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电影超清

第五十九章   救赎

      后脑勺目视美雅道:「我们离开这里。」

      这就是后脑勺说的话,声音里没有惊喜,也没有失落,平静异常。美雅,很想询问,可是时间已经不允许她那样做了,她甚至已经听到了密室外,普瑞校长气急败坏的吼叫声。美雅俯下身,一口咬住后脑的衣领,将他扔在自己的背上,双翼一收,两条腿全力一跃,向头顶上正渐渐消失的电芒沖去。

      就在美雅的身体随着隐去的电芒消失时,密室的门炸成了碎片,强烈的光毫无遮拦的直射进室内,而后,一只巨大的光之鹰挤了进来,在它的身后,十几个包裹着防御魔法的身影沖了进来,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摆好了阵式。

      可当以普瑞校长为首的众人环顾室内时,大吃一惊,室内淩乱至极,到处是被震落在地上的幻兽卵,点点的血迹,深重的足印,空气中充斥着强烈的令人窒息的电系魔法气息,可意外的是,冲破了重重防御,潜入密室中的罪魁祸首却没有了蹤影。

      「散开找,一定要找到他。」普瑞校长怒喝。

      众人在普瑞校长的命令下,分成阵列,深入到密室中各个角落里,仔细的搜寻,时间一点点过去,可任何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发现。望着返回身边的众人传递过来失望的资讯,普瑞校长愤怒了,他抬头看向头顶,上面,除了有残余的电系魔法气息外,什幺也没有。

      「仔细的检查这里,每一个在册的幻兽卵都要对应起来,我倒要看看那个该死的家伙究竟从这里取走了什幺?」普瑞校长回身怒喝。

      没有人敢出声反对盛怒中的普瑞校长,他身边环绕着的庞大的魔法潮汐就是一个危险的讯号,任何一个不智的询问,都有可能引发他如火山爆发般的排斥。再加上那是目前最正确的也是最应该弄清楚的问题,就连一向跟普瑞不合的杰森也乖乖的加入了核对的行动中。

      密室里,到处是忙碌的人影。可是幻兽卵实在是太多了,让这些身分特殊的魔法师们着实辛苦了一番,才将数千枚幻兽卵一一核实清楚,可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在册的幻兽卵竟然一个也不少。

      这个结果,让普瑞校长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脸上显出了痛苦的表情。

      山坡后面,美雅强忍着剧痛,在飞舞的雪花和夜幕的掩护下,滑翔着向地面落去,一条腿受伤的她,无法平稳的着地,身体扑倒在坚硬的地面上,让她痛上加痛,发出阵阵如雷般的惨哼声。后脑勺从美雅的背上摔了下来,重重的撞在地上,摔了个七昏八晕,可即使这样,他怀里紧紧抱着的幻兽卵仍然安然无恙。

      从地上爬起来的后脑勺,怀抱着幻兽卵,看着痛苦中的美雅,感到深深的抱歉,这条龙是可以无情的拒绝他无理的请求的,可她没有,并因此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个人情,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还清了。

      后脑勺低声道:「对不起,美雅,我让你受伤了。」

      美雅挣扎着站了起来,看也未看腿上的伤势,沉声道:「臭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了,等我的伤好一点后,你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个比这次行动困难上百倍的任务,嘿嘿,哈哈……」

      后脑勺神经一紧,为美雅的反常感到恐惧,一条龙究竟因为什幺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呢,而且这条龙是以魔法力威慑这片大地的魔导师——卡斯塔,一个就连国王也要惧上三分的危险人物的幻兽。

      后脑勺没有逃避,他郑重的点了下头,沉声道:「放心,我会的,就算再危险的事情,我也会答应你的,因为这是你应得的。」

      后脑勺说完,转身离开了。美雅眼中射出了难明的意味,她心里有很多问号,却出奇的没有叫住后脑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山坡的另一侧,长歎一声,挣扎着进入到龙圈里,她现在最需要的是深深的睡眠,只有在睡眠中,她才能忘记伤势带来的痛苦。

      驴,不见了,地面上一片狼籍,是异样的狼籍,大片的草都枯萎了,还有一个巨大的深印,仿佛有什幺巨大的物体曾经停留过在那里一样。可如此明显的变化,后脑勺没有注意到,即使留意到了,又能怎幺样,有什幺事能比救阿瑞更为重要的?

      小楼旁边,一片正逐渐枯萎中的树林里,一个庞然大物正悄无声息的趴伏在那里,他幽深的眼睛,凝视着后脑勺离去,鼻子里喷出火焰,闷哼道:「哼,臭小子,等着吧,再让你逍遥一阵,待我完全破开那个封印时,就是你的死期了。」

      后脑勺,全然没有感觉到身后那仇恨的目光,心里满是欢愉,怀中的幻兽卵,带着阿瑞生的希望,那是他在众多幻兽中偶尔碰到的,在他手上的血触碰到幻兽卵的外壳时,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欢呼。

      当时,他并不明了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感觉,可在他双手抱起幻兽卵时,感觉到手中的一丝冰冷碎裂了,取而代之的是温馨的炙热,那一刻,后脑勺意识到阿瑞有救了。

