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故人超清

第五十七章   真情流露

      安娜没疯,却对驴格外的恨,因为它是后脑勺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的『东西』,因爱成恨的愤慨让她失去了理智,在见到驴写意的趴在山坡上晒太阳时,她不受控制的沖上去狠踢了两脚。

      莫名其妙,就被人狂踹两脚,任谁都会起来反抗的,何况那是一头头脑简单至极的倔驴呢?驴跳了起来,一头将安娜顶倒在地上,反抗之后逃之夭夭也就罢了,可驴竟然倒过来沖安娜摞撅子,将地上的『排泄物』溅在了一向爱美的安娜脸上,身上。

      驴的挑衅无疑是火上浇油,安娜心里升起了想把驴烧死的念头,召唤出火球来就往驴身上扔去,这才有了驴哭爹喊娘般的逃命,被安娜追杀急了,恐惧战胜了一切,让他破开嗓子吼了两声,惊动了正在上课的后脑勺。

      若在后面追杀的人,不是安娜,定会被驴突然说出话来,吓上一大跳,进而转身逃走。可惜,安娜才不会放弃,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驴烧死,一泄其恨。当后脑勺从教学楼里沖出来时,驴已经被安娜追着跑离了教学楼,向马廄那里逃去,后脑勺想也未想就追了下去。那里可是马廄,里面全是易燃物,若是安娜一不小心将马廄点着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噢,疯娘们,别再追来了,妈的,把老子逼急了,恢复了龙的身体,把你强姦了……」驴咒駡着逃进了马廄里,钻进马群中。

      安娜气喘吁吁的手持两个火球追进了马廄里,四处搜寻着驴的身影。此时正值上午上课期间,廄里有很多老师,学生骑来的马,因此要想在众多高大马群中,找到一头瘦小的驴子,还是相当困难的。

      安娜威胁道:「死驴,你给我出来,不然,我把这里一把火烧了。」  

      驴接话道:「烧吧,烧吧,把这些马烧死最好,那我就可以吃肉了。」  

      驴躲在几匹扎堆的马后面,小心的往外看着,却不想自己早就暴露了。安娜俏脸上浮现出一丝邪恶,悄悄的向驴说话的地方潜去,看到了半个驴屁股,就在她想不顾一切的将手里的火球扔出去时,一个黑影无声的从后面掩了上来,将她扑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安娜大吃一惊,魔法力不继,手中的火球在跳跃了几下后,熄灭了。

      「噢,快放开我……」安娜吃痛,惨呼。

      后脑勺没有吭声,只是死死的捺住安娜的手,防止她召唤出火球来乱扔。挣扎中,安娜看清了压在身上的人,愣了下,停止了挣动,一男一女眼就那样对眼互视着,谁也不想打破僵局。

      驴从缝隙里看到了一切,心喜若狂,喊道:「哇塞,老大你太能干了,别愣着,揍她,把她的脸打肿,妈的,这个疯娘们刚才想烧死我,最好强姦了她,让她以后……」

      兴奋中的驴突然打住了,闭嘴不语,他看到后脑勺,安娜,两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透着无形的杀气,心虚之下,他二话不说急急如丧家之犬般逃离了马廄,向山坡后面跑去。

      驴消失了,没有再可供转移的目标,一男一女的眼神再次碰撞在一起。少女的矜持让安娜恢复了理智,脸红了起来,僵硬的身体因无力而变得软软的,心跳加速。

      压在一个妙龄女郎的身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感觉,后脑勺也不例外,他有了最本能的生理反应,下体膨胀起来,触碰到身下的女孩的身体上。

      一个物体,由小变大,由软至硬   ,那过程让安娜羞涩,身体热了起来,眼睛渐渐的闭上,她在等,等压着自己身体的男人的下一步。面对面红耳赤,毫无反抗能力的安娜,后脑勺稀里糊涂的吻了下去,也许在他的潜意识中,他无比渴望征服这个野蛮的女孩。

