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超清

      那边不远处有玩家遇到危险,只听那一声声急促的呼叫声,我心里一紧。想起以前小时候奶奶心脏病突发时,周围好心群众的帮忙急救。一种责任感在我心里慢慢成长,我不能见死不救,连忙往呼救声的方向跑去。哇~~~~~~~~~,好大的一只魔化野牛。大概有刚才那几只的两倍大,Y的,我找了半天找不到的BOSS原来在这里。再看看,那几个玩家,两男一女,只见一个似剑客的年青玩家正拉着女玩家的手没命地往前跑,而另一个拿着盾的粗壮骑士玩家,正不时地停下来挡一下野牛BOSS的冲击,不过看他摇摇晃晃的样子,显然体力值已快完支持不了多久了。看一下野牛BOSS的属性:

      野牛头领:等级50,防30-50,魔防1030,血值:8000。10机率噬血,每20秒恢复5点血,攻击50-220,技能:牛角冲击,魔化。娘的,好高的防御,好变态的攻击力,好强壮的身体恢复力。奇怪,我什幺可以看到这只等级比我高出五级的怪的全部属性,一定是鑒定术升级了,来不及查看,我操起剑,急匆匆跑过去对着野牛头领的脖子就是一个十字斩,野牛头领一痛,急停。「砰~~~~~,啊,好痛,呜,我的鼻子流鼻血了。」看见野牛头领急停,我来不及反应就这样直冲冲地撞了过去,只觉的满天星星在眼前晃动,娘的,我既然被眩晕了。

      「小心。」那个骑士看我危险连忙跑过来为我挡住了野牛头领的一次攻击,把我们两人给撞飞了出去。

      「轰轰~~~~~」野牛头领又沖了过来,想来个两连击。危机时刻,我的眩晕终于消失,急忙拿起血精灵之剑对着已冲撞过来的牛头刺去,「砰~~~~」我又被撞飞了出去。不过却救了那骑士一命,刚才如那骑士又被撞一下,必死无疑。

      一道光芒在我身上闪过,我的血恢复了大半。原来那两个玩家看见已脱离危险,也停止了逃命。那道光芒正是女玩家发出的,原来她是个祭师。而另一个男玩家也拿出一把剑跑过来帮忙。我爬起来,急速沖到正跟那个年青剑士纠缠的野牛头领屁股后面,一个烈火对準野牛屁股挥了过去(汗~~~,什幺时候既然把阿神的嗜好给学上了。),–220,吓,无意间既然找到了野牛的弱点了,不过弱点长在这也太那个了吧。

      那只野牛头领吃了一记烈火,痛的「哞~~~」一声大叫,用力撞开前面的骑士和剑士,同时后腿用力,对我的胸口就来了一记后膛腿。

      「Y的,我跟你没完。」望着胸口又重新出现个牛蹄印,我嘴里吃药,同时不忘大骂道。

      贴着牛屁股,又是几剑。

      看野牛头领头顶脚跳,却又无法脱身来对付背后的我。我挥的更用力了,「小样儿,叫你再顶给我看,看我不把你牛腿砍下来。」

      「哞~~~~,小鬼,我饶不了你,你难道没听过老牛屁股摸不得吗。」突然,野牛头领开口说道,把正在攻击的我们吓一跳,寒~~~~,我听过老虎屁股摸不得,还真没听过什幺老牛屁股摸不得。

      此时,见那野牛头领浑起肌肉鼓起,黑烟不断地从嘴里喷出,渐渐地前半身立了起来,并慢慢缩小,一直等到差不多有两米多高的时候才停止,而且手里不知何时既然冒出把鱼叉出来,不会是牛魔王出场了吧。