      阿瑞,还在沉睡,平静中,一丝微笑,渐渐浮现。

      后脑勺拍向阿瑞的手,停了下来,默默的走出了马廄,看着头顶上缓缓展现的,无尽的星空,他跪了下去,无助自语:「命运之神,求求你给我一点启示吧,我该怎幺做,如果我唤醒里面沉睡的幻兽,我有可能重新拥有无尽的魔法,可是阿瑞却只能静静的死去,不,那是我绝不愿意看到的,可我救了阿瑞,我将永远失去破开封印的机会,救救我吧……」

      就算再虔诚的祈祷,也不能让命运之神回应,他是那样的飘渺,不可捉摸,后脑勺痛苦的看着,心沉了下去。

      阿瑞,还是那样,平静,自然。

      后脑勺面无表情,一手握着阿瑞冰冷的手,感受着她的生命,正在慢慢远逝,那是一个不可理解的过程,其中蕴含着某种极度不适的感觉,似乎是一个邪恶的魔法,正在侵蚀着阿瑞的身体,一手握着温热的幻兽卵,里面的幻兽正唤起他昔日的记忆,痛快淋漓使用魔法的愉悦,让他无比兴奋。

      决定,从来都是艰难的,尤其是生离死别时,那就更加痛苦了。

      后脑勺心乱如麻,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阿瑞的一言一行,她温柔的目光,轻盈的身影,可人的话语,湿润的手掌,滚烫的双唇,她将馒头塞进自己手里时的羞涩,偷吻后慌张的逃去的背影……所有的一切,都在折磨着后脑勺,让他的神经无时不刻在与自己的良知斗争着。

      抚摸着阿瑞的脸,后脑勺惨笑着自语:「我曾经错过一次机会,这次,我说什幺也不能再错过了,难怕是后半生,过着没有魔法的生活,我也绝不后悔,阿瑞,我爱你。」

      后脑勺做了最后的决定,他毅然的抱起了床上的阿瑞,向马廄外走去。东方已然发白,红日正渐渐跃出地平线,远处,城市的轮廓,从黑暗中呈现,新的一天走近了。

      后脑勺深吸了一口气,将幻兽卵塞进阿瑞的手中,温柔的对怀中的女孩低声说道:「阿瑞,我知道你在,跟我一起念好吗?我,以火神的名义起誓,我将以我的生命来捍卫这个火系的生命,不管她是强大也好,虚弱也好,一生都与她在一起,不弃不离……」

      阿瑞,嘴唇轻轻的抖动着,隐约可察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让后脑勺紧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继续道:「悉心照顾她,给她无尽的火系魔法能量,让她成长……」

      伴随着阿瑞轻轻的嘟嚷,后脑勺举起阿瑞的右手,重重的咬了下去,昏迷中的阿瑞,眉头一皱,恢复了平静。后脑勺捏着阿瑞带血的手指在幻兽卵上涂了一个符号,然后他俯在阿瑞的耳边,低声道:「阿瑞,将你的火系魔法施加在幻兽卵上,完成契约。」

      阿瑞,没有动静,眼角却有泪水涌出。

      阿瑞的无动于衷,让后脑勺即欣慰,又心痛,哀求道:「阿瑞,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而已,我不会有事的,求你了。」  

      阿瑞依然没有动静,神情平静。

      太阳一旦升起,阿瑞的生命即将终结。情况危及,可后脑勺的心的反而静了下来,没有再催促,他静静的望着东方的红日,像是自语,又像是安慰,道:「我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我的生命过程曾经有过绚丽,也有过黑暗,伤逝,背叛,屈辱,痛苦,爱情,诸般滋味,我都尝过,唉,即使谢幕之时,也有心爱的女人一起,生命还有何遗憾……」

      阿瑞,听到了后脑勺的诉说,挣动了下,如果自己的离去,会让深爱着自己的后脑勺跟随,那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她开始聚集火系魔法能量。

      看着阿瑞的反应,后脑勺无声的苦笑,他不得不这幺说,否则阿瑞宁愿选择死去,也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他搂紧了阿瑞,看着阿瑞指尖泛起的火焰慢慢渗进了幻兽的錶壳之下,一滴眼泪流了下来,不是为了阿瑞,是为了阿瑞手中的那枚神秘的幻兽卵。

      「愚蠢的人类,该死的决定,让我有些感动了,妈的,看来我要改变初衷了,哼,即使这样,你也不会重新拥有魔法了,而我也要在夹缝中生存,真是一个可耻的结局,我日……」黑暗中,一个心声咒駡着,渐渐远去。

      入耳的是仅仅可闻的蹄声,那是驴离去的脚步声,后脑勺太熟悉了,可他没有理会,他的心神全放在了阿瑞的身上。阿瑞手中的幻兽卵,在接受了阿瑞施加的火系魔法后,有了反应,灰色的皮壳下,泛起了红色的光晕,里面有一个浑身通红的生命正努力想破开束缚来到世间,那将会是什幺样的幻兽?

      答案,后脑勺心里清楚的很,只是他脸上半点喜悦也没有,此时,他眼露凶光,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死死的注视着那正要破壳而出的新生幻兽。

      后脑勺,他究竟想要做什幺?

  • 名称:熔炉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03: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