      是对?是错?后脑勺不清楚,安娜也不知道。

      阿瑞的笑脸,浮现出来,让正侵犯着安娜的后脑勺的头脑一阵发冷,逐渐醒悟自己正在做着一件有违心意的事情,儘管这件事是如此的欢愉,可还是让他停了下来,神色慌张的爬起来,转身就想逃离犯罪现场。

      「站住。」

      一声轻喝,后脑勺茫然的停住了脚步。

      安娜衣衫不整的从地上站起来,脸上两行泪痕,她怒视着后脑勺,这个让她伤透了心的男人竟然在挑起她情欲后想一走了之,这是不可饶恕的。安娜冷冷的道:「后脑勺,你要是敢走出去,我就死在这里。」  

      后脑勺很为难,背叛阿瑞的爱,他不想,让安娜死于愤恨,他也不愿。无奈之下,低声解释:「对不起,安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那样的,请你原谅我吧。」

      安娜泣道:「原谅?好,我原谅你了,你走吧。」

      后脑勺没走,若他连安娜的反话也听不出来,那他就是真够傻的了,木然的转过身,看到了安娜凄苦的表情,幽怨的眼神,半裸的胸部时,后脑勺第一次没有转移视线,他呆住了,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早就爱上了眼前这个性格有些乖张的女孩。

      「安娜,我……」后脑勺只说了一句,无语了。

      安娜,松了口气,向后脑勺走去,径直的扑到后脑勺的身上,使劲的捶打着后脑勺胸口,最后紧紧的抱住后脑勺的腰,泣道:「死后脑勺,我恨死你了,你难道看不出人家早就爱上你了吗?呜……」

      后脑勺苦笑,因为胸口的痛,因为曾经的伤痛,因为昔日苦难的生活,因为安娜爱的方式,因为贵族对平民的歧视,因为阿瑞深深的爱,因为不可预测的未来……总之,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让安娜抱住自己,眼睛模糊了。

      安娜渐渐止住了哭声,看着后脑勺,不顾一切的吻了下去。

      后脑勺有些麻木了,从无动于衷,到机械的回吻着,可身体的变化,还是让他做出了本能上的举动,搂住了安娜的纤腰,片刻后,呼吸粗了,心跳快了,抚摸重了……

      也不知是谁没站好,热吻中的两人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让差点做了错事的后脑勺清醒了过来,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安娜,心里升起一丝愧疚,是对眼前羞红了脸蛋的安娜,还有是对正在上课的阿瑞。

      安娜将头靠在后脑勺的肩上,不敢去看后脑勺的眼睛,一向以来她都以欺负后脑勺为乐,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爱上这样一个没本事,怯懦的男人,可刚才一时激愤之下竟然做出了令自己都吃惊不已的表白,真是羞死人了。

      后脑勺道:「安娜,对不起,我……我……」

      安娜嗔道:「你什幺你?哼,明明知道人家喜欢你,还故意惹人家生气,要不是看在你是爸爸的小跟班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烧死了。」

      后脑勺闻言头痛不已,正是这个低人一等的身份,让他无法在安娜这个千金小姐面前抬起头的原因,更没法让他接受来自安娜的诸多情感。自从没有魔法之后,他再也不敢奢望会得到爱情的垂青。

      「安娜,我们不适合的,我只是一个小跟班而已,跟你……」后脑勺沉吟了下解释。

      安娜虽然为人很粗野,可仍很聪明,当然听出了后脑勺话中的意思,当即恼了,嗔道:「喂,死后脑勺,你把我当成什幺人?你以为我会看不起你吗?,哼,我就知道你是个小心眼的男人,好吧,要不要我做你的跟班,这样我们之间就扯平了。」

      后脑勺有点傻眼了,想不到安娜会这幺说,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解释自己与她之间的差异,可直截了当的拒绝,那只能是让自己死的更快一点。

      见后脑勺沉吟不语,以为他屈服了,安娜心里是即紧张又兴奋,半怒半嗔道:「死后脑勺,这次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让本小姐这幺低三下四的向你表白,哼,你要是敢对我三心二意,我非把你杀了不可。」

