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市场超清

      阿啸之所以不惜重金买下叶枫府,是因为他知道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回家。现在整个宅子都是他的了,妈妈可以名正言顺地搬回来。至于启文家的人愿不愿意,那不在阿啸考虑範围之内。

      启文城主府在东日城里是个不小的势力,世代城主,使他们积累下了丰厚的实力和财力。听说撒奇*启文和帝都里一些大臣的关係很好,所以才可以稳坐一方霸主之位。要不是如此,赫雷也不会把女儿送上门去,还落了一个两边都不讨好的下场。

      城主府不愧是东日城里最大的建筑,以前阿啸从来没有来过,威武的城堡丝毫不比锦绣城里的建筑差。阿啸落在高耸的大门前,向守门人递上名帖,啸*海是张不错的名片,至少大陆上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

      哪知道守门人瞄了一眼名帖,随手就撕成了两半:「你已经是我见过的第八个啸*海了,怎幺还用这一招啊,行骗也得考察一下行情,讲究点技术含量啊。」

      看到守门人那鄙视的眼神,阿啸彻底无语了,他就是啸*海啊,难道还得改名换姓吗?没想到他的名字已经响亮到这个地步,估计很快就会恶名昭着了。

      「我是真正的啸*海!」他苍白地为自己正名。

      「谁都说自己才是真的,结果呢,全都是假的!别站在城主府前面捣乱,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守门人的态度还挺横。

      阿啸急着想见妈妈,原以为用啸*海的身份会快一点,谁知道连大门都进不去,让他哭笑不得。他不再和守门人纠缠,直接从大门上面飞了进去,有时候用武力最直接,反正他也不是来拜访的。阿啸的强行闯入让城主府如临大敌,警钟轰响,上百侍卫从各个角落里涌出来,把阿啸围堵在庭院里。

      看来启文家的防御不错啊,阿啸轻身一跃,就从这些侍卫头上飞了过去,他们的刀箭对阿啸根本就没有威胁。小坏蛋可是乐了,他在箭雨中抓了一把,爪子上和嘴巴里都刁着箭,然后又把这些箭全都送了回去,让侍卫们因闪避而跌成一堆。

      阿啸停在了一间最大的房间里,应该是启文家的大厅吧,他懒得去找启文父子,发生这幺大的事,他们肯定会过来的。

      「是谁这幺大胆?不知道这里是什幺地方吗?」果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人在一群侍卫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此人眉眼开阔,颇有一副上位者的威严,但他眼角的那一抹阴暗,洩露了他内心的阴霾。看他的年纪和打扮,一定是科恩*启文了。

      阿啸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科恩,这个生平第一个向他下毒手的人,如果不是他,阿啸也许不会单独上路,那也就没有后面的这一系列事情发生了。但无论如何,他对母亲的伤害,是阿啸所不能容忍的。

      「是我。」

      「你是谁?你想干什幺?」科恩还真没见过重兵包围下的人,还能这幺镇定。

      阿啸一字一顿地说:「我要找我的妈妈,嘉莎*叶枫!」

      科恩明显震惊了一下,他想起来了,嘉莎嫁给他之前有个儿子,可他不是已经派人把他杀了吗。该死的,那些人肯定对他撒谎了,他们根本没有杀死那个孽种,反而让他找上门来了。

      「我妈妈呢,我要见她。我不会再让你欺负她了!」阿啸逼近科恩,眼里全是愤怒的火花,他一想起妈妈这十年来所受的苦,就打从心底里恨科恩*启文。

      科恩笑了:「哼,没想到让你这杂种多活了十年,那是你命好。你不好好躲在地洞里,跑这来干什幺,活腻了吗?我不会让你们母子见面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嘉莎是我启文家的女人,我爱怎幺样就怎幺样,要你这杂种多管闲事吗?」

      「啊……」阿啸怒不可遏,如果科恩的态度好一些,他还可以既往不咎,但他如此嚣张,不但一口一个杂种,还侮辱妈妈,可以想像妈妈这些年的日子有多幺艰苦。阿啸不再克制了,他一个冰系魔法扔出去,把大厅里的东西全都冻住了,纷飞的雪花和骤降的温度让科恩目瞪口呆。

      「魔,魔法!」科恩这才觉得事情坏了,这个十年未见的杂种居然成了魔法师。要知道魔法师是最受尊重的职业,而且都是贵族出生,每一个都是帝国的栋樑。从刚才这个冰系魔法来看,他再没见识也应该知道阿啸不好惹了。

      科恩忙派人找来撒奇,这幺棘手的事还得老将出马,这回启文家算是遇上剋星了,谁能想到当初那个死杂种会成为魔法师呢!

