背上的后脑勺了,低声道:「后脑勺快使用魔法,你可以的,要不然我们就全完蛋了。」

      「奇怪,他怎幺会知道我可以使用魔法了呢?」后脑勺心中一惊,问道:「你怎幺知道我已经可以使用魔法了,是谁告诉你的?」

      「见鬼,你怎幺这幺笨?」驴那有心情解释,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拜託你好好想想吧,那个该死的魔法阵,它不只是可以吸附击中你的魔法能量,它也可以吸附你身边存在的任何魔法元素,明白吗?」

      后脑勺一时间无法明白驴的话,疑问道:「可……可是,要怎样才能吸附游离在空气的那些魔法元素呢,我现在根本感觉不到魔法元素的波动……」

      狼群,面对到嘴的食物,又怎幺会安静的等待呢,它们骨子里噬血的魔性,在饑饿的驱使下已经被激发了出来,不待狼首的命令,就纷纷逼近过来。

      面对,缓缓靠近过来的狼群,驴,心中的惧意全无。死亡有很多种,但秉性是龙的他,只会选择最高贵,最壮丽的死法,那就是战死。既然后脑勺已经不能再指望了,那就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救自己了。

      「就是你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驴,喉咙颤抖着,发出类似龙的咆哮声,眼神死死的盯住狼群中身体最为健壮的那只狼,要想像让狼群退却,唯有击败它才可以。

      要战斗,那背上的后脑勺无疑是最大的负累,驴,没有疏忽这个问题,他轻侧了下身体,后脑勺就从无鞍的背上摔到地上,与地面做了亲密的接触。

      「趁现还有机会,快点爬到树上去,听到没有?」后脑勺的轻吟声就在耳边,可是驴已经无法兼顾了,低吼了声,四蹄用力一蹬,奋力向狼首沖去。

      对于生活在森林中的狼来说,驴这种动物并不多见,只有偶尔从森林小径路过的商旅车队中才会看到驴的身影,所以在驴咆哮着沖过来时,狼群不安的骚动起来,纷纷向两边退去。

      机会只有一个,驴心里清楚的很,所以他绝不想浪费,拼尽全身的力量,沖向狼首。龙,面对危险时,也会恐惧,何况是一只狼呢?狼首,在看到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的驴向自己迎面沖过来时,胆怯了,纵身向旁边闪去。

      「想跑?没那幺容易。」驴,扑了个空,可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怎会轻言放弃?他转身,后蹄一扬,将从后面扑上来的一只狼踢飞,继续追向狼首。

      狼首有些懵了,不知道这头怪物究竟想干什幺,唯有在狼群里左突右窜,躲避着驴的追击,消耗着驴的体力。可是驴此时,就像疯了般,不击败狼首誓不甘休,任何挡在身前,或者由后面,侧面扑上来的狼都被他用头顶翻,一脚蹦飞。如此一来,再也没有那只狼敢招惹驴了,在狼首窜过来时,纷纷后退。

      终于,狼首跑了,是在一头小毛驴疯狂追赶下离开的,倒不是因为狼首的牙齿无法撕裂驴还算厚实的皮毛,可有时事情就是如此难明。这个结果,恐怕就连驴自己也想不通为什幺会这样,或许他根本没有时间想有及此,他眼里只有狼狈而逃的狼首,死命的追逐着它,沖出了狼群的包围圈,向森林深处逝去……

      后脑勺,仍趴在地上,他无法移动,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即使呻吟,也只是在喉咙里而已。这个巨变,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一股强烈的麻痹感,正侵袭着他,这股力量来源于何处,他无法得知。

      「哦,真是该死,我嗅到了魔法世界最广博的魔法气息,但愿他不要因此破坏了我的计画才好。」虚无中响起圣金无力的低吟。

      「哈哈,我早就说过了,你的努力是徒劳的,杀死他,或许更容易些,可是你想控制他,那是不可能的,就连我的主人也无法做到,何况是你呢?哈哈……」

      群狼无首,众狼凝视着俯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后脑勺,眼中闪过贪婪兇残的目光,低声咆哮着,齐齐向他扑了过去……

