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超清

      「胡来!」,夏侯巍拍裂身旁的红木桌,双目充满怒火看着窗外,手中的信纸慢慢的滑落到地上。

      「祖父:

      家里实在太闷了,这次好不容易等到父亲出门,霜儿去闯蕩江湖去了,你不要担心我,霜儿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千万别派人来找我哦,玩腻了霜儿自己会回来的。

      霜儿敬上」

      听着窗外呼啸的冬风,夏侯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一名家兵说到:「把充少爷找来见我。」

      「是!」家兵立刻跑了下去,刚才夏侯巍发火实在把他吓了一跳,以至于这幺冷的天他的额头都流着汗水。

      片刻时辰

      「不知祖父找充儿有什幺事?」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跪在夏侯巍的脚下,此人正是夏侯敦的儿子,夏侯充。

      「你先起来吧。」夏侯巍慈祥的对着夏侯充说道,看到夏侯充坐下了,歎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叫你来还不是为霜儿那丫头。」

      「霜姐姐又做了什幺可笑的事情?」夏侯充大感好奇的看着夏侯巍。他口中的霜姐姐正是夏侯渊的女儿,夏侯霜。

      夏侯霜从小不习女红,却喜欢舞刀弄剑,跟随伯父夏侯、父亲夏侯渊学得一身过人的武艺。个性好强,十分骄傲,在家里经常找人单条。被她找上的人打不赢她最多被她羞辱一番,若是打赢了她的话,她就会天天缠着那人,直到那人认输为止。导致的结果就是家里会点武功的见了她来挑战,过了几招就丢掉兵器,大喊饶命。

      「也不知道是谁告诉她什幺江湖什幺的,她玩心一起,竟跑去闯蕩江湖了!」夏侯巍大声的说道:「她真以为江湖就像过家家一样好玩吗?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啊!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告诉她的,我打烂他的臭嘴!」

      夏侯充听到这句话,全身不由的打了一颤,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心里默默的祈祷夏侯霜能安全回来,因为江湖的事就是他告诉夏侯霜的。

      「充儿啊,这次找你来就是想让你把她给找回来。怎幺样?」夏侯巍转头看见夏侯充面色不对,关心的问道:「充儿怎幺了?」

      「啊?我没什幺,我只是在想该怎幺把霜姐姐找回来。」,夏侯充露出一丝微笑,只要他自己知道这丝微笑有多幺勉强。

      「还是充儿会为父辈们着想啊。」,夏侯巍笑着对着夏侯充说道:「恩,那这事就交给你吧。」夏侯巍的眼中充满了希冀的目光。

      夏侯充抱着拳恭敬的对着夏侯巍说道:「充儿一定不会让祖父失望的」

      「你顺便带上几名龙虎军去吧。」

      夏侯充一听自己能带几名龙虎军走,心里微微泛起一丝波动,激动之情爬满脸部。龙虎军可是夏侯家的王牌军队,个个都是好手中的好手,但是能得到龙虎军调动权力的只有夏侯家的家主。除了关係到夏侯家发展的大事外,夏侯家一般是不会轻易出动龙虎军的。由此可见龙虎军绝对是夏侯家的王牌军!从这也能看出夏侯巍对夏侯霜有多幺的关心,或者也可以说是夏侯巍对夏侯充有多幺的关心。

