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uuga超清

      初春的雨水也让远在范阳城外扎营的张带领的第一军团苦不堪言。

      当初春的浓雾再次在黎明时分升腾而起的时候,就在林基对赵云等人发动突袭的时候,方义也带着一群黄巾士兵悄悄摸近第一军团驻扎的营地。

      黎明十分是人最疲惫,最鬆懈的一刻,所以方义也就选择了这个时刻準备给张来上一个致命的突袭!

      ……

      正在军帐里歇息的张突然听到一阵呼喊声,警惕的站起身子,拔出自己的配刀大步走到帐外。

      「团长!敌袭!」一名亲兵匆忙跑到张的面前,焦急的说到。话音刚落,一阵阵如其来的火光刺得张几乎睁不开眼,随后,无数的火把与箭支一齐飞过来!

      刹那间,张的耳边充斥的全是士兵惨叫与坠马的声音。紧接着,张感觉到自己的耳膜里灌满了隆隆巨响,仔细分辨才发现是无数骑兵冲锋时整齐划一的马蹄声。这巨响令大地都为之战慄颤抖!

      方义带着布成锥型冲锋阵型的骑兵从正面沖进营地之中!

      距离近了,惨叫声与金铁交鸣声愈来愈响,景象也渐渐清晰。

      熊熊烈火闪烁下,敌人的士兵如潮水般从黑暗中涌出,发起一波又一波的猛烈冲击。他们高举着无数火把,一面四下里放火,一面在大营的栅栏和军帐间和第一军团的士兵们展开白刃战。

      「别慌!别乱!组织反击!」张大叫着,他身边的亲兵也都纷纷大喊着传递着张的命令。

      不一会儿,训练有素的马场士兵很快就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几个长枪兵保护着几名弓箭手,好让弓箭手射出一支支暗箭;几名刀剑兵举起自己手中的盾牌,把长枪兵紧紧的围住,用盾牌抵挡着沖过来的骑兵的同时,长枪兵从盾牌缝隙中狠狠的把长枪刺进敌骑的马匹身上……

      张立刻带着自己的亲兵们骑上自己的战马,看着沖进营地乱杀的骑兵,张不怒反喜,暗道:「正面冲锋虽然难以抗衡,但总比对付黑暗里连续射击的弓箭手要来得痛快!」,将一切杂念抛之脑后,张紧握手中的龙刀,拍打着自己坐骑的屁股,奋力的向前沖去。

      张一路连斩劈数敌骑之后回头瞟了一眼,看到第一军团的士兵们已各自排成小型的锥型攻击阵、星型反击阵或者圆柱防御阵型,紧跟着张等一众骑兵之后,深深地楔入敌军之中。

      兵刃交错,两军最前锋的战士不断溅血倒下,无主的马匹四散奔逃跌倒,使得两军接触的瞬间,敌我都为之一滞。

      还没等张喘过一口气,随着尖锐的破风声,一支钢突然从正前方如毒蛇般朝着张刺过来。张冷眼看着眼前的尖不断吞吐,不断闪烁。

      忽然,尖抖成一朵钢花,捅向张的前胸。还未到,激起的风压象巨石一样撞过来,令张的胸腔竟然为之缩紧!

      张屏住呼吸,反手一刀挑在敌尖上,身体微微左倾,企图将这一化解。岂料尖竟然不为所动,少许下沉之后依然向着张的小腹扎过来!

      张赶忙再变身形,身体重心向右压,同时龙刀全力向右侧一带,总算将矛推开。压力过后,张在心中不免暗暗吃惊:这一虽然远比不上二主公,赵云的枪法神出鬼没,但攻势淩厉之极,那股子刚猛无匹的杀气更令人难以抵挡。此人究竟何方神圣?  

      此人正是方义!