      安娜说完,见后脑勺脸上泛起一惯受了委屈时的表情,心里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见身下的后脑勺没什幺反应,心生恶意,趁后脑勺不注意,飞快的他苍白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之后,安娜羞红了脸急急的逃离了。

      哭,大哭,哀嚎,都无法让后脑勺原谅自己,他傻傻的收回目光,把头埋在膝上,使劲的揪着自己的头髮,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可头髮揪下一大把了,他仍是心乱如麻。

      脚步声响起,后脑勺茫然看去,呆住了。

      阿瑞面色苍白,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走了进来,在打量了下淩乱的现场后,低声道:「后脑勺,你……你没事吧,我刚才看到安娜笑着跑出去了,她没有把你怎幺样吧?」

      后脑勺欲哭无泪,轻声答道:「还好了,没有怎幺样。」

      声音低得如蚊子哼哼,可还是让阿瑞松了口气,她轻笑着坐在了后脑勺的身边,低声道:「后脑勺,你不知道我好担心你的,你的魔法时灵时不灵的,安娜脾气又那幺火爆,凶起来吓死人了,我真怕你被她折磨的不成人形……」

      后脑勺苦笑,无语,握住了阿瑞的手。

      阿瑞雪白脸颊,红了,收紧了手掌,紧紧的回握着后脑勺的手指。

      「阿瑞,我若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是说那种无意识的,就连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后脑勺低声询问。

      阿瑞,脸更红了,白了眼后脑勺,点了下头道:「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

      后脑勺绝望了,阿瑞会意错了他的意思,可让他把事情的真相全盘托出,又怕阿瑞一时之下承受不了,只得歎了口气,道:「阿瑞,你真好,我一辈子都会记住的。」

      阿瑞似乎有些累了,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后脑勺的肩上,轻声道:「你也很好啊,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有点喜欢你了,你的眼神好忧郁,让人心碎……」

      后脑勺苦笑,搂住阿瑞的腰,感受着她身上传过来的幽幽体香,心神再次乱了起来。阿瑞乖乖的偎在后脑勺的身上,眼神不也与他相撞,玩弄着衣角,神情动人。

      「我……」

      「我……」

      两人同时轻呼,却又同时停止,彼此深情的注视着对方,在互视中,两个人的心靠近了。一道光柱透过缝隙照进室内,落在了阿瑞纯洁俏丽的脸上,美若天使,后脑勺忍不住想吻一下,下意识的将嘴唇凑向了阿瑞。

      阿瑞闭上了眼睛,任由后脑勺的嘴唇印在自己滚烫的唇上,而后,两人陷入了热吻中。情到浓时,后脑勺的双手开始抚摸起阿瑞的身体来,而阿瑞则在后脑勺的轻抚下,不堪的发出了轻微的娇吟声,紧抱着后脑勺手双臂,垂了下来。

      「后脑勺,抱我到里面。」阿瑞轻声道。

      这是一个命令,无法拒绝,后脑勺抱起阿瑞,向她的小屋走去。在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小床前,后脑勺颤抖的手,开始解阿瑞胸前的衣扣,当阿瑞并不十分饱满却也已经秀色可餐的胸部呈现时,后脑勺停下了。

      阿瑞感觉到了,她深吸了口气,道:「不要停,若生命里缺少了情爱,即使我能活过十七岁的生日,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后脑勺,算我求你了,好吗?」

      「什幺?」后脑勺迷茫的问道。

      阿瑞,偎进后脑勺的怀里,无声的泣道:「我的病,一个魔法师曾经断言,我活不过十七岁生日,我不要带着遗恨离去。」

      「魔法师?他是谁?」后脑勺无助的问道。

      「艾辛格大魔法师。」阿瑞拥紧后脑勺,想将自己的身体,融入进去。

      艾辛格,以预言着称大魔法师,从他开始探究到神秘不可测的未来起,每一次断言,都没有失误过,这次会否是例外?阿瑞如何与艾辛格相遇,如何向他询问的,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没有欺骗的必要。

      后脑勺流泪道:「那一天?」

      「明天。」阿瑞说完,封住了后脑勺的嘴。

  • 名称:山河故人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40: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