      「是!」夏侯充领命而下,激动之情从口而出。

      再说夏侯敦和夏侯渊带着龙虎军特意避开袁卫军,抄道来到朝歌城,準备走偏僻小路,直达常山市邑镇。反观袁逢,则带着袁卫军大摇大摆準备从兖州东郡直到常山石邑镇。

      这一日,袁逢带着袁卫军来到东郡城,準备从这渡过黄河北上。看着天色已晚,袁逢就招呼众袁卫军在东郡城下榻一宿,準备明天一早再坐船过河。

      就在袁逢带着袁卫军到达东郡城的时候,许多若有若无的视线笼罩在他们一行人的身上。

      同样的时刻,夏侯敦和夏侯渊带着龙虎军不停的赶路,来到了邺城,也开始下榻休息。由此可见龙虎军和袁卫军的差距是多幺的明显。

      东郡城内的喜迎来酒店

      袁逢进到酒店后,感觉自己眼皮老是跳啊跳的,心里隐约感觉不妥,但是却又不知道什幺地方不对,随后暗自嘲笑自己多心。

      「酒家,把你们店里拿手好菜都给我上来。」,袁逢大声招呼着酒家上菜,其形象有点爆发户的味道。

      「好啊,大爷们请坐,小的马上就把本店拿手好菜给你们上来。」,酒厮说完就朝着厨房方向而去,因为他背对着袁逢等人,所以袁逢等人没有发现这位酒厮眼中闪过的寒光。

      袁逢坐在位置上,左右警惕的看了看。

      酒家老闆站在柜檯之后,专心的查看着一天的帐目。

      三个酒厮在其他地方不停的擦拭着桌椅板凳,没有一点反常的行迹。

      袁逢收回自己的目光,怪自己太多心了,看到酒厮已经端上了一盘酒菜,大喊道:「再拿上几坛好酒来!」

      「好呐~~大爷稍等一下。」酒厮高声叫道,转身给袁逢等人去拿酒水。

      喜迎来酒店厨房

      「奶奶的,给他们加点料。」一个穿着厨师服装的男子很不雅观的抠了抠自己的鼻子,从鼻孔里掏出一大驮黑乎乎的圆球扔进锅里,随后把锅中的肉菜铲起来,让酒厮给外面的袁逢等人端去。而酒厮则又放了一些药在酒菜中后,才微笑着端着这盘加了两道特殊调料的炒菜出去。

      而这位厨师则又在锅里吐了一滩口水,随手把旁边的青菜扔进锅里,高唱着:「左铲铲、右铲铲,吃了人就死,死了就活该……」

      袁逢看了看桌子上不断增多的酒菜,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忙碌的酒厮,从怀中拿出一根银针,一一试过所有的饭菜,看到银针没什幺反应,便招呼大家开始吃菜喝酒。

      虽然袁逢十分谨慎,但是他却不知道银针对有些毒药根本就没作用,比如春药之类毫无毒性的药。

      众袁卫军在袁逢的带头下,开始大呼大叫的开始大吃大喝起来,一阵风卷云涌,片刻时间,餐桌上就只剩下点点残羹剩饭,有的袁卫军还意犹未尽的摸摸嘴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味。

      等到袁逢想再叫酒厮上点菜的时候,却发现酒厮全都不见了,喊了几声也没什幺回音,感觉不对的袁逢立刻大喝道:「警戒!」,众袁卫军一听,反射性的抽出自己的兵器,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

      「咕咙、咕咕咙……」一阵奇怪的声音从袁逢身后的一个袁卫军身上发出,袁逢飞快的转身,双目紧紧的盯着发出声音的袁卫军,其余的袁卫军立刻把兵器指向那名袁卫军。

      袁卫军看到袁逢吓人的眼神和那些闪着寒光指向他的兵器,尴尬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用颤抖的声音的对着袁逢说道:「主、主人,我肚子……。」,「噗~~!」,话还没说完,一个响屁蹿出。

      伴着响屁,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散发在酒店中,袁逢和其他的袁卫军立刻捂住自己的鼻子,厌恶的看着那名发出臭气的袁卫军,挥挥手,道:「快去茅房解决!」,放出臭屁的袁卫军如获大赦一般,立刻跑向后堂。

      但是,就在这名袁卫军跑开的时候,其余的几个袁卫军的肚子也都开始『咕咙、咕咕咙』的叫了起来,『噗噗、卟卟』的发出一个又一个响屁,一阵阵的臭气迅速钻进袁逢等人的鼻子中。

      就在袁逢準备发火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也开始『咕咙、咕咕咙』的叫唤起来,皱了皱眉头,咬紧牙关,朝着茅房的方向奔去。

      其他捂着肚子,咬紧牙关的袁卫军看到袁逢朝着茅房的方向跑去,纷纷撒开步子争先恐后的朝着茅房方向奔去。

       

  • 名称:瓦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1:58: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