      「小鬼,听好了。本牛是牛魔王大人手下第一大将的部下,牛头小队长是也。今天我会让你们瞧瞧本牛头的曆害。」只见,那野牛头领魔化变完身后又说道。

      原来只是个小队长而已,害我心肝扑通扑通跳,以为是老牛出场了呢。

      也不和它废话,直接开打,那两个玩家本来还一楞一楞的,不过看我开打,也舞枪弄刀地杀过来。

      「Y的,你们做人不厚道,什幺没招呼就直接开打呢。」野牛头领又冒出一句话,让我挥砍的剑差点掉落,人也差点跌倒。娘的,这牛头既然抢我的台词。

      野牛头领见我一顿,连忙一叉挥出,往我的腰间横扫过来。吓~~~,怪物既然也玩阴的,这是我被扫飞出去四肢趴在地上时第一时间想到的。

      爬起来,刺杀连续挥出,凭着极高的敏捷不让牛头近身,而那个骑士也将肉盾发挥的相当好,只见他不时地被扫飞出去,又在第一时间赶过来。而那个剑客也在旁边用刺杀不时地击打,虽然他的攻击不什幺样,不过也让那牛头分心忙着防御,在不远处的祭师MM也一鼓脑的辅助技能全往我们身上洒,让我们打的极为舒畅。

      魔化后的牛头的弱点已不在屁股,没办法,只好正面和它交锋,耗尽它的血值。牛头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它把一把渔叉舞得虎虎生风,幸好有那个骑士挡在前面做肉盾,使我避免被牛头的招式波及到。不然今天还不知道要做几次咸蛋超人呢。

      在我们几人的配合下,牛头最后终于不甘地爆了,「哞~~~~,小鬼,牛爷我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等着瞧,我会再来找你们的。」汗~~~~~

      牛头爆了两件装备和十几个银币。两件装备都是骑士用的,一件叫三叉牛枪,是白银装备。一件叫野牛头盔,是青铜装备。

      我捡起了钱,将那两件装备交给了那个一身都是白装备的粗壮骑士。

      「不不,你刚救了我们的命,我们还来不及感激,什幺能再拿装备呢。」骑士连忙说道。

      「呵呵,我不是已经拿了那十几个银币了吗,况且这BOSS也不是我一个人打的,而是我们合力杀的,所以说呢这两件装备应该是你们的,如果看得起再下,我们就交个朋友如何。」我说道,多树一个朋友自然比多树一个敌人好。

      「这位兄弟太客气,我叫大熊骑士。」骑士说道,并指了指向我们走近的祭师MM说道「这位是我妹妹叫风霜MM。」

      我看过去,哇~~~,好清丽的MM,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充满崇拜地看着我,不会是想以身相许吧,我连忙摆了个自认为最帅的POSE,心里面将等下MM决定以身相许的话分析了个大概,并想好了N种理由来婉拒她的爱慕,以及N种好听话来抚平她受伤的心灵。

      不过,大熊骑士下面的话让我的身子一僵,连POSE都摆不起来。

      「这位剑士叫剑中剑,是我妹夫。」切,原来已经名花有主了,害我损失了那幺多脑细胞       「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们。」风霜MM走过来,大方地说道。

      「呵呵,不用客气,遇到哪有不出手的道理。对了,我叫火焰。」我连忙应道。

      「啊,你是实力榜上排第十的那个火焰吗?   」风霜MM一听我叫火焰,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汗~~~,典型的小女孩崇拜心理,可为什幺大熊和剑中剑也都眼睛亮亮地看着我。

      「呵呵,那个榜上的人应该就是我吧。」我不自然地应道。

      「哇,高手,焰哥,给我签个名吧?」只见大熊大叫着沖到我面前要我给他签名。汗~~~~这五大三粗的壮汉既然也好这个。

      「对了,这里鸟不生蛋的,你们来这里做什幺。」我连忙又亮出绝招,转移话题。

      「火焰大哥,恩,我可以这幺叫你吗?。。。。。。。,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一个佣兵任务要我们到诅咒大地的血池里打十块血晶。可是找了半天,连血池的影都没找到,就在我们失望要往回找时就遇到了那只野牛头领,最后的事你也见到了。」风霜MM说道。

      「血池???佣兵公会难道没有说具体方位吗?」我奇怪地问,按理说应该有提供方位的。

      「有啊,可我们到那里时却没看见任何池塘。」大熊也说道

  • 名称:谭超清
  • 时间:2018-11-15 23:3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