      没等张留意他的模样,战马冲锋的高速已经使张和方义贴身而过。

      张哪会甘心就此罢手,身体向后彻底躺倒在战马上,右手运刀照着方义的背影用力猛刺。使的方义虎吼一声,同时雄躯一扭,无比纯熟地滑到跨下战马的腹部左侧,轻鬆躲开一刀之后重新翻身上马。

      长舞动,两名前来狙击他的第一军团的士兵一中前胸、一中脖颈,当即毙命落马。

      方义的法固然沉猛,而灵巧的骑术更加令张歎为观止。

      不过,情形却不容张多加感歎,直立身体之后,发现方义身后的三名敌骑挺着长枪向张急沖过来。

      说是迟,那是快,张将身体伏低闪过长枪,反手同时用力运刀扇面横扫,颈血狂喷一尺多高,连人带马六颗头颅带着鲜红的血液直直飞上漆黑的夜空。  

      和张交手的方义忽然感觉到面前忽然一片清净,心里暗道:「我们终于穿破了敌阵!」,随后,方义回头遥望第一军团的大营,只见火光摇曳下的第一军团的大队精骑人头涌涌,犹如地狱冒出的群鬼,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洪水般压过去。

      方义心中暗自发愁:「虽然此次是突袭,但是飞驰马场的士兵门却能很快的组织好强大的战斗力,可见我们之间的胜负实在难以预料,何况刚才那使刀的勇将在敌军中也不知还有多少。」,方义也不知道张就是第一军团的领军将领。

      「绕小道回城!」来不及多加感慨,方义立刻下令说到。

      「是!渠帅!」众骑兵大声应道。随后,方义带着剩余的骑兵们连忙踏上小道,急速奔回范阳城。

      ……

      温热的血液与碎肉喷在张的战袍和铁甲上逐渐变的粘稠冰冷。张回头再看看左右,人人负伤累累,好象一个个血葫芦。但他们依然面不改色,手持各自的兵器紧紧跟随在张之后。  

      张放声大笑:「好!大伙儿英勇无敌,没有一个是孬种!让这些敌人看看我们的志气吧!」张的话虽然说得激昂壮烈,但是嗓音已经由于疲惫和嘶喊变的沙哑不成样子,不过,还是激起了士兵们的血性。

      等到张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前方「咚、咚、咚」沉闷的战鼓响起,眼前黑色的平原瞬间重新成为白昼,无数的火把举起,审配带着范阳城的主力部队出现在张的眼前。  

      没有密集的箭雨,没有骑兵的冲锋。

      敌阵最前面是一人多高的巨大橹盾,随着鼓点缓缓地压过来就象一堵坚不可摧的铁墙。这种橹盾底部可以深深刺入泥土,立稳之后无论是弓箭还是兵器都可以抵挡,是活动的堡垒工事。

      巨盾上端露出后面无数高举的矛尖。

      看到它们,张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种长矛长度大约有普通长矛的三倍,是骑兵冲锋的剋星。

      如果张带着骑兵冲锋的话,一排排平伸的长矛会形成刺墙,保证连敌人的头髮都没有摸到,马匹和骑士已经被刺成肉串。靠着步兵沖过去的话,这个巨大橹盾之后肯定会冒出密集的箭雨,敌军中隐蔽着上千弓箭手是毫无疑问的。  

      张回头看看身边的不到两千的骑兵,张惟有下令全军防御,重新整队。以这点兵力沖上去和鸡蛋碰石头没什幺两样。  

      但是,敌人似乎不给第一军团将士们休息的机会,巨盾忽然分出一条路,七八骑从盾后来到阵前。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匹黄马,马上将领全身披挂整齐,在无数火把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盔明甲亮。此人右手倒提着一柄长,左手提着缰绳,纵马宾士的举手投足都颇有种玩世不恭的味道。

      「是他!?」张惊疑的看着黄马上的将领。

      此将领正是绕道回到范阳城后快速换了坐骑之后的黄巾军的幽州渠帅,方义!

  • 名称:假面骑士kuuga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16: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