      可惜阿啸不再给他机会,他骑在小坏蛋的背上,翻天覆地地寻找妈妈。既然科恩不配合,他只能自己找了,把整个城主府翻过来,总能找到妈妈的下落,再不然抓几个下人拷问一下,肯定有答案。

      阿啸刚绕了一圈,就有两个人飞上来阻止阿啸了,从他们的斗气上看,是两个上位黄金骑士。阿啸看到下面站着一个头髮花白的老者,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撒奇*启文的王牌高手了,城主府的防御这幺好,肯定不乏高手。不过,这些普通的高手根本不是阿啸的对手。

      无需阿啸出手,小坏蛋足以对付他们了。阿啸把这两个人交给小坏蛋,自己又落到撒奇*启文的面前:「我再说一遍,我要见我妈妈,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不介意把这些房子给拆了。」

      撒奇的脸颊抽动了一下,但他不像科恩那幺冲动,眯着眼睛说:「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不知道怎幺称呼。」

      「阿里。」阿啸没有说出现在的名字,而是报上了外公取的那个刻薄的小名,狗崽子就狗崽子吧,这个名字带给他亲切的回忆。他多想妈妈能再把他抱在怀里,一遍遍地喊他的名字。

      「好名字。」撒奇乾笑几声,「你说你是嘉莎的儿子,你有什幺证据?」

      这……这把阿啸给难住了,母子俩还需要证明吗,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妈妈是嘉莎*叶枫啊,和妈妈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记忆犹新。

      撒奇继续说道:「现在的人骗什幺的都有,前不久还有人说自己是啸*海呢,你在门口的时候,不也是这幺说的吗?嘉莎好歹是城主的妻子,要是有人想从她身上打主意,从中捞点好处,也不是不可能啊。所以我必须查清楚,你说是吗?」

      不对,撒奇肯定有阴谋,要不然他不会说这些无聊的东西。他的眼神飘忽不定,面部表情那幺僵硬,似乎是在拖延时间。阿啸定神一想,立刻知道撒奇打的是什幺主意了。他招来小坏蛋,小坏蛋正好把两个上位黄金骑士给打发了,一个爪子提着一个。他的身材还没有恢复原形,一只小小的鸟抓着两个人,还显得那幺轻鬆,实在是罕见。

      阿啸知道撒奇拖延时间的目的是想把妈妈藏起来,他们肯定有什幺东西不敢让他发现。他坐在小坏蛋背上,升上高空,终于看见了城主府的后门处,有一班人鬼鬼祟祟的,他俯冲到那里,一下子把他们手中的人抢了下来。

      这人是个憔悴的妇人,她的身上全是污垢,淩乱的头髮下只能隐约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她的身子很瘦很轻,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碎似的。难道这个人,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妈妈吗?阿啸走上前,把她脸上的头髮拂开,那张充满沧桑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妈妈往日的风采。

      她,真的是妈妈!终于找到妈妈了!

      「妈妈……」阿啸深情地呼唤了一声,这一声呼唤里包含了他太多的思念,太多的怜惜和激动。他和妈妈分开已达十年之久,终于可以团聚了!

      嘉莎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在梦中常常听到阿里的呼唤,大概这一次,也只是她的幻觉吧。

      阿啸的眼里噙满泪水,他知道妈妈受苦了,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启文父子知道这样的嘉莎没有办法向阿啸交代,就想偷偷把她运出去,找不到人阿啸就拿他们没辄了。

      他们的主意不错,但阿啸却是真的愤怒了!

      除了卢旺和拉修,阿啸再也没有这幺恨过一个人,但启文父子的所作所为,让阿啸忍无可忍。虽然他们罪不至死,但必要的惩罚是难免的。

      「出来吧,北斗!」

       

  • 名称:玉子市场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0: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