      「啊……」

      在狼齿的撕咬下,剧痛,让后脑勺克服了麻痹的感觉,大声惨叫着,身体竟然不可思议的恢复了自由,求生的欲望,支配着他想挣扎着爬起来,沖出狼群,手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身边的狼身,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不受控制的狂泄而去,而他,却在惊愕中呆住了。

      「后脑勺,坚持住,我来了。」

      一声断喝,一片剑影,电逝般跃入了狼群中。剑影飞逝间,狼群被撕裂了,到处是横飞的血肉,与浓重的血腥气,其中还有一个壮硕的身影。狼群,被来人的杀戮,同伴的鲜血激起了狂性,放弃了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后脑勺,扑向了来人。

      「团长,狼群被驱散了,我们要进攻吗?」

      「对,让我看下你们这几天的训练成果吧,贝克分队长,命令,冲锋。」

      大地在数十匹战马的奔驶中,被颠覆了,强烈的震感带着扬起的灰尘向远处传播着,森林也为之颤抖。骑士的长枪,在战场上是剌杀敌人的利器,此时,却是对付群狼最好的武器,长达四米的枪身在骑士单手抱持下,借着战马的冲击力,轻而易举的贯穿了狼的身体,将它钉在地上,或是借势挑起,抛向远处。

      杀戮,从来都是血腥的,骑士们对付群狼的手段是最传统也是最普通的一种了,可还是让没见过如此残暴场面的女孩们吓了一跳。

      「扑通……」

      有人从马上摔落,声音夹杂在震耳欲聋的蹄声中,本不会有人察觉的,可是跪在地上的后脑勺却看到了,听到了,他的目光在瞬息间停留在了在战场之外的地方,呆滞的目光里爆起一团精光。

      「阿瑞?」后脑勺惊呼着,从地上一跃而起,向从马上摔落的在阿瑞奔去。

      战事已经接近尾声,唯有三五个骑士还策马驱赶着仅余的几匹狼,想将它们一网打尽。飞奔着的战马,与眼里只有阿瑞的后脑勺不期而遇。眼见战马在察觉到后脑勺时,本能的抬起前蹄向他落去时,所有的人的都不忍的将眼睛闭上,不敢再看下去,因为结果一定会非常凄惨的。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如饑饿的幻狼没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撕碎后脑勺一样,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想去抵挡马的践踏……

      倒下的不是后脑勺,也不是那匹惊马,而是马上的骑士,他在马竖起前蹄时,没能及时挽住缰绳,抱紧马颈,搂住马鞍,所以,他被马甩了出去,可也就是这样,他才幸好活了下来。马,如大理石雕像般耸立在空地上,那样子,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因为马已经死了,死的让所有人惊愕。

      后脑勺,没有丝毫的犹豫,从马身下窜了过去,快步跑到面白如纸的阿瑞身边,小心的将她从地上挽起,靠在自己的肩上,急道:「阿瑞,你怎幺样了,快点说话,求你了……」

      阿瑞并没有昏晕过去,可她的情绪却非常的不稳定,紧紧的抓住后脑勺的手,颤声道:「后脑勺,我好怕,我好怕……」

      后脑勺见阿瑞并无大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中泛起的神采,渐渐隐去,柔声道:「阿瑞,没事的,一切都结束了,它们只是一群狼而已,你用不着替它们难过的。」

      阿瑞在后脑勺极力安慰下,紧张的情绪得以缓解,挣扎着站起身,只是她却不敢再看向战场那死状千奇百怪触目惊心的群狼,扭头看向别处。

      众人的注意力,并没有全部集中在后脑勺身上。阿瑞从马上摔下来,固然是一个意外,身为朋友的后脑勺不要命的跑来探望也可以理解,可是林中那一匹至今没能落下前蹄的马,却让大家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 名称:丝袜美